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我陪你闯

第四百七十七章 我陪你闯

  “傻猫,你干什么,”

  堂堂战帅巅峰强者,梦剑文被傻猫困于爪下,使尽了浑身解数,却仍然无法脱身。

  而傻猫对这一切浑然不觉,翻完身之后,又继续进入梦乡,甚至鼾声如雷,震得梦剑文的两只耳朵,几乎要裂开一般。

  “哼~~”

  梦剑文的举动,一直都在辛不仁的眼皮底下。

  以目前情形,即使梦剑文处在巅峰状态,对辛不仁也不会造成任何威胁。

  但是,辛不仁为了试验一下自己的成果,便通过意念,向先前看似被傻猫肉翅吸收的暗色飓风,发出一道指令。

  原本熟睡中的傻猫,便在暗色飓风的控制下,做出了翻身的动作,并把梦剑文死死的压于爪下,使之不得动弹。

  不过,这样一來,梦剑文帮不了逸尘,自己的安全倒得到了保障。

  傻猫连续吃掉了至少十位幽阴门弟子,虽然引起了众怒,但谁也不敢轻易上前招惹,更不敢在豹爪之下,对梦剑文下手。

  “逸尘,明天就是辛戈杀气试练场入口出现的日子,你有十天的时间,必须闯过全部六道关,才算试练成功。”

  心满意足的辛不仁,并不理会地面上傻猫的动静,只是如同一位长者在对逸尘进行一番指点。

  言语中循循善诱,态度和蔼可亲,沒有一点盛气凌人的样子,简直看不出他是幽阴门的副门主。

  “十天,六道关……嗯,嗯。”

  只要不涉及玄天宗和幽阴门,逸尘的思维几乎完全是按照辛不仁的引导,沒有任何抵触。

  “希望你成功。”临走之际,辛不仁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像是对逸尘的表现给予奖赏。

  一战之后,还剩下六十余位幽阴门弟子,在辛不仁的率领下,很快消失在辛戈沙漠的深处。

  “小逸……”

  看着逸尘从虚空之中缓缓落下,被傻猫死死压在爪下的梦剑文,轻轻的叫了一声。

  逸尘的脸色还处在茫然之中,对于梦剑文的呼喊沒有反应。

  及至落地,整个身体如同虚脱一般,瘫倒在滚烫的沙粒表面,额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虽然近在咫尺,但梦剑文却无法摆脱傻猫的巨爪,想要过來搀扶逸尘一把,也变得遥不可及。

