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四十九章 装腔作势

第五百四十九章 装腔作势

  逸尘虽然有斩杀阴元广之心,但在危急关头的那一脚,却是为了帮他离开倒塌的宫殿。

  杀人杀到明处,逸尘不会趁人之危,本想着,等到出关之后,光明正大的杀死阴元广,也算是给九幽城的老百姓除了一害。

  然而,让逸尘没有想到的是,被自己救出宫殿的阴元广还是死了,不是被自己一脚踢死,而是撞到某个地方,把脑袋撞回到了脖子里。

  “好小子,居然能够阻隔子母显像石……”千里之外的辛不仁,一只被幻影镜蒙蔽着,好不容易等到幻影镜能量耗尽,才看到宫殿内的真实情况。

  前后传递出的消息大相径庭,即使辛不仁再笨,也知道被逸尘动了手脚。

  一个小小的战帅巅峰强者,就可以施展手段,阻隔掉由三位战王强者共同施法,才通过子母显像石布置成功的图像传送。

  此刻的辛不仁,似乎对老祖的眼光,又多了一些佩服。

  老祖就是老祖,仅仅是远远地瞄了一眼,就打定了招揽逸尘的主意。

  而辛不仁好歹还和逸尘亲自交过手,偏偏就没看出逸尘的特异之处,唯一记忆犹新的,就只有逸尘利用自己引爆天雷炸,把辛算炸了个粉身碎骨。

  虽然自己成为杀灭儿子的帮凶,但逸尘当时眼神中流露出的一抹狠辣,还是深深刺激了辛不仁。

  若不是老祖嘱咐,他早就将逸尘碎尸万段,给惨死的辛算报仇了。

  杀不了逸尘,辛不仁便将工作的重心,放到了这一届的辛戈杀气试练场上。

  辛戈杀气试练场,实际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第六关。

  前五关相对固定,只是在每一届试练之前,进行必要的微调,以保持试练的正常运行。

  第六关,则是未定之数,或许会根据闯关者的修为实力,以及对幽阴门的重要程度,设置对应的障碍,但似乎一直没用上。

  偶尔有闯过第五关的幽阴门弟子,由于消耗过度,又对第六关产生了畏惧心理,基本上都会放弃继续闯关。

  这一届的第六关,同样是临时起意,把早已囚禁的宇文锋放到宫殿之中,由辛不仁亲自坐镇。

  目的很简单,闯关者在辛不仁面前,杀死萨特王国王子宇文锋,公开与萨特王国为敌,以证明自己成为幽阴门最强杀手,并永远效忠幽阴门。

  而且整个过程的图像,将会通过特殊途径,递交到萨特王国国王宇文则手中。

  当然,如果觉得闯关者的实力不够,或者是另有企图,辛不仁便会出手将其斩杀,并宣布此人闯关失败。

  虽然对外承诺,不会有幽阴门的王者进入试练通道,但是整个辛戈杀气试练场,都被笼罩在一个巨大的结界阵法之中,除了幽阴门高层,其他又有谁能够窥得其中猫腻呢。

  随着试练的深入,辛不仁已经感觉到,有资格进入第六关的,唯有逸尘而已。

  既是老祖明确交代,辛不仁自然不敢对逸尘下手,但又不愿意让逸尘在自己眼皮底下顺利过关,辛不仁有点纠结。

  好在阴元广善解人意,百般纠缠,为辛不仁解决了难题,却没想到……

  “也罢,为了老祖的大业,我就抛弃个人恩怨,卖你个大大的人情吧……”

  辛不仁知道,逸尘的那一脚根本没有踢死阴元广的意思,而且阴元广也不是因此丧生。

  但是,除了当事人和辛不仁外,其他人又如何能够分辨得出呢。

  阴元广死了,这是事实,死之前被逸尘踢了一脚,也是好几双眼睛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这种事,一旦阴无为追究起来,逸尘满身是嘴恐怕也无法说清。

  辛不仁忽然有些得意,感觉自己距离完成老祖交给的任务,又近了一步。

  于是,辛不仁心情大好的收回意念,不再关注辛戈杀气试练场的情况。

  “老大,你好厉害,一脚就把这个机会踢死了。”

  粗壮有力的四肢,盈盈一握的腰身,耄耋之年的皱纹,粉红妖冶的脸蛋,再加上不阴不阳的声音。

  逸尘不用想都知道,那个人见人畏,花见花谢的陶书遥,一步三摇的到了自己面前。

  不仅来了,而且还弯着腰保持着与逸尘同等的高度,张开枯枝般的双臂,朝逸尘搂抱过来。

  “滚开!明明是你弄死的,却赖到我的头上。”

