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兄弟一场

第四百七十六章 兄弟一场

  如果夏侯山能够再坚持一下,等到逸尘祭出苍木剑,就算不能击败辛不仁,至少可以保证师兄弟二人全身而退。

  单纯以逸尘本人的修为实力,固然敌不过战王强者辛不仁,但是,若是趁着辛不仁沒有实施空间禁锢,或许以隐身之术,要想逃走,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问題是,之前有三十余位玄天宗弟子,正面临幽阴门弟子的围攻,要是逸尘自顾自的溜走,恐怕辛不仁一怒之下,就要将他们全部斩杀。

  以玄天宗三十位师兄弟的性命,换得自己一时安全,逸尘是绝不会做出此等为人不齿的事情來。

  更何况,与玄天宗毫无瓜葛的梦剑文,都不遗余力的帮助夏侯山,补上玄天大阵的漏洞,拼死力敌数量众多的幽阴门弟子。

  当夏侯山掩护玄天宗弟子撤退的时候,逸尘心里非常高兴,也深深的为夏侯山的大无畏精神所感动。

  战斗,厮杀,生死难料,但能够不顾自身安全,掩护兄弟们撤退,夏侯山做的是大义凛然。

  逸尘并不期盼,夏侯山有能力对付辛不仁,可至少会牵制辛不仁一些精力,加上梦剑文,或许就能够在不冒险祭出苍木剑的情况下,大家一起安然离去。

  只是,夏侯山的临阵脱逃,似乎完全出乎了逸尘的预料。

  也正是这瞬间的一分神,逸尘凝聚起的精神力,仿佛决堤一般,被辛不仁的血魂掌压迫得四下分散。

  “呃……”

  逸尘浑身一阵颤抖,如同遭到电击,整个人开始萎靡起來。

  眼神迷离,神态茫然,就连原本的冲天斗志,也在眨眼之间支离破碎。

  “桀桀,,”

  辛不仁发出一声怪笑,凌厉之极的眼神,直逼逸尘双眼。

  直到强行将那诡异阴鸷的光芒,灌输到逸尘的脑海之中,辛不仁才满意的露出一丝得意。

  血魂掌的威力,终于在夏侯山的脱逃“配合”下显现出來,成功的击溃了逸尘精神力的保护屏障。

  “你,这是怎么回事,”

  逸尘抬起头,露出呆滞的目光,看着对面的辛不仁,梦呓般的喃喃自语。

  “逸尘,夏侯山为了逃命,根本就不顾你的死活,这样的人简直不配做你的师兄。”

  辛不仁的眼光中,闪烁着淡淡的诡异光芒,语气非常平静,沒有一丝威压。

  “不配。”

  逸尘的脸上隐约露出一些犹豫,眼神中显现出痛苦之色。

  看得出來,他在经历着一种煎熬,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在尽力与辛不仁进行着无声的抗争。

  然而,仅仅是极为短暂的几息之间,逸尘就无奈地放弃了徒劳的抵抗。

  在辛不仁的循循善诱下,逸尘很温顺的按照指示,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很好。”

  辛不仁挖苦心思,与逸尘周旋了半天时间,甚至不惜牺牲了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所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在他看來,直接施展战王强者的雷霆手段,将逸尘击杀于当场,或许并不困难。

  但是,自己此行的目的,是要扰乱逸尘的神智,尽可能的迫使逸尘为己所用。

  如果不是夏侯山的“帮忙”,逸尘就不会在紧要关头情绪波动,造成了神智受困,辛不仁想要达到目的,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辛不仁不知道的是,一旦逸尘祭出苍木剑,即使是战王初阶级别的强者,都未必能够讨得任何便宜。

  此刻的辛不仁很得意,却沒有忘形,仅仅凭逸尘的一句“不配”,就断定自己的血魂掌已经大功告成。

  “夏侯山是玄天宗的一面旗帜,却是贪生怕死之辈,你对玄天宗是不是很失望,”

  辛不仁摆出一副慈祥的面孔,语调十分平淡。

  “很失望。”昏昏欲睡的逸尘,懵懵懂懂,似乎只是机械的顺着辛不仁的意思回答。

  “那你愿不愿意加入幽阴门,”辛不仁继续试探着。

  “幽阴门……我……不愿意。”逸尘的神智处于被控状态,但意识并未完全失去。

  在听到幽阴门时,迷离的目光忽然闪烁了一下,犹豫中做出了否定的答复。

  “为什么不愿意,”逸尘的回答,好像沒有让辛不仁过于意外。

  如果此刻,逸尘像先前一样,还是机械的应付,辛不仁反而觉得不可信。

  毕竟,每一位玄天宗弟子,都知道幽阴门的存在,而且是处于敌对的立场。

  玄天宗号称天罗大陆第一名门正派,以守护百姓家园为己任,而幽阴门则是臭名昭著,以破坏和平为追求目标。

  任何一位玄天宗弟子,在骨子里都看不起幽阴门,逸尘也不例外。

  尽管神智混乱,但对于幽阴门这样的敏感词语,遗存在大脑深处的记忆,绝不会立刻就能够抹平。

  所以,逸尘的犹豫和否定,完全在辛不仁的预料范围之内。

  “玄天宗,幽阴门,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在辛不仁的追问下,逸尘思索了片刻,眼神时而闪烁着晶亮的光芒,时而又恢复到黯淡无光。

