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两难境地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两难境地

  以目前的处境而言,逸尘包括所有的试练者,都处在圣姑的敌对立场。

  即使做不到你死我活,至少也要让双方分出胜负,而试练者的生存希望,几乎完全寄托到了逸尘的身上。

  至于圣姑是否受到控制,或者说是不是青儿,并不重要,无论她有多少重身份,仅凭幽阴门圣姑这一条,就是逸尘此刻的敌人。

  站在逸尘的角度,亲眼看见圣姑一个眼神,就残杀了一位战帅级别的试练者,而且还是镇守第五关的主将,这样的人,能杀是一定要杀的,如果杀不了,也尽可能的施以重创。

  在脱离困境的同时,削减幽阴门弟子的有生力量,这一点,逸尘必须努力去做。

  但是,对于梦剑文来说,青儿不能有危险,逸尘也不能有危险。

  在得知青儿是幽阴门圣姑的身份后,梦剑文先是不信。

  一个救人于危难之中,并细心呵护长达十多天的善良女孩,怎么就和杀人不眨眼的幽阴门圣姑是同一个人。

  梦剑文甚至怀疑,两年前在九幽城外,到底是不是眼前的幽阴门圣姑,把自己从伐木魔兽的爪下救出。

  如果说,圣姑当时刻意隐瞒,并有所企图的话,梦剑文觉得自己好像还不够这样的份量。

  区区一个将军府参将,就是死上十回八回,也不可能引起幽阴门圣姑的重视。

  另一个可能,就是青儿受制于人,在某些时候,行为不受自己控制,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这是梦剑文潜意识里,为青儿作为开脱的一个意愿,也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

  如果真是这样,一旦摆脱控制,回归善良的本性,圣姑就与梦剑文心目中的青儿相符了。

  当然,这一切都得建立在青儿活着的基础上,否则,青儿的身世以及本性的善恶,就变成了不解之谜。

  “如果我要杀她,或者她要杀我,你……怎么办?”逸尘看出了梦剑文的纠结,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这个时候必须要搞清楚梦剑文的立场。

  朋友也好兄弟也罢,各自都有选择自己立场的权力,只要开诚布公坦然面对,即便为敌也不会留下遗憾。

  “我能怎么办?”

  梦剑文苦笑着说道:“我不会为了帮青儿而与你为敌,同样,也不能帮你杀了青儿。我所能做的,就是你俩无论谁遭遇危机,我能替死一回……一条命,也只能如此了。”

  梦剑文与逸尘分开之时,没有得到逸尘是否加入幽阴门的确切态度,心里还有些嘀咕。

  在知道青儿是幽阴门圣姑后,他曾经有过一丝庆幸。

  如果逸尘真的愿意加入幽阴门,那就没有理由与青儿为敌,更不会对青儿痛下杀手。

  纵观所有参与闯关的试练者,梦剑文自认没有谁能够在实力上超过自己,特别是战斧王兵认主以后,梦剑文几乎可以在战王以下的强者中称雄。

  有他在暗中保护,哪怕青儿遇险,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当然,逸尘除外。

  在梦剑文眼里,逸尘的修为虽然只是战帅巅峰级别,但实际的战力并不比战王初阶差多少,一旦祭出苍木剑和纯阳甲,斩杀一位初入战王级别的强者,也算不上意外。

  更何况,逸尘身上还有很多助力,以及各种让人艳羡的宝贝。

  梦剑文最担心的,就是逸尘与青儿正面交锋,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可事实偏偏就往最坏的方面发展,这么多试练者和幽阴门弟子,最终面对的恰恰就是逸尘和青儿。

  梦剑文对闯关试练不感兴趣,也不在意有多少人能够闯关成功,甚至眼见那些惨死在试练通道内的试练者或者幽阴门弟子,他都没有半点反应。

  如此的无动于衷,原因只在于,整个试练通道内,梦剑文关心的人只有两个,逸尘和青儿。

  一个是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一路走来殊为不易,彼此之间虽不敢说肝胆相照,但至少在遇到危机时,可以放心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

  另一个,则是救过自己性命,并精心照顾长达半月之久的恩人,且不说曾经暗生情愫,单单是青儿的失忆,就足以让梦剑文愁肠百结。

  躲在暗处,观看着逸尘和青儿的交锋,梦剑文是心急如焚,却又无计可施。

  他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盼,双方能够点到为止,逸尘顺利进入第六关,青儿也可以全身而退。

