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血脉危机

第六百二十三章 血脉危机

  不过,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超级强者,大多留恋高级位面的丰富资源,和舒适的生活环境。

  根本不愿意冒着挑战法则的风险,潜回天罗大陆,去过清贫的生活。

  除非原本就有任务在身,或者是另有企图的,才会出没于天罗大陆。

  比如四方大帝,就可以随时进出天罗大陆,只要有正当理由,就不会受到法则的约束。

  就像西方大帝金收,被科隆炮击,一怒之下,一掌摧毁了方圆世界设置在死亡沼泽的试验基地。

  由于方圆世界违反法则在先,西方大帝出于自保,并不会受到任何制裁。

  就连火祖宗自己,也由于某种原因,取得了天罗大陆的合法居住权。

  “既然有法则限制,那么这些隐世强者,与我们就没有什么关系,又怎么会……”

  从火祖宗的话里,飘然知道了天罗大陆的真正巅峰所在,根本不是什么战王强者。

  虽然以前略有耳闻,包括第一次见到火儿的时候,飘然就感觉火儿的修为超出了战王强者的范畴。

  但是,她并不清楚,还有隐世强者这样的群体存在。

  不过转念一想,这些人的实力再强,也要受到法则的约束,不能妄动杀念。

  即使自己以凤族之身现世,应该不至于招惹到这些人,看来火祖宗有点谨慎过度了。

  “丫头,别打岔,我还没说完呢。那是以前,确实不会对你造成太大威胁,但近些年来,隐世强者群体迅速变大,其中龙蛇混杂良莠不齐……”

  火祖宗告诉飘然,随着墨亚预言中的万年大劫将至,各个高层位面的超级强者,有不少利用法则的漏洞,偷偷潜入天罗大陆。

  特别是近几十年,天罗大陆增加了数以百计,甚至更多的超级强者。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趁着天罗大陆的劫难,大捞一把,搜罗一些只有在大劫期间才出现的奇珍异宝。

  对于长期生活在天罗大陆的人们,大劫是一场生死劫难,若无应劫之人出现,力挽狂澜,人类将陷入灭亡的境地。

  但在隐世强者眼里,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运气好的话,一次就能攒够自己千年的修练资源。

  每当大劫降临,必有天地异象出现,各种罕见的宝贝,甚至在其他高等位面也难得一见,这里都有可能遇到。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尽管会面临法则的制裁和大劫的威胁,但他们仗着自己的实力,以及处事的谨慎,相信有办法全身而退。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发大劫之财的心思,以及无休止的贪念,促使众多超级强者,暂时放弃原本舒适的生活,到天罗大陆伺机寻宝。

  而这些隐世强者之中,有一大部分不属于人类,加入其中的珍禽异鸟,也不在少数。

  能够达到皇级修为的珍禽异鸟,在其他位面的各自家族中,都享有崇高的地位。

  由于万年前凤凰一族的消失,使得禽类没有了公认的百鸟之王。

  王位高高在上,又是虚位以待,整个禽类的超级强者都蠢蠢欲动,希望自己成为新一任的百鸟之王。

  数千年的混战,陨落了无数禽类超级强者,却依然没有一位足以担当重任的新王出现。

  于是,趁着天罗大陆大劫之际,禽类暂时休战,并相互有了一个约定。

  即日起到大劫结束,若有皇级修为的凤族出现,便共同拥之为王,谁也不得继续觊觎王位。

  如果没有,就凭禽类各个家族,在天罗大陆搜罗到的奇珍异宝,为自己族人打造出一位最强者。

  若干年后,让这些最强者一较高下,最后的胜者,就是新一任的百鸟之王。

  这个约定,把凤族放在首位,看似尊重,实则暗藏杀机。

  首先,凤族消失已有万年之久,怎么偏偏就在天罗大陆大劫的几十年间出现,这种几率少之又少。

  其次,即便真有凤族现身,也必须达到皇级修为,才有资格登上王位。

  试想,以凤族在禽类的地位,要是有皇级的修为,怎么可能到现在不被发现呢。

  比较合理的解释就是,要么凤族彻底灭绝,完全从世界上消失了。

  要么,或许还有个别的凤族血脉存在,如果是这样,皇级修为的标尺就已经剥夺了,他们成为百鸟之王的可能性。

  如果能够从万年前活到现在,必然接近甚至达到,战帝级别的修为,这样的凤族一旦出现,根本就不需要别人拥立为王。

  随时随地,只需表明身份,自立即可,所有禽类岂有不从之理,又何须蛰伏万年?

