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收徒遭拒

第六百四十一章 收徒遭拒

  青儿的眼里透出一道凌厉的光芒,这正是让田涛最为担心的。

  永远都报不了的仇恨,最好的办法或许就是选择性的忘记。

  “青儿……”忧虑甚至恐惧,从田涛心头升起,让他一时之间找不出恰当的语言。

  “说得好!”

  田涛还没有说完的话,被一旁的金收突然打断:“这丫头有胆识,本帝没有看走眼。”

  金收进了山洞以后,只是和逸尘打了个招呼,就把注意力完全放到了青儿的身上。

  见人家兄妹重逢,相谈甚欢,一直不好意思插嘴。

  好不容易等到田涛语塞,金收自然不会放过机会,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啊……你是谁?”

  闻得此言,青儿从大哥的怀里转过身来,正巧遇上金收直勾勾的眼神。

  顿时一惊,一把推开田涛,做出一个随时应战的姿势,对着金收厉声喝道。

  “嗨,丫头,别怕,本帝是来收你为徒的。”

  金收苍白的脸上,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希望能够打消青儿的戒备心理。

  只不过,自从上次在死亡沼泽,将逸尘戏弄一番,曾经有过酣畅淋漓的大笑之后,已经好几年没有展露过笑容了。

  为了给青儿留下一个好印象,也希望顺利达到自己的目的,金收勉为其难的用自己最不擅长的笑容,向青儿示好。

  “谁是丫头,我叫青儿……看你一脸的不正经,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

  青儿不自禁的往前跨了半步,将田涛挡在身后,神情紧张的注视着满脸尴尬的金收。

  神智刚刚恢复,就见到了大哥,巨大的喜悦让她根本没有在意其他。

  金收与逸尘的对话,更是没有半点进入青儿的耳中。

  到目前为止,青儿还不知道,眼前这个被自己认定不是好人的家伙,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西方大帝。

  “咳咳……本帝果然没有女人缘,一个黄毛丫头,也敢说我不正经,唉……”

  青儿的话,差点没把金收噎死,堂堂西方大帝,万年来凌驾于世人之上。

  若凭修为实力,这世上估计找不出几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然而,几个时辰之间,就遭到了水映月和青儿两位‘女人’的强烈鄙视。

  这等囧事要是传出去,金收的这张本来就苍白的老脸,只怕要变成透明的了。

  “这位前辈,我妹妹青儿年轻鲁莽,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田涛见金收的脸上白里透紫,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连忙拉开青儿。

  然后一躬到底,态度诚恳的向金收道歉。

  尽管田涛的修为,远低于战帅巅峰级别的青儿,但大哥的身份,绝不允许他躲在青儿背后。

  即使金收发难,也得先经过田涛这关。

  “罢了罢了,本帝岂能与丫头一般见识。”

  金收最不喜欢繁文缛节,看到田涛一本正经诚惶诚恐,早就不耐烦了。

  双手做了一个免礼的虚势,就把低头哈腰的田涛被弄直了。

  “本帝?刚才听前辈说什么收徒,不知……”

  田涛偷眼瞄向金收,发现对方表面看起来,虽然有点凶神恶煞,却又不似孟浪轻浮之人。

  况且,人家只是远远的伸手虚扶,就有一股莫名的气势,使自己毫无抗拒的站立起来,此人的修为定然不低。

  “嗯,看你长得虎背熊腰,却装着文绉绉的样子,废话少说,本帝看中了青儿丫头,想收她为徒,你们还不应允感谢?”

  在青儿面前,可以礼让三分,但对于田涛,金收就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了。

  硬梆梆的几句话说完,金收反背双手,昂首而立,静等着田涛兄妹俩感激涕零。

  “多谢前辈垂青!”田涛深深一揖,接着说道:

  “我和青儿只想过一些平静的生活,并不需要拜师,请前辈收回成命。”

  话虽说得客气,但田涛的意思很明显。

  经历了五年的分离,田涛再也不希望青儿离开自己。

  更为重要的是,要打消青儿报仇的念头,就必须阻止她修练。

  否则,以青儿对幽阴门的痛恨,必然会遭致祸端。

  “哼,胆小鬼!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用一丝神魂侵扰了丫头的神智,五年的非人生活,真的可以忘记么?”