  或许是目前的神智,已经不足以让他思考这样深层次的问題,纠结之后,逸尘双手抱住脑袋,痛苦之情溢于言表。

  也就是逸尘,要是换着其他人,即便是战王初阶强者,只要着了辛不仁的道,很快就会乖乖的顺从。

  在惊叹逸尘精神力超强的同时,看到他虽经挣扎却仍不能摆脱,辛不仁不禁为自己手段的高明而欢呼。

  “好,很好,那么你愿意参加辛戈杀气试练场的闯关吗,”

  辛不仁不再纠结于玄天宗和幽阴门的问題,便又换了一个话題。

  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闯关并通过考验。

  “闯关……当然愿意。”果然,这个问題对于逸尘來说,似乎非常简单。

  “小逸兄弟……”地面上的梦剑文,在夏侯山突然逃离之后,一下子也有些不适应。

  自己拼死拼活的与幽阴门弟子厮杀,除了和逸尘统一战线,还有一丝与夏侯山惺惺相惜的成份。

  以他的实力,趁乱逃跑相对容易得多,可梦剑文依然选择与大家共进退。

  然而,紧要关头,夏侯山却撇下梦剑文和逸尘,独自逃之夭夭。

  在夏侯山离去之后,幽阴门弟子失去了目标,与梦剑文的厮杀,也变得随意起來。

  这才使得梦剑文暂时处于安全的境地,但由于中毒较深,即使经过逸尘的救治,也沒有完全恢复修为实力,梦剑文想要去帮助逸尘,心有余而力不足。

  无奈之下,他只好先找到帅又奇:“喂,快起來,小逸有危险。”

  看着逸尘在辛不仁的血魂掌之下,浑浑噩噩,梦剑文十分焦急。

  “唔……”帅又奇趴在地上,把硕大的一个脑袋,硬生生的埋在地面滚烫的沙粒之中。

  只留下后背,以及后脑勺露在外面,如果不是梦剑文见过他,根本就认不出來。

  被梦剑文摇晃着,帅又奇只是支支吾吾,身体抖抖索索,却不肯把脸从沙粒中抬起來。

  也许是因为偷了幽阴门弟子的水囊,自己又失去了逃跑的速度,金睛暂时无法使用,帅又奇生怕被幽阴门弟子发现。

  就只能把脸埋进沙粒,以免遭到对方围攻。

  “唉……”

  帅又奇的自保行为,确实是别具一格,梦剑文即使把他拉起來,恐怕也无济于事。

  转念一想,梦剑文又跑到昏睡中的傻猫旁边:“傻猫醒醒,快救小逸。”

  傻猫的本领,除了逸尘之外,就属梦剑文最为清楚。

  六阶魔兽,战王强者的实力,傻猫曾经击败过黑风会的总舵主黑烈风。

  在与杀金帮帮主金七的战斗中,如果不是为了保护逸尘,就不会被战斧王兵所伤。

  凭傻猫的实力,加上逸尘和梦剑文,击败辛不仁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但是,任凭梦剑文任何推搡,变回本体的傻猫,也不在乎沙粒的炙烤,巨大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呼呼大睡,沒有一点要醒转的迹象。

  “喂,傻猫……豹爷……”

  焦急万分的梦剑文,使劲浑身力气,却无法将沉睡之中的傻猫唤醒。

  原本以为,傻猫是目前能够用得上的最大助力,梦剑文对于逸尘的处境还有一丝侥幸的心理。

  可魔兽毕竟是魔兽,即便晋升到六阶,依然还是魔兽,吃饱喝足之后,根本不管身边激战正酣,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倒头便睡。

  “嘿嘿,能叫得醒才怪呢……”虚空之中的辛不仁,冷眼看着地面上的梦剑文徒劳无功,心里却暗自嘲笑。

  辛不仁曾对傻猫轰过一掌,虽然被逸尘偷袭减弱了大半力道,但他还是有理由相信,自己的王者之气,足以渗透到傻猫体内。

  其中暗藏着一丝血魂掌之力,能够干扰傻猫的神智,此刻傻猫的沉睡,就是辛不仁成功的标志。

  “也罢,小逸,大不了我陪你一起死。”

  绝望的梦剑文,看看帅又奇和傻猫,又看看被辛不仁血魂掌所牵制的逸尘,决定拼死一搏。

  即使不敌,和逸尘死在一起,也不枉兄弟一场。

  喵呜……

  就在梦剑文将要起身,与辛不仁决一死战之际,傻猫却在梦境之中,冷不丁的翻了一个身。

  粗壮有力的前爪,正好搭在梦剑文的肩上,顺势将他紧紧地压在了地面的沙粒之上。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