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不想活了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不想活了

  “娘子,你真的有了……”

  白无常一个箭步,冲到了无常娘娘身边,颤声问道。

  虽是一介妇孺,但无常娘娘向来温柔贤淑,从不妄语,白无常对娘子的恩爱,大半来自于对她品行的赞赏。

  既然娘子说有办法,那就一定想好了应对之策。

  “我有了,呃……”

  无常娘娘一抬头,见到白无常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一副猴急的样子。

  不禁俏脸一红,美眸一瞪,啐道:“去,说正经的呢。”

  “我问的也是正经的啊,难道……咳咳,娘子误会了。”

  白无常确实是惦记着柳哥莺妹的判决,只不过情急之下的那副嘴脸,似乎有点那个啥……

  多年的夫妻恩爱,两口子偶尔会提及一些私密的话题。

  自从白无常白捡了两个孩子,当上了便宜爹,着实乐呵了好一阵子。

  孩子很可爱也很懂事,深受白无常的喜爱,视如己出,时常承欢膝下,安享天伦之乐,也是一桩美事。

  不过日子久了,白无常难免有点私心,希望通过努力耕耘,鼓捣出一两个属于自己的无常血脉,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虽未言明,但无常娘娘早有察觉,也极力配合,若是为白无常生下一儿半女,便不枉夫君的一世恩宠。

  然而,万年过去,勤勉有加的白无常颓然发现,任凭自己如何日以继夜,辛苦操劳,费心费力,甚至冒着黑无常鄙视的目光,四处搜罗大补之物,以填补亏损,却没有收到成效。

  无常娘娘永远是那么的阿娜多姿,丰姿绰约,更重要的是,身材依然苗条。

  哪怕是白无常天天盯着,希望看到一点改变的迹象,可人家的某个部位偏偏就是没有一点变化,平坦得如同一望无际的草原。

  白无常只道自己阴气太盛阳元不足,暗自恨天怨地,却又不敢说出来,怕娘子多心。

  只是在开玩笑的时候,偶尔会漏嘴,说起什么‘有了没有’之类的话。

  无常娘娘冰雪聪明,岂能不知夫君心意,怎奈未能遂愿,徒呼奈何。便刻意回避敏感话语,以免让夫君难受。

  白无常急吼吼的追问,虽是口不择言,却也没有‘非分之想’,倒是无常娘娘心存歉疚,过于敏感,才会造成误会。

  “什么办法?嫂嫂请明示!”

  黑无常脾气暴躁,性格鲁莽,却也被柳哥莺妹的苦情而打动。

  若有良策,他情愿难得做一回好人,哪怕遭受包王爷责罚,也在所不惜。

  见人家两口子把正经事差点变成了打情骂俏,只好上前一步,弯腰抱拳,对无常娘娘施了一礼。

  大殿之上,一干鬼卒鬼差,尽管不敢大声喧哗,却都将期待的目光投到无常娘娘的脸上。

  太长时间没有新添鬼魂,原本就死气沉沉的鬼域更加冷清。

  鬼卒鬼差们寂寞得都想生个尾巴出来,没事的时候,自个儿扯着玩。

  好不容易有了柳哥莺妹这样一对苦命鸳鸯,带着冲天怨念擅闯鬼域,也算搅活了这一潭死水。

  且不说该当何罪,仅仅是这一次公审,让鬼卒鬼差们聚集一堂,就已经给鬼域增添了难得一见的热闹气氛。

  好心情的时候,同情心更甚,鬼卒鬼差们也希望柳哥莺妹能得到一个比较好的结果。

  这一切,就要看无常娘娘是否具有回春之力了。

  “无常娘娘固然善良聪慧,你却是一时焦急乱了方寸,否则也不至于被这点小事难倒,换个次序就行了。”

  作为局外人,逸尘已知解决之法,恭维无常娘娘的同时,也不忘帮无常老爷开脱。

  “仙子所言极是!”白无常大有同感的看着精灵之光,心里不禁佩服起逸尘来。

  正如逸尘所讲,无常娘娘的办法,就是将两块玉牌的次序换一下。

  ‘其情可悯,其罪当诛’,换过来就是‘其罪当诛,其情可悯’。

  “前一句话的意思,无论柳哥莺妹有多大的冤屈,结果都逃不了一个‘诛’字。”

  无常娘娘摆弄着玉牌,莞尔一笑:“若反过来,虽是死罪,却着重一个‘悯’字,念其二人真爱难得,又饱受折磨,或可网开一面,免去死罪。”

  不修改一个字,却能得到截然相反的结果,无常娘娘一举解开了大家心里的疑团。

  于是,黑白无常按照无常娘娘的意思,把原本两块玉牌顺序颠倒,加批到判决书上。

  柳哥莺妹逃过一劫,千恩万谢的回到阴阳隙。

  白无常却被判官老爷叫去,痛责一番,并罚去十年俸禄。

  “判决令的加批,打破了以往的惯例,作为无常殿第一责任人,我自然逃不过处罚。”

