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欠我人情

第五百五十一章 欠我人情

  经过灰影,逸尘,以及幽阴门圣姑的一致认定,试练通道内的所有人,都终止了对陶书遥的议论。

  不管陶书遥是否无辜,也不再有谁为他辩解半句,试练者和幽阴门弟子,在这件事情上完全达成了共识。

  本想继续胡搅蛮缠的陶书遥,见没有人搭理自己,自然甚觉没趣。

  一怒之下,将满腔怒气尽数洒向重伤中的青儿。

  无边的威压轻易的将翠儿和银儿压制,并重创青儿,就连在青儿身边的梦剑文,也被突如其来的能量涟漪钳制得不能动弹。

  如果是在几个时辰前,陶书遥出手对付青儿,逸尘绝不会有半点抵触,甚至希望这个实力难以捉摸的幽阴门圣姑,遭到陶书遥的斩杀。

  但是,在第六关从阴元广那里了解到的情况,让逸尘改变了想法。

  “老大,你的阴魂之力不能连续使用,即使勉强释放出来,也未必奏效。”

  陶书遥龇牙对逸尘一笑,却并没有降低威压,“臭丫头是你的敌人,你真的愿意为了她,把老朋友丢到一边?”

  陶书遥虽然很少露面,但逸尘与幽阴门圣姑之间的战斗,他是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还在逸尘略显被动的时候,出言提醒过,他不明白逸尘为什么会反过来帮助幽阴门圣姑。

  “陶书遥,我感谢你之前的提醒,也知道你对我网开一面,让我游离于威压的能量之外。”

  逸尘站在幽阴门圣姑青儿的身前,昂起头,非常平静,却又态度坚决的对陶书遥说道:“我可以把你当成朋友,但是,青儿不能死!”

  为了阻止陶书遥,逸尘故意喊出阴魂之力,实际上,他根本没有释放一丝一毫的阴魂之力。

  正如陶书遥所说,以逸尘目前对阴魂之力的掌控,连续释放会造成阴魂之力的威力大大下降。

  不过,这不是主要原因。

  逸尘从弥漫在整个试练通道的能量涟漪中,明显感觉到一股巨大的足以碾杀自己的威压,但是,除了青儿受伤吐血,其余人并没有真正受到伤害,威压无非就是把大家困住,不能随意行动而已。

  而逸尘,却不在陶书遥的控制范围之内,否则,他岂能在一瞬间横移百米的距离,来到青儿身前。

  既然陶书遥无意斩杀自己,甚至对试练通道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杀灭之意,逸尘又何苦消耗自己而强行释放阴魂之力呢。

  “她不能死,难道用你的命替换?”陶书遥依然没有撤去威压,但语气已经平缓了许多。

  “陶书遥,以你的实力,不用动手,只需一个眼神,就可以杀死这里的所有人,包括我。”

  见陶书遥并没有痛下杀手,逸尘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但是你没有这样做,说明你的目标不是这些人,或许,你是在寻找什么……”

  在第二关的甬道内,逸尘就感觉到,陶书遥的目的,绝不会是朝生暮死菇那么简单。

  尽管还不清楚陶书遥搜集魂魄的用途,但是,逸尘相信,陶书遥所要寻找的,一定和魂魄有关。

  即使将这里的试练者和幽阴门弟子全部杀死,能够收走的魂魄数量,恐怕距离陶书遥需要的,还差之甚远。

  “嘿嘿,老大,你是不是喜欢这臭丫头?”

  被逸尘窥破心思,陶书遥立马换了一副嘴脸,笑嘻嘻的把脸凑过来。

  “这……与你无关。如果你再不收手,就耽误青儿疗伤了。”

  逸尘咬了咬牙,又对陶书遥说道:“你在紧要关头提醒我,就是不希望我死在这里,这样吧,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

  从第一次见到陶书遥起,逸尘就有一种预感,看似蠢笨的陶书遥,实际上是在装傻,或者说是对自己有所企图,才故意跟自己套近乎。

  以超越战王强者的修为实力,不惜尊称逸尘为老大,对于常人来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哪怕被逸尘斥责怒骂,陶书遥都显得若无其事,却又时刻关注着逸尘的行动,并适时提供帮助。

  无事献殷勤,一定是有求于人,只不过,没有得到逸尘的明确态度,暂时不便说出口而已。

  “好,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求你。”

  果然,逸尘的最后一句话,让陶书遥笑逐颜开,同时,试练通道内的所有威压顿时消失。

  “你早说不就得了,偏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真他娘的不是人!”逸尘暗暗吁了一口气,嘴里却忍不住骂了起来。

  虽然陶书遥未必会对青儿下毒手,但被如此巨大的威压控制,青儿的伤势必然越来越重,救治起来便更加困难。

  “那不一样,我求你就是欠你的人情,你自己说出来,就是你欠我的人情。”

