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水火相容

第四百七十九章 水火相容

  逸尘要将战斧王兵送给梦剑文,但梦剑文并不知道逸尘到底出于什么目的,自然不肯接受。

  金大圣则自告奋勇,为逸尘充当了说客,连哄带蒙,总算让梦剑文收下了战斧王兵,并顺利将他打发走。

  实际上,金大圣自己也不清楚,逸尘干嘛要这样做,但有一点,他知道逸尘并不像表现出來的那样萎靡不振。

  “装什么,”逸尘依然一脸茫然,似乎仅仅是条件反射般的反问道。

  “你继续……”看着逸尘的反应,帅又奇冷冷一笑,回过头,冷不丁的大吼一声:“傻猫,你给我过來,”

  既然认了老大,帅又奇就得尊重逸尘,明知他在故弄玄虚,也不好多加指责。

  不过,帅又奇觉得自己也不算太委屈,毕竟还有一个傻猫,可以随时折腾折腾。

  “臭猴……不,帅……”被帅又奇一吼,傻猫顿时沒了底气。

  浑身沒來由的打了个激灵,战战兢兢的连话也说不清了,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慢慢靠拢过來。

  “你叫我什么,”帅又奇拉长着脸,声色俱厉的命令道:“以后叫我帅大爷,听见沒有,”

  帅又奇对臭,丑之类的称呼非常反感,唯独对帅是情有独钟。

  凡是沾上个帅字,无论是帅又奇,还是帅大爷,哪怕是帅小子,他都十分受用。

  “是,帅大爷。”傻猫怯怯的应道,低着头不敢正视帅又奇的金睛,却悄悄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一下逸尘。

  “看什么看……”帅又奇一扬手,示意傻猫快点过來。

  “哇呜,,”一看到帅又奇的手,傻猫就想到自己那只引以为豪的漂亮尾巴,被帅又奇硬生生的扯去了一圈毛发。

  虽然帅又奇并沒有伸手去抓,但傻猫还是惊恐的惨叫一声,将尾巴紧紧地夹在裤裆里。

  “沒出息的家伙,帅大爷有话问你。”

  傻猫的表现,让帅又奇深感满意,便换了一副笑脸,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问道:“你为什么不帮老大去对付辛不仁,”

  双方交战,逸尘处在劣势,修为最高实力最强的傻猫,却自顾自的吃饱喝足,毫不在意战局的发展,竟然在战场旁边,四仰八叉的酣然入睡。

  就算傻猫沒有把握独自击败辛不仁,和逸尘一起却是稳操胜券,但傻猫压根儿就沒有动手,这一点有悖常理。

  “这……我好久沒吃肉,太馋了,一下子吃得有点多,肚子胀得厉害,被地面的沙粒热乎乎的烘着,就打起了瞌睡。”

  傻猫畏畏缩缩的靠近帅又奇,却又弓起腰,警惕的看着对方。

  那架势,只要帅又奇有一点点动静,恐怕傻猫就会不顾一切的逃之夭夭。

  “放屁,你当老子是傻瓜,有这么帅的傻瓜吗,”

  帅又奇看着傻猫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來:“你不帮老大,也就算了,可早不醒晚不醒,偏偏等梦剑文要出手的时候,就一爪把他压住,老老实实的跟我说说。”

  帅又奇不敢惹逸尘,却有本事在傻猫面前吆五喝六,他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必须通过傻猫來答疑解惑。

  “我……我被辛不仁的血魂掌,和他的王者之气控制,身不由己……”看着帅又奇逼人的目光,傻猫怯怯的说道。

  虽然帅又奇并沒有使用金睛,但傻猫是一早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先前的折磨,想起來还心有余悸。

  “胡扯,你是六阶魔兽,辛不仁是战王初阶,你们原本就差不多,何况你体内还有一丝金睛之光,足以对抗血魂掌的侵扰。”

  见傻猫磨磨唧唧,帅又奇怒火上升,不等他说完,就大声呵斥道。

  “这……”傻猫一愣,条件反射般的对着逸尘看去。

  他沒有想到,帅又奇对自己的实力了如指掌,而且还在自己的体内保留了一丝金睛之光。

  金睛之光乃纯阳之光,正好可以克制辛不仁的血魂掌所散发出的阴鸷之气。

  很明显,傻猫的谎言根本骗不了帅又奇,可逸尘那边又沒有反应,傻猫只好呆呆的无言以对。

  “行,不想说就不说,沒事,來,猫公公,咱俩亲近亲近……”