  虽然黑白无常二人同掌无常殿,但白无常心思缜密遇事冷静,早被包王爷任命为第一长官,黑无常为副手。

  任命如此,兄弟俩并无异议,不过,白无常为了在心理上给黑无常一点补偿,便将黑无常的判决令加批到判决书的首页上方,自己的则放在下面一点的位置。

  一直以来,只要是无常殿宣判的案子,黑无常的判决令都是在第一长官白无常之上。

  虽然跟其他的同类执法机构完全相反,但判官老爷顾及到黑白无常的兄弟之情,也默许了这种做法。

  这一次,却是白无常的判决令,位居黑无常之上,打破了无常殿数万年的规矩。

  在明察秋毫的判官老爷面前,白无常不敢抵赖,便将实情告诉了崔判官。

  “混账!做了一辈子的无常老爷,居然把判决令的顺序弄反了,看来你是清闲惯了,都忘记了升堂问案的程序,回去好好给我反省……”

  判官老爷义正辞严,把白无常骂得头也不敢抬,只是一个劲的唯唯诺诺着。

  “实际上,判官老爷是在帮我推脱,并暗示我,一旦包王爷追究起来,我就以久未办案一时生疏,作为搪塞的理由。”

  平时不苟言笑,铁面无私的判官老爷,破天荒的帮助属下欺瞒包王爷,无非也是被柳哥莺妹所感动。

  得到判官老爷的谅解,白无常庆幸之余,却再也不敢过问此案的审批结果了。

  “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得到包王爷的批示,你一回也没问过?”

  逸尘不知道包王爷为什么压下这个案子。

  “哪敢啊,一见到包王爷那张黑得瘮人的脸,我就腿肚子打转,不给我追加处罚,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白无常忙不迭的摇头,双眼还四下搜索,生怕包王爷冷不丁的出现在无常殿。

  “老七,十大鬼王听经完毕,你们还在聊天。”

  黑无常风风火火的闯进来,挪了把椅子,重重的坐了上去。

  刚刚架起二郎腿,又忽然放了下来,似乎心神不宁。

  “老八,仙子是客人都没有坐,你还是站着吧。”

  白无常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对黑无常吩咐道:“仙子提及柳哥莺妹的事情,若是包王爷问起,咱俩得如实禀报,即便受到处罚也不能有所隐瞒。”

  时隔多年,此案尚未正式了结,黑白无常是当时的办案鬼差,最有资格说话。

  “仙子,这件事已经不归我们管了,一事不烦二主,你直接找包王爷得了,何必……”

  黑无常性子直,又被草儿骂过丑鬼,心里对逸尘老大不爽,说起话来更无顾忌。

  “老八,休得无礼!咦……”

  白无常正要责怪黑无常,却忽然惊了一下。

  当下凝神静气,谨慎的打探了几息时间,转而说道:“难道是包王爷来了?”

  “老七,你有没有说过包王爷的坏话?”

  黑无常从椅子上一弹而起,脸色有些紧张:“怪不得我坐立不安,原来是包王爷要来,我可好几天没有背后叫过大老黑了。”

  大老黑这个称呼,是上次金大圣叫出来的,虽然黑白无常当时被打昏了,但后来还是听说了不灭阴魂的事情。

  黑无常也是黑脸,经常有鬼差背后称他黑鬼,偶尔让他听到,必然大发雷霆。

  自从包王爷有了大老黑这个雅号,黑无常忽然对黑鬼的名头不那么反感了。

  前几天,还在跟鬼差们炫耀,说这个鬼域就两个黑脸,人家包王爷就是因为脸黑,才有了这么高的成就。

  咱黑无常的脸,虽然没有包王爷黑得厉害,好歹也算得上鬼域第二吧。

  若是哪一天,包王爷官复原职,回到地狱王的位置,那鬼王的空缺,岂不是俺黑无常的了。

  不知哪个好事者,把此事捅了出去,黑无常被崔判官抓去痛揍一顿,还训了半天。

  临了,崔判官还说了一句话:“要是包王爷哪天驾临无常殿,估计就是你的末日到了。”

  黑无常今天对逸尘态度恶劣,也有一方面是立功心切,希望干点成绩,让包王爷饶过自己。

  “你想多了,堂堂包王爷高风亮节,怎么会为一句话,找一个小小无常的麻烦呢?”白无常安慰道。

  “真的不会?好像也是,不就是一句大老黑吗……”黑无常闻言,觉得很有道理,便松了一口气,心下释然。

  “谁说不会!你居然又骂了……简直不想活了!”

  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将整个无常殿都震得瑟瑟发抖。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