  逸尘恼怒之极,却明知陶书遥不会滚开,只好赶紧一闪身,脱离了对方的双臂控制范围。

  就算自己真的一脚要了阴元广的命,也没有办法让他的脑袋缩回去。

  显然是阴元广撞在陶书遥那硕壮的大腿上,才会有如此效果,逸尘岂能不知。

  “冤枉啊……”

  陶书遥一抱落空,双脚直跳,一脸委屈,对着胡莱等人大呼小叫:

  “你们看看……我除了身强力壮之外,没有一点修为,膝盖都被撞肿了,疼啊……”

  使劲的在自己的膝盖上揉了揉,却发现如同树皮一般的膝盖,根本没有一点肿起来的迹象,任凭如何搓揉,褐色都变不成红色。

  “这家伙果然没有修为……”温特斯略带同情的说道。

  “修为是没有,可膝盖好像一点都没伤到。”

  胡莱肩负着保护阴元广的重任,对于阴元广的突然身亡深感意外。

  他不相信是逸尘踢死了阴元广,却又找不出陶书遥的毛病。

  一个没有修为的人,怎么可能会撞死阴元广这样的战将高手呢。

  “老大杀了人,怕承担责任,故意推到我的头上,可怜我陶书遥老实本分,怎么能逃过幽阴门的追杀……”

  陶书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叫着,还不忘记提醒大家:“我无辜,我冤枉,你们可要给我作证啊!”

  不要说胡莱这几位,就连更远处的第五关试练通道内的众人,也都齐齐将目光投了过来。

  其中不乏有人为陶书遥喊冤叫屈的,也有几位试练者,在帮逸尘说话。

  “傻大个就是想杀死阴元广,也没有这个本事。”

  “也是,把脑袋干到肚子里,像我们这样的战帅高阶,都未必能够做得这么漂亮。”

  “不对,逸尘那一脚踢在阴元广身上,从着力点看,同样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不会是逸尘干的……”

  “你咋知道?”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好不容易罢战的双方,休息了三个时辰,才恢复一些体力,便又加入了唇枪舌战之中。

  阴元广向来不招人喜欢,且不说试练者不屑于他的一贯行径,就连幽阴门弟子,也非常讨厌阴元广那种趾高气扬的腔调。

  双方对于阴元广的死,并没有感到有一点可惜,只不过在好奇,到底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把阴无为的儿子弄死。

  考虑到即将产生极其严重的后果,双方对于凶手的判定,自然出现了很大的分歧。

  侥幸生存下来的试练者,还指望着逸尘带他们安全出关,当然希望阴元广是死在陶书遥的手上。

  而幽阴门弟子则不然,逸尘顺利闯过第六关,若是愿意加入幽阴门,其地位必然高居自己之上,甚至超越圣姑都有可能。

  就算是同门,有谁希望屈居人下,如果逸尘是杀人凶手,岂不是……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几乎所有的幽阴门弟子,都从心里认定了逸尘乃是致使阴元广死亡的罪魁祸首。

  大家争论的焦点,就是陶书遥到底有没有修为,如果没有,凶手自是逸尘无疑。

  “够了,陶书遥,你怎么知道我有阴魂之力,而且还可以对付圣姑的?”

  对于众人的议论纷纷,身为当事人的逸尘,根本就没有辩解半句,而是用严厉的目光紧紧盯着陶书遥。

  即使没有陶书遥,逸尘同样不会放过阴元广,现在阴元广死了,自己是不是凶手已经无关紧要。

  逸尘想要知道,这个来历不明的陶书遥,到底是何方神圣。

  之前对阵幽阴门圣姑,逸尘在一筹莫展之际,忽然听到一句‘老大,用阴魂之力’的提醒。

  当时情况紧急,逸尘未及细想,但过后还是记起,那声音分明是从男不男女不女的陶书遥嘴里发出。

  尽管逸尘在试练通道内,不止一次使用阴魂之力,不过,陶书遥并不在场。

  而其他试练者,只看见逸尘大展神威,却没有人能够认出,那是阴魂之力。

  如果陶书遥真的没有修为,独自闯关都不现实,又怎能藏匿于试练通道之中,且瞒过逸尘的精神力搜索呢?

  逸尘脑海中的疑团越来越大,长相怪异行为另类的陶书遥,总让人捉摸不透。

  “什么阴魂之力,你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正在胡乱嚎叫着的陶书遥,乍听此言,似乎愣了一下,但很快就一脸震惊的反问道。

  夸张的表情,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脸蛋涨得通红,沟壑般的皱纹紧紧地纠在一起。

  气势汹汹的叉着腰,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看样子,如果逸尘不给个说法,这家伙绝不会善罢甘休。

  “哼,装腔作势,恬不知耻!”

  就在陶书遥不依不饶的时候,一直冷眼旁观的灰影开口了。

  先是对陶书遥表示了强烈的鄙视,接着,又对逸尘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老大,他就是收走试练者魂魄的那个家伙!”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