  帅又奇怒极反笑,一脸的褶子让傻猫触目惊心。

  特别是眨巴着的眼睛,似乎随时都能够释放出金睛之光。

  “我说,我说。”猫公公三个字,如同五雷轰顶,一下子就击溃了傻猫的所有防御。

  “说吧,老子听着呢。”看着傻猫被吓得屁滚尿流,帅又奇觉得特别过瘾,眯起眼睛静静的等着答案。

  “我说……”傻猫将身体往后退一步,又看了看逸尘,得不到任何回应。

  无奈之下只好夹紧尾巴,一脸无辜的说道:“这都是老大的安排,你还是问老大吧。”

  “什么,”搞了半天,傻猫啥也沒说,一股被玩弄的感觉从帅又奇的心底升起。

  自认为拿下傻猫很容易,只要咋呼一下,就乖乖的全部说出來。

  却不曾想,傻猫支吾了半天,还是把皮球踢到了逸尘那里。

  要是帅又奇敢问逸尘,他早就问了,何必跟傻猫啰嗦一大堆。

  白费了一番口舌,帅又奇真的生气了,大手一张,作势向傻猫扑來:“消遣老子,简直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老大救命,”这一次,傻猫反应极快,如同闪电般的窜至逸尘身边,还伸出两只前爪护在身前。

  “够了,帅又奇,你想干什么,”逸尘懒洋洋的站起來,皱着眉头看着帅又奇。

  “嘻嘻,老大,我就想知道,你们在玩什么……能不能带我一个,”

  见逸尘发话,帅又奇立马换上了一副‘帅’得令人无法忍受的表情,腆着脸贱气十足的说道。

  “我什么也沒有玩。”逸尘沒好气的说道。

  合着这家伙向傻猫逼问了半天,就是为了自己能够和逸尘一起玩。

  “嘿嘿,你装模作样的被辛不仁控制,还指使傻猫抓住梦剑文,还有你把战斧王兵送给梦剑文,就是要赶走他。”

  帅又奇眉飞色舞,仿佛一切尽在自己的预判之中:“你骗得了辛不仁,却骗不了我……”

  “你真想知道,”

  “当然,你告诉我呗。”

  “偏不告诉你。”

  “求求你,老大,我愿意把天下第一帅的称号让给你。”

  “滚……”

  逸尘不愿说,帅又奇就死缠烂打,两个人互不相让。

  僵持了一会儿,逸尘终于提出了条件:“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題,你把辛不仁引过來,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好,我告诉你。”见逸尘松了口,帅又奇一脸欣喜。

  偷幽阴门弟子水囊的时候,辛不仁并不在场,但帅又奇知道,辛不仁会远远地跟在后面。

  正好逸尘拿出七窍玲珑藕,被帅又奇见到,便趁着赠送水囊,抢走七窍玲珑藕。

  这些都只是表象,实际上,帅又奇了解到,逸尘有意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又怕他实力不足。

  在傻猫出现以后,帅又奇故意引來辛不仁,想看看逸尘怎么应对,为防万一,他还将一丝金睛之光输入到傻猫体内。

  这样做就是让逸尘知道幽阴门的厉害,又不至于遭到辛不仁的毒手。

  希望通过这些,使得逸尘明白,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六道关,并不是轻易就能够闯过的。

  “真是这样吗,”逸尘似笑非笑的盯着帅又奇,反问道。

  “基本上就是这样,闯关很难,不过,我有办法让你顺利通过试练。”

  帅又奇正色道:“但是,你必须带我一起玩。”

  “你可以走了。”逸尘手一挥,不再搭理帅又奇。

  “别呀,我都告诉你了,现在轮到你说了。”帅又奇又开始死缠烂打了。

  “你说的根本就不是事实。”逸尘突然大声喝道:“金大圣,你别装了,”

  “金大圣……谁是金大圣,”帅又奇一脸茫然的看着逸尘。

  “你就是金大圣。”逸尘用手一指帅又奇,声色俱厉。

  “冤枉啊,我是帅又奇,王八蛋才是金大圣。老大,你可得相信我。”

  帅又奇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又是摇头又是发誓,坚决不承认自己是金大圣。

  “那你告诉我,你上一次的弱水,是从哪里來的,还有,你的修为在什么层次。”

  虽然帅又奇矢口否认自己是金大圣,但逸尘总是怀疑,只是苦于沒有证据而已。

  “老大,我也不知道自己的修为是什么层次,或许根本就沒有。”

  在逸尘的一再逼问下,帅又奇挠了挠头,极不情愿的说道:

  “在常人看來,弱水是极其珍贵的宝物,可对我來说,只是体内的一种元素而已。我身兼两种体质,有火,有水……”

  金睛之光,属纯阳之光,是帅又奇天赐火性体质的一种表现。

  弱水,则是他体内原本就存在的,而水之柔善,就是从弱水中提起。

  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帅又奇体内的两种相克的元素,却能够长时间的共存。

  由此,便衍生出另外一个特性,那就是,帅又奇的修为,沒有人能够看得出。

  “一切都源自于水火相容。”帅又奇感慨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