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三十四章 相爷震怒

第六百三十四章 相爷震怒

  嗡~~

  阴无为身形不动,却从体内释放出一丝威压。

  空气中一片沉闷,似乎被威压钳制,弥漫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

  噗通~~

  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级别的祥将军,在这一丝威压面前,失去了平衡。

  从虚空之中如顽石般急坠而下,重重地摔落地面。

  “相爷明鉴,阿祥说的句句属实。”

  顾不得自己的狼狈,祥将军连忙翻身叩拜,嘴里依然坚持着自己的说词。

  只不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所说的那些关于阴无法之死的那些‘设定’,以及逻辑性很强的推理,根本就没有进入阴无为的耳中。

  因为这一刻,阴无为最感兴趣的,是一副若隐若显的画面,隐隐约约却又明明白白。

  画面中,一个身材高大,与祥将军差不多的汉子,在将军府的地下某处,取出一柄长剑。

  然后阴无法在虚空中,跟看不清面目的对手激战,战局一直呈胶着状态,隐约中,阴无法还稍稍占据一点点上风。

  忽然,一柄长剑带着滔天威压,速度极快,几乎是悄无声息的,从背后直刺阴无法的后心。

  一经得手,长剑上立刻释放出璀璨光芒,将阴无法全身笼罩。

  很明显,这柄长剑是王者之器。

  与此同时,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实施空间禁锢。

  阴无法虽是战王强者,但突遭偷袭,一时失察,已是身受重伤。

  而那个模糊身影,同样也是战王强者,禁锢势颓的阴无法不算难事。

  于是,让阴无为睚眦欲裂的一幕呈现出来:

  被禁锢的阴无法,几经挣扎,依然被王兵剥夺生机,垂死之际,一缕神魂悄然窜出,却遭对方以王兵击杀,神形俱灭。

  幽阴门总护法,战王强者级别的阴无法,从此消失得干干净净。

  阴无为不知道,为什么会呈现如此画面,恍惚中觉得是二弟阴无法死不瞑目,借此机会来向自己倾诉。

  最后一站在将军府,而凶器长剑又出自于将军府地下,尽管与阴无法对战的强者并非祥将军,但是,此事与将军府脱不了干系。

  情绪激动的阴无为,开始还勉强沉住气,质问祥将军。

  当祥将军再次确认,凶器就是梦剑文手中的战斧时,阴无为终于暴怒。

  “门主息怒!”辛不仁见状,连忙劝说阴无为,并出手阻挡了一下。

  辛不仁没有看见什么,只是对祥将军把矛头指向逸尘,非常不满。

  但是,祥将军毕竟是萨特王国的将军,如果阴无为一怒之下将其斩杀,不仅更加激化矛盾,而且还要受到同僚的诟病。

  幽阴门与萨特王国官方的关系非常微妙,一方面阴无为身为萨特王国的相爷,位高权重,在牵制国王宇文则的同时,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

  另一方面,阴无为又是幽阴门的门主,意图雄霸天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在没有完全撕破脸之前,维持表面的平衡,还是很有必要的。

  与此同时,龟氏六雄眼见阴无为神色突变,暗道不好,便不顾自身伤痛,联袂往前一扑。

  想挡在祥将军之前,卸去阴无为凌厉的杀气。

  但是,龟氏六雄的身形刚刚启动,就遭到一股劲风扫过。

  六兄弟的胸口,如同被重锤击中,一个个如断线风筝般的坠落下来。

  能不能为祥将军分担一点力道不清楚,可龟氏六雄是实实在在被击溃了。

  虽未丧命,却也是伤痕累累重伤在身,连说话都没有力气了。

  啊……

  即便如此,地面上的祥将军还是一声惨叫,整个人蜷缩着,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

  阴无为震怒所激起的能量涟漪,让祥将军全身骨骼严重挫伤,修为瞬间急剧下降。

  尽管祥将军不会想到,阴无为会突然发难,但祥将军战王强者的防御本能,还没有反应,就已经遭到痛击了。

  一个战王初阶强者,竟然经受不住阴无为的部分能量冲击,可见阴无为的修为实力,远在祥将军之上。

  “狡辩!凶器明明是王兵级别的长剑,到你嘴里却变成了战斧,哼!”

  阴无为怒气未消,看着生不如死的祥将军,没有一丝同情之意。

  “这战斧……我好像见过。”一旁的辛不仁,见阴无为不再出手,暂时松了一口气。

  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战斧王兵,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时之间却又记不起来。

  “叔叔……大哥!”

