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零一章 离我远点

第五百零一章 离我远点

  逸尘追踪暗黑色阴影,来到这个甬道,距离第二关的试练通道,少说也有几百里,而且远远偏离了出关口。

  一般的试练者,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放弃出关口,而冒险进入阴冷潮湿的狭长甬道。

  但这声叹息,又分明从前方不远处传来,清晰的进入逸尘的耳中。

  难道是暗黑色阴影的幕后操控者?

  逸尘的一拳,将狭长石缝旁的岩石击碎,在数米之外形成了一个乱石堆。

  而叹息声,似乎就是从乱石堆中发出。

  拨开上层碎石,一段青褐色的树枝显露出来。

  “呜呜……”

  树枝动了动,像手臂摇摆,逸尘仔细看了看,终于发现那并不是真正的树枝,而是实实在在的手臂。

  手臂周围,杂乱无章的碎石堆聚,看起来是有人被埋在底下,正晃动着手臂求救。

  逸尘小心翼翼的搬开乱石,被困之人的身体逐渐出现。

  “陶书遥……”

  两米多长的身躯,枯木般的四肢,婀娜多姿的身材,粉红色的脸蛋上,嵌满了裂痕一样的皱纹。

  两天前突兀出现,让人分不出性别,却又强调自己是男人,虽是一面之缘,但逸尘永远也不愿意多见一次。

  这个人,就是自作主张‘平息’了逸尘和西苍八狼纠纷,却两边不讨好的陶书遥,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

  逸尘看到这家伙,就有一种想逃跑的冲动。

  “快,拉我一把……呜……呸!”

  陶书遥一见逸尘,犹如濒死之人见到救星一样,两眼泛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绿光。

  一边含糊的叫着,一边吐出嘴里的石屑泥土。

  “你怎么会在这儿?”

  逸尘眉头紧皱,极不情愿的伸出一只手,准备将陶书遥从地上拉起来。

  虽然陶书遥的出现,颇令逸尘感到意外,但看到他身上被岩石砸得坑坑洼洼,也只好出手相救。

  “我就知道好有好报,嘿嘿,逸尘,我记住你了。”

  陶书遥咧着嘴,如同干裂的树皮被撕开一道口子。

  为了表示自己曾经有恩于逸尘,他还刻意用夸张的表情提醒着。

  “得了,你还是忘记我比较好……咳咳,你干什么?”

  逸尘并没有陶书遥那般热情,随时准备将手抽回。

  然而,还没来得及抽手,逸尘就感觉到手腕和腰肢猛地一紧。

  陶书遥那枯枝般的大手,就像钳子一样,死死抓住了逸尘的手腕。

  另一只手,则横着伸出环在逸尘的腰上,如同饥渴难耐的莽汉,紧紧地搂住心仪已久的姑娘。

  “呵呵,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很可爱……不对,我被压在石头底下,还是拜你所赐!”

  陶书遥慢慢起身,将脸凑近逸尘,表情猥琐至极,却又忽然想起自己是被逸尘击碎的岩石埋住,脸上顿时充满幽怨。

  “好臭,离我远点!”

  随着陶书遥的站起,一股恶心欲吐的奇臭,直刺逸尘鼻腔。

  逸尘浑身布满鸡皮疙瘩,挣扎着想要脱离对方的怀抱。

  但陶书遥的大手,仿佛在逸尘的身上生了根,怎么也无法摆脱。

  无奈之下,只好屏住呼吸,暗运战气,趁着陶书遥那条受伤的腿站立不稳,赶紧一猫腰,身子向后一纵。

  “你才臭呢!”逸尘的厌恶情绪,让陶书遥很是沮丧。

  他一脸无辜的看着逸尘,似乎在抱怨着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

  “别过来……你还没说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逸尘又往后退了一步,用手指着跃跃欲试的陶书遥,制止他的靠近。

  这些年,即使与心爱的飘然,也没有这么腻歪过,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分不清性别的怪异家伙。

  长得奇形怪状也就算了,还不知道从哪儿弄得奇臭无比,还好逸尘处在洞口的上风,否则不被这家伙恶心死,也要被臭味熏死。

  “都怪你,害得我差点拿不到神药。”

  陶书遥搓了搓手,指了指身前的一个角落,抱怨之情溢于言表:“对了,臭味是它传出来的,我手上碰到过。”

