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一十章 火入丹田

第五百一十章 火入丹田

  第一次见到日月壶,是在鹰嘴崖下的山洞内,金甲拿给逸尘的时候,日月壶只有拳头大小。

  逸尘曾经对它不屑一顾,认为过于普通,并不懂得其中奥妙。

  直到金甲将山洞内堆积如山的药材,尽数放入日月壶,而拳头大小的日月壶,被塞进数量众多的药材之后,不仅没有一点外溢,反而看似空空如也。

  将日月壶放大,才勉强看到某个角落处,有着薄薄一层药材,似乎不够一把之数。

  及至滴血认主,日月壶被可以在逸尘的意念控制下,进行必要的操作。

  在皇级墓葬的地下通道,逸尘遭遇鬼气,危急之时,便是日月壶主动将鬼气吸入,助逸尘脱险。

  而且,日月壶在逸尘体内,开辟了一个硕大的日月空间,给逸尘带来了极大的好处。

  但是,由于前主人五行帝尊的消失,日月壶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伤害,其功效以及性能,都有很大的退化。

  按照金甲的说法,目前日月壶可以在材料充足的情况下,自行炼制六阶以下的丹药,成功率百分之百。

  可实际上,逸尘偶尔尝试过让日月壶炼制丹药,发现并没有金甲说的那么完美。

  自行炼制的丹药,品阶达到要求,但品质略有欠缺,功效达不到最佳,有负日月壶的盛名。

  特别是五行帝尊的一丝游魂,与逸尘失去联系以后,日月壶的退化越发严重。

  逸尘知道,自己的修为实力,还不足以提升日月壶的性能,唯有通过高品质的异物,比如无根之火,对日月壶进行滋养,助其恢复和提升。

  觊觎无根之火,初衷便在于此。

  祭出纯阳甲,未能达到如期目标,却因此引起了日月壶的骚动。

  石壁上的火蜈蚣,在受到日月壶强势压迫下,轰然爆裂。

  一阵浓烟过后,仿佛有流星划过天际,一束惨白色光芒自石壁上方一闪而出。

  趁着余光,逸尘可以看到,原本美轮美奂的壁画,变成了黑洞洞的一片。

  火蜈蚣不复存在,惨白色的光芒,经过了极其短暂的摇曳挣扎,似乎有些不情愿。

  却又被一股威势逼人的能量牵引,倏的一声,从日月壶的顶端壶盖,窜入壶中。

  啪~~

  日月壶震动了一下,瞬间自动合上壶盖,将无根之火困在其中。

  嗡~~

  一米多高的日月壶,在吸收了无根之火的同时,通体透亮光彩照人。

  整个壶身不可抑止的抖动起来,壶内噼噼啪啪响成一片。

  无根之火不甘心被困的命运,死命的在壶内四下冲撞,想要潜逃出去。

  呼呼——

  日月壶抖动了几下,便迅速的浮起,并不停的旋转。

  呼呼的风声,逐渐压制了壶内无根之火四下撞击所发出的声音。

  而日月壶的壶身,却在急速的旋转中慢慢压缩,光芒更变得耀眼刺目。

  炼化——

  无根之火本事无主之物,被困壶中岂肯轻易就范,将几乎能够吞噬万物的火性完全释放,力图摆脱日月壶的控制。

  但任凭无根之火如何在壶内纵横肆掠,日月壶依然保持极快的旋转速度,通过催动其内在的滔天威压,将无根之火进行炼化。

  无根之火虽属天地间难得一见的异物,具有焚烧万物的精纯火属性,但是与生俱来的戾气,使得它不愿接受任何束缚。

  如果不能顺利炼化,勉强使用,则无法控制其稳定性,造成的后果难以预料。

  吱吱吱~~

  日月壶将自己的炼化功能完全施展开来,整个壶身压缩至直径不足一尺。

  无根之火发出激烈的嘶鸣,光芒忽明忽暗,噼噼啪啪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

  无根之火由开始的冲撞,变成了小范围的乱窜,戾气一点一点被消磨。

  嘭——

  当日月壶缩小到拳头大小时,猛地改变了旋转的轨迹,在无根之火的最后一搏之际,整个壶身上蹿下跳。

  炼化到了关键时刻,日月壶的能量威压消耗巨大,有点难以为继的趋势。

  五行之气——

  逸尘心里一凛,一股强悍至极的五行之气,由全身渲泄而出。

  五行之气组成的能量涟漪,将日月壶笼罩其中。

  尽管已经滴血认主,但逸尘的修为实力未臻王者之境,能够为日月壶提供的帮助,也就仅此而已。

  嗡~~

  日月壶能量即将衰竭之际,得到了逸尘的五行之气补充,瞬间威势大增。

  相反,无根之火则成了强弩之末,已经没有了继续纠缠的资格,缩成一团鸡蛋大的火种,蜷缩在日月壶内。

  暴戾之气被剥离,无根之火的提纯去粕顺利完成。

  唰唰……

  拳头大的日月壶,如同一个顽皮的孩子,在空中翩翩起舞,将得意之情倾情宣泄。

  接着,又飘飘然的到了逸尘面前,蹦蹦跳跳一阵子,冷不丁的窜回逸尘体内。

  成功了!

