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情惊无常

第五百七十四章 情惊无常

  并蒂花背向而生,分别位于阴阳隙的两边,柳哥魂魄所处的红花,在白云笼罩下的阳间,而莺妹的黑花则处在鬼域所辖的阴间。

  尽管近在咫尺,却如远在天涯,不仅无法看见对方,就连彼此之间的言语交流,也被硬生生的阻隔。

  闻不了声见不着面,唯有合在一起的那颗心,还能够感受到双方的存在。

  对于命运的不公,柳哥莺妹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虽藏身于冷冰冰的花瓣之中,只要能够彼此思念,通过心灵去聆听对方的心声,他们还是默默承受着。

  都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可又有谁知道,若无朝朝暮暮的相处,长久的思念只不过是无尽的等待,个中滋味怎是常人所能承受。

  “所谓比翼花,是被那些占据比翼鸟躯体的怨灵传播出去,根本没有人知道,红黑两朵花瓣,其实是并蒂而开的两朵花。”

  莺妹幽怨的话语,透露出一种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心境。

  在常人眼里,比翼花与并蒂花并无实质性的区别,即使是东方大帝木芒,也仅仅把比翼花当成一种罕见的药物,绝不会想到,这其中还有如此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柳哥莺妹的遭遇,让逸尘这样的外人听了,都忍不住要为他们掬一把心酸的泪水。

  就连玄木精化身的青牛,听到凄惨之处,也禁不住老泪纵横。

  然而,悲剧仍在继续。

  被柳哥莺妹的怨气滋养,而重新勃发的比翼花,于阴阳隙的阴阳交界处,吸收日月之光华,聚集阴阳之灵气,愈发茂盛。

  正所谓主大欺客,比翼花的繁茂,抑制了寄宿在花瓣中的,柳哥莺妹二人魂魄的活动空间。

  渐渐的,二人魂魄的昏睡时间增多,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想要用心交流,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此循环往复,百十年之后,他们每天只有一个时辰处于清醒状态,其余时候全部是昏昏欲睡。

