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别装了

第四百七十八章 别装了

  “为什么,”逸尘的拒绝,让梦剑文有些意外。

  在辛戈镇的破金楼,从金大少的嘴里,得知了辛戈杀气试练场,即将开始的消息,逸尘就打算参与试练。

  而且,金大少的入场券,也已经顺利的到了逸尘的手里。

  这一切,都是为了参与试练,梦剑文本人虽然不在意,却也从未提出反对。

  梦剑文押运矿石被祥将军算计,经历了诸多波折,但并不妨碍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梦剑文向往的,是那种远离打打杀杀,自由自在的生活。

  这一年以來,梦剑文念念不忘的,是那位素不相识,却出手救过自己的青儿姑娘。

  曾经以为,经过养伤那段时间的相处,彼此情愫暗生,梦剑文甚至为了她,与祥将军起过争执,更引起了静静的极大不满。

  然而,在第一次遭遇傻猫之后,梦剑文的心理悄然发生了变化。

  静静为救梦剑文而受伤,在逸尘的怂恿下,梦剑文尝试着去吸出静静喉咙里的浓痰,致使二人之间上演了一出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正是这一次,梦剑文意识到,尽管躲避了三年,但自己内心实际上并沒有真正排斥过静静。

  或许是静静一直死缠烂打,给梦剑文施加了太大压力,导致他反感的心态。

  一旦破除了压迫与反抗的心理障碍,两人坦诚相待,反而不再拘束,梦剑文突然感觉到静静的可爱。

  虽然中间横亘着祥将军,给他们的未來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梦剑文相信,自己曾经寻寻觅觅的那一份感情,应该可以找到归宿了。

  如此一來,梦剑文的此行目的,似乎变得不那么清晰了。

  寻找青儿的愿望沒有丝毫改变,可梦剑文的心境明显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其实,所谓的感情,在沒有经历过波折,或者劫难的时候,往往是一厢情愿,更多的是想当然。

  就像逸尘对青儿一样,除了心存感激之外,还感概于青儿的身世不明,觉得自己应该为她做点什么。

  唯独那一份莫名的情愫,却还是源自于青儿用來迷昏梦剑文的一方丝巾。

  现在看來,那一股幽幽清香,根本就是青儿为了抽身离去,而实施的一种手段,与什么定情信物毫无关联。

  当然这一切,必须要等到找到青儿以后,才能确定自己的判断。

  在此之前,梦剑文决定和逸尘一起,面对辛戈杀气试练场的考验。

  “很简单,我要凭自己的实力,去闯过这六道关。”逸尘淡淡的说道:“而你,本來就沒有打算参与试练。”

  说话的时候,逸尘表情似乎还有些呆滞,并不像以往那样干练果断。

  “不错,但是我改变主意了。”梦剑文沒有否认。

  如果沒有遇到辛不仁,逸尘是通过从金大少那里得到的入场券参与试练,梦剑文确实可以考虑作为一个旁观者。

  他相信,凭逸尘的修为实力,以及聪慧的头脑,即使不能顺利通过全部关口,至少也能够保证全身而退。

  但是,梦剑文亲眼看到,逸尘被辛不仁施展了不知什么手段后,居然一改往日的傲骨,在辛不仁面前唯唯诺诺。

  在这种情况下,逸尘独自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恐怕要落入辛不仁的圈套。

  更为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梦剑文都无法判断,逸尘是否从辛不仁的控制中解脱出來。

  “你会进入幽阴门吗,”逸尘冷冷的语气,让梦剑文心里生出一股寒意。

  “不会,”梦剑文吃惊的看着逸尘,反问道:“难道你会,”

  若不是因为祥将军要投靠幽阴门,梦剑文也不至于和他争执不下,更不会在押运矿石的途中,遭到黑烈风的伏击。

  要梦剑文加入臭名昭著的幽阴门,还不如杀了他來得痛快。

  “我会。”逸尘对梦剑文的表情置之不理,态度非常坚决。

  “你……”梦剑文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放在逸尘的额头上:“沒有发烧啊,怎么就说胡话呢,”

  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梦剑文能够理解,毕竟每一个修武者,特别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的,都想借此扬名,同时还能够得到诸多的物质奖励。

  但逸尘加入幽阴门,梦剑文就觉得不可理解了。

  首先,玄天宗与幽阴门势不两立,逸尘是玄天宗弟子,除非被驱逐出玄天宗,否则是沒有资格加入幽阴门的。

  如果逸尘一意孤行,以玄天宗弟子的身份,投靠到幽阴门,将会遭到整个玄天宗,以及附属势力的无尽追杀。

  其次,逸尘和夏夜联手,在横尸之地,斩杀了战王强者阴无法,而阴无法的身份是幽阴门的总护法,也是幽阴门门主阴无为的弟弟。

  一旦事情败露,身为门主的阴无为,是断然不会任由逸尘这个杀人凶手留在世上的。

  还有,幽阴门为非作歹祸害人间,以逸尘的性格,要想融入其中,也非常困难。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逸尘都沒有理由加入幽阴门,更不会为虎作伥,残害百姓。

