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师兄逃跑

第四百七十五章 师兄逃跑

  蓬~~

  玄天大阵在夏侯山的指挥下,又一次粉碎了幽阴门弟子的进攻。

  双方的伤亡人数,不断在增加,相对而言,玄天大阵面临的处境更为艰难。

  就在幽阴门弟子酝酿下一次攻击的时候,天空中的激战,所产生的能量涟漪,有一部分波及到地面附近。

  本能的闪避,使得双方都有了喘息之机,短暂的休战由此产生。

  “撤。”夏侯山冷不丁的向玄天宗弟子,下达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命令。

  “师兄,这……”托蒂和王丰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向夏侯山投去询问的眼神。

  若以当前局势,安全撤离或许是最好的办法,但问題是,在傻猫吃饱喝足之后,幽阴门弟子的攻势更为猛烈。

  硬撑着未必能够坚持多久,可一旦撤去玄天大阵,只怕大多数玄天宗弟子,可能难以招架如此众多的战帅强者进攻。

  “这是命令,快。”夏侯山毋庸置疑的答道。

  眼眸之中,透露出坚毅之色,既是此行的首领,自然有发号施令的权力。

  “那……老大怎么撤,”看着虚空之中,正处于劣势的逸尘,王丰充满了担忧。

  尽管玄天宗弟子一个不走,也不可能对被动中的逸尘,提供任何帮助,但为了自身安全,把老大丢下,无论是托蒂还是王丰,都不愿意接受。

  除非,夏侯山能够想出让逸尘脱身的办法,他们才可以安心离去。

  “你们快走,我自有安排。”

  夏侯山一挥手,催促着大家迅速撤离:“如果再耽误,一切就不可挽回了。”

  这群玄天宗弟子中,夏侯山的修为最高,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又是众弟子之首,平时的威信颇高。

  此刻,面临巨大危机,夏侯山必须做出最为周全的决定。

  众弟子在夏侯山坚毅的目光注视下,准备服从命令撤离此处。

  “我们……”

  王丰和托蒂,还沒有得到夏侯山的确切答复,心里仍是忐忑不安。

  他们想留下來,帮助夏侯山一起,为掩护逸尘脱险,尽上自己的一份力量。

  “只有你们全部离开,我才有机会,快走。”

  “嘭”的一拳,打翻一位欺至跟前的幽阴门弟子,夏侯山再一次下达命令:“保护好师兄弟们的安全……”

  在玄天宗弟子开始撤离之际,幽阴门弟子的攻势也稍微减弱了一些。

  或许是傻猫吃饱了,大家不需要仓皇逃命,战斗欲望自然会懈怠不少。

  但是,夏侯山和梦剑文,还是受到了数位战帅强者的冲击,战况依然激烈。

  “师兄保重。”王丰和托蒂一见,如果自己冲上去,可以暂时缓解一下夏侯山的压力,却不能保证其他兄弟能够安全离去。

  况且,夏侯山说有机会,应该是早已预谋,只等师兄弟们脱离险境,实施起來才无后顾之忧。

  要是由于自己的犹豫,破坏了夏侯山的计划,妨碍到逸尘的撤离,岂不是得不偿失。

  无奈之下,王丰和托蒂,赶紧与秋韵一起,边打边撤,保护玄天宗弟子们,尽快从夏侯山和梦剑文轰开的缺口撤离。

  “抓住夏侯山,其余的随他们去。”身处虚空之中的辛不仁,一边和逸尘交战,一边还关注着地面的进展。

  他看见玄天宗弟子撤退,并沒有指挥幽阴门弟子全力追赶,只是命令他们抓住夏侯山即可。

  正如先前所说,辛不仁只对逸尘和夏侯山感兴趣,即使同样处于战帅巅峰强者级别的梦剑文,也不在他的关注之列。

  “抓住我,沒那么容易。”

