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判官审案

第五百八十八章 判官审案

  黄泉裂一带,曾经是鬼域的枉死城,数万年来,由于各种原因惨遭枉死的魂魄,基本上都被关到这里。

  这些魂魄活着的时候,都受到过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死后聚集在枉死城,见到那些迫害过自己的仇人,依然活得逍遥自在,心里的怨念更重。

  每个魂魄都有不堪回忆的过往,但怨念却并无类别之分,长期积压的怨念,在不知不觉中相互感染,形成了可怕的怨念叠加。

  这就是陶书遥说过的,怨灵相互吞噬,达到一定的程度后,出现了活跃于阴阳隙的幽冥之晶。

  鬼域被一闲散人封印之前,包王爷向殷冥主提过建议,希望将枉死城的情况告诉大愿大士。

  以便在必要的时候,让大愿大士亲临枉死城,为那些怨灵度厄,化解怨念消除戾气。

  殷冥主表面上接受了包王爷的建议,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付诸行动,一直未将枉死城的怨灵之事告诉大愿。

  不仅如此,殷冥主还偷偷制造一场天灾,将黄泉裂封印于地下空间某处,以杜绝大愿涉足枉死城。

  “至今为止,也没有人告诉大愿,黄泉裂还有一个枉死城。”

  包王爷每次听经,都有其他鬼王一起陪同,并没有单独与大愿相处的机会。

  早先的时候,包王爷以为殷冥主事情多忙不过来,忘记了枉死城的事,便也没有太在意。

  毕竟这些怨灵只不过是鬼域中的一小部分,能不能得到大愿的度厄,也不会妨碍到鬼域的整体格局。

  为了这点小事,越过殷冥主去找大愿,包王爷觉得有点小题大作了。

  然而,一个偶然得到的消息,让包王爷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莫非殷冥主想利用这些怨灵?”

  逸尘隐约感觉到,殷冥主隐瞒不说,必然是心里有鬼。

  如果不是有所企图,殷冥主就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小小的枉死城,给包王爷等人留下诟病。

  但是,这些怨灵被困于黄泉裂,处在一个独立的空间内,无论是鬼域和人间,都难以与它们沟通。

  加上怨灵的戾气太重,要想控制它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错,幽阴老怪为了求生,在崔判官面前说漏了嘴,应该不会有假。”包王爷十分肯定的说道。

  崔判官在鬼域中的地位,比十大鬼王稍低,权力却未必比鬼王小,而且判官这个职位,并不隶属于任何鬼王管辖,也是鬼差中独一无二的。

  严格意义上说,人类的生死都掌握在崔判官手里,左手一本生死簿,右手一枝勾魂笔。

  生死簿上有每个人的年龄和死期,阳寿将尽之际,崔判官会依照此人的善恶德行,考虑是否修改归阴的日期。

  若是行善之人,积有功德,崔判官根据功德的大小,适当为其增添阳寿,延缓归阴时间。

  如果是奸恶之人,哪怕还在阳间苟延残喘,崔判官也会立即派出鬼差,去阳间抓回恶者的魂魄。

  生死簿上添一点,给善者增寿;姓名下面勾一笔,让恶者归阴。

  一勾一点,生死只在一念之间,善恶有报,阴阳判定不过须臾。

  除了殷冥主和十大鬼王之外,崔判官是唯一让死者还阳的鬼差。

  从某种程度上说,崔判官的权力甚至超过了大多数的鬼王。

  无论哪个鬼王的属下鬼卒鬼差,都任由崔判官调遣,若有懈怠之处,崔判官可直接对其实施惩戒,而无须通过鬼王批准。

  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各类夜叉,更是崔判官的得力干将。

  “这样说来,崔判官岂不是殷冥主一人之下?”

  逸尘只是从白无常嘴里听到过,崔判官有权让死者还阳,却并不了解鬼域内的官职级别。

  一直以为,殷冥主之下,最高级别的应该是十大鬼王了。

  “这个很难判定……无论对人还是对鬼,哪怕是对我们十大鬼王,崔判官都有赏善罚恶的权力,从这一点上说,崔判官的职权甚至不比殷冥主小。”

  包王爷捋了捋浓密的黒须,慢条斯理的说道:“但是,除了赏善罚恶之外,更多的时候,崔判官履行的却只是类似于文书的职责。即便是黑白无常,也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

  有时位高权重,有时委身低层;手下没有一个鬼卒,却又能调动整个鬼域的大小鬼差。

  崔判官是鬼域唯一的最特殊的人物,几乎受到所有鬼域成员的尊重,即便是殷冥主,也对崔判官赞赏有加。

  原因很简单,崔判官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可以放上桌面让大家检验,不存在任何猫腻。

