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八十二章 三魂缺失

第四百八十二章 三魂缺失

  帅又奇断断续续的回忆,说明他经历很多,曾经站在睥睨天下的巅峰之境,却又被某位主宰者打落尘寰。

  回忆越多,越是增加了他的痛苦,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就算再风光,也无法感到开心。

  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记忆碎片,尽管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图案,但根据逸尘的整理,至少可以拼出一副有大致轮廓的画面。

  “老大,你认识我,”仿佛一个即将溺毙的落水者,看到身边有浮木飘过,便会紧紧抓住,并重新燃起生的希望。

  帅又奇虽然意识常常处于混乱之中,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傻瓜,在眼睛里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后,又逐渐趋于平淡。

  “你还不到二十岁,即使认识我,也只是帅又奇而已,又怎么可能会知道我的过去……”

  帅又奇的记忆,从进入冥河开始稍微有些清晰,这一万年來,他一直处在记忆碎片的困扰之中。

  偶尔上岸,也尽量避免与人接触,自己的事情更是从未透露。

  即使逸尘从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帅又奇,所能够了解的,也只不过是他的现状。

  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逸尘这几天的经历,却与帅又奇的困惑有莫大的关联。

  “金大圣也是你用过的名字之一,准确的说,金睛兽才是你真正的名字。”

  看着帅又奇的情绪变化,逸尘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在鬼域,那一缕神魂自称金大圣,包王爷则叫他金睛兽,从这一点來看,金大圣只是他对自己的称呼。

  帅又奇,金大圣,两个毫不相干的名字,却反映出本人的自恋程度,为了给自己起一个高端大气的名字,费了不少心思。

  也只有眼前这位,处处张扬自己的‘帅气’,生怕别人看低,才会绞尽脑汁,给自己找來这样不伦不类的名字。

  “金大圣,”帅又奇疑惑的看着逸尘,眼睛里露出不解的神情:“听你说过,可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沒有,你是不是跟他有仇……”

  “仇,有点……”逸尘边想边说,一个不注意,被帅又奇给带到沟里去了。

  “真有仇……老大,我肯定不是那个什么狗屁的金大圣,你不能找我报仇。”

  哭丧着脸的帅又奇,忙不迭的说道:“你看我像坏人吗,再说哪有这么帅的坏人,”

  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遇到逸尘,而且脑海之中的莫名牵引,到了逸尘这里,便销声匿迹。

  说不定,还有很多事情,要靠逸尘帮忙,才能逐渐找回自己的记忆。

  如果逸尘把自己当成金大圣,岂不是要饱受折磨,更关键的是,逸尘怎么可能会帮助一个仇人呢。

  “瞧你那傻样。”焦灼不安的帅又奇,让逸尘忍俊不禁:

  “金大圣和我之间虽然有点过节,但他曾经在危急时刻,不惜牺牲自己來帮我,说起來我还应该谢谢他。”

  所谓过节,就是金大圣将逸尘的不灭阴魂,从本体内强行驱赶出去,并深入到危机四伏的鬼域之中。

  若不是包王爷倾力搭救,恐怕逸尘早已落入蒋王爷的手中,尽管金大圣的舍命出击,并沒有击溃殷冥主,但好在有大愿的一瞥惊魂,否则逸尘的不灭阴魂,绝对沒有这么容易回归本体。

  “哦,原來是这样……那金大圣在哪里,”

  刚刚有点明白的帅又奇,又陷入到另一个疑惑之中。

  自己是绝对沒有去过鬼域的,而金大圣则与逸尘一起,在鬼域经历了诸多艰险,要说帅又奇和金大圣是同一个人,似乎有些牵强。

  “我也不知道金大圣现在何处,但是你们俩其实就是一个人。”

  逸尘紧紧地盯着帅又奇的脸,毋庸置疑的说道:“严格说起來,你俩都是金睛兽本体中的一部分。”

