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六十六章 阴阳分界

第五百六十六章 阴阳分界

  在陶书遥释放出黑云,强行阻隔了怨灵之后,青牛和逸尘迅速闯进黄泉裂的入口。

  即使偶尔还有些漏网的怨灵,也无法冲破青牛生机无限的屏障,绝无可能接触到逸尘的身体。

  眼见着入口到黄泉裂地面,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青牛并没有减速,而是风驰电掣般的急坠而下。

  纯阳甲虽然威力减弱,但逸尘还没有将它受到日月空间,这样一来,除了头部之外,身体的各个部位自然不会受到侵袭。

  对于青牛的手段,逸尘还是非常有信心,便放松自己任由青牛控制。

  然而,青牛这一次的判断,出现了明显偏差。

  二人刚进入口,就直接与黄泉裂的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所谓的空间距离,仅仅是迷惑眼睛的一种幻象而已,真正的入口与地面之间,原本不过十米的距离。

  如同一架高速运转的机器,速度才加到最快,就到了该停止的时候,以青牛的反应,居然也来不及刹车。

  若是地面松软也就罢了,最多青牛冲在前面,将地面撞出一个大坑,狼狈一点,却不会有什么意外。

  可黄泉裂的地面,坚硬程度简直超过了岩石,即便是青牛下坠之时,身体周围所产生的能量涟漪,也不能在地面造成哪怕是一尺深的凹坑。

  硕大的牛头,石板摔乌龟般的砸向地面,两只尖锐锋利的牛角,在地面上蹭出了两条白色划痕。

  仅仅是两条划痕而已,地面没有更多的变化,但青牛脑袋上却明显多出来一个大包,鼓鼓囊囊的,很快就被充盈的血液胀红了。

  要说自玄木精有了青牛的躯体以来,尽管曾经被蛇树困住,却也只是难以逃脱而已,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可这一下,堂堂皇级强者,居然从空中掉下来,还在脑袋上留下一个紫红色的肉瘤。

  疼可以忍,脸丢了很难捡回来。

  好在黄泉裂附近人烟罕至,没有谁为了看笑话,而提着脑袋冒死进入此地。

  青牛暗叫惭愧,刚想看看逸尘是否已经安全落地,却忽然感觉到屁股上一阵疼痛难忍,随即传来逸尘的惨叫。

  逸尘随着青牛的运行轨迹,正在急速下落,原本倒也省心省力。

  想想青牛一直以来都很靠谱,逸尘甚至连一点防范都没有。

  于是,青牛摔倒地面以后,逸尘还随着巨大的惯性,依然全速追进,却一头扎在青牛的屁股上。

  要不是纯阳甲在肩部位置,有两个凸起的类似尖刺的东西,减缓了惯性的力量,恐怕逸尘的脑袋也会跟阴元广一样,被撞回到肚子里去。

  饶是如此,逸尘的脖子已经短了一截,下巴卡在肩胛骨中间,整个头部几乎动弹不了。

  除了勉强发出惨叫,逸尘就只能睁开双眼,狠狠地瞪向青牛,以表示强烈的谴责和鄙视。

  逸尘大意之下受伤,看起来非常严重,实际上也就是疼痛和别扭,都是皮肉之伤,一会儿就能自愈。

  反观青牛,脑袋和屁股几乎同时受伤,前后夹击让他尴尬至极。

  脑袋上的大包,同样没有问题,随时就可以运气治疗,即使不去管它,也无大碍。

  但是,屁股却伤得厉害,不是被逸尘的脑袋撞的,而是被纯阳甲的两个尖刺戳的。

  纯阳甲,算得上是南方至宝,属皇者之器,与玄木精同一级别。

  如果不是青帝相助,玄木精只是一柄看起来像木头的小剑而已,甚至还没有纯阳甲那般金光闪烁。

  虽然以青牛的身躯出现,行动更加方便自如,但究其实质,还是东方至宝玄木精。

  五行之中,木能生火却又怕火,严格意义上说,纯阳甲多少还有些克制玄木精。

  更何况,纯阳甲本身又是金属制成,金克木。

  木助火势终被焚,利器砍木入三分。

  可怜的青牛,以风驰电掣的速度,撞在坚硬无比的地面,无非出现了一个无伤大雅的大包。

  但屁股上被纯阳甲刺中,却一下子耗去了自身的二成功力。

  这还是得益于,逸尘没有给纯阳甲输入五行之气,加上抵抗怨灵消耗了大部分能量。

  不然的话,就凭纯阳甲刺中青牛这一下,就足以干掉青牛的五成功力。

  之前,青牛提醒逸尘被动防御,主要是怕逸尘消耗太大,却也有一点私心。

  他并不希望被阳气极盛的金光波及,以免消耗自己的功力。

  千防万防,青牛百密一疏,偏偏被纯阳甲戳到了屁股。

  丢人是面子上的事,皮厚一点扛过去就是了,消耗功力不一样,那是真心伤人。

  原本就由于保护逸尘,在无数怨灵的攻击下,耗去了不少能量,还没有得到补充和调整,自身功力又遭到重创。

  “不就弄破点皮,有那么难受吗?”