  然而,战局的发展,并没有出现梦剑文所希望的皆大欢喜局面。

  在遭到阴魂之力攻击之后,控制青儿的那一缕超强精神力出现了意外,导致了青儿神智的混乱。

  仓促之中,青儿发动进攻,不仅没有伤及逸尘,反而被逸尘的五行能量团冲破杀气阻碍,反击成功。

  梦剑文知道,失去理智的青儿已是强弩之末,根本无法经受五行能量团的轰击。

  一旦被五行能量团击中,青儿将香消玉殒命丧当场。

  不愿眼见青儿死在自己面前,又不能出手攻击逸尘,梦剑文处于两难境地之中。

  无奈之下,他只得舍身扑向青儿,希望能为她挡住五行能量团。

  好在逸尘释放出的五行能量团,威力只有平时的八成,否则,被轰中背部的梦剑文,恐怕已经没有说话的资格了。

  饶是如此,五行能量团不仅重伤了梦剑文,而且还有一部分能量,正面击中了青儿,青儿的伤势实际上比梦剑文还要严重。

  “梦兄,你成全了自己,却把我推入了尴尬的境地。”

  经过逸尘的处理,梦剑文的伤势已经得到了控制。

  可这样一来,就轮到逸尘头疼了。

  梦剑文在扑向青儿的时候,有机会对逸尘实施攻击,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手段,迫使逸尘催动五行能量团的速度和强度,从而给青儿留下更多的时间。

  处于恢复状态中的逸尘,如果遭到战帅巅峰强者的袭击,必受重创。

  即使梦剑文不用战斧王兵,仅凭他自身的战气,就足以使逸尘五行能量团的攻击无疾而终。

  但是,梦剑文没有这样做,他甚至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对逸尘出手,只是一个念头,不能让青儿死在自己面前。

  梦剑文以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五行能量团的一半能量,给青儿留下了一线生机。

  这样的做法,没有破坏兄弟之情,更没有违背朋友之义,梦剑文算得上是求仁得仁,却把难题留给了逸尘。

  按照试炼规则,逸尘和青儿是敌对双方,必须分出胜负,这是目前处境决定的。

  更长远点看,逸尘在天罗大陆的最终目的,是要铲除幽阴门,青儿是幽阴门圣姑,当然属于诛杀名单之列。

  如果梦剑文不出现,无论从哪方面看,逸尘都没有放过青儿的理由。

  更何况,被超强精神力控制的青儿,其实力之强并不亚于战王初阶强者,一旦逸尘选择放过,或许下一次遭到斩杀的,就是逸尘自己。

  看着被梦剑文抱在怀里,气若游丝的青儿,逸尘只需动动指头,就可以将她斩杀。

  但面对梦剑文,逸尘又很难下手。

  纠结,犹豫……

  “逸尘,你赢了。”青儿睁开眼睛,平静的看着逸尘,缓缓说道:“你可以选择杀我,也可以选择进入第六关。”

  此刻的青儿,目光清澈,一尘不染,如同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与先前那个充满暴戾,一个眼神就秒杀一位战帅强者的幽阴门圣姑,简直判若两人。

  如果不是青儿还记得自己的任务,恐怕连她自己,也不会承认幽阴门圣姑的身份。

  “青儿……你怎么样?”

  见青儿醒来,梦剑文连忙颤抖着声音问道。

  他知道,遭到五行能量团的轰击,青儿能够活着已是万幸,重伤却是难免。

  “文文,谢谢你救了我。”

  青儿想表现得轻松一点,却被身上的伤痛刺激得眉头紧蹙,勉强做出一个笑脸,都需要忍受巨大的痛苦。

  “你说过,我如果胜了,可以提一个条件。”

  逸尘冷冷地说道:“让他们停止战斗!如果我能够顺利闯过第六关,我为你疗伤。”

  站在敌对的立场,逸尘不会在意青儿的痛苦,能够暂时放过,已经是自己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他不希望试练通道内的战斗,无休止的继续下去,至少也要给反对幽阴门的势力,留下一些力量。

  逸尘选择放过青儿,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数十位藏身于暗处的幽阴门弟子。

  以逸尘加上幸存的试练者,要面对数十位战帅高阶以上的强者,取胜的机会几乎不存在。

  鱼死网破虽然惨烈,却还有一丝成功的希望,如果是鱼死了,网依然完好无缺,那就得不偿失了。

  毕竟这里只是试练场,并非与幽阴门的大决战,留存实力等带来日,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至于帮青儿疗伤一说,逸尘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堂堂幽阴门,不可能没有人能够为圣姑疗伤,既然自己放过她,就干脆好人做到底,也算给梦剑文一个面子。

  “可以……不过,你只能一个人进入第六关。”

  青儿说得很轻松,口气却是毋庸置疑。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