  当洞穴中的光线变回昏暗,逸尘确信,日月壶已经把无根之火炼化完毕,以后随时可以安全使用。

  “老大,真的……成功了?”

  傻猫从洞孔中探出脑袋,怯怯的问道:“火蜈蚣死了?”

  “火蜈蚣,只是无根之火暂时寄身的虚无之物,根本就不是真实存在。”

  逸尘也是从爆裂所产生的浓烟中,才判断出火蜈蚣只是一个虚影。

  严格说起来,壁画并不存在,坚硬的石壁上,也没有什么类似魔兽的东西。

  傻猫袭击火蜈蚣,被无根之火灼伤,与火蜈蚣没有半点关系。

  即便是逸尘祭出纯阳甲,火蜈蚣的身体也从未动弹过。

  所谓的身姿摇曳,活灵活现,其实只不过是在飘忽的无根之火映衬下,让人视觉出现偏差,误以为火蜈蚣是一个活物。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危机消除,傻猫倏的一声从洞孔中窜出来,看到残破不堪的石壁,确认了逸尘的说法。

  “哎哟~~”

  无根之火已经到手,逸尘正准备和傻猫离开洞穴,却忽然大叫一声,双手捂住肚子,佝偻着腰,表情十分痛苦。

  “老大,怎么了?”傻猫大惊,迅速挡在逸尘身前,瞪大眼睛,四下打探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我的肚子……无根之火,跑到我丹田里去了……哇傲!”

  逸尘疼痛难忍,赶紧盘坐于地,将体内的五行之气运行起来。

  已经被日月壶炼化的无根之火,按理说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日月壶内,随时听候调遣。

  可实际上,也不知道是日月壶耗尽了能量,还是无根之火特别调皮,反正这家伙顶开了壶盖,一下子就钻进了逸尘的丹田之中。

  嘤……

  逸尘丹田内的五行之气,原本各就各位,相安无事,只有在逸尘需要的时候,才会有所行动。

  一直以来,都没有发生意外。

  但随着无根之火的进入,一切变得不可控制。

  丹田内的五行之气,一看到无根之火,就像是饥渴的婴儿见到了母亲,不顾一切的扑了过去。

  别看刚才被日月壶折腾,无根之火倾尽全力也难逃控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可一旦进入逸尘的丹田,立马改头换面身价倍增,只不过象征性的巡视一圈,就被汹涌而至的五行之气给包围起来了。

  不仅如此,就连早已融入五脏六腑四肢百骸,血脉经络,甚至是肌肉皮肤的五行之气,都不可遏止的齐齐涌向丹田。

  这下可苦了逸尘,眼睁睁的看着五行之气流窜,却根本没有办法将其控制。

  无根之火虽小,却如同烈日一般,高高悬于丹田的中央,五行之气则仿佛是一片云雾,围住无根之火而不能将其覆盖。

  嚯~~

  无根之火亮光一闪,四周的五行之气犹如接到指令一般,围绕着无根之火,缓缓流动。

  靠近无根之火旁边的五行之气,经过了亮光的照耀,体积缩小了接近三成。

  然后外围的五行之气,又轮换着靠近无根之火,接受新一轮的洗礼。

  在无根之火的作用下,丹田内形成了一股旋风,旋风的中心的引力越来越大,将逸尘整个身体内的空气都吸引过去。

  哇~~

  逸尘脸色惨白,额上冷汗淋漓,浑身肌肉迅速内陷,皮肤也开始紧缩。

  不消片刻,魁梧强壮的逸尘,就被强行压缩成一个干瘪的老头。

  脸上的皱纹一道一道如同沟壑,四肢干瘦如柴,骨头与皮肤之间,几乎失去了肌肉的连接。

  唯独,腹部肿胀如鼓,仿佛将浑身所有的肌肉,都堆积于此。

  整个人逐渐变成了,一个滴溜滚圆的球体。

  随之而来的,是肌肉被急速撕扯引发的剧烈疼痛。

  血管的收缩,更是让逸尘的心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强烈的压迫感,使得逸尘呼吸困难,如果不是超强的精神力支撑,恐怕他早就昏死过去了。

  喵呜~~

  怎么回事?

  一旁的傻猫,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明明已经被日月壶收服的无根之火,竟然跑到逸尘的丹田内闹腾起来。

  看到逸尘一脸痛苦,傻猫束手无策,只有警惕的巡视着洞穴周围,以防有意外情况,对逸尘造成伤害。

  一个时辰之后,逸尘的脸色稍有缓和。

  噗~~

  傻猫一阵欣喜,刚要开口询问,却冷不丁听见一声巨响。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