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四十章 发誓报仇

第六百四十章 发誓报仇

  今日一战,虽为报仇,但水映月知道,凭自己的实力,想要从西方大帝金收手中占得便宜,几乎没有可能。

  若不是金收理亏,不忍出手攻击,只怕不消一个时辰,自己早已落败。

  “绝无虚言!”金收斩钉截铁的说道。

  祸是自己惹的,即使不能圆满解决,至少也应该做出一些弥补,好歹让水映月有一丝期盼。

  尽管金收还不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水映月万年不露面,青帝更是有陨落的可能。

  但是,听水映月的口气,东方大帝似乎并没有参与其中,自己多半是错怪木芒了。

  “好,姑奶奶就给你一个机会……差点忘了,我也还有事,今天不打了。”

  水映月已经有一万年没有见到青帝了,摆脱了七星拱斗大阵之后,也四处打听过,却一直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

  只是听说,在上一次的万年大劫中,青帝到过魔界,但没有参与五行帝尊师徒和魔尊的决战。

  以青帝的性格,绝不会放过与魔尊一战的机会,除非他已经陨落!

  这是水映月最不愿接受的结果,却也是目前最能够让人做出合理解释的结果。

  跟自己的声誉比起来,青帝的下落更为重要,这正是水映月答应金收的原因。

  “水丫头,本帝向来说话算数,虽然不敢保证到具体时间,但是,找出青帝也是我的愿望,无论如何,我都会把那件事情弄清楚。”金收神色凛然,全无敷衍之意。

  本来就觉得青帝受到了委屈,正愁着没处申冤,才将木芒作为发泄的对象。

  既然木芒无辜,那么,金收更有必要找到青帝,以便解开谜团,还原事实真相。

  这样做,不仅是给水映月一个交代,也是为自己寻求一份心理安慰。

  见水映月深以为然,金收不再多言,当下将身体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虚空之中。

  “哈哈……逸尘小子,本帝来看你了!”

  正在狼吞虎咽的逸尘,突然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便抬头朝洞口处观望。

  却见金光一闪,一个白脸大汉如同一阵风似地,来到了逸尘面前。

  “西方大帝,金收前辈……”

  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逸尘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眼前这位高高在上的西方大帝。

  在死亡沼泽,金收曾经把逸尘扒了个精光,并强行输入金之肃杀,把没有思想准备的逸尘,弄得是羞愧难当。

  干的是好事,手段却极其恶劣,让逸尘不知道该恨,还是该谢。

  每每想起,逸尘都会记起当时的窘相,以及金收猥琐的神情。

  “果然被扒一次,牢记终身!”金收苍白的脸上,似笑非笑,怎么看都是一副暧昧的样子。

  “有劳西方大帝挂念,不知今日又有何事,逸尘谨听教诲便是。”

  本来还在纠结中,可一见金收的表情,逸尘的心就凉了下来。

  想好的客套话,到了嘴边又被咽了回去,明面上不敢得罪,只能勉强地回了一句不阴不阳的话。

  “你小子倒会记仇,嘿嘿,也不想想本帝给你的好处。”

  金收并不计较逸尘的态度,依然大大咧咧的说着。

  顺势把目光停留在和田涛拥在一起的青儿身上,把逸尘晾在一边不再搭理。

  山洞内的龟氏六雄等人,见逸尘称呼金收为西方大帝,又听对方自称本帝,一时有些发懵。

  尽管他们从未见过西方大帝这样级别的超级强者,也根本不可能辨别得出真假。

  但是,仅仅是从来人进入山洞所形成的气势,就可以判断出金收绝非普通战王级别的强者。

  就连接受草儿治疗的祥将军,也分明感受到一股上位者的霸气,从金收身上散发而出。

  其实,金收几乎完全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以防给山洞内的众人带来意外的伤害。

  然而,与生俱来的威势,却不是轻易就能够消除的。

  像祥将军这样十分在意地位的人,更是对上位者的气势特别敏感。

  哪怕是奄奄一息,祥将军的脑子依然清晰,逸尘的一声西方大帝,绝对不会叫错,金收一定就是传说中参加过上次人魔大战的西方大帝。

  祥将军感觉自己处于弥留之中,灵光一现,确认了西方大帝的身份,还来不及得意,就被忽然而至的一个念头,给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乖乖龙滴咚……

  这逸尘到底何方神圣,居然如此深藏不露。

  堂堂西方大帝金收,主管西方,杀机深重,乃是修武之人即敬仰又害怕的存在。

  却不惜屈尊进入山洞,主动拜会逸尘,让人匪夷所思。

  更让祥将军不解的是,面对西方大帝的到访,逸尘似乎并不领情,言语之中反倒冷淡至极。

  想到自己曾经迫害以及嫁祸于逸尘,祥将军如同掉进冰窟一般,浑身打着寒颤。

  如今自己只剩下一口气,只要逸尘动动手指头,或者略施威压,便可置自己于死地。

  但逸尘却不计前嫌,吩咐草儿为自己疗伤,此乃何等大恩大德?

