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兄妹相认

第六百三十九章 兄妹相认

  在田涛欣喜的同时,遥远的天际正不断闪烁着白色的光芒。

  光芒之中,隐现两条人影,虽然相距百里,却在举手投足之间,恍如近身相搏。

  一位看不清五官的白脸大汉,手执一柄硕大无朋的金色大斧,身形变幻莫测,唯有金光氤氲,将自己笼罩着,并波及虚空,攻向百里之外的对手。

  另一位,身形略显单薄,似为娉婷女郎,飘飘袅袅身若游龙,一条神出鬼没的白练,游刃有余,飘忽之间,宛如龙游沧海。

  白练吞吐之际,掀起云层翻滚,如同大海怒涛,挟裹着滔天威压,直取对方。

  自第一声雷鸣已有半日之久,二人的战局并未发生太大的变化。

  女郎主攻,招招狠辣,威势逼人,大有将对方生吞活剥之意。

  而白脸大汉却是见招拆招,以防守为主,从未竭力厮杀。

  只等女郎攻来,才用金色大斧的光刃,化解白练挟裹的威压。

  光刃释放出的速度极快,在空气中形成巨大的冲击波,能量波及之处,将周围空气尽数吸空。

  以至于造成瞬间真空,而发出震耳的雷鸣声。

  一旦局势平分,白脸大汉便尽可能的及时收手,然后以逸待劳,静等女郎的下一波攻势。

  由于白脸大汉出手次数很少,又是一发即收,才使得听见雷鸣的人们,不会感觉到威压的存在。

  若是白脸大汉有意卖弄,恐怕仅凭这声雷鸣,就足以让阴无为和辛不仁,以及逸尘等人惨死当场,神形俱灭。

  从场面失上看,白脸大汉稳占上风,他没有恃强凌弱,对女郎发起致命的攻势,似有息事宁人的意图。

  但女郎根本不领对方的退让之情,愈战愈勇,引得整个天空风起云涌。

  每一次进攻被化解,都更加激怒了女郎,接下来的攻势,往往越来越凌厉,势头也越来越猛。

  当白练积蓄到足够的能量之后,所散发出的白色光芒,便如闪电一般,将整个虚空照得透亮。

  同样,不等白练的能量涟漪波及远处,白脸大汉就及时将之化解,并不会殃及他人。

  造成青儿悠悠醒转的,正是被化解之后,消失了威压的白色光芒。

  不知是白脸大汉有意为之,还是他对女郎攻势的把握不准,这一次的白色光芒中,蕴含了一丝促使青儿神智清醒的能量。

  经由阴魂之力,生机之力,以及元冰珠和醒神果的共同作用,青儿的神智已有恢复的迹象。

  只是由于那一丝超强神魂过于强大,虽遭攻击却依然给青儿带来了极大的困扰,致使青儿一时难以苏醒。

  天际闪过的白色光芒,萦绕青儿之后,激发了她的神智迅速觉醒。

  “咦……这是?”青儿微微睁开眼睛,如同刚刚睡醒一般,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青儿!”田涛一把扔掉还没有啃完的野兔腿,将手放在衣服上使劲地蹭了两下。

  张开双臂,一纵身,跃至青儿身前。

  “大哥……”

  听到声音,又见田涛满脸泪光的扑将过来,青儿的双眸圆睁,露出惊喜的表情。

  从地上一跃而起,不管不顾的,如同小鸟投林般的,扎入田涛怀中。

  落入幽阴门,青儿虚度了差不多五年光阴,木偶般的被控制,甚至连最疼爱自己的大哥,都曾经相见不识。

  一旦记忆的闸门重新开启,青儿紧紧地依偎在田涛的怀里,喜极而泣。

  “嗬嗬……哈哈……”

  对于妹妹的失踪,田涛一直很自责,认为是自己这个做兄长的,没有尽到保护的责任。

  致使青儿一个姑娘家,孤苦伶仃的坠入幽阴门,顶着圣姑的虚名,饱尝了失忆的折磨。

  如今见青儿似乎恢复了记忆,并认出自己这个大哥,田涛且惊且喜,禁不住两行清泪顺腮流下,嘴里却兀自发出旁人无法听懂的怪声。

  逸尘和梦剑文二人,终于亲眼目睹田家兄妹相认,感慨之余,也都为他们感到高兴。

  逸尘一步窜出,从烤好的野兔肉中拿出一块,来不及与大家客套,便自顾自的大快朵颐起来。

  静静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却也是女流之辈,对于这等久别重逢的场景,自然免不了陪着掉下一些眼泪。