  这样的可能,显然不存在。

  唯一的可能还有一个,凤族灭亡之际,曾经遗留下凤族血脉,在特定的条件下,血脉复苏,有选择性的进入人类或者禽类的身体。

  而这种情况,又以进入人类躯体为主导,进入禽类躯体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因为无论什么禽类,要是发现一个拥有凤族血脉的同类,一定会想方设法,趁对方羽翼未丰之际,将之扼杀!

  只有人类,特别是天罗大陆的人类,对这方面的反应相对较慢。

  一般情况下,只有战王强者的修为,才有可能通过一定的方式,推测一个人是否拥有凤族血脉,准确性也不过一半一半。

  而整个天罗大陆,能够晋升王者的,一共也没有多少,而拥有凤族血脉的,更是不曾发现。

  要把这两者碰到一起,概率实在太小。

  像飘然这样拥有凤族血脉的,也只有火儿一眼就能看出来,还是由于他俩的体质属性相同,更容易沟通。

  “火祖宗,您是说,这些禽类的隐世强者,会对我下手?”

  说到这里,飘然似乎猜出了火祖宗的话中之意。

  火儿不是禽类,也能看得出飘然的凤族血脉,而那些禽类的超级强者,自然更容易从人家的身上,找到凤族血脉的存在。

  “不错!这些禽类超级强者,一经踏入天罗大陆,就把人类所有修为达到战王级别的强者,如同筛筛子一般,挨个查了个遍。

  只要有一点点怀疑,就设法暗下毒手,最客气的做法,就是不知不觉中,降低对方的修为并永远不能寸进。这样做既不涉及法则,又可以消除隐患。”

  火祖宗虽然很少出去,但对外界那些所谓的隐世强者的动向,多少有一些了解。

  禽类表面上愿意拥立凤族为王,实际上更想自己登上王位,睥睨天下。

  那个约定,说白了就是向所有禽类,发出了铲除凤族的信号。

  一旦遇到拥有凤族血脉的人,无论哪一族,都会想尽一切办法,除掉这个阻碍自己成为百鸟之王的绊脚石。

  以飘然目前的实力,对付一般的战王强者,即便不敌也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但在那些最低达到战皇初阶修为的超级强者面前,飘然连一只蚂蚁都不如。

  只要飘然暴露出凤族血脉,只怕就要面临惨遭灭杀的厄运。

  “不是有法则限制吗?”

  妄动杀念,是法则中必须施加惩罚的一项。

  飘然相信,这些超级强者,不会为了对一个刚刚踏入战王级别的人动手,而甘愿遭受法则的严惩。

  “他们不会亲自出手杀你,但可以利用其他办法,阻止你修为的进一步提升。”火祖宗的心情似乎很沉重。

  那些隐世的超级强者,如果在天罗大陆蓄意杀人,就无法逃脱法则的制裁。

  即使像四方大帝这样的位高权重者,也不能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滥杀无辜。

  但是,隐世强者不能随意杀人,不代表他们就会放弃目的,飘然的凤族血脉对他们始终都是一种威胁。

  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隐世强者利用人类的战王强者,来对付飘然。

  “禽类的隐世强者,怎么可以控制人类呢?”

  被火祖宗折腾得鼻青脸肿的火儿,忍不住又插嘴了。

  看情势,火祖宗明显是在阻扰飘然离去,一旦成功,自己也没有机会去找逸尘。

  自从认主以后,就跑了一趟西芒山,帮逸尘找回无叶石纹花,其他的好像就没干过啥。

  火儿觉得自己好歹也有皇级修为,尽管受到法则约束,但保护主人乃是分内之事。

  老是被困在这里,就算对自己的修练大有帮助,也难以拴住这颗对主人的尽忠之心。

  “利用而已,不需要控制。”这一次,火祖宗没有再对火儿发脾气,反而很耐心的解释道。

  每一位修武者都追求修为的提升,达到的级别越高,要求越强烈。

  能够得到修为远远高出自己的超级强者指点,几乎是所有修武者梦寐以求的。

  天罗大陆的战王强者,数量虽然不多,但是,谁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已经是站在了最巅峰的位置。

  他们都希望得到指点,以及有价值的建议,拥有这种资格的,非超级强者莫属。

  于是,一些利用法则漏洞潜入天罗大陆的隐世强者,将自己对修武一途的理解和经验,拿出来与人分享,从而得到可观的报酬。

  尽管难以觅得真正的天材地宝,但用这些东西去换得生活质量的提高,却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要是给对方一个暗示,去干点自己不方便干的事情,绝不是什么难事。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