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二十九章 遭遇追杀

第六百二十九章 遭遇追杀

  距离辛戈沙漠千里之外的一个山洞内。

  “青儿!青儿!你醒醒……”

  声嘶力竭的呼喊声,夹杂着捶胸顿足的哀嚎声,从山洞内传出。

  “田大哥,你十天滴水未沾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恐怕等青儿醒来,你已经撑不住了。”

  “拿开,青儿不省人事,我岂有心思吃喝……梦剑文,你可以走了,这里不需要你!”

  “青儿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要看到她安然无恙,才能离开。”

  梦剑文和田涛,这两个大男人,此刻都是声音嘶哑,身心俱疲,却依然守着躺在巨石之上,昏迷不醒的青儿。

  十天来,他们不吃不喝,早已身形俱疲。

  陶书遥在试练通道引爆炸药,形成的巨大气浪,把处于结界中的田涛,梦剑文和青儿三人,冲击到千里之外。

  幸亏逸尘布置的结界,加上陶书遥巨大身躯的阻挡,为他们分担了及大部分的能量冲击波,才使得三人侥幸逃生。

  田涛和梦剑文伤不致命,勉强还能够行动,但青儿原本就没有完全恢复,又被气浪的能量波及,伤势更加严重。

  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梦剑文才和田涛一起,把青儿安置在山洞之中。

  十天前,青儿醒过一次,尽管脑子不太清楚,不认识自己的大哥田涛,却朦朦胧胧的回忆起,小时候经历过的事情。

  但见到梦剑文,则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经过田涛和梦剑文一点一点的提醒和引导,半天后,青儿的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

  至少记起了当年曾经救过梦剑文,只是不清楚当时的具体情况,同时也对田涛产生了一定的亲近感。

  田涛大喜,让梦剑文出去打了野兔之类,三人一起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

  青儿忘记了自己是幽阴门圣姑,以一个寻常少女的身份,和田涛梦剑文相谈甚欢。

  期间,青儿坦言,并没有喜欢上梦剑文,救他只是自己内心的一种本能。

  然而,当梦剑文和田涛,想进一步诱导青儿记忆的时候,青儿忽然间失去了控制。

  青儿痛下狠手,将梦剑文和田涛击伤,自己则再一次陷入昏迷。

  “梦剑文,我不知道青儿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她既然说了不喜欢你,你就没有必要继续呆在这里了。”

  这几天,田涛自己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这样的话。

  只要见到梦剑文不顾伤痛,一直陪自己耗着,就忍不住再说一次。

  “田大哥,你误会了,我请逸尘帮忙寻找青儿,并不是对她有什么不轨企图,而是想为她解开身世之谜……”

  自从押运矿石途中,梦剑文和静静有了那一次坑爹的‘吸毒疗伤’之后,梦剑文发现自己的内心,已经接受了静静。

  几年的相处,由于静静太过强势,大有直接把梦剑文拿下之势,让梦剑文起了逆反心理,刻意的回避对方。

  特别是遇到青儿以后,青儿救命之恩,善良,迷茫……把梦剑文内心搅起了波澜。

  梦剑文曾经以为,自己已经爱上了青儿,并在静静面前大胆的承认。

  可实际上,梦剑文慢慢发现,感恩,同情,或许才是自己对青儿的真实感情。

  在辛戈杀气试练场,梦剑文不惜牺牲自己,为青儿挡住逸尘的致命一击。

  从感恩的角度上来说,梦剑文已经不欠青儿了。

  青儿是田涛的妹妹,这也是铁板钉钉的事实,梦剑文的同情似乎不再必要。

  所以,青儿的坦言,并没有让梦剑文伤心,倒反而让他轻松了许多。

  “青儿是我的妹妹,这就是她的身世。”田涛淡淡地说道。

  田涛并不讨厌梦剑文,相反,对于他的知恩图报很是欣赏。

  只不过,自己兄妹深处荒山野岭,青儿又凶吉未卜,让梦剑文一直不吃不喝的呆在这里,他于心不安。

  “田大哥,你不要赶我走,你是逸尘的大哥,我也是逸尘的兄弟,我和逸尘到辛戈沙漠,共同的目的就是寻找青儿。

  当然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两个青儿居然是同一个人,现在清楚了,我就不能丢下你们,自己独自离去。”

  梦剑文说得很坦然,尽管都是有伤在身,但自己的修为实力,比田涛要高出很多。

  必要的时候,自己留下来,也多一份照应。

  “既然你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我也就不矫情了,好兄弟!”

