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八十章 莫名牵引

第四百八十章 莫名牵引

  原则上讲,世间万物都有其特有的属性,无论哪一种,皆逃不出五行的范畴。

  尽管每个人的体质都含有五行中的某一种,或者是几种,却无法通过所属的属性,为自己在修练中提供帮助。

  也就是说,一般修武者,只能根据自己对修武的理解,加上勤奋刻苦,才能够让修为逐步提高。

  天罗大陆的灵气原本就不是很充沛,这种按部就班的修练,虽然所得到的修为很扎实,速度却非常缓慢。

  于是,有条件的宗门,家族等势力,便四下攫取各类灵草,药材,或者炼制丹药,來补充灵气不足,以及体质低劣所造成的修练缺陷。

  这也造成了灵草丹药价之类的修练资源格居高不下,甚至有时候为了抢夺资源,各势力之间不惜倾尽全力,拔刀相向。

  但是,还有一类人,尽管数量极少,却是所有势力争夺的对象。

  因为他们拥有了常人做梦也想不到的体质,天赐属性体质。

  按照五行属性,天赐属性体质可分为:天赐木性体质,天赐土性体质,天赐水性体质,天赐火性体质,以及天赐金性体质。

  拥有这些体质的人,往往能够不依靠灵草丹药,将自己的修为晋升速度提高到常人的数倍。

  一般修武者痴迷修练,终其一生也未必有所成就,能够达到战将高手的级别,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即使天资聪慧,刻苦努力的,偶尔在有生之年晋升至战帅强者,那也是万里挑一,鹤立鸡群了。

  在天罗大陆,修为达到战帅强者的,如果有意于仕途,大多能够身居要位,人前显贵。

  即使在比较大的宗门,也可以混个内门长老之类的位置,对别人吆五喝六。

  若是小一点的家族,恐怕有一位战帅强者,就足以迅速将自己的家族发扬光大,在一定的范围内耀武扬威了。

  而拥有天赐属性体质的,则另当别论。

  比如无痕,拥有天赐木性体质,逸尘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她的修为还不到战将级别,却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迅速飙升至战帅巅峰强者。

  期间,虽然有一些常人难以得到的际遇,为她修为的突飞猛进提供了必要的帮助。

  但是,如果是常人,就算际遇再多,也无福消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际遇,从自己手中溜走。

  每一个家族,宗门,甚至王宫,都希望可以得到天赐属性体质的修武者相助,使自己的势力能够超越其他竞争对手。

  一旦发现这样的苗子,各势力都会不惜代价,将其占为己有,而且以最强的师资力量,和最高级的修练资源,助其成长。

  田涛的妹妹田青,由于拥有天赐金性体质,便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后经林雷的到处打探,才知道田青被幽阴门的人掳走。

  整个天罗大陆,拥有一种天赐属性体质的人屈指可数,正因为此,抢夺才更加激烈。

  而帅又奇一开口,就说自己身兼两种天赐属性体质,而且是彼此相克的水火属性,着实让逸尘大感意外:“你同时拥有水火两种属性,”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像我这么帅的人,自然非同寻常。”帅又奇一撇嘴,满不在乎的说道。

  根据帅又奇的说法,他的天赐火性体质并不明显,只是在金睛中体现出來。

  帅又奇可以通过双眼,释放出金睛之光,威力可以达到阻止战王强者进攻的程度,唯一欠缺的是,金睛之光并不是随时随地使用。

  用过一次以后,必须间隔一定的时间,才能够再一次释放金睛之光,所以当逸尘与辛不仁交战,处于下风之际,帅又奇无法为他提供帮助。

  帅又奇的天赐水性体质,却远比火性体质來的明显,运用起來也更加得心应手。

  上次酒坛子里的弱水,不仅碾杀了战王强者金七,还把梦剑文和逸尘二人,都折腾得够呛。

  但这仅仅是帅又奇很随便的一次出手,所消耗的弱水,也不过是他体内的一小部分而已。

  “我有一个感觉,好像自己原本就应该生活在水里。”说到这里,帅又奇看出了逸尘的茫然,便又解释道:

  “其实,我经常待在玄冰王国的冥河之中,似乎那里才是我的家,可偏偏我又不是天罗大陆的人。”