  而且崔判官为人堂堂正正,办案铁面无私,绝不会因为和某位鬼差交好而徇情枉法,更不会欺上瞒下,阿谀奉承。

  “幽阴老怪是幽阴门的老祖,与崔判官应该不会有什么瓜葛吧?”逸尘有些不解。

  既然是殷冥主所派,幽阴老怪自然有其合法身份,即使有所疏忽,也轮不到崔判官插手。

  “崔判官并不知道这件事,他对幽阴老怪的阳寿产生疑问,便着手调查,却发现幽阴老怪是个不人不鬼的怪物。”包王爷解释道。

  若以幽阴老怪战皇级别的修为,阳寿可以达到三千年,而幽阴老怪在人间的年纪不到两千岁,距离寿终正寝的日子还很遥远。

  但是,崔判官打开生死簿,发现幽阴老怪名字后面的一串数字模糊不清,甚至还闪烁着白光。

  一般人类,在生死簿的姓名后面,会有诞辰、年龄、以及剩余阳寿年限等一串数字,这也是崔判官勾点生死的最原始依据。

  平时这些数字很清晰,让人看了一目了然,只有在本人得了重病,或者是邪魔入体等意外情况,数字才会模糊不清。

  这往往预示着,这个人有可能会提前死亡,而决定他能否活下去的,就是本人的善恶德行。

  崔判官不愿看到有人枉死,便查找幽阴老怪的德行记录,却意外的发现,生死簿上根本就没有幽阴老怪的任何德行记录。

  一个活了两千年左右的人,居然没有一丝一毫可以称得上善恶的行为,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自从鬼域被封印后,崔判官依然掌控人类的生死大权,但鬼差们几乎没有勾到魂魄,查探之下并无结果,后来基本上就放弃了勾魂之举。

  为了弄清幽阴老怪的阳寿问题,崔判官冒险将自己的一丝神魂释放到人间。

  几经周折,了解到了幽阴老怪的一些情况。

  身为幽阴门的创始人,却不担任门主之职,只是从弟子中间遴选出符合要求的担任门主。

  幽阴老怪不仅在人间很是风光,而且还能以活人之躯,随意进入鬼域阴间,从未受到盘查和缉拿。

  其中必有隐情!

  崔判官不露声色,等到幽阴老怪再一次进入鬼域,悄悄将他拿下。

  一查之下,崔判官居然发现,幽阴老怪根本就是一个半人半鬼的怪物。

  一方面具有正常人类的魂魄,拥有天罗大陆人类难以企及的战皇级别的修为,却没有受到法则限制。

  即便举手投足之间,就有摧城拔寨的实力,但幽阴老怪从来没有恃强凌弱,手上一条命案都没有。

  这在以武为尊的天罗大陆,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幽阴老怪同时具有鬼域成员的一切特征,甚至和数千年前的一位,因忤逆殷冥主而遭到极刑处置的鬼差,有着非常相似的气息。

  但是,那位鬼差已经灰飞烟灭,彻底消失于天地之间,连堕入轮回的资格都没有,不可能重新站在崔判官的面前。

  “崔判官大惊之下,一反常态,动用了鬼域所有刑具,想撬开幽阴老怪的嘴,以便还原事情的真相。”

  包王爷当时不在场,并没有参与审案,但这样的大案,事后自然会有人向包王爷报告。

  幽阴老怪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兀自紧闭牙关,坚决不吐露出一点有价值的线索。

  崔判官白辛苦一场,虽然恼怒之极,却又不能让幽阴老怪死去,否则一切都将成为不解之谜。

  无奈之下,崔判官只好启动搜魂禁术,将阴魂之力强行输入幽阴老怪的神魂之中,以求摧垮对方的意志,查出背后的真相。

  但幽阴老怪本身的修为已经达到战皇级别,神魂意志力只比崔判官的阴魂之力稍弱。

  搜魂禁术进展缓慢,崔判官又不便假手于人,只得耐着性子逐渐深入。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搜魂,崔判官刚刚探知幽阴老怪与枉死城有一定关联,正要深究的时候,忽然遭到一股超强神魂的阻碍。

  这股超强神魂,明显强过崔判官的阴魂之力,迫使搜魂禁术无法运行。

  不等崔判官做出太多反应,地狱王殷冥主便现身判官府,让崔判官立即停止搜魂禁术。

  “冥主有何指教?”殷冥主的突兀而至,让崔判官深感莫名。

  崔判官审案,殷冥主向来不过问,最多也只是在判决出来以后,看一下结果而已。

  而且,目前正是殷冥主闭关时期,若非鬼域重大事件,谁也不会轻易惊扰殷冥主修练。

  难道幽阴老怪的案子,与殷冥主有关?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