  陶书遥一本正经,却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乐呵呵的说道:

  “等我用得着的时候,你可不许抵赖……好吧,你现在可以帮你的小情人疗伤了。”

  “滚……”

  陶书遥的调侃,让逸尘无从辩解,却又不能承认,只得怒骂一句。

  一抬头,却已不见了陶书遥的身影。

  到现在为止,逸尘仍然没有弄清楚,陶书遥到底是何来路。

  “走开!”当逸尘蹲下来,要给青儿疗伤之际,从威压禁锢中解脱出来的翠儿和银儿,几乎同时娇喝起来。

  红色丝带一闪而过,翠儿怒容满面的闪至逸尘跟前,另一侧的银儿,也紧跟一步,与翠儿并肩而立。

  “呵呵,遇到危机一个也不出面,我要给她疗伤,你们倒要阻止……”

  逸尘反手一挥,一股浓烈的战气,将飘荡而至的红色丝带迫到一边。

  “你……”翠儿脸色一红,从红色丝带传递过来的能量涟漪,经由手臂波及身体。

  逸尘看似风轻云淡的随意一挥,竟然挟裹着巨大的能量,翠儿没想到对方冷不丁来这么一下子,未能及时运气抵抗。

  被逸尘的战气一冲,翠儿的娇躯瞬间颤动得花枝招展,一股逆血差点喷出。

  “保护圣姑!”银儿一见,一声轻喝,将手中的银须摄魄展开,对着逸尘挥洒而出。

  一旁的五位幽阴门弟子,接到银儿的指令,也在第一时间围拢过来,一个个摩拳擦掌,目标直指逸尘。

  “慢!”逸尘头也不回,冷笑一声:“你们都希望圣姑,死在你们面前吗?”

  并不理会银儿等人,逸尘径直从梦剑文怀里,把青儿扶正,一只手探到青儿的腕部。

  “你要干什么?”

  圣姑受制,银儿自然不敢造次,强行撤回银须摄魄的招式,并示意其他几位幽阴门弟子不要轻举妄动。

  尽管逸尘出面阻止了陶书遥,并说过青儿不能死,但银儿根本就不会相信逸尘的话。

  她们亲眼看见,圣姑正是被逸尘击败而受伤,敌对双方,即使暂时休战,也不至于立马化干戈为玉帛吧。

  “不干什么,我答应过圣姑,只要我顺利闯过第六关,就会为她疗伤。”

  逸尘探过青儿的脉搏之后,一边紧皱眉头,一边不耐烦的说道:“我只是践诺而已,如果你们觉得谁能治得了,可以过来试试。”

  “这……”银儿一时语塞。

  逸尘进入第六关之后,银儿翠儿都曾经探查过圣姑的伤势,根本找不出症结所在,更是无从下手。

  还是梦剑文提醒她们,说圣姑不仅仅是身体受伤较重,而且神智也受到了侵扰,并不是普通修武者或者是医者就能够救治的。

  面临绝境之时,是梦剑文舍命相救,才使得圣姑留下一条性命。

  翠儿和银儿,都知道梦剑文对圣姑绝无恶意,所以没有把青儿从梦剑文的怀里挪开。

  但是,对于始作俑者的逸尘,她们就没有什么好感了,把圣姑交到一个敌人手里,总感觉有点悬。

  她们宁愿相信,逸尘拿住圣姑,目的就是逼迫幽阴门高层,将这里的所有试练者全部放出关,以便给自己挣得足够的名声。

  “银儿,给他半个时辰……如果我不死,你们就……打开第五关出口。”

  被逸尘挪动了位置,青儿艰难的睁开眼睛。

  第五关的出口,实际上是由青儿控制,按照原本的试练规则,只要逸尘进入第六关,其余的试练者,都可以顺利出关。

  但是,青儿却坚持,只有等到逸尘活着从第六关出来,才会打开第五关的出口,反之,所有试练者都将葬身于试练通道之中。

  这是一个完全不合理的决定,把逸尘和所有试练者的命运,紧紧地捆绑在一起,一顺俱顺一损俱损。

  试练者们曾经抗议过,却被青儿强行压下,幸存的试练者,无论是实力还是数量,都无法和隐藏于暗处的幽阴门弟子抗衡。

  如果硬抗,不仅浪费了好不容易得到的短暂安宁,而且还会把自己的小命搭上。

  无奈之下,试练者们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接受青儿的决定,并把希望寄托在逸尘的身上。

  “幽阴门弟子全部退到百米之外,不要妨碍我!”时间紧迫,逸尘猛吼一声。

  “银儿谨遵圣姑之命!”银儿对着青儿一低头,然后回过头,一挥手,道:

  “退后,半个时辰后,再行计较!”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