  金收冷哼一声,在斥责田涛的同时,后半句话其实是针对青儿所说。

  田涛的退缩,让金收非常不满,要不是求徒心切,他恨不得一掌劈死田涛这样的‘懦夫’。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青儿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

  田涛抬起头,迎着金收凌厉的目光,不卑不亢:“我虽无能,却愿意一辈子守护青儿,不让他再受半点委屈……”

  “大哥,等等……”不等田涛说完,青儿立即出言阻止。

  轻移莲步,行至金收跟前,缓缓问道:“你究竟是何人,又怎么知道谁才是害我的元凶?”

  与田涛的一心求安不同,青儿无法忘记这五年的屈辱。

  且不说拜师,至少要确认元凶,也好给自己一个报仇的对象。

  “我是西方大帝金收,不仅知道谁是元凶,而且还可以让你报仇雪恨。”

  青儿的沉不住气,金收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心下暗自得意,不觉挺了挺胸,傲然说道:“唯一的条件就是,你拜我为师。怎么样,丫头?”

  “不怎么样!”田涛生怕青儿随口答应,急忙抢先插话。

  西方大帝的名头,田涛不是没有听说过。

  放眼整个天罗大陆,只要是修武者,绝不会有人未曾听过金收的传说。

  由于五行帝尊的陨落,四方大帝的名声,简直就是如雷贯耳。

  上魔界,斗魔尊,协助五行帝尊,将不可一世的魔尊击败,并封印魔界。

  一万年的天下太平,便是从封印魔尊开始。

  对于人类以及亿万生灵来说,四方大帝就是高高在上的‘神’。

  人们为四方大帝建庙塑像,逢年过节,都会大礼祭拜,以求得到庇佑。

  而西方大帝金收,则是四方大帝中杀气最盛的一位,打起仗来勇猛异常。

  遇到实力相仿的对手,基本上不会给敌人一点可趁之机,以碾压之势击溃对方。

  即便碰上修为略高于自己的,金收也能以汹涌的杀气,争取到均势,甚至寻隙击败对手。

  在人们眼里,西方大帝就是天生的杀神在世,所向披靡,是人魔大战中,仅次于五行帝尊的功臣。

  有这样的师尊,青儿的修武之路,必将顺畅无阻,假以时日,击败阴无为和辛不仁,应该不算奢望。

  然而,田涛依然替青儿拒绝了。

  不是不想报仇,实在是不愿意再次接受离别,让青儿独自面对金收,进行无休止的修练。

  失而复得的心情,只有经历了才知道。

  如果懦弱能够保得家人的平安,田涛宁愿担当恶名。

  “为什么?”田涛的坚持,让金收大感意外。

  原本以为,只要报出自己的名头,田涛兄妹立马就得匍匐在地,三拜九叩。

  即使修为达到战王级别的阴无为和辛不仁,要是有机会得到金收的垂青,只怕毫不犹豫的放弃幽阴门正副门主之位,拜入西方大帝门下。

  在金收的看来,绝对没有人能够拒绝这样的好事。

  就连一旁屏住呼吸,不敢吭声的龟氏六雄,也在心里不断的咒骂田涛。

  天上掉下这么大的一个馅饼,冒着香喷喷的热气,到了嘴边,是何等的幸运,又是何等的幸福!

  别人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见到西方大帝的本尊,更不敢想象着被金收纳入门下。

  田涛这个傻缺,竟然屡次三番的推脱,实在是令人扼腕。

  “大哥,你……”青儿也被田涛的态度给震住了。

  报仇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即使是疼爱自己的大哥,也没有权力阻止。

  虽然青儿并没有答应金收的条件,但她的内心,却渴望着有一位像四方大帝这样的超级强者,为自己指点迷津。

  “青儿,大哥知道你怎么想,可是,我不希望你为了报仇,而背上沉重的负担……”田涛苦笑着说道。

  “青儿知道大哥的想法,只不过,报仇是我必须坚持的事情,请大哥不要再劝阻。”

  明知大哥的用心,却要违逆大哥的心意,青儿纠结之下,忍不住潸然泪下。

  但