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八十一章 记忆碎片

第四百八十一章 记忆碎片

  帅又奇随着莫名牵引离开冥河,來到萨特王国,却不知道具体指向。

  经过一段时间漫无目的奔波跋涉之后,在辛戈沙漠偶然遇见逸尘,进入草儿布置的绿色宫殿。

  尽管还不确定自己的目标,但通过金睛,看到了逸尘身上有着不同常人的地方。

  而且,脑海里的莫名牵引,也在见到逸尘以后逐渐平淡,似乎到这里有了一丝停顿的迹象。

  “所以你故意将酒坛子留下,让我用弱水对付金七。”

  萍水相逢,帅又奇先是诬陷逸尘为江洋大盗,然后又赠送弱水。

  如果不是故意为之,逸尘实在无法理解帅又奇的所作所为。

  “不错,其实你身上有很多宝贝,即使不用弱水,金七也不一定能够将你斩杀。”

  帅又奇点点头,态度诚恳的说道:“我有一种感觉,或许有一天,你能够帮我解开记忆中的谜团。”

  莫名牵引的暂时停顿,逸尘的特异之处,都让帅又奇在好奇的同时,多了一份期待。

  虽然帅又奇自己也不知道,所要期待的是什么,但是,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份期待与逸尘必然有联系。

  “你能看到我身体里的东西。说说看……”闻听此言,逸尘顿时一身的鸡皮疙瘩。

  被人看透,绝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不熟悉的人。

  当然也不排除帅又奇为了吹嘘,而胡编乱凑的。

  “当然,我有金睛嘛。”说到自己的长处,帅又奇马上就忘记了自己的困惑,满脸得意的炫耀起來:

  “灵草,丹药,皇者之器……一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水晶头像,额,还有一个活物,一个死物……”

  帅又奇如数家珍般的,把日月空间的储存,一件件的抖搂出來,甚至连青牛和亡灵王,都沒有漏过。

  即使是逸尘自己,一下子也很难完全说出,日月空间内的所有储存,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有针对性的回忆起來。

  而帅又奇却仿佛钻进了日月空间一般,信手拈來,丝毫不差。

  “好了好了,别乱看了,我信你。”在帅又奇的目光之下,逸尘浑身像长满了刺一样难受。

  不仅是日月空间,估计连五脏六腑,甚至自己这几天吃了什么,都能够被帅又奇看的通透。

  如果不说出來,倒也无所谓,最多只算偷窥,可帅又奇偏偏炫耀着,根本不顾逸尘的感受,还之处许多宝贝的具体名称。

  这样一來,逸尘在帅又奇面前,简直就成了透明人,一点私人空间都沒有。

  金睛固然厉害,但也仅仅能够分辨出,各类物品的大小形状,或者死物活物,又怎么可能连名称都说得如此清楚明白呢。

  “我沒有乱看,除了那个空间,其他的沒什么好看的。”

  帅又奇略带鄙夷的看了逸尘一眼,以示自己节操满满。

  逸尘的浑身别扭,在帅又奇看來,是因为被看透而害羞,却沒有想到逸尘是在惊叹于那些灵草丹药的名称问題。

  “好看不好看,都不准看……你是怎么知道这些名称的。”看着帅又奇一脸贱相,逸尘真想狠狠的踹上他两脚。

  “老大,我是谁,我是帅又奇啊,有什么能够难倒我的……”

  臭美的人,只要有一点点机会,就一定会显摆,帅又奇就是这样的人。

  可是,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赶紧换了一副嘴脸,陪着笑喃喃的说道:“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一看到这些东西,就能够随口说出名字。

  好像我原本就认识各种奇花异草,以及天材地宝,而且看到那个水晶头像,我还觉得有些亲切……被它的蓝光一照,我又想起一些往事。”

  帅又奇似乎一下子就陷入了沉迷状态,两只眼睛黯然的望着天空,仿佛在搜寻着什么。

  此刻,早已日落西山,繁星初上,微风吹过,给烘烤了一天的辛戈沙漠,带來一丝凉爽。

  逸尘看见帅又奇,如同一个初生的婴儿一般,眼神由黯然变得清澈起來,而整个人则静静地仰视苍穹。

  静谧的夜空中,繁星点点,澄明而空旷,仿佛可以荡涤人们内心的灵魂。

  傻猫也被帅又奇所感染,呆呆的随着帅又奇的目光,直到看见眨巴着眼睛的星星,才恍若一惊,连忙低下头來。

  他忘了,一般魔兽是不敢抬头望天的,即便是睡觉,也以卧睡为主,绝不敢和人类一样,用脊背着地胸口朝天。

  喵呜~~

  傻猫慌张之际的一声嘶鸣,打破了整个天空的寂静,帅又奇也在这一刻,从神游中回到现实。

  “我好像曾经去过繁星之上,而且与什么人打了一架,然后……”

