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二十一章 要长翅膀

第六百二十一章 要长翅膀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火儿每隔十天就故意犯错,主动招致耳光的惩罚。

  以此作为检验的手段,想知道会有怎样的情况发生。

  然而,只要不是踩上半个月的时间点,其他时候被打了耳光,除了比平时更疼以外,对于修练毫无裨益。

  连续试了几次,火儿的脸都被打肿了,头晕脑胀的,反而耽误了修练的进度。

  估计是火祖宗知道了火儿的意图,刻意给他一点教训,加大了耳光的力度,才导致火儿变成了熊猫脸。

  今天不是半个月的时间点,照理说火儿是不能犯错的,因为这个耳光会打得很疼。

  但是,见到飘然成功晋升王者,距离出山的日子越来越近,火儿心里激动,口不择言也就难以避免了。

  “呜……火儿没说错啊,明明是答应过的嘛。”

  火儿捂着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嘴里兀自辩解着。

  按照平时,火儿无论自己对错,只要挨打就不会还嘴,所以挨打的次数逐渐减少。

  可今天不行,事关原则,即使挨打,火儿也必须争个明白。

  “哼,是吗……你哪个耳朵听见的?”

  火祖宗似乎不再愠怒,而是冷笑一声,却没有继续惩罚火儿。

  “两个耳朵都听见了……丫头可以作证!”

  火儿感觉不太妙,赶紧又把耳朵捂住,还好,一阵热风从耳边掠过,虚惊一场。

  “说过又怎么样,这里是我的地盘,有本事你自己闯出去,反正我没打算让丫头……”

  话说到一半,火祖宗忽然闭嘴噤声。

  “火祖宗,您老没打算让我怎样啊?”一个如同莺啼般清脆的声音响起。

  红色王冠还未散去,巨石上的飘然已然睁开双眼。

  冲王成功的感觉很美妙,不像阴阳隙逸尘那样惊心动魄。

  俏目流转,循着火祖宗的方向,飘然粲然一笑。

  “呃,丫头,你活动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我帮你调理调理。”

  在飘然面前,火祖宗态度和蔼可亲,如同一位长者对待自己的子孙,声音也极其温和。

  见飘然开口,火祖宗一副关心之至的样子,不仅回避了飘然提出的问题,更是充满温情,甚至略显谄媚。

  一旁的火儿,为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深感愤慨,却又不敢当面发作,只得忍气吞声的揉着被打肿的脸颊。

  “嗯……除了觉得浑身充满力量以外,其他好像没什么,对了,肩胛下面靠近两肋的地方,有点麻胀的感觉。”

  按照火祖宗的指点,飘然将全身做了一次查探。

  红色王冠渐渐淡去,飘然红扑扑的脸蛋,出现在火儿和火祖宗的面前。

  “那是翅根,长翅膀的部位,没事的。”

  看着飘然重新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样子,火祖宗也很高兴,轻描淡写的解释了飘然的疑问。

  “翅根,长翅膀……您老啥意思?”飘然一听,吓得从巨石上一下子就蹿到了外面,对着火祖宗的方向,急促的问道。

  “你是凤族血脉,长翅膀有什么奇怪的,只不过,你才晋升战王,应该没那么快的。”

  火祖宗也有点纳闷,飘然突破战王不到一个时辰,竟然就感觉到翅根部位麻胀了。

  “等等……凤族血脉和长翅膀有什么关系,我爹我娘都没有翅膀,我也不可能有的。”

  飘然知道自己是凤族血脉,却从未想过会长出翅膀,被火祖宗一说,当时就吓得快哭出来了。

  “火儿难道没有告诉你?”火祖宗最怕飘然流泪,赶紧把皮球踢到火儿那里。

  “火儿?”飘然一转身,抓住正想逃跑的火儿,柳眉一竖:“你知道什么?”

