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借刀杀人

第五百四十三章 借刀杀人

  足不出户,能够看到千里之外的景象,逸尘在玄天宗的云霄密室地下,听东方大帝木芒说过。

  当时,木芒袍袖一挥,就可以将灵树枯枝的影像展现在掌心,并谓之曰‘袖里乾坤’。

  要知道,实际中的灵树枯枝,距离木芒有五十里之遥,而且还是被包裹于地下泥土之中,常人即便剥去少量泥土,也未必能够窥出灵树枯枝的全貌。

  而木芒只不过随意的那么一挥手,就把灵树枯枝毫发毕现的显现出来,实在让逸尘叹为观止。

  但是,人家木芒毕竟是堂堂的东方大帝,其实力修为早已超出了天罗大陆的最高境界,更何况,木芒原本就不属于天罗大陆。

  对于一些世外高人,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特殊手段,逸尘倒也可以接受。

  可阴无为是地地道道的本土人士,虽有战王强者的修为,却也没有超出天罗大陆的最高实力范围。

  “哈哈,傻了吧。就凭你这等土包子,怎么会参透这么高深的玄机呢?”

  阴元广从小就被身边的下人捧着哄着,享受着高高在上的感觉,颐指气使骄横跋扈,就变成了一种习惯。

  面对被自己摆布得‘懵懵懂懂’的逸尘,阴元广忽然觉得有了巨大的成就感。

  阴元广很清楚,自己的战将九品修为,在逸尘眼里连狗屁都不是,不要说动手,哪怕是被逸尘瞪上一眼,估计自己得哆嗦三天都站不起来。

  在落英山脉,阴元广遭到彩魅摧残被逸尘所救,不过当时他处在昏迷之中,由温特斯将他带离险境。

  虽然听温特斯说过逸尘,但阴元广一直不以为然,认为逸尘没什么了不起。

  自从辛戈沙漠与刺背魔蜥一战,阴元广见识了逸尘的超强手段,绝对比胡莱高明不少。

  不知是处于嫉妒,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阴元广就已经对逸尘动了心思。

  趁着梦剑文不注意,将阴魂散放进了其中的一只水囊,阴元广甚至想着,一样下手,干脆连梦剑文也一并控制。

  到时候,可以任意差遣两位战帅巅峰强者,为自己服务,这样的威风,只怕很多幽阴门长老都不曾享有过。

  如果摄入阴魂散的量太少,或者药力不够,只要逸尘和梦剑文有一点神情恍惚,阴元广也能够通过其他药物,设法控制二人。

  退一步讲,即使最终无法达到控制的目的,阴元广还有最后一招,就是引爆逸尘和梦剑文体内的阴魂散,将二人炸死。

  或许是觉得自己干得天衣无缝,根本不会有人知道,阴元广得瑟之余,将辛戈杀气试练场的玄机,一一告诉了逸尘。

  所有关卡都被幽阴门设置的结界阵法覆盖,试练通道内发生的一切,都可以通过能量感应的方式,传递到千里之外。

  虽然幽阴门高层并不能完全掌握,试练通道内每位试练者的动作细节,但对于各人大致的实力判断,以及攻防节奏,还是有一个直观的了解。

  唯独第六关比较特别,幽阴门高层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打开显像石,观摩这边的进展情况。

  这种显像石,只是针对某一个特定的位置,利用子母显像石相互映衬,把周围的空气波动以及温度变化加以调整,显示图像的原理,达到远距离的‘现场直播’。

  只要没有特殊的干扰,第六关所发生的事情,尽在幽阴门高层的掌控之中。

  这也更使得阴元广有恃无恐,愈加的嚣张起来。

  “哇,好厉害……你知道的真多。”

  逸尘傻呵呵的咧着嘴,还把手在空中晃了一下,然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阴元广,说道:“所以你爹才会派你到这里。”

  “吃过阴魂散的脑子,就是不好使……”阴元广身体微微一震,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鄙夷的看了逸尘一眼,嘴角掀起一抹得意:

  “我爹在调查我二叔的死因,根本就不会管我,这里本来是辛不仁亲自坐镇的,是我聪明,连哄带骗,才让他把我放了进来。”

  在辛戈杀气试练场开放之前,阴元广遇到辛不仁,得知第六关将由辛副门主亲自把守,便想跟进去看看。

  辛不仁一开始是拒绝的,禁不住阴元广死皮赖脸,只好把第六关的情况,含含糊糊的说了一些,想打消阴元广的念头。

  不料,阴元广直接告诉辛不仁,进入第六关的试练者一定是逸尘,而且逸尘已经被中了阴魂散之毒,他可以随意控制。

  这一点出乎辛不仁的预料,但看到阴元广言之凿凿的样子,加上辛不仁对逸尘心有怨恨,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阴元广的要求。