  面对汹涌而至的幽阴门弟子,夏侯山冷哼一声,双掌上下翻飞,一道道浓烈战气倾泻而出。

  敌众我寡,不宜久战,唯有迅速施展强力手段,方可击溃对方士气。

  在确认玄天宗弟子基本逃离之后,夏侯山将全身修为,毫无保留的施展开來。

  轰。。

  玄若掌,玄阶上品战技,在夏侯山倾力出击之下,对方即使是战帅高阶强者,也无人敢正面争锋。

  靠近的三位,被掌风击中,只來得及惨叫一声,整个身体便横飞而出,重重的砸在后面的同伴身上。

  哗啦啦~~

  又有三四位幽阴门弟子,被击晕在地。

  一招发出,击倒七位幽阴门弟子,夏侯山的一掌之威竟如此强大。

  然而,幽阴门弟子数量众多,并不是因为有人伤亡而踌躇不前,他们放弃了对梦剑文的纠缠,数十位一起,向夏侯山发起更猛烈的攻击。

  如此同时,虚空之中的辛不仁,也加强了对逸尘的攻势。

  银白色的百脚蜈蚣,身上的光芒愈加璀璨,比之第一次出现,威压又增强了三成有余。

  尽管逸尘催动金色战斧,能够面前抵住百脚蜈蚣的袭击,却无法扭转颓势。

  数招过后,局势逐渐明朗,逸尘疲于招架,几无还手之力。

  若论兵器,金色战斧乃低等王兵,与百脚蜈蚣相当,但战斧并未认主,加上逸尘修为未到王者级别,王兵的威力多少要打些折扣。

  相反,百脚蜈蚣是辛不仁的王者之气凝聚而成,完全遵从辛不仁的控制,其威势仗着王者之气,愈发强大。

  另外,地面的夏侯山,在众多幽阴门弟子的轮番攻击下,疲态渐显。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

  玄若掌虽然威力无比,正面碰上的敌人非死即伤,但是,经过多次施展,夏侯山的消耗极大。

  不要说,设法帮助逸尘,就连夏侯山自己,也处在极为困难的处境之中。

  晴空霹雳。

  金之肃杀。

  逸尘猛吼一声,钵大的拳头青筋暴起。

  五行之气迅速灌入拳中,带着雷霆般的碾压之势,轰然砸向辛不仁。

  仅凭战斧王兵,对付百脚蜈蚣已是勉力支撑,根本沒有伤及辛不仁的可能。

  见夏侯山身处险境,逸尘有些焦急,便加快了进攻的速度,希望打乱辛不仁的节奏,寻隙支援夏侯山。

  尽管这样做具有非常大的风险,但为救夏侯山,逸尘也顾不了许多了。

  “來得好。”

  面对逸尘的雷霆之击,辛不仁兴奋至极,手法一变,王者之气汹涌泄出。

  一道鲜红的血光闪过,整个空间仿佛笼罩在一片血雾之中。

  血魂掌。

  逸尘心里一凛,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出现在脑海之中。

  在落英王国的地牢里,假冒成相爷东方昱的胡幽,正是用血魂掌对付逸尘的。

  当时的胡幽,不惜通过自残,将身体撕裂得支离破碎,用來扰乱逸尘的心智,如果不是穆梓的及时提醒,或许逸尘就要吃亏上当了。

  而辛不仁施展的血魂掌,却与胡幽有着很大的区别。

  虽然同样是血光闪过,但辛不仁的身体沒有一点破裂,所谓血光,只不过是他通过独特的方式,用王者之气凝聚而成。

  如同百脚蜈蚣一样,虚拟的血光在对敌之时,能够发挥出同实体相当的作用。

  相对于胡幽的血魂掌而言,辛不仁的血魂掌,威力更为强大,战帅巅峰的胡幽,与战王强者辛不仁,在实力上也存在着巨大差别。

  同时,辛不仁眼里射出一道诡异的光芒,带着无形的威压,直刺逸尘。

  不好。

  逸尘深知血魂掌的厉害,即使是胡幽,都差一点将逸尘控制,何况对面还是战王强者辛不仁。

  稍有不慎,就会被辛不仁控制心神,逸尘连忙释放出精神力与之对抗。

  即便如此,逸尘还是觉得难以奏效,无奈之下,有了动用苍木剑和纯阳甲的念头。

  之前祭出战斧王兵,而沒有直接动用苍木剑,是因为逸尘对辛不仁的实力并不清楚,更重要的是,天空中,还时不时的隐约存在一种超越战王初阶的能量。

  凭逸尘的感觉,虚空之中的某处,应该还有一位实力远远强于辛不仁的超级强者,在一旁虎视眈眈。

  虽然这股若有若无的能量,暂时沒有对逸尘发动攻击,但是,一旦祭出苍木剑,万一那位尚未露面的超级强者动了邪念,则不仅苍木剑有被抢夺的可能,而且逸尘的处境将更加危险。

  不过,就在前一刻,当辛不仁稳居上风,逸尘局势岌岌可危的时候,那股神秘的能量,忽然之间消失了。

  以目前的形势,夏侯山自身难保,逸尘有面临血魂掌的侵蚀,祭出苍木剑,或许可解燃眉之急。

  “逸尘师弟,师兄无能,沒有办法救你于危难之中,对不起了。”

  就在逸尘心念一动,准备祭出苍木剑的时候,地面传來了夏侯山的声音:“我现在就去寻找救兵,希望你能多坚持一会儿,保重了……”

  说罢,夏侯山趁着梦剑文抵挡住幽阴门弟子,赶紧脚底抹油,迅即不见了踪影。

  “师兄,你……”突如其來的变故,让逸尘瞬间陷入错愕状态。

  夏侯山在形势危急之时,放弃逸尘,选择独自逃生,或许出自人的本性。

  毕竟,以他的实力,难以击败所有幽阴门弟子,并从辛不仁手中救下逸尘。

  不得已做出如此选择,倒也是无可厚非。

  但是,夏侯山此举,却将逸尘送入了更加不堪的境地。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