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丧子之痛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丧子之痛

  玄天大阵是玄天宗威力最大的阵法,在守护回势龙脉的时候,玄道曾经率领近百位战帅强者,启动过此阵。

  当时,就连贾本国的武宫太郎将军,堂堂的战王强者,也被挡在回势龙脉之外。

  但是,目前出现在辛戈沙漠的这三十位玄天宗弟子,修为参差不齐,达到战帅级别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同样是玄天大阵,启动者的实力差异,决定了大阵威力,战将高手与战帅强者的实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而百余位的幽阴门弟子,修为达到战帅级别的少说也有三十位,其中不乏战帅高阶,甚至战帅巅峰强者。

  如果战帅巅峰强者袖手旁观,仅仅余下的战帅强者对阵玄天大阵,至少夏侯山能够应付,或许还有取胜的可能。

  可是,还有七十位战将高手,尽管个人实力不算太强,但围攻起來也是声势浩大,恐怕玄天大阵难以力敌。

  更何况,那五位修为达到战帅巅峰强者级别的幽阴门弟子,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玄天大阵逞强,而无动于衷。

  “桀桀……”

  辛不仁似乎对玄天大阵颇有研究,他阴恻恻的冷笑着,释放出的王者威压,并沒有一股脑的针对玄天大阵,而是想把夏侯山调离指挥的位置。

  一旦夏侯山被牵制,玄天大阵便失去了灵魂,不仅威力大打折扣,而且玄天宗各弟子之间,由于修为的参差不齐,又缺乏稳定军心的人物,将会受到大阵的反噬。

  如此一來,赖以自保的玄天大阵,根本经受不起幽阴门弟子们的冲击,瞬间就会土崩瓦解。

  逸尘虽然是玄天宗弟子,修为不弱于夏侯山,但他习惯了独來独往,而且也从未正式参与玄天大阵的攻防演练。

  就算勉强加入,除了将自己一身修为的释放出來,并不能给玄天大阵增加更强的攻击力。

  轰。。

  既然不加入玄天大阵,那就干脆直接阻挡辛不仁,让夏侯山全身心的投入到玄天大阵的运行中去。

  逸尘催动着自身战气,并将身体化着一道残影,冲向虚空之中,迎着辛不仁就是一拳。

  依然是一招排山倒海,以浓郁的战气,在玄天大阵的上方,组成一道防护。

  这一拳,逸尘沒有用尽全力,在所处位置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想要击败辛不仁并不现实。

  借着助攻进攻,使得自己不受辛不仁的压制,才有可能实施下一步的计划。

  咦。

  一个战帅巅峰强者,面对王者,而且是‘以下犯上’,逸尘居然毫无惧意,照样敢于进攻。

  逸尘的这一击,虽然不至于对辛不仁构成威胁,但还是让他大感意外。

  蓬。。

  辛不仁释放的战气,尚未波及玄天大阵,就被逸尘拦腰截断。

  一个是王者的随意而为,一个是战帅巅峰强者的主动出击,两股战气在半空中,激荡起一阵并不是很强横的能量涟漪。

  在地面的喊杀声中,这样的碰撞似乎沒有引起太大的动静,而天空中又在顷刻之间恢复了平静。

  “有点意思,好,我就陪你玩玩,顺便让你亲眼看着那些玄天宗弟子,被碾杀殆尽……不过,夏侯山还不能死。”

  虽然对逸尘的勇气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但辛不仁却不认为逸尘能够从自己手里,讨得任何便宜。

  辛不仁要让逸尘看看,幽阴门弟子的厉害,而三十位玄天宗弟子,将会作为这次试练的牺牲品。

  “堂堂幽阴门的副门主,战王强者,却只会以众欺寡,也不觉得害臊,呸。”

  通过出乎辛不仁预料的冲击,逸尘将身体升至空中,与辛不仁基本处在同一平面。

  “不错,我要的是胜利,手段并不重要。我说过,只对你和夏侯山感兴趣,可惜,盛名之下难副其实。”

  辛不仁摇了摇头,沒有在意逸尘的讥讽,反而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

  “落英王国一战,看來只是侥幸而已,什么少年英雄,天纵奇才,狗屁。连基本的杀气,都不够强烈。”

  说罢,微微挥了挥手,像是掸去身上灰尘那样随意,辛不仁面露讥笑。

  呼呼~~

  辛不仁挥手之间,掀起一股看似柔和的微风,速度不快,隐隐带着一些黑色烟雾。

  沒有明显的空气波动,也感觉不到强烈的能量涟漪,甚至连地面上的众人,一点都沒有发现异常。

  然而,逸尘却有一种预感,这微风之中,暗暗的透露出一丝王者威压,悄无声息的向自己逼來。

  “哼,你是在试探我吗。”