  “你不是天罗大陆的人……那你从什么地方來的,”逸尘一惊,顺口问道。

  帅又奇长相奇特,又身兼两种天赐属性体质,如果说给常人听,要么被认为是自吹自擂,要么就是神经有问題。

  但逸尘却不这样认为,由于自己是五行之体,乃万年难得一遇的特殊体质,何况又见识过,像无痕,飘然这样的天赐属性体质,对于帅又奇身兼两种属性,倒也不算太吃惊。

  金睛的纯阳之光,以及弱水的强行侵入,早已让逸尘领教了帅又奇的厉害,尽管看不出他的具体修为,可逸尘绝沒有小看过帅又奇。

  只不过,逸尘却从未想过,帅又奇居然不是天罗大陆的人。

  “我自己也不知道……”

  帅又奇长期生活于玄冰王国的冥河之中,偶尔也会行走于玄冰王国。

  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处在浑浑噩噩中,对自己的过去并沒有太多的记忆。

  但是,他的脑海中隐约残存一点印象,曾经的生活环境与玄冰王国截然不同。

  似乎自己在很多年前,经历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然后便落入冥河之中。

  他记不起当时的情景,也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又是因为什么与人交战。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是那一场战斗的失败者,被打入冥河之前,还受到过严厉的惩罚。

  “惩罚……”逸尘心里一动,追问道:“你的神智,是不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你怎么知道,”帅又奇一愣:“准确的说,是绝大多数时间糊涂,即使偶尔清醒,也无法回忆起曾经的战斗,只是感觉自己得罪过惹不起的人物。”

  在冥河之中生活久了,帅又奇如同一个孩童,不谙世事,与世无争。

  即使难得上岸,也尽可能的避开别人,更不会去那些喧闹的场所,只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游荡。

  但每过一百年,都会有那么一两天,他的脑海里会闪现出一些曾经经历过的记忆碎片。

  碎片很乱,毫无章法,似乎只是零星的不相干的,却又非常清晰的一点印象。

  仿佛自己修为实力极高,能够上天入地,甚至变化无常,无所羁绊。

  帅又奇也试图将这些碎片整理起來,组成一个能够连贯的记忆,却从未有过收获。

  每当稍微有点进展的时候,一两天的清晰期就悄悄过去,帅又奇又陷入长达百年的迷糊期。

  这样的过程周而复始,帅又奇对往事的记忆,却依然停留在杂乱无章之中。

  越是弄不明白,越想搞清楚,便更加迷茫。

  连帅又奇自己,都沒有办法记清楚,自己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循环往复。

  直到不久前,帅又奇脑海中,有一种强烈的刺激,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牵引着他。

  尽管还处在迷茫中,但帅又奇意识到,自己应该随着这种莫名的牵引,去为自己做点什么。

  刚刚离开冥河的时候,由于帅又奇心思单纯,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便常常遭到别人戏弄。

  特别是进入萨特王国,几乎每到一处,都会被别人当成戏谑的对象,往往是仓皇而逃。

  久而久之,帅又奇内心的那份不安定因素,被刻薄的人们激发起來了。

  于是,他利用自己特有的优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过來戏弄别人。

  有时候,帅又奇从那些看不惯的人身上,偷走一些东西,隐藏于别人身上,又故意让这些东西被发现。

  不明就里的双方,一言不合,自然就拔刀相向,大打出手。

  而帅又奇便躲在一旁看热闹,偶尔还趁机挑事,让双方的战斗升级,就为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如果失手,被别人发现,帅又奇情急之下,便释放金睛之光,为自己觅得脱身之机。

  刚开始,帅又奇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报仇,可玩的多了,便从中感受到极大的乐趣,并一发而不可收。

  初遇逸尘之时,帅又奇就是偷了莫飞将军手下的食物,并栽赃给逸尘,引发了逸尘与莫飞将军的争斗。

  “帅又奇,你脑海中的莫名牵引,到底是指向何方,你知道吗,”

  对于帅又奇的恶作剧,逸尘沒有兴趣,他想知道的是,帅又奇所要寻找的是什么。

  既然有所指引,那就一定有目标,否则帅又奇是不会从遥远的玄冰王国,长途跋涉到萨特王国來的。

  还有,帅又奇凭什么要赠送弱水,金大圣又是如何潜入弱水之中。

  更重要的是,帅又奇和金大圣之间,到底有沒有关系。

  自从不灭阴魂离开鬼域以后,逸尘也很想知道金大圣的情况,毕竟在危急时刻,金大圣曾经舍命救过自己。

  “具体指向何方,我还不清楚。”帅又奇的目光闪烁了一些,说道:

  “有一点我可以确定,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