  随着陶书遥的手指,逸尘看见碎石附近的地上,有几朵伞状物。

  胳膊粗的茎干肉嘟嘟的,顶部有一个类似帽子的伞盖,颜色有白有红,偶尔还有两株灰褐色的。

  无枝无叶,也没有花,如同地下钻出来一般,静静的呆在那里。

  朝生暮死菇——

  日月空间的小册子,有过这类介绍。

  朝生暮死菇,生长于潮湿背阴之地,不会开花结果,只是靠孢子吸收地下营养,然后生长形成的菌类物质。

  由于长期处在阴暗潮湿的地方,不能将所有养料都变成有用的成份,也无法通过阳光的照射,去化解自身废弃的杂物。

  时间久了,聚集的废弃物自行恶化,逐渐散发出来,形成恶臭,随着朝生暮死菇的成长,恶臭会愈加剧烈 。

  到了成熟期,甚至可以把周围数米范围的空气,都变得臭气熏天。

  如果抛开恶臭不说,朝生暮死菇倒是一种不错的药材,消痈去疮,生肌散瘀,对于一般性的疮疖,烫伤之类,外敷的效果很好。

  颜色不同,功效各有差异,偶尔也有少数可以用来作为修练资源,帮助调节疏通由于修练不当而产生的体内淤阻,使得修武者不至于遭到反噬。

  只不过,朝生暮死菇对生长环境要求极高,多生在常人不愿踏足之地,又会释放出令人作呕的臭味。

  所以,人们宁愿用其他药物作为替代品,也不肯刻意寻找朝生暮死菇。

  “神药?”

  虽然朝生暮死菇的药用价值不错,但对于逸尘来说,日月空间里随便拿出一种,都远远超出眼前这些臭不可闻的玩意儿。

  即便在一般老百姓眼里,它也算不上很贵重,可陶书遥却神情肃穆的称之为神药,让逸尘觉得难以理解。

  “在你们眼里可能不算什么,可对我们族里却是救命的良药,称它为神药并不过分。”

  逸尘的不屑态度,让陶书遥满脸悲愤,非常不爽。

  为了证明自己对朝生暮死菇的重视,陶书遥拖着受伤的大长腿,一步一拐的靠近甬道角落。

  面对朝生暮死菇散发出的浓烈恶臭,陶书遥连基本的掩住鼻息的动作都没有,只是满怀兴奋的弯下腰。

  将一棵棵散乱生长的‘神药’连根拔起,轻轻的剔去根部的泥土,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的空间戒指。

  又在附近仔细的搜寻一番,在确认没有遗漏之后,才慢慢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巴。

  “站那儿别动!”

  看着陶书遥心满意足的走向自己,逸尘赶紧大吼一声,吓得陶书遥身体一颤,站立不稳,差点跌倒在地。

  “你要抢神药?”被逸尘一吓,陶书遥脸上露出一丝惊慌,如临大敌般的握起钵大的拳头,准备随时与逸尘决一死战。

  “瞧你那德行,那么臭的东西,送我也不要……”

  逸尘一边奔向石缝的另一侧,一边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甬道内常年潮湿,石缝渗出的水滴,在一侧的低洼处形成了一个小水坑。

  哗——

  一道水箭从坑中飞溅而出,径直冲向呆立着的陶书遥。

  却是逸尘暗运战气,将水坑中的积水逼出,劈头盖脑的把陶书遥浇得浑身湿透。

  “哇……救命啊!”

  先是被逸尘吓了一跳,又被淋了个落汤鸡,陶书遥猛地嚎叫一声,拔腿便逃。

  可两条枯枝般的大长腿,如同在地上生了根一样,怎么用力也不能移动半步。

  尽管陶书遥拼命的摇头晃脑,却也无法逃脱水箭的冲涤。

  须臾之后,水坑见底,陶书遥却颤抖着如同筛糠,抖抖索索的怒视着逸尘。

  “嗯……现在不臭了。”

  围着陶书遥绕了一圈,使劲地用鼻子嗅了嗅,满意的拍拍手,笑嘻嘻的说道:“说吧,怎么来的这儿?”

  虽然跟陶书遥无冤无仇,却也没有好到逸尘为他沐浴更衣的地步。

  只不过这家伙身上,沾上了许多朝生暮死菇的臭味,逸尘不想让自己再次恶心。

  帮他冲洗干净,是为了还有事情需要得到答案,仅此而已。

  “不要,别……呃,原来你是问这个……”

  看着逸尘一个劲的往自己身边凑,陶书遥心里直发毛。

  虽然他说过逸尘可爱,那也只是嘴上占占便宜而已,根本没有实质性的行动。

  但逸尘把他定在那里,又是用水冲,又是凑到身边,甚至还不怀好意的用鼻子到处闻着。

  难道这家伙把自己洗干净,是另有目的?

  现在浑身湿透,薄薄的衣裳早已贴在身上,把自己的曼妙身材完全暴露在逸尘面前,简直是毫发毕现。

  一心往歪处想的陶书遥,一半是被冷水冲的,一半是被逸尘的举动吓的,双腿只打颤,欲哭无泪。

  还好,逸尘的后半句话,让陶书遥放下心来,甚至暗暗嘲笑自己的‘多情’。

  “不要打岔,说,你是什么人,来自何处?”逸尘在距离陶书遥几米外站定,仰起脑袋,皮笑肉不笑的打量着。

  虽然眼前的陶书遥,显得很无辜,一副可怜巴巴,甚至有点‘楚楚动人’的样子,但逸尘却对他有着太多疑惑。

  “好吧,我告诉你。”陶书遥一脸无奈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