  面对逸尘,辛不仁沒有一出手就是雷霆手段,而是根本自己对逸尘的判断,适量的调整威压。

  这绝非正常的战斗,逸尘不清楚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可以这么认为,从你放开辛算的时候起,我就对你很失望。”

  辛不仁不露声色,依然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我只是想看一看,传说中的奇才,到底有什么能耐。”

  “你是说,如果我杀了辛算,你就不会失望。”逸尘似笑非笑的看着辛不仁,同时鼓起战气,在自身周围形成一道屏障。

  “对,那样的话,至少说明你杀伐果断,或许还是可造之材。可现在,你沒有机会了。”

  这话让逸尘听起來很奇怪,辛算的死活好像不受辛不仁的重视。

  反倒是逸尘的行动,给辛不仁感觉上带來了更多的改变。

  “可造之才……什么意思。”

  从抓住辛算开始,逸尘就对辛不仁的不作为,产生了诸多疑问。

  “很简单,如果你能够通过辛戈杀气试练场,将有机会得到幽阴门的极力栽培。但是,你随手就释放了重要人质,给自己造成了被动,仅凭这一点,基本上就失去了资格。”

  见逸尘不解,辛不仁耐心的解释:“为幽阴门所用,才能算得上可造之材,否则便是蠢材,蠢材一般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原來,逸尘在落英王国声名大噪,早已引起了幽阴门的注意,并有意招揽。

  而今天,一见之下,辛不仁大失所望,觉得逸尘不够狠辣,还不足以成为幽阴门重点培养的对象。

  “辛不仁,以你的意思,我只有杀了辛算,才有资格成为可造之材。”

  对伊辛不仁的逻辑,逸尘不太明白,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你真的很希望辛算死。”

  “怎么,你后悔了。晚了。”辛不仁得意地看着逸尘,脸上充满嘲弄的意味。

  “不晚,后悔的应该是你。”

  逸尘冷哼一声,随即猛地一拳轰出。

  轰。。

  一股凌冽的战气,在空中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气团,自上而下,急速蹿向地面的辛算。

  “你休想。”

  辛不仁一声暴喝,却并不慌张,只是凌空劈出一掌。

  欻……

  一道乌黑的残影,在空中划过一道深痕,拖着长长的尾巴,风驰电掣般的肆掠而过。

  辛不仁催动的王者之气,沒有针对逸尘,而是紧紧地追随逸尘释放的气团,直往地面而去。

  轰隆隆。

  王者之气果然厉害,后发而先至,在距离辛算头顶五十米的时候,就已经追上气团,并轻松的将气团摧毁。

  剧烈的能量涟漪,在空中激荡而起,炎热的空气被摩擦成点点火光,四下散开。

  “偷袭,你还嫩了点。”成功的击溃了逸尘释放的战气气团,辛不仁暗地里吁了一口气。

  逸尘实施偷袭,是在辛不仁的意料之中,只不过他沒有想到,区区一个战帅强者,在受到王者威压的同时,竟然置自身于不顾,向辛算发起最强烈的攻击。

  虽然距离遥远,逸尘的攻击不至于重创辛算,但作为战王强者的辛不仁,绝不能让逸尘偷袭成功。

  “我是嫩了点,可有了你的帮助,正好足够引爆天雷炸。”逸尘淡淡的说道。

  王者之气在击溃战气气团的同时,激起的火花四下飞溅,落到了地面上的幽阴门弟子身上。

  这些溅落的火花,并不具有杀伤力,幽阴门弟子们无需刻意闪避,辛算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对于落到自己身上的火花,根本就沒有在意。

  砰。

  一声巨响,将地面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辛算的身体,在这一刻如同一个被点燃的氢气球一样,猛地爆裂开來。

  一块块血肉模糊的碎片,以及飞溅而起的鲜血,将整个低空都笼罩在一片腥风血雨之中。

  “算儿……”目睹了辛算爆体而亡的辛不仁,痛苦之极。

  辛不仁沒有想到,逸尘在释放辛算的同时,却在他的身上放置了一颗微型天雷炸。

  如果不是王者之气,逸尘在这么远的距离,根本沒有办法引爆,是辛不仁自己,用王者之气激荡起的火花,将辛算送上了不归路。

  “呵呵,这下我应该有资格,成为可造之材了吧。”相比于辛不仁的痛心疾首,逸尘却是心花怒放。

  “好狠毒的小子,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遭受丧子之痛的巨大打击,辛不仁再也无法保持镇定,扭曲着脸,咬牙切齿的对着地面的幽阴门弟子一挥手:

  “给我杀。”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