  一念至此,祥将军悔恨交加,心潮翻涌之下,面如死灰。

  咦~~

  草儿见祥将军忽然气短,大为诧异,禁不住增加了力度,为祥将军打通血脉,让他免遭死亡的厄运。

  心性单纯的草儿,对逸尘是没来由的言听计从,只管尽力诊治祥将军,对于金收的闯入漠不关心。

  梦剑文和静静此刻处在浓情蜜意之中,彼此眼里只有对方,自然也忽略了山洞内的气氛变化。

  最进入人物两忘的是田涛兄妹,如今得以相认,正沉浸在无比喜悦之中,根本没有在意不速之客金收的闯入。

  “青儿,大哥找了你好几年,总算没有白费……”田涛爱怜的对着青儿说道。

  虽然见过几次,却由于青儿神智不清,不但没有认出田涛,反而曾经致使幽阴门弟子,对自己内心最为敬重的大哥大打出手。

  若不是龅牙老者相救,恐怕田涛早已遭遇不测。

  “大哥,委屈你了,青儿无知,差点害了你。”

  神智既已恢复,青儿自然想起有关田涛的点点滴滴,心里满是愧疚。

  “傻丫头,你也是身不由己,要怪只能怪幽阴门那帮混蛋,让你饱受折磨。”

  能够见到神智清醒的青儿,对田涛来说最为重要,一切苦难都已经过去,唯一痛恨的,就是让青儿人不人鬼不鬼的幽阴门。

  “对,幽阴门是我的最大敌人,可是,我记不起来,到底是谁让我变成一个活傀儡的……”

  青儿茫然的抬起头,定定的看着田涛。

  在元冰珠和醒神果的作用下,又经过白色光芒的刺激,魂绕已久的超强神魂终被驱除。

  但青儿能够回忆起过去的事情,却不能记起对自己实施干扰的人。

  只是朦朦胧胧的记得,有人对自己实施过搜魂术,从那以后,自己就成了幽阴门的圣姑,一个在绝大部分时间都没有意识的杀手。

  “是阴无为,还是辛不仁?”

  在田涛眼里,阴无为和辛不仁身为幽阴门的正副门主,又有战王强者的修为,实力强劲。

  而青儿的圣姑头衔,在幽阴门的地位,仅仅低于这二人,所以他们的嫌疑最大。

  “应该不是……我见过那个人,却无法记住他的面孔,就算再一次面对面,我同样不能认出他。”

  青儿绞尽脑汁的从记忆中搜索,却没有得到一丝信息,只得颓然的摇了摇头:

  “我一定要找到这个人,问问他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

  在天罗王国的都城,莫名其妙被掳到萨特王国的幽阴门,神智遭到侵扰。

  五年的身不由己,让青儿痛心疾首,发誓要揪出幕后黑手,报仇雪恨。

  “唉,不找也罢,我们平民百姓,根本没有能力与幽阴门这样的势力抗衡。”

  田涛叹了一口气,强行压下内心的仇恨,劝慰道:“其实,我们更要记住的,是逸尘和梦剑文两位兄弟的大恩。”

  敌人过于强大,连萨特王国的国王宇文则都难以撼动,岂是田涛兄妹就能够叫板的。

  若是一意孤行,与幽阴门为敌,简直就是拿鸡蛋碰石头,自行毁灭。

  田涛深知青儿的苦楚,却不得不试图劝阻她放下仇恨,去铭记恩情。

  这是哥哥对妹妹的疼爱,同时也是一种不得已之下的保护方式。

  一个人一辈子会遇到很多事,顺境逆境无法选择,爱恨情仇难以避免。

  如果成天惦记着自己的不如意,或者是对别人的痛恨,自己也会陷入无边的痛苦之中。

  每一次恨意升起,首先遭受折磨的就是自己,对于真正的仇人,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相反,多回忆一些自己曾经得到过的帮助,会让自己多一分感恩之心,心情也会因此变得舒畅起来。

  “我活到现在,还能和大哥相认,文文和逸尘的功劳最大,这一点,青儿永远都不会忘记。”

  尽管自己救梦剑文在前,但梦剑文在试练通道内舍身一扑,还是让青儿感动不已。

  逸尘则是妙手回春,硬生生的把超强神魂,从青儿的神智中剔除出去,几同再造之恩。

  “恩要报,仇更要报,我与幽阴门势不两立!”青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