  静静根本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见龟氏六雄猛地腾起身躯,又突然摔落。

  刚刚惊呼出口,却看到祥将军惨叫之后,一脸的痛苦模样。

  在静静的印象中,祥将军从未受过伤,甚至连战败的情况都没有见到。

  而几个月不见,祥将军的修为已经提升到战王级别,算得上是人类在天罗大陆的最高级别。

  即使战败,也不至于变成这副腔调,关键的是,阴无为是怎么出手的,静静都没有丝毫察觉。

  最重要的两个人,梦剑文被祥将军禁锢,祥将军又被阴无为重创,此刻都是危在旦夕。

  还有疼爱自己十多年的龟氏六雄,也身陷绝境。

  悲愤之下的静静,一会儿跑到梦剑文身边,一会儿又跑到龟氏六雄那里,发现他们虽然伤重,却不至于致命。

  而祥将军则是生死难料,魁梧的身躯,已经蜷曲成一团,面部神经撕扯着,扭曲得不成样子。

  四肢蜷缩,两眼无光,如果不是呼吸还算顺畅,恐怕静静都不敢确认大哥还活着。

  梦剑文的伤,是不是祥将军弄的,静儿没有看见。

  但是,祥将军和龟氏六雄,一定是被空中的能量击中的。

  “混帐东西,居然骗到本相的头上,若不是看在辛副门主的面子上,一掌定叫你神形俱灭。”

  意犹未尽的阴无为,兀自忿忿不平。

  祥将军的推理,阴无为没有听进去多少,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幅画面上。

  只有祥将军把战斧王兵认定为凶器这句话,却深深的印在阴无为脑子里了。

  战斧和长剑,原本就不是同一类兵器,即使是一般孩童,都能够分辨出来。

  偏偏到了祥将军这里,这两样东西就变成了同一种。

  这样的失误,出现在堂堂战王强者的祥将军身上,让阴无为感觉受到了极大的愚弄。

  而且,长剑是从将军府的地下被人拿出,无论怎么解释,凶手与祥将军都脱不了干系。

  想来是祥将军自己,为了撇清嫌疑,故意混淆视听嫁祸于人。

  阴无为知道,祥将军是不可能斩杀阴无法的,也不会指使别人,否则,他就没有必要一直惦记着投靠幽阴门了。

  “原来是你,我跟你拼了……”

  终于确认了击伤祥将军和龟氏六雄的人,原来就是阴无为。

  静静悲愤之下,涌起冲天怒火。

  也不管自己的的实力与阴无为天差地别,将身躯化着一道流光,逆向冲往天空。

  “本相不杀女人,但不会拒绝自寻死路的。”

  阴无为冷冷的一挥袖袍,一股挟裹着无上威压的劲风,猛地从空中疾掠而下。

  “静静……”

  一条略显瘦弱的身影,闪电般飞掠过来,堪堪挡住静静的去路。

  却是梦剑文在危急时刻,舍命一搏,用自己的身躯,为静静博得一线生机。

  唰~~

  与此同时,一道灰黄色光芒,如同幽灵般急窜而至,又将梦剑文和静静二人,与阴无为的劲风隔离开来。

  轰——

  一声巨响传来,灰黄色光芒被劲风击得四分五裂,能量碰撞产生的火花四下飞溅。

  虽然只是阴无为的随意一击,却能够爆发出如此威力。

  不仅击溃了类似结界的灰黄色光芒,而且还留有余力,击中了梦剑文和静静二人。

  噗~~

  梦剑文紧紧地搂住静静,坚持以自己的身躯挡住劲风。

  落地之时,终究难改颓势,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在确认静静未受重创之后,梦剑文看着已经被击溃的灰黄色光芒,脸上露出深深的感激之情。

  咳咳……

  梦剑文身前不远处,忽然出现一条人影,摇晃了几下,才勉强稳住。

  “小逸,谢谢……”

  伤重的梦剑文,话未说完,就已经昏迷过去。

  “逸尘!”

  这句话却是虚空之中的辛不仁,乍见逸尘便脱口而出。

  言语中且惊且喜,仿佛期待已久的结果终于出现,辛不仁脸上居然流露出一丝笑容。

  更多的,是一份长吁了一口气的轻松神色,让辛不仁一下子就年轻了好几岁。

  毫无疑问,那一道灰黄色光芒,正是逸尘为了救出梦剑文和静静,才冒险释放出来。

  本以为可以抵挡一二,却不料,在阴无为的强烈能量涟漪面前,逸尘的能量消耗巨大,并显露出身形。

  隐匿身形需要能量的支持,一旦消耗过大,便难以支撑。

  阴无为对静静的随意一击,尽管威力超强,但还不至于将有备而来的逸尘击溃。

  真正让逸尘耗去能量的,是金大圣赠送的幻影镜。

  方才呈现在阴无为面前的画面,正是幻影镜的杰作。

  阴无法的最后一战,让阴无为看得是心惊胆颤,可谁知,这只不过是逸尘利用幻影镜,制造出的幻象。

  有真有假,真假难辨!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