  帅又奇的目光依旧停留在空中,遥远的记忆若有若无的,将原本的记忆碎片,稍稍的窜连了一些,却又难以组成一个整体。

  曾几何时,帅又奇觉得自己威风八面,可以跨越星辰之间,在苍穹之上,驰骋翱翔。

  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也回忆不起因何缘由,但是他依稀记得,自己和一位无所不能的主宰者,有过一次惊天动地的大战。

  战斗的惨烈,帅又奇已无记忆,不过,遗憾的是,帅又奇输了,而且因此得到了极其残酷的惩罚。

  具体过程不详,只知道有很多年,帅又奇被压于一座大山之下。

  尽管以他当时的势力,再大再高的山峰,也经不起他的一拳一脚,但是,帅又奇却在这座山下,被压了万年之久。

  “对了,就是这个铁环,让我无从发力……风吹雨打,饥寒交迫,一万年都沒有离开过那座山。”

  帅又奇满脸悲愤,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鼻子上的铁环,幽幽的说道:

  “我的修为,或许并不是因为身兼两种天赐属性体质,而造成的缺失,真正使我修为缺失的罪魁祸首,应该是这可恶的铁环。”

  一个能够跨越星辰的超级强者,却被一座看似普通的山峰压制,居然万年不得解脱,期间的悲苦,让逸尘听了也不仅扼腕叹息。

  怪不得,先前对傻猫耀武扬威的帅又奇,一旦被逸尘抓住鼻子上的铁环,便立马认输求饶。

  刚刚被压的时候,帅又奇也曾忿忿不平的诅咒过,并尝试了各种办法,希望能够重获自由。

  然而,无数次的失败,让他身心俱疲,再多的不甘心,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慢慢都变成了逆來顺受。

  长时间的被困,加上帅又奇自身的某种原因,致使他几乎放弃了摆脱困境的想法。

  而且,由于记忆的残缺,以及神智的混乱,帅又奇只能在断断续续的记忆碎片中,寻找自己的经历。

  那座山,应该不在天罗大陆,而是在比较遥远的某个地方,即使帅又奇释放所有的精神力,也无法取得一丝感应。

  恍惚中,帅又奇的眼睛忽然一亮:“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姑娘,把我从山下救出,带到了玄冰王国……”

  他不知道这位姑娘姓甚名谁,是何身份,更不清楚人家为何肯施以援手。

  但是,帅又奇很确定,这位姑娘在自己即将绝望的时候,破除了山顶结界阵法的禁制。

  从那以后,帅又奇便在玄冰王国的冥河之中生活下來,估计距今又有了万年的时间。

  “你是说……你已经活了好几万年。”对帅又奇的回忆,逸尘感觉很惊讶。

  皇级墓葬中的剑痴苍木,如果按照那一丝魂灵计算,应该活了差不多一万年,可那毕竟只是魂灵而已,并非本体。

  云霄密室地下的东方大帝木芒,以及西方大帝金收,是逸尘见到过的真实存在,估计他们已经有了一万岁。

  在天罗大陆,一个战王强者的寿命,正常情况下是八百年。

  而木芒金收这样大帝级别的超级强者,也不过才一万岁左右。

  但按照帅又奇的记忆,仅仅是被压山下,就是万年之久,经那位姑娘相救,进入冥河,又过了一万年。

  这已经是两万年了,而实际上,帅又奇能够修练到跨越星辰的境界,又有资格与某位主宰者厮杀拼斗,绝不是年轻小辈可以做到的。

  “具体年龄记不起來了,反正几万年是肯定有的……”

  这一次,帅又奇沒有得意洋洋,沉浸在痛苦回忆中的他,显得有一些消沉:

  “其实,我都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帅又奇也是我离开冥河,到了萨特王国之后,自己为自己取的名字。”

  在玄冰王国的冥河之中,他根本不需要名字,也几乎沒有人会在意他的名字。

  但到了萨特王国,无论是被戏弄,还是恶作剧的戏弄别人,所有人都会以他的相貌,称呼他为“臭猴子”。

  慢慢的,他知道了这个称呼的含义,便想为自己取一个响亮而又让人震惊的大名。

  直到逸尘问他的时候,他灵光一闪,‘帅又奇’三个字脱口而出。

  准确的说,帅又奇的名字,是见到逸尘之后才正式出现。

  “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以前叫什么名字。”逸尘的脸上,突然露出兴奋之色。

  “对……一点都记不起來了。”帅又奇使劲的挠着头,却依然沒有结果。

  “你记不起沒关系,我可以告诉你。”逸尘很自信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