  不仅是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静静的眼泪中还包含了些许的酸楚。

  哭得梨花带雨的青儿,失去了幽阴门圣姑的冷傲,却多了一份小家碧玉的清纯。

  青儿原本就算得上美女级别,在恢复了记忆之时,又见到了阔别五年的大哥,双重的欣喜,让她更加楚楚动人。

  到目前为止,静静还不知道,青儿和梦剑文在感情上到底有没有瓜葛。

  看看自己的虎背熊腰,又看看青儿的婀娜多姿,再回过头,见梦剑文一脸的高兴,静静不由得鼻子一酸,眼眶中胀满的泪水,把视线变得迷离起来。

  “静静……”

  看似漫不经心的梦剑文,早已敏锐的捕捉到了静静的情绪变化。

  一伸手,将静静硕大的身躯拉到自己怀中,又伸出另一只手,箍桶般的把静静环绕在其中。

  “切……文文,你……”

  看着梦剑文颇为吃力的样子,静静嘴里抗议着,却又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幸福感所笼罩。

  这是梦剑文第一次主动搂抱静静,而且还是在众人面前,尽管没有半句甜言蜜语,但静静已经从他的行动中,感受到了浓浓的爱意。

  几年来,曾经梦寐以求,却又不敢说出口的愿望,这一刻竟然毫无预兆的实现了。

  静静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幸福的人,与自己倾心已久的文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静静的心里怦怦直跳。

  想要忸怩一下也无法做到,梦剑文瘦弱的双臂,紧紧的箍住静静,即便静静想换一个姿势,都不太可能。

  别管青儿是如何‘国色天香’,也不想文文是否心有杂念,此时此刻,还是好好享受吧。

  田涛兄妹的抱头痛哭,梦剑文和静静的激情相拥,给逸尘带来瞬间的悸动。

  但眼见着他们的心愿达成,逸尘打心眼里高兴。

  同样开心的,还有龟氏六雄,他们或许并不在意梦剑文的感受,但静静一脸幸福的陶醉着,就足以让他们老怀大慰。

  自从腾啸将军故世以后,龟氏六雄就以静静的喜怒哀乐,作为自己的情感标准。

  多年来,除了一直得到祥将军的呵护之外,静静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心仪梦剑文,却无法被接纳,也使得静静愁眉紧锁,这也是龟氏六雄曾经痛恨梦剑文的原因。

  特别是祥将军为了顺利投靠幽阴门,不惜设计陷害梦剑文,让静静陷入了极为痛苦的两难之中,让龟氏六雄看在眼里痛在心头。

  就在几个时辰前,祥将军遭创,梦剑文危机,都足以给静静带来之命的打击。

  龟氏六雄只能舍命一搏,为祥将军争取一次活命的机会,也算是为静静缓解痛苦,所做的最后努力。

  青儿的苏醒,又让龟氏六雄暗暗捏了一把汗,生怕静静为此受到打击。

  好在危机已经过去,静静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梦剑文的主动示爱,打消了静静和龟氏六雄的疑虑。

  只有草儿,在见证了柳哥莺妹历经千年磨难,终得圆满之后,对于眼前的感人一幕无动于衷,依然竭力为重创之中的祥将军疗伤。

  山洞内的一切,似乎与外界隔绝,但虚空中的战斗,却因此陷入停顿状态。

  “水丫头,本帝看在你哥哥的份上,不与你一般见识,已经忍让多时……难道你还要苦苦相逼?”

  白脸大汉在激战中,仍然对山洞内的情况了如指掌。

  此刻,他有意终止战斗,便出言规劝对方。

  “金收,你贵为西方大帝,却是一个长舌婆,姑奶奶的清誉差点毁于一旦,全是拜你所赐,此仇不报恨意难平!”

  西方大帝金收口中的水丫头,正是被困于天之眼长达万年,得逸尘无意破解七星拱斗大阵而相救的水映月。

  水映月杏眼圆瞪,一匹白练兀自飘忽不定,如同行云流水般,凝聚着天地间的灵气,挟裹着无上威压,随时准备向金收发动攻击。

  “且慢——本帝承认有失言之处,但从没有想过要败坏你的名声,要怪只能怪木芒那个贼色胚……”

  被水映月呵斥,金收老脸一红,神情十分尴尬,嘴里却还在辩解。

  “胡说!自始至终,东方大帝都没有对我有任何非分之想,一切都是你妄加揣测,害得我青帝哥哥无辜陨落……”

  水映月眼圈一红,晶莹的泪光在眼眶中流转,面对金收的搪塞,她气愤至极。

  唰~~

  白练一卷一伸,闪出一道白色光芒,水映月无法接受金收的说辞,愤恨之际,欲将金收痛击。

  “等等,水丫头,今天本帝要见朋友,还准备收徒……不如,咱俩暂且罢手,大不了我帮你找到青帝,无论死活,我都会给你一个交代,好不好?”

  金收心里有愧,见水映月紧逼不放,怕她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只好先行妥协。

  “此话当真?”正欲催动白练一战的水映月,闻言不禁一愣。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