  “别,丫头,别生气,我慢慢跟你说……”火儿嘴里叫着丫头,心里却对飘然有点怵。

  人家毕竟是逸尘的心上人,怎么着也是未来的老板娘,否则也就用不着自己万里迢迢跋山涉水,跑来求助火祖宗了。

  差不多两年时间的相处,飘然和火儿之间,一直玩的不错,基本没有拘束。

  逸尘是火儿的主人,飘然一心想着逸尘,自然把火儿当成了自己人,何况火儿还救过自己。

  而火儿生性淳朴,如同一位长不大的大男孩,恐怕连男女之情的意识都没有。

  两人之间毫无芥蒂,更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相处融洽也在情理之中。

  火儿对飘然有点怵的原因,正是关于长翅膀的事。

  在落英王国的回势龙脉内,飘然就已经显露出雏凤的样子,只是她处在血脉觉醒将成未成之际,对自身的状况并不了解。

  随着血脉觉醒失败,飘然便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之中。

  即使是火儿费尽心力,帮助她渡过难关,并带她来到火祖宗这里,飘然都毫无感觉,只是听火祖宗曾经说起,才知道当时的情景。

  飘然在昏迷时长出来一对肉翅的事情,是火祖宗刻意关照火儿不要说出来。

  瞒着飘然,是怕她知道自己长着翅膀,会影响到心境,于养伤恢复不利。

  但现在火祖宗装着不知道,把责任转嫁给火儿,却让火儿无辜被飘然嗔怪,倒是受了委屈。

  一边陪着小心,一边老老实实的把当时的情况复述一遍。

  “你是说逸尘也看到了,那……”

  火儿正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又见飘然一阵紧张,俏目之中隐约闪着泪花。

  “主人确实看见了,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就是让你好好恢复。”

  火儿老实,不明白飘然为何落泪,但他不会撒谎,便实话实说。

  “怪不得他……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我长翅膀一定很难看。”

  这两年来,飘然只要不是修练,就会跟火儿念叨逸尘。

  时时巴望着,有一天逸尘从天而降,和她一起携手离开。

  本以为逸尘事情繁忙,无暇抽出时间探望,却原来还有如此隐情。

  自认为找出了事情的原委,飘然更加伤心。

  “丫头,你错怪主人了,是我逼着他离开的……”

  看着泪眼婆娑的飘然,火儿就是再淳朴,也多少能看出一些来。

  丫头认为逸尘嫌她长出翅膀难看,所以一直没有过来探望。

  可实际上,逸尘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只是一个劲的叮嘱火儿,必须保证飘然的安全。

  也正因为这样,火儿才能连哄带骗的把逸尘赶走。

  刚到火祖宗这里,火儿还与逸尘有过几次联系。

  但后来由于火儿的多嘴,让火祖宗屏蔽了传信玉的消息,致使他们与逸尘之间的联系,中断了半年之久。

  这一切,不能怪到逸尘头上,如果要追究责任,首当其冲的就是火祖宗。

  “你说的都是真的,没有骗我?”

  飘然两眼死死的盯住火儿,看着火儿一脸无辜,终于相信了。

  只要逸尘不嫌弃,长翅膀就长翅膀,没什么大不了的。

  刚要破涕为笑,却又听到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

  “丫头,你真幼稚,火儿只是一个奴才,怎么能够知道那个混蛋小子,心里的真正想法呢?”

  “不许胡说!我相信逸尘,也相信火儿。”飘然连头都不回,一句话就把火祖宗给堵了回去。

  想起来,真正介意翅膀的,不是逸尘,而是飘然自己。

  一个女孩子家家,天生就爱美丽,身材尤其重要,特别是有了心上人以后,总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呈现给对方。

  如果忽然有一天,自己长出来一对翅膀,一边走路,一边还扑棱扑棱的扇着,即便没有吓着别人,自己这一关也过不去。

  不过,经过火儿的解释,加上自己冷静的想一想,飘然心里也就释然了。

  “闹了半天,就我一个人是不可相信的,亏我这两年,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生怕有半点闪失……唉!”

  火祖宗像个怨妇似地,唉声叹气,一副酸溜溜心有不甘的样子。

  “嘻嘻,火祖宗最好了,飘然一辈子都记得您老的恩情,怎么会不相信呢。”

  放下了,心情自然舒畅,飘然的声音嗲嗲的,让人听起来骨头酥酥的。

  “真的?那你就听我话,以后不要搭理那个叫什么逸尘的混蛋小子,好不好?”

  火祖宗从飘然的眼里,就已经看出了她对逸尘的心思。

  尽管不希望让飘然难过,但他觉得为了飘然的前途,还得设法劝阻。

  “为什么?火祖宗,难道你不愿意看到我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么?”

  飘然一愣,不明白火祖宗的话中之意。

  在飘然眼里,除了爹娘和逸尘之外,就属火祖宗最亲近了。

  短短的两年时间,火祖宗不仅帮助飘然激活凤族血脉,还想尽一切办法,为飘然提供具有精纯火属性的修练资源,给这一次的冲王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甚至在平时的生活中,也是无微不至的关心,比起爹娘似乎毫不逊色。

  唯一遗憾的是,时至今日,飘然还没有见到过火祖宗的真身,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对火祖宗的尊敬。

  甚至连天云城城主公孙宏,飘然的姑父,在飘然心目中是一个大英雄,却不及火祖宗这般亲近。

  她相信火祖宗只是担心自己年轻幼稚,感情容易冲动,才以长者的身份提醒。

  尽管理解火祖宗的好意,但在这件事情上,飘然是绝不会改变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