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彩魅失控

第六百二十五章 彩魅失控

  十多年间,穆梓只能以伯伯的身份,偷偷地关注无痕,并未尽到一个正常父亲的义务。

  及至两年前,犬养二宝派人将无痕掳至一叶堂,想以此要挟穆梓。

  幸得逸尘和花飘零出手相救,否则,恐怕无痕已是凶多吉少。

  好不容易母女相认,还没有享受天伦之乐,无痕又遭龙脉大阵剥夺生机。

  几经磨难,让穆梓对无痕更是心存歉疚。

  本想成全无痕对逸尘的一片痴情,穆梓曾经主动和逸尘谈及此事,又被逸尘拒绝。

  虽有十年之约,但穆梓心里清楚,与飘然情深意重的逸尘,只怕难以接受无痕。

  堂堂一国之君,穆梓既未能尽到为人父的责任,又不能成全女儿的婚事,越想越是郁闷。

  现在能够亲自见证无痕晋升王者,也算是穆梓这些年来,最为开心的一件事了。

  “国王陛下,圣女成功晋级,你难道不高兴?”

  彩魅见穆梓老泪纵横,不免觉得奇怪。

  “高兴,高兴,就是太高兴了,才忍不住流泪的。”

  穆梓涨红着脸,不断的搓揉着自己的双手,像一个兴奋得不知所措的孩童一般。

  无痕能够以灵气不足的现状,在回势龙脉内冲王成功,无疑是受到了龙脉的庇佑。

  意外的惊喜,让穆梓对龙族又多了一份感激,也为他日后拼死护住回势龙脉,提供了感情上的基础。

  “咦,父王,你怎么了?”

  头顶的红色王冠逐渐淡去,精神抖擞的无痕,一睁眼就看到了一脸泪花的穆梓。

  “父王开心,今天是父王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时候。痕儿,恭喜你成为王者!”

  穆梓张开双臂,完全不顾圆球般身体带来的行动不便,连滚带爬的扑向无痕。

  “谢谢父王!”

  无痕一纵身,燕子般的一头扎进穆梓的怀中。

  快二十岁了,无痕几乎没有享受过父亲的怀抱。

  从小就生活在花木堡,尽管花飘零和杏老对她疼爱有加,但无父无母的无痕,总觉得自己是孤苦伶仃的。

  情窦初开,喜欢上逸尘,还没有开始初恋,就被逸尘无情的拒绝。

  表面上看起来,无痕是无忧无虑大大咧咧,但实际上她心里的痛苦,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理解。

  好在,这两年来,穆梓时时刻刻,都设法让无痕开心,哄她高兴。

  浓浓的父爱,让无痕心中的创伤有所减轻。

  这一刻,无痕紧紧的搂住穆梓,尽情享受着父爱的温馨。

  “哇……”

  彩魅看着穆梓和无痕父女搂在一起,享受着天伦之乐,心口忽然一痛。

  一口鲜血,毫无预兆的喷洒而出,彩魅的身体猛地一颤。

  嗷~~

  一条五米余长的红色角龙,盘旋于回势龙脉的空中,摇头摆尾,张牙舞爪,面目狰狞。

  化为本体的彩魅,张开血盆大嘴,对着穆梓父女,就是一口咬去。

  沉浸在幸福之中的穆梓父女,根本不会想到彩魅会做出如此反应。

  危机来临竟毫无察觉,连半点防范的意识都没有。

  哗~~

  就在角龙的大嘴,即将触碰到无痕之际,一道火红色的光芒突兀而至。

  光芒穿过角龙与无痕之间的缝隙,随即形成凌厉的劲风,将角龙的身体禁锢在空中。

  “彩魅,你疯了!”光芒闪过,九头蛟王的怒喝传来。

  穆梓和无痕的温馨一幕,被尽收眼底,也唤起了九头蛟王内心深处的某种记忆。

  曾经身为龙王麾下三大超级强者之一的九头蛟王,生性风流,后宫莺莺燕燕不计其数。

  拥有九头蛟王血脉的孩子,没有三千至少也有两千,但他从未享受过片刻的天伦之乐。

  第一次有了自己的骨肉,九头蛟王也欣喜过,好像还亲手抱过一回,并给予孩子母亲非常丰厚的奖赏。

  由于精力充沛,九头蛟王勤耕不辍,欢愉之后,衍生物自然就随之而来了。

  接二连三的喜讯传来,看着一个个吱呀乱叫,却无法沟通的娃娃,他忽然觉得兴致索然。

  当初的短暂喜悦,很快被没完没了的啼哭所淹没,渐渐的就变成了一种压力。

  加上九头蛟王更喜欢的,是与孩子们的母亲卿卿我我,对于由此而衍生出的副产品,实在提不起兴趣。

  于是,不再理会这类喜讯,只是吩咐后宫让专人妥善安排,连孩子的名字也懒得取了。

  时间久了,九头蛟王的后宫,经常出现一些帅哥靓妹,叽叽喳喳的喧闹不已。

  不得已,九头蛟王又命属下,将这些日渐成熟的孩子,换个地方安置。

  并特别交代,凡是拥有九头蛟王血脉的女孩,一律不得出现在蛟王府周围,而且见到陌生人必须自报家门。

  此举倒不是九头蛟王对女儿苛刻,实在是自己爱心泛滥,万一不小心,折腾点**之事,岂不有失颜面。

  虽然龙族对**并不敏感,只要彼此心甘情愿,别人不会追究双方之间的血缘关系。

  但九头蛟王不一样,尽管对于龙族的漂亮美眉来者不拒,甚至主动出击,却严守自己的伦理底线。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九头蛟王的嫡系子孙,涌现出来的超级强者,无论是数量还是实力,都远远超出其他龙族成员后裔。