  一来,阴元广是阴无为的儿子,身为副门主的辛不仁,多少要给他点面子。

  再者,如果阴元广真的能控制逸尘,自然会极力消遣逸尘,甚至有可能玩完之后,顺手把逸尘给废了。

  这样一来,辛不仁自己不能做的事情,被阴元广做了,既为辛算报了仇,又不需要承担责任。

  于是,辛不仁很严肃的把阴元广指点了一番,然后亲自向老祖申请,让阴元广独自守关。

  阴元广能够控制逸尘,又有显像石可以随时观摩,即使逸尘对阴元广有什么不利的行为,幽阴门高层也有办法应付。

  鉴于此,老祖批准了辛不仁的请求,但强调一点,无论发生什么,阴元广都不能杀了逸尘。

  辛不仁落得轻松,却把责任和隐患转嫁给了毫不知情的阴无为,也为以后阴无为和辛不仁之间的龃龉,埋下了种子。

  “我们这样说说,第六关就算过了?”

  逸尘虽然希望从阴元广的嘴里,多知道一些关于幽阴门高层的情况,但目前要解决的还是第六关的问题。

  “想得美!去,杀了他。”

  阴元广手一指,墙角处出现一个铁笼,笼子里有一位被绑住了手脚的人。

  “这是闯关的条件,还是你自己的想法?”

  逸尘远远的瞄了一眼,就知道笼子里的那位,只有战将高手级别的修为实力。

  即使放开手脚,在逸尘面前,也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儿,貌似没有这样轻松闯关的说法。

  或许,这是阴元广故意弄个半死不活的人,用来消遣自己的。

  “这就是第六关唯一的闯关条件……你知道他是谁吗?”

  阴元广说得异常肯定,也就是说,只要逸尘将此人斩杀,第六关就算顺利通过。

  “幽阴门的仇家……不会是什么王孙公子吧?”

  看着阴元广严肃的态度,逸尘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当下心里咯噔了一下。

  “没错,他还不是一般的王孙公子,而是萨特王国国王宇文则的儿子宇文锋。”

  阴元广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阴险的笑容,不怀好意的说道:

  “你杀了他,就证明你对幽阴门效忠,否则,你就是宇文则的走狗。”

  “宇文锋……”

  果然,逸尘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第六关看似简单,实则祸心暗藏。

  表面上看,杀死一位战将级别的高手,简直是易如反掌,甚至都不需要催动战气,仅凭一股蛮力,就能完成任务。

  然而,这个人的身份却是萨特王国的王子,一旦将他斩杀,就等于和萨特王国的王族,甚至整个官方为敌。

  逸尘不怕树敌,但不愿意被幽阴门利用,何况宇文则与阴无为之间,还有一定的牵制关系。

  明面上,宇文则对幽阴门很是惧怕,在阴无为面前也经常示弱。

  暗地里,宇文则不断的积蓄力量,试图摆脱幽阴门的高压态势。

  逸尘如果能够利用好,说不定会得到整个萨特王国官方的信任,从而在幽阴门的老巢附近,留有一支强有力的军队。

  “阴元广,你这个狗杂种,快放了老子!”

  笼子里的宇文锋,听到阴元广的说话声,抬起头来破口大骂:“你要是敢杀了老子,我父王定会将你们父子碎尸万段!”

  “哟,我好怕……宇文锋你听着,杀你的人是逸尘,不是我!”

  阴元广狞笑着,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将会原原本本的留下图像,到时候,你那国王老子会看得清清楚楚,到底是谁杀了你……与我好像没什么关系。”

  借刀杀人!

  以幽阴门的现状,显然还没有能力独自对抗整个天罗大陆,如果能够迫使宇文则屈服,将会增加或许改变战局的助力。

  而利用逸尘斩杀宇文锋,则可以在顺利招揽逸尘的同时,向宇文则表明幽阴门的强硬立场。

  即使逸尘不愿下手,宇文锋迟早也会遭到其他幽阴门弟子的杀害,只不过换一种方式而已。

  这不算高招,甚至会被人鄙视为下三滥的拙劣手段。

  但对于逸尘来说,杀或不杀,必须要尽快权衡利弊,做出正确的选择。

  “逸尘……哪个逸尘?”宇文锋听到逸尘两个字,条件反射般的从笼子里蹦了起来。

  看样子,除了手脚被绑以外,宇文锋并没有遭到重创。

  “宇文锋,宇文师兄。”

  逸尘走近几步,把脸伸到笼子旁,嬉笑着说道:“别来无恙啊……”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