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愿施援手

第五百七十五章 愿施援手

  柳哥莺妹得此判决,虽未能立时解脱痛苦,却也有了一份期盼。

  在鬼差的押送下,二人重又回到阴阳隙的比翼花内。

  尽管无常老爷说过,此事还要禀告包王爷,得到应允之后,方为定论,但柳哥莺妹还是欢天喜地,按照无常老爷的指点,设法消除怨念戾气。

  本以为经过十年八载的静心潜修,以及憧憬未来,便能顺利化解怨念,从而早日脱离苦海,再续前缘。

  无常老爷明确指出,功成之日,二人每日的清醒时间,将会各自增加一个时辰,届时,鬼域自会为二人解除痛苦。

  然而,长久积压的冲天怨念,已经根深蒂固,要想消除绝非易事。

  一百年过去,二人的清醒时间各自增加了不到半刻钟,虽然较之以前多了半刻钟的交流,但距离功成之日似乎太过遥远。

  反倒是比翼花,在柳哥莺妹化解怨念的同时,吸取了极其丰富的营养,花瓣也壮硕了不少。

  阴阳隙附近的无数怨灵,为了抢占那一条兼具日月阴阳的分界线,以吸收阴阳之气,而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处在黄泉裂内的怨灵,本是不灭之体,只要不被吞噬,无论战斗的胜负如何,都不会影响到它们的修练提升,只不过进度存在很大差别。

  所以怨灵的战斗,只能以吞噬对方为目的,这样不仅能够让自己的幻影,具有更多的实质性,而且还能够全盘接受对方的能量。

  其中有一些长胜的怨灵,吞噬同伴的数量太多,一下子接受的能量过于强大,并不能在短时间内完全消化。

  它们便效仿柳哥莺妹,将怨气释放到地面的几棵花草上,省得被其他怨灵抢去。

  慢慢的,阴阳隙便有了被逸尘纳入囊中的五朵比翼花,而柳哥莺妹寄身的,就是眼前这朵最大的比翼花。

  “比翼花长大了,我们却依然被困……二十年前,我和柳哥的清醒时间,总算达到了无常老爷的要求。”

  说到这里,莺妹虽然已无怨念,但失落之情很是明显:“但是,时至今日,我们也没有得到鬼域的任何消息。”

  经过千年的努力,二人每天的清醒时间,终于都往前延伸了一个时辰。

  柳哥是戌时亥时清醒,逸尘和柳哥说话的时候是亥时,一旦进入子时,柳哥立刻陷入昏睡,这就是声音忽然消失的原因。

  莺妹的清醒时间则是亥时子时,两人每天亥时同时处在清醒状态。

  尽管彼此之间不能用语言交流,也看不见对方,但是,相互的心灵相通,足以感受到对方的一部分喜怒哀乐。

  这二十年来,二人最多的交流,都是在期待着鬼差的来临,并憧憬着离开阴阳隙之后,重新开始的美好生活。

  每一次巡值夜叉来到阴阳隙,柳哥莺妹都以为是鬼域派来拯救自己的使者,便大声喊叫着,生怕对方找不到自己。

  可惜的是,巡值夜叉只不过是偏居一隅的鬼差,来此溜达一番,只是例行公事,与无常老爷毫无关系。

  得知二人的遭遇,巡值夜叉深表同情,却又爱莫能助。

  慢慢的,巡值夜叉尽量绕开柳哥莺妹这个方向,甚至巡逻的次数也减少了很多。

  一天天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千年的消怨,二十年的等待,除了得到一个时辰的共同时间,便是越来越没有希望的守候。

  尽管如此,二人也不再抱怨,脱离苦海的奢望,逐渐黯淡下去,唯有彼此的情意却是愈加浓郁。

  但逸尘的到来,给原本趋于绝望的柳哥莺妹,重新燃起了一丝期盼。

  逸尘以活人之躯在阴间逗留,并能驱赶孤魂野鬼,又驱使玄木精,斩杀无数厉鬼。

  使得莺妹确信,逸尘拥有常人不可能拥有的超强阴魂,而这样的阴魂,才有进入鬼域的资格。

  二人由于化解了怨念和戾气,魂魄早已失去了再次闯入鬼域的可能。

  尽管至今未能得到无常老爷的只言片语,但他们相信,身为鬼域官差的无常老爷,绝不会无缘无故欺骗自己。

  或许时日久了,也或许公务繁忙,无常老爷把这件事淡忘了。

  如果有人愿意进入鬼域,将二人消怨成功的消息,告知无常老爷,那么,离开阴阳隙就有了可能。

  同时,莺妹深知鬼域凶险,自己二人当时凭借冲天怨念,勉强闯到无常殿,却也经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