  “加入幽阴门有什么不好,你沒有看见夏侯山弃我而去吗,”逸尘一脸苦笑,似乎还沒有从师兄逃离的打击中解脱出來:

  “玄天宗号称天下第一名门正派,夏侯山又是玄天宗的一面旗帜,以正人君子的形象出现……而辛不仁有机会杀我,为他儿子报仇,却沒有下手,反而有培养我的意愿。两相对比,你难道还分辨不出,”

  逸尘的话,让梦剑文一时语塞。

  在玄天大阵露出破绽之时,梦剑文挺身而出填补漏洞,与幽阴门弟子展开厮杀。

  本以为,与夏侯山密切配合,可能会寻找到解救逸尘的机会。

  却不料,夏侯山趁着逸尘被辛不仁缠住,自己瞅准时机逃之夭夭。

  如此令人不齿的行径,着实有违玄天宗一贯的宗旨,也给梦剑文留下了非常负面的印象。

  如果逸尘在心灰意冷之下,产生对玄天宗的厌恶,转而投靠幽阴门,倒也说得过去。

  “但是,幽阴门干的是伤天害理之事,你就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

  梦剑文看着逸尘,觉得越來越陌生。

  尽管逸尘有一时之气,但他应该不是那种小肚鸡肠,心胸狭隘之人,岂可为了夏侯山的不仗义,而投身于敌对阵营。

  “我绝不会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过,谁也无法阻止我加入幽阴门。”

  逸尘的目光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仿佛在经历着内心的天人交战。

  “小逸,我知道,你可能受到了辛不仁的蛊惑,但你千万不要违背自己的意志,去干一些天怒人怨的勾当。”

  梦剑文曾经以逸尘为榜样,甚至愿意跟随左右,可现在,他却为逸尘的处境担忧,除了尽力劝解之外,不知道还能做点什么。

  “这柄战斧王兵送给你,你可以让他认主。”

  逸尘从日月空间中取出战斧王兵,递给梦剑文,说道:“万一有一天,我真的做了违背道德良心的事,你就用它把我杀了。”

  “既然你一意孤行,要加入幽阴门,那么咱俩从此便是陌路之人。”

  梦剑文痛心疾首,缓缓推开战斧王兵:“你的东西,我不要,”

  “等等,小子,你跟我來。”金大圣一把夺过逸尘手里的战斧王兵,拉着梦剑文。

  “你干嘛,”在距离逸尘两里的地方,金大圣停下了脚步,梦剑文很不解的问道。

  “你傻呀,这么好的王兵,你为什么不要,”金大圣将战斧王兵,强行递到梦剑文手里。

  见梦剑文神色茫然,金大圣又轻轻的说道:“逸尘的心智受到辛不仁的血魂掌侵扰,此刻是忽而清醒忽而糊涂,你收下王兵,其实是在帮他。”

  “什么意思,”梦剑文看不出金大圣的意图,虽然他对于逸尘要加入幽阴门难以接受,但战斧乃属于王者之器,留在逸尘身边可以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处。

  “你真笨,怪不得长得丑了。”金大圣恨铁不成钢的神情跃然脸上。

  他告诉梦剑文,如果逸尘在短时间内,不能脱离辛不仁的掌控,那么这件战斧王兵,很有可能会落入辛不仁的手中。

  与其这样,还不如由梦剑文暂时替逸尘保管,等逸尘恢复清醒,再还他不迟。

  再者,如果梦剑文一直跟在逸尘身边,不仅对逸尘不利,而且辛不仁也会怕逸尘受到影响,而迁怒梦剑文。

  “原來是这样,我……”梦剑文恍然大悟。

  唰唰……

  忽然一阵烟尘扬起,一队人马从梦剑文身边飞驰而过。

  一共十位,全部蒙着脸,经过梦剑文身边的时候,连头都沒有回。

  这队人马扬长而去之后,只是在空中留下了弥漫的烟尘,以及一股淡淡的幽香。

  呃~~

  梦剑文沉浸在那股幽香之中,陷入迷茫。在金大圣的催促下,他才幽幽回过神來。

  回味着幽幽清香,梦剑文心念一动,说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我先行告辞。”

  梦剑文收好战斧王兵,一纵身,尾随着那队人马,追踪而去。

  “好了,你就别装了。”见梦剑文走远,金大圣冲着逸尘叫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