  更为极端的是,即使是短短的一个时辰,二人还不是同时清醒。

  柳哥亥时清醒,一到子时便陷入昏睡,而莺妹的清醒时间是子时一个时辰。

  除了亥子相交的刹那之间,二人再无交流的机会。

  心灵相通,在双方都处于清醒状态的时候,还可以通过心灵去感受对方,意念的相互传递,虽不及语言交流那般畅通,但至少能够了解对方的近况。

  但现在,所有的意念传递,根本就不能在亥子相交的霎那之间,及时得到对方的回应。

  更多的时候,双方已经失去了沟通的渠道,心灵相通也无从联通。

  逆来顺受,不代表可以忍受一切,当所有的希望都即将成为泡影的时候,二人内心积压了多年的怨气终于爆发。

  哀莫大于心死,只有在心死之前尽全力抗争,才有可能摆脱悲哀的命运。

  连感觉到对方存在都很困难,又是寄身于花草之中,相濡以沫已无可能。

  魂魄未散备受煎熬,时间越长思念越深,相爱的双方,又岂能真的洒脱到相忘于阴阳隙。

  既然无法摆脱,又不愿继续忍受,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奋力一搏。

  很长一段时间内,二人都会在自己清醒的一个时辰内,将所有对对方的思念,全部化为无尽的怨气,通过亥子相交的一霎那,传递给对方。

  怨气的不断积累,在某个子夜时分化作一股冲天的怨念,突破比翼花的桎梏,闯过阴阳隙地界,来到了鬼域中心。

  由爱心凝聚起来的两缕魂魄,夹杂在怨念之中,虽遭遇夜叉的刁难,屡受牛头马面的折磨,却终究惊动了黑白无常两位老爷。

  鬼域无情,无论你有何冤屈,只要稍有差错,都会受到惩罚,何况二人的怨念强行闯过一道道关卡,甚至打翻了孟婆汤。

  无常殿上,黑白无常联手施展招魂大法,将闯入鬼域的怨念禁锢,并施以酷刑。

  但百般折磨之下,依然不能将二人交织在一起的魂魄分开。

  不仅如此,随着二人怨念的加深,整个无常殿都被笼罩在冲天的怨气之中。

  自从鬼域被封印以来,除了偶尔有些孤魂野鬼徘徊于忘川河旁,再也没有一缕魂魄,主动进入鬼域。

  无论是夜叉的恶作剧,还是牛头马面的勾魂手,都因缺少实施对象而无用武之地。

  特别是无常殿的各种刑具,已经闲置了万年之久,两位无常老爷更是闲得发慌。

  好不容易来了两缕魂魄,无所事事的无常老爷自然是技痒难熬,把能够用上的刑具,几乎一个不漏的轮番折腾了一遍。

  谁曾想,分隔魂魄不成,反而招致了无数怨气。

  黑白无常相视无语,心里俱是啧啧称奇。

  还是白无常稍通人情,着柳哥莺妹的魂魄,叙说自己的冤情。

  二人历经磨难,总算有了说话的机会,当下便将数百年来,因相爱招致的各种祸端一一哭诉。

  擅闯无常殿,并非为了博得同情,只是恳求无常老爷,念在二人情深意重的份上,网开一面。

  即使不能重生做人,哪怕是恢复比翼鸟的躯体,成全二人的一片真情,也是感激不尽了。

  陈情之际,无常殿一旁站立的夜叉,牛头马面等诸位鬼差,都被深深感动,齐齐向二人的魂魄投去敬佩的目光。

  一个普通人类毫无修为,居然在屡遭厄运之后,不顾鬼域森严,胆敢闯入无常殿,受尽各种酷刑依然心心相印,此等勇气和情意令人动容。

  被打翻了孟婆汤的孟婆,原本赶来告状,却在听取了柳哥莺妹的悲惨遭遇之后,泪眼婆娑,忘记了来此的初衷。

  久居奈何桥,见惯了所谓的不舍之情,大多抵不过一碗孟婆汤,喝下之际,便忘却了曾经的情爱,毫无挂念的步入轮回。

  偶尔有一些放不下人间情爱执念的魂魄,宁愿拒绝孟婆汤跳入忘川河,忍受各种痛苦,以期千年等待,终能了却夙愿。

  然而,每一次见到自己心爱的人,漠然踏上奈何桥,从容喝下孟婆汤,潇潇洒洒进入轮回通道,等待的心便冷却了几分。

  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无非是一场旧梦,痴心的等待,换不回对方的一次回眸。

  千年之后得以还阳,苦苦寻觅不忘初衷,历经万难总算找到对方,却遭横眉冷对。

  人家几世轮回享尽人间安乐,谁还记得起当时的倾心之人。

  寄希望于宿世情缘,还不如珍惜眼前。

  孟婆可怜那些放不下执念的魂魄,却又为他们不值,更是对人间的所谓情爱嗤之以鼻。

  生死轮回之际,一切早已结束,一碗孟婆汤忘却前缘,忘情才能珍惜下辈子的缘份,执念无非是徒增烦恼而已。

  孟婆汤又称忘情水,但孟婆自己却不这样认为,很多人在步入阴间之前,早已无情。

  既已无情,又何来忘情之说?

  长时间的职业习惯,让孟婆不再相信所谓的爱情,但这一次,她被柳哥莺妹的魂魄震撼了。

  这二位,经历了人的生死,化身为比翼鸟,却又遭到怨灵的袭击,魂魄被硬生生的剥离躯体。

  到了阴阳隙,还要饱受阴阳相隔的折磨,就连闯入无常殿,也是两缕魂魄交织而至。

  任凭严刑酷法的摧残,依然保持真爱真情,至死不忍离分。

  孟婆感慨之余,第一个出言向两位无常老爷求情,一旁的夜叉,牛头马面,以及众位鬼差,也都纷纷跪地。

  希望无常老爷法外开恩,让柳哥莺妹脱离阴阳隙,回到人间,做一对恩爱夫妻。

  黑无常未经婚娶之事,虽然觉得柳哥莺妹二人其情可悯,却又不知如何处置,只好将目光投向白无常。

  “咳咳咳……”

  白无常干咳了半天,憋红了脸,也找不出适合的鬼域律法。

  一般而言,魂魄进入鬼域,便失去了自由,由各级鬼差根据魂魄生前的善恶,惩罚之后再行分配。

  但有一点,所有进入鬼域的魂魄,基本没有放生的可能。即便是枉死,冤死,也会得到相应的处置。

  除了殷冥主之外,十大鬼王倒可以偶尔破一次例,不过以柳哥莺妹这等小事,恐怕还不够资格惊动他们的大驾。

  况且,柳哥莺妹二人怨念深重,充满暴戾之气,若是处理不当,或许会滋生事端。

  两位无常老爷当差数万年,却是第一次遇到此等棘手之事,有心推脱又怕伤了阴德。

  秉公处理偏又无法可依,当着一干属下的面,无常老爷是左右为难。

  还是无常娘娘聪明,偷偷唤回白无常,耳提面命,以妙计化解了无常殿内的尴尬。

  于是,‘深思熟虑’的白无常当众宣布判决结果:

  柳哥莺妹二人擅闯鬼域藐视律法,释放怨气笼罩无常殿,其罪当诛;念二人深陷情海屡受磨难,却不改初衷不离不弃,其情可悯。

  令其二人即刻回归阴阳隙,仍然暂栖于比翼花中,尽快消除心中怨念戾气,平复本心,待功成之日,另觅躯体准许还阳。

  “这……很好哇?”青牛一听,一把抹去牛眼中的泪水,破涕为笑。

  “唉……”莺妹轻叹一声,道:“可惜,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等待。”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