  且不说素不相识的逸尘,是否愿意帮助自己,即使逸尘答应了,又是否有足够的实力,能够进入鬼域而又全身而退。

  若是因为自己二人,让逸尘涉险步入困境,甚至丢了性命,你们就算自己的愿望达成,往后的日子,又岂能安心度过。

  愁肠百结的莺妹,屡次出言提醒,却一直没有把自己的渴望,透露出一丝半点。

  即便逸尘主动询问,莺妹也支吾应对,不愿让逸尘陷入为难之境。

  “柳哥感受到我的纠结,心中不忍,便开口以比翼花与你谈条件。”

  说到柳哥,莺妹的话语中流露出一份痴情:“能有柳哥垂怜,我此生无憾……逸尘,此去凶险,我不敢奢求,但有一点,希望你不要强行取走比翼花,否则……”

  按照无常老爷的说法,如果柳哥莺妹擅自离开比翼花,不仅不能重生,而且还要遭受更重的惩罚,甚至无法步入轮回。

  另外,若是强行将二人魂魄驱出比翼花,那么,原本已经化解的怨念,会重新随着魂魄离去,所剩余的比翼花,将是毫无利用价值的枯草空壳。

  千年的蛰伏,无尽的等待,即使当时跳进忘川河,也到了期满的日子,而柳哥莺妹仍然坚守,哪怕永远不能如愿,至少二人还有每天一个时辰的共同时间。

  逸尘愿意帮忙固然是天大的恩惠,但莺妹最怕的是,连比翼花这个并不理想的栖身之所,要是被逸尘破坏,那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莺妹,你能不能告诉我,怎样才能让阴魂暂时脱离身体?”

  静静地听完了莺妹的诉说,逸尘并没有明确给予答复,而是问了一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

  “你是说……愿意帮我们?”

  一个颤抖的声音,从比翼花中发出,莺妹带着哭腔,激动万分的问道。

  逸尘的态度,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虽然逸尘所拥有的是不灭阴魂,但除了金大圣和包王爷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些。

  而超强阴魂则不一样,有一些专门修练魂魄的修武者,达到一定的境界之后,也可以拥有超强阴魂。

  在这个世界上,超强阴魂属于难得一见,不灭阴魂却是唯一,逸尘没有必要说得那么明白。

  逸尘有悲悯之心,十分同情柳哥莺妹的遭遇,就算没有比翼花的诱惑,他也会考虑对他们施以援手。

  不过,上一次进入鬼域,是金大圣通过弱水,强行将不灭阴魂赶出躯体,就逸尘本人而言,当时处于被动,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且,不灭阴魂在鬼域的所有活动,基本都被金大圣控制,要不是大愿暗中相助,恐怕不灭阴魂还要遭到更为惨烈的打击。

  “如果把风险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我愿意替你们跑一趟。”

  作为应劫之人,逸尘在天罗大陆最大的敌人,应该就是鬼域的殷冥主。

  就目前的实力,逸尘和殷冥主之间毫无可比性,非要强行找个参照的话,在殷冥主眼里,逸尘连个蝼蚁都不如。

  贸然进入鬼域,一旦遭遇殷冥主,逸尘将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如果因为这个就不敢涉足鬼域,逸尘恐怕连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了。

  当然,只有胆量远远不够,还得保证自己能够活下去,才有机会击败敌人。

  帮助柳哥莺妹,自己又能全身而退,关键在于控制风险,纵有不灭阴魂,却连最基本的阴魂离身,逸尘现在都做不到。

  “我闯无常殿的时候,曾经听到鬼差提起过,有引魂一说,只是不知道风险如何……”

  尽管还没有付诸行动,但逸尘的态度,足以让莺妹感激不已。

  可短暂的欣喜过后,善良的莺妹又开始为逸尘的安全担忧。

  彼此从未谋面,仅凭自己的一面之词,逸尘就愿意尽力相助,这让久历磨难的莺妹,瞬间多了一份希望。

  记得牛头马面和夜叉聊过,活人的魂魄一般是不能进入鬼域的,除非实施引魂之术。

  通过人类之外的生灵,牵引着活人的阴魂,方可减少鬼域阴气的侵袭,运气好的话,阴魂就可以回归本体。

  此举同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手里,而这个‘人’却非人类,世间又有几个人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即使本人愿意,那个引魂的生灵,也大多会忌惮鬼域凶险,望而却步。

  所以,在牛头马面的记忆中,数万年来并未有引魂之事出现。

  莺妹想到此事艰难,心里不敢抱有太大期望,若是逸尘知难而退,也是无可厚非。

  “那……谁能引魂呢?”逸尘紧皱眉头,自言自语道。

  “大哥哥,让我来!”草儿稚气未脱的声音中,似乎充满了期待。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