  傻猫依旧在熟睡,鼾声如雷,那只爪子还是压在梦剑文的身上,任凭梦剑文如何挣扎,都是徒劳无功。

  而帅又奇趴在沙粒上,跟死了一般,只有那颤抖着的身体,让人感觉他还沒有死透。

  整个辛戈沙漠,除了傻猫的鼾声,以及梦剑文偶尔的呼喊,就再也沒有其他声音。

  片刻之后,帅又奇把埋在沙里半边脑袋,慢慢的抬了起來,偷偷地往四周窥视了一番。

  感觉幽阴门弟子都已经走远,帅又奇刚想起身,却又猛地将脑袋狠狠地插进了沙粒之中。

  冷不丁的一阵狂风刮过,离开不久的辛不仁,随着狂风去而复返。

  先是打量了一下逸尘,觉得沒有异常,然后阴着脸,在辛算爆体的位置,四下寻找了一番。

  扔开一些被傻猫吃剩下的白骨,辛不仁沿着地面的沙粒,弯着腰很仔细的查看着。

  难得见到几块不足手掌大血肉模糊的碎片,辛不仁如获至宝似的,将它们小心翼翼的捡起來,放到一个小盒子里。

  约莫一盏茶时间,辛不仁找遍了那一块地面,在确认沒有了辛算尸体碎片的时候,才慢慢的站起身。

  似乎经历了巨大伤痛,辛不仁的眼里有些晶莹发亮,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來。

  回过头,他死死地盯着逸尘看了一会儿,露出一丝难以言说的复杂表情,双手捧着装有辛算尸体碎片的小盒子。

  堂堂幽阴门副门主,战王强者辛不仁,为了逼迫逸尘就范,不惜牺牲了自己心爱的儿子。

  在外人看來,辛不仁表现得近乎冷血,不仅放任逸尘抓住辛算,而且在傻猫行凶的时候,只要幽阴门弟子逃出一定的距离,辛不仁就会释放出王者之气,将逃跑之人残忍的杀害。

  使得幽阴门弟子,非战斗减员不下于十人,而对于逸尘却反而一直沒有痛下杀手。

  然而,辛不仁的内心,并不是完全冷血到残酷,他也有自己的感情。

  幽阴门弟子的伤亡,辛不仁确实沒有放在心上,一则是由于此行的目的明确,就是针对逸尘,死掉一些特别是修为实力平平的弟子,并不会给幽阴门带來什么损失。

  但是,辛算的死,辛不仁却痛彻心扉。

  如果不是过于托大,在战王强者的眼皮底下,逸尘根本就沒有机会擒住辛算,更不会将天雷炸放到辛算的身上。

  而且,在辛不仁看來,若是趁早施展血魂掌,再辅以王者之气,将逸尘的神智干扰,或许能够引导逸尘说出辛算身上藏有天雷炸的事实。

  甚至,只要不催动那一掌,就不会引起纵横激荡的能量涟漪,天雷炸自然无法被逸尘引爆。

  可事实上,所有的如果都不存在,辛算死了,死在辛不仁的眼前。

  即便冷血,辛不仁也不能做到真正的无情,丧子之痛几乎让他痛不欲生。

  他几次想使出雷霆手段,将逸尘击毙掌下,为自己心爱的儿子报仇。

  但是,逸尘不能杀。

  相比于幽阴门对逸尘的重视,就是十个辛算,也沒有资格与逸尘相提并论,甚至连辛不仁自己,都感觉不够分量。

  在逸尘和众人面前,辛不仁保持镇定,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一旦将内心的悲痛释放出來,辛不仁就沒有办法把血魂掌发挥到最强状态,扰乱和控制逸尘的神智,便功亏一篑。

  即便如此,要不是夏侯山临阵脱逃,对逸尘造成了心理上的困扰,恐怕辛不仁还要多费一番手脚,才有可能达到目的。

  嗷。。

  辛不仁仰天长啸,声音中透露出无限悲愤和酸楚。

  在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之后,他终于可以撕开伪装,将内心的疼痛尽情的释放出來。

  一个鲜活的生命,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只剩下几块不到巴掌大的碎片,惨不忍睹的现实,让辛不仁禁不住老泪纵横。

  辛算死于逸尘之手,偏偏自己又不能斩杀逸尘,辛不仁不知道,辛算的仇该找谁报,或许,永远也报不了。

  怅然若失的辛不仁,带着仅存的几块辛算尸体碎片,将身体化着一道流光,瞬间踪迹皆无。

  “咳咳,呸……憋死我了。”

  帅又奇总算从滚烫的沙粒中抬起头,狠狠地吐出嘴里的沙粒,揉了揉涨红的脸庞,狼狈的爬起來。

  四下张望了一番,又跑到傻猫跟前,大吼一声:“别睡了,蠢猫。给老子起來。”

  一边说着,一边对着傻猫的屁股,狠命的踢了一脚。

  呜嗷~~

  睡梦中的傻猫,屁股吃痛,惶然睁开眼睛,正要开骂,一看是帅又奇满脸通红的站在面前。

  或许是被帅又奇折腾怕了,傻猫赶紧抖索着站起身,放开梦剑文,自己却在帅又奇的注视下,身体不自禁的缩小,直到变成不到三尺长的温顺小猫。

  傻猫摇着被扯去了一圈毛的尾巴,低着头,不敢正视帅又奇的目光。

  “小逸,醒醒。”重获自由的梦剑文,以最快的速度,窜至逸尘身边。

  将逸尘从地上扶起,双手紧紧地抓住逸尘的肩膀,使劲的摇晃着。

  “哎……文文,你受伤了,”被弄醒的逸尘,满脸茫然的看着浑身血迹的梦剑文,好像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沒事,你怎么样,”梦剑文身上的血迹,基本上是幽阴门弟子的,他自己只不过受了一点轻伤,还不至于流出那么多的鲜血。

  虽然他并不知道,辛不仁对逸尘具体做了什么,但逸尘的状况让他深深担忧。

  “我很好。”逸尘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表情轻松的说道。

  “你答应辛不仁,要闯过全部六道关。”

  见逸尘无所谓的态度,梦剑文提醒道:“辛戈杀气试练场,据说前三关比较容易,到第四关以后越來越难,多少年來,根本就沒有人能够顺利通过最后一关。”

  传说中的辛戈杀气试练场,危机重重,即便是战帅巅峰强者,往往也受阻于第五关,偶尔有人侥幸闯过,也早已身心俱疲,连进入第六关的勇气都沒有了。

  更多的人认为,所谓第六关根本就不存在,只是幽阴门故意设置的一道屏障,甚至是一个阴谋。

  绝大多数参与者,在过了四关以后,就选择退出,即使不能得到进入幽阴门的奖赏,至少还可以拿到一些灵草之类的实物奖励。

  更重要的是,即使参与者有足够的实力,也不敢轻易涉险后两关,毕竟生命是自己的,丢了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不闯,又怎么知道过不了,”面对焦急的梦剑文,逸尘轻描淡写的说道:“或许,我就是第一个闯关成功的人呢。”

  逸尘的语气非常轻松,轻松到梦剑文感觉害怕,他不清楚逸尘现在的心态,是否还继续受到辛不仁的控制。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闯,我陪你就是。”劝不了逸尘,梦剑文只好退一步,和他一起去面对辛戈杀气试练场。

  “不行。”逸尘很直接的拒绝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