  田涛伸出粗壮的大手,和梦剑文紧紧地握在一起。

  “田大哥,青儿什么时候醒过来,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们不能让她醒过来的时候,看不到我们,我担心……”

  青儿目前的公开身份,依然是幽阴门的圣姑,而且,她的神智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创伤。

  虽然经过逸尘的救治,状况有所好转,但是,谁也无法确定,她下次醒来的时候,会以怎样的身份出现。

  还有,无论是田涛还是梦剑文,都不希望青儿再次落入幽阴门之手。

  就目前来说,陶书遥引发的大爆炸,出乎了幽阴门高层的预料,处在试练通道中的所有人,都是生死不明。

  如果趁着这次大爆炸死里逃生,脱离幽阴门的魔爪,青儿还有可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否则,以梦剑文和田涛的实力,想要从幽阴门救出青儿,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这里虽然远离辛戈沙漠,但依然是幽阴门的势力范围。

  “对,那就麻烦兄弟,到外面弄点吃的,我们要补充能量,以便应付可能遇到的危机。”

  被梦剑文一提醒,田涛立刻明白过来。

  若想安全离开幽阴门的势力范围,就要保存实力,千万不能因为担心青儿,把自己累垮。

  否则,不但救不出青儿,连自己和梦剑文都难以全身而退。

  “好,我这就去。”

  见田涛终于听进去了,梦剑文非常高兴。

  当即起身,走出了山洞。

  梦剑文先是从山上找到一些枯草,拿到洞口处胡乱的遮掩着。

  又把洞口附近脚印血迹之类的痕迹,清除干净,还弄了几捧尘灰,撒到洞口周围,造成一副破败无人的假象。

  然后,一提气,将身形急蹿远离山洞周围,到数十里之外的地方,寻找猎物。

  “梦参将,好久不见,一向可好?”

  就在梦剑文从一处山崖下,拎着两只野兔,刚刚爬到山顶的时候。

  一个不算太陌生的,公鸭似的声音响起。

  “左副将,能在这样的荒山野岭遇见你,梦某真是三生有幸啊。”

  不用抬头,梦剑文就知道,来人是祥将军的得力干将左副将。

  “好说,好说,梦参将这是和谁一起游山玩水呢?”

  左副将看了一眼梦剑文手中的野兔,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同时,机警的往四下张望,又回过头盯着梦剑文。

  “我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不过是苟且偷生罢了,谁还有兴趣陪我玩耍?”

  梦剑文不动声色的展开精神力,往四周打探一番,嘴里却带着自嘲的口气。

  左副将乃祥将军心腹,为人面善心恶,笑里藏刀,在将军府对梦剑文表面上非常尊重。

  但暗地里,没少在祥将军面前说梦剑文的坏话,这些都是静静偷偷的告诉梦剑文的,应该不会有假。

  “如此甚好……我还以为梦参将一个人吃不了两只野兔呢,却不曾想你的胃口倒是不小。”

  左副将慢慢的向梦剑文靠近几步,手里却暗暗攥着劲。

  “梦某的胃口不大,两只兔子而已,不像左副将,却想一口把梦某吞下。”

  梦剑文停住脚步,顺手将野兔扔到一旁,冷冷的说道。

  尽管梦剑文一直不愿意相信,祥将军真的为了一己之私,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是,面对咄咄逼人的左副将,与其说预感到危机降临,倒不如说梦剑文此刻已经心痛难忍。

  “说笑了,左某只是奉命行事,倒也不至于吃了你,跟我走吧。”

  被梦剑文点破,左副将反而放松了下来:“咱们好歹以前也是同僚,几斤几两彼此都有数,何况你现在有伤在身,我看就不必动粗了……”

  左副将和梦剑文,在将军府都是红人,在别人眼里,他俩是祥将军的左膀右臂。

  梦剑文又是祥将军的结义兄弟,虽然官职不如左副将,但实际地位却高出对方。

  照理说,这两个人应该共同辅佐祥将军,应该相处融洽。

  然而,梦剑文‘背叛’将军府,盗走大量优质矿石,早已被祥将军通报到萨特王国各处守将,一并缉拿梦剑文。

  左副将为表忠心,更是主动请缨,在打听到梦剑文的去向后,亲自奔赴辛戈沙漠,抓捕梦剑文。

  “我行得正站得稳,自问无愧于祥将军,还轮不到你过问。”

  梦剑文不屑左副将的为人,也知道对方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

  若是以受伤之躯应战,几乎没有胜算。

  “别给脸不要脸!梦剑文,左某虽然答应祥将军,将你生擒,不过,就算意外失手把你给杀了,照样可以交差。”

  左副将的忍耐限度到此为止,话不投机,多说无益。

  身形一动,左副将欺身而至,欲先声夺人。

  “凭你,还差点……”

  梦剑文冷哼一声,右手一扬。

  一道凌冽的寒光,直奔左副将头颅而去。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