  可惜的是,九头蛟王因为‘霸占’龙太子‘侧妃’,遭到龙王封印,而整个龙族,也在不久后惨遭灭族。

  被封印的这些年,九头蛟王也曾经有过自责,如此众多的子嗣,自己能够叫出名字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已,绝大多数是相逢不相识,形同陌路人。

  但想到自己的子孙,在各方面的成就,都超过了其他龙族成员,他心里又多了一份自豪。

  自豪也罢自责也好,一切都已过去,龙族的巨变,让九头蛟王的心境变得淡然起来。

  虽是触及了心思,却没有因此而嫉妒穆梓父女。

  而且,九头蛟王也绝不允许彩魅去伤害他们。

  “彩魅姐,你的样子好吓人啊。”

  无痕一睁眼,正碰上彩魅的满目凶光,不禁吓了一跳。

  在回势龙脉内,彩魅时常显出本体,无痕对于角龙的存在并不陌生。

  更多的时候,彩魅对无痕以及梨儿,都是疼爱有加,使得自有失去母爱的无痕,倍感亲切,对彩魅也是愈发尊重。

  “痕儿小心,彩魅眼露凶光,面目狰狞,似已失去理智。”

  穆梓一把将无痕拉到身后,用自己圆球般的身躯,直面空中的彩魅。

  “我……这……”被九头蛟王禁锢的彩魅,嘴里发出毫无意识的声音,神情逐渐呆滞。

  “蛟王前辈,彩魅姐是触景伤情,求您饶过她吧……”

  旋风般的闪过一道白影,却是一身白色衣裙的梨儿,掠至九头蛟王跟前,匍匐在地,为彩魅求情。

  梨儿跟随彩魅有些时日,对彩魅的过去多有了解,二人之间虽以姐妹相称,实则情同母女。

  见彩魅情绪失控行为反常,梨儿知道,是穆梓父女的举动,引发了彩魅内心的伤痛。

  “触景伤情,我岂能不知,所以未下杀手,只是阻止彩魅行恶而已。”

  九头蛟王说罢,释放出一束红色光线,直冲彩魅头顶。

  在红色光线的萦绕之下,彩魅的脸色趋于平缓,凶光逐渐褪去,茫然的目光中,慢慢有了一丝柔和。

  少顷,彩魅的脸上露出羞愧之色,面目不再狰狞。

  “彩魅谢过蛟王不杀之恩!”

  恢复了红衣女郎的身姿,落至地面,彩魅对九头蛟王一叩到底。

  “起来吧,你吓到陛下父女了。”

  九头蛟王收回红色光线,淡淡的说道。

  见彩魅神色回归正常,九头蛟王放下心来,又倚靠在椅子中,将身体扭动一下,换个舒适的角度,继续关注着红色王冠中的二龙。

  “国王陛下,无痕,彩魅无礼差点酿成大错……”

  彩魅回身,对着穆梓父女盈盈一拜,话未说完,却已是哽咽难言。

  “彩魅姐,没事啦,这不好好的吗。”

  无痕灵巧的闪至穆梓身前,一把扶起彩魅,搂着彩魅的胳膊,亲昵的说道。

  一旁的穆梓,轻舒了一口气,退到身后的椅子上坐稳。

  “乖孩子……”

  彩魅惭愧至极,将无痕拢入怀中,轻抚着无痕的秀发。

  又转过身,拉起匍匐于地的梨儿,一并搂紧。

  看着依偎在怀里的两个孩子,彩魅禁不住两行热泪,顺着俏丽的脸庞流下。

  梨儿说的没错,彩魅见到穆梓父女相拥,想起了自己的宝儿。

  原本也可以享受子承膝下的幸福,却由于宝儿的突然失踪,让彩魅失去了一位母亲应有的欢乐。

  时至今日,宝儿杳无音讯,是死是活不得而知,加上心爱之人早已不辞而别,使得彩魅变成了孤家寡人。

  爱人的无情别离,娇子的无故失踪,接连而来的打击,改变了彩魅的心性。

  如果不是亡灵王的手下留情,恐怕彩魅早已被轰得神形俱失了。

  “宝儿……”恍惚中,彩魅似乎看见宝儿在向她招手。

  必须要找到宝儿,母子团聚,以享天伦,甚至也要找到高巨,亲口问一声他当时为何狠心离去。

  “彩魅,镇定!我说过帮你,就一定会帮你。”

  九头蛟王威严的声音,在彩魅耳旁响起。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