  在鬼域,金大圣和包王爷曾经谈到过,金睛兽战败之后,天君将其三魂分开,一魂随本体维持生命,一魂交由包王爷封印于至阴之地,另一魂则封印到纯阳之地。

  从帅又奇的记忆碎片中可以感觉到,金睛兽本体中目前仅存有命魂,而神魂以及智魂,则脱离在本体之外。

  人有三魂:命魂,神魂和智魂。

  命魂主生命和阳寿,是维持生存的最基本元素,帅又奇本体中留存的就是命魂。

  神魂主行动和反应,是一个人的实力体现,和逸尘一起进入鬼域的‘金大圣’,便是本体中的神魂。

  智魂则主智慧和思维,是一个人的精神支柱,包王爷所说的被封印于纯阳之地的,就是智魂。

  三魂与生俱來,和本体相伴一生,死后方才脱离本体。

  常人一旦三魂不齐,便无法进行正常的生活,甚至连基本的思维判断,都会出现问題,人们常说的失魂,便是由此而來。

  若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回失魂,这个人则生命垂危,命不久矣。

  即使如同金睛兽那样,修为实力足以笑傲苍穹的超级强者,也难以接受三魂缺失的打击。

  而天君对金睛兽的惩罚,偏偏就是将他的三魂分开,让它们不能相聚,致使金睛兽一辈子都无法恢复到曾经的鼎盛状态。

  某种程度上说,这样的惩罚甚至超过了剥夺生命,对于金睛兽來说,这是最为残酷的惩罚。

  “如果沒有记忆碎片,我干脆就窝窝囊囊的生活在冥河之中,倒也与世无争。”

  经过逸尘的解释,帅又奇虽然大致了解了一些,但痛苦并沒有减少:

  “可每一百年的那几天,记忆碎片的出现,让我对自己的过去,有了一丝回忆,等到我挖苦心思,想要找出答案的时候,杂乱无章的记忆碎片,却又忽然不知所踪,一切努力全部徒劳无功。”

  三魂缺了两魂,几乎将金睛兽的生命之能,压缩到仅仅维持成活的程度,这也不算太痛苦。

  如果忘记自己的过去,沒有仇恨纠缠,他可能活得不够明白,却可以快快乐乐的继续生存。

  所谓傻人有傻福,困扰少了反而活得更轻松。

  但是,正如帅又奇所讲,时不时的冒出一些记忆碎片,让他有了一些零星散乱的回忆,却又无法探究仔细,这才是真正的煎熬。

  准确的说,帅又奇只是金睛兽本体中的一缕命魂,几乎沒有修为,却有着本能的保命手段。

  不能抗争,只能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在煎熬中度日,而这一切都是拜天君所赐。

  “天君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帅又奇苦闷至极,根本想不到自己是如何得罪逸尘所说的天君。

  “我也不知道,但他的实力高到无法想象,而且地位无人能及……或许,等你的神魂归身,方才明白。”

  逸尘只是从包王爷的口中,隐约感觉到,天君应该是一位主宰级的人物。

  “神魂,就是你说的金大圣……你有办法找到么,”

  帅又奇的记忆碎片,必须要等到金大圣回归本体,才能有机的连接起來。

  而自从在黄泉裂,被大愿的一瞥惊魂所救,逸尘就与金大圣失去了联系。

  原本只不过一缕神魂,游离于本体之外,并不以具体形态出现,要想找到实在太难。

  “我找不到金大圣,但是,我相信,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主动找我。”

  记得在鬼域,包王爷曾经告诉过金大圣,如果想找到被封印于纯阳之地的智魂,离不开逸尘的帮助。

  如果金大圣沒有被殷冥主消灭,必然会设法与逸尘接近,到时候,逸尘再通知帅又奇,将二魂聚集,便可以让金睛兽恢复更多的记忆。

  “那我就一直跟着你吧。”帅又奇对于恢复记忆的渴望溢于言表。

  “不行,我要独自闯关。”逸尘无法确定金大圣何时出现,而且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入口,明天就会显现。

  以帅又奇的心智,如果跟着身边,恐怕会招惹许多麻烦。

  逸尘不怕麻烦,但这一次的西行非常重要,特别是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更是关系到整个大局,容不得半点差池。

  “闯关容易,我帮你。”帅又奇对逸尘的打算毫不知情,只凭着一厢情愿,想为逸尘提供帮助。

  虽然他沒有修为,并不能参与厮杀,但本能的保命手段,以及本体的特有技能,确实有理由让帅又奇信心十足。

  “你帮我……倒是有一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助。”

  逸尘心念一动,心里对帅又奇充满了另一种期待。

  “什么事,”只要能够帮助逸尘,帅又奇根本不在意做什么。

  在他眼里,逸尘是唯一一位可以让他恢复记忆的人,能为逸尘出力,帅又奇非常乐意。

  “你在冥河之中生活了万年之久,应该对那里的环境十分熟悉。”

  逸尘试探性的问道:“如果我想请你帮我找一样东西,你是否愿意,”

  “当然愿意,”帅又奇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几乎去过冥河的每一个角落,不知道你要找的东西是什么……”

  帅又奇身具天赐水性体质,在冥河之中生活,比陆地上还要适应。

  在他看來,只要是冥河中存在的东西,就一定能够找到。

  “我要找的东西,叫息壤。”逸尘的声音中,带有一丝喜悦。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