  把自己的脑袋调整好,逸尘看着青牛还在揉屁股上那两个不到巴掌大的窟窿,忍不住调侃道。

  他想着,以青牛的皮躁肉厚,就算把窟窿再弄大一点,应该也不会出现什么麻烦。

  “哼,你懂什么?”

  重创之下,青牛已经缩小身躯变回人形,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抱怨:

  “牛爷不怕兵器,就算你用苍木剑刺我一下,也不能弄出个窟窿来……但纯阳甲是我的克星,别看这两个小窟窿,至少要过一百年才能够恢复功力。”

  对活了千年万载的青牛来说,一百年或许不是太长,可逸尘才二十郎当岁,对这个概念还是有点那个啥……

  “那该怎么办?”

  逸尘没有想到,以防御为主的纯阳甲,竟然对青牛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这里又没有什么好资源,还能怎么办……忍着呗。”

  青牛两眼一翻,气鼓鼓的说道。

  功力有损会降低青牛的实力,好在已经到了黄泉裂,周围暂时还没有发现怨灵的影子。

  两人从地上爬起来,仔细的打量着黄泉裂的环境。

  一眼望去,似乎没有传说中那么恐怖。

  风和日丽,温度适中,空气中也感觉不到怨气和戾气。

  “那是什么?”青牛眼尖,发现了黄泉裂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景象。

  “难道是阴阳双色云?”随着青牛所指的方向,逸尘狐疑道。

  黄泉裂的地面除了坚硬异常之外,并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倒是稍远处的空中,别有一番与众不同的意味。

  距离地面不到十米处,有一层乌云,厚度大约七八米,乌云上方,又是一层半透明的略显白色云层。

  随着微风吹拂,云层之间偶有互动,却泾渭分明,两种不同颜色的云层,绝无一丝一毫的互融。

  乌白两色,可以彼此挤压,在飘忽中扭曲,但无论从哪个方向,都看不到乌云之中夹杂着一点白色,同样白色云层中,也没有一丝乌云存在。

  风稍微变大了一点,空中的云层开始翻滚,同样缓缓隐去,原本偏横向的云层,逐渐倾斜,甚至接近于竖立状态。

  逸尘惊奇的发现,整个天空中的云层,不仅仅是刚才的两层,而是有许多乌白相间的云层组成。

  “阴阳隙……”

  翻滚着的云层,经过一段时间的交织缠绕,由横向转到了竖直。

  而两种颜色的云层,在接近地面的时候,相互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摩擦。

  阴寒和温热交替,整个黄泉裂的风和日丽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一阵热一阵的气息变化。

  约莫一刻钟后,云层又重新趋于平稳,所有的白云全部和乌云划清界限,于某一处形成一个明显的两级。

  靠逸尘和青牛这个方向,没有一点乌云,而另外一边,则是乌云滚滚,昏暗至极。

  逸尘心念一动,瞬间找到了阴阳隙的所在。

  传说中的阴阳隙,是阴阳两界的分隔点,而白云这边,无疑属于阳界,也就是人类可以生存的这一界。

  乌云那边,或许就是阴界,属于鬼域所辖。

  “过去看看……”

  青牛话音未毕,便拉着逸尘掠向白云和乌云交界的地方。

  尽管被纯阳甲刺伤,耗去了一定功力,但青牛毕竟修为高实力强,只要不遇强敌,其他行动还是不会受到明显妨碍的。

  蓬~~

  这一次,青牛吸取了教训,在接近两种颜色交界处,刻意减缓了速度。

  及至停下身形,才有半个身子靠向了乌云所在的区域。

  然而,半个身子也不行!

  一声脆响,青牛仿佛撞上了铜墙铁壁,连些许的余地都没有。

  硬生生的,把他直接顶了回来。

  尽管有了防备,不会因此受伤,却也被乌云的巨大反弹力,给重重的撞到地上。

  逸尘没有触碰到乌云,稳稳地站在一旁,看着狼狈不已的青牛。

  “呸!今天什么日子,牛爷总是不顺……”

  被实力低于自己的陶书遥掩护,青牛就已经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若不是形势所迫,他是绝不会让陶书遥大出风头的。

  才进入黄泉裂,就摔了两次跟头,屁股被扎了两个窟窿,而且还是在没有敌人的情况下。

  脾气还算不错的青牛,也禁不住一肚子怨气,骂骂咧咧起来。

  “你能活着,就谢天谢地吧,还牛心不足。”

  逸尘本来也要发火,可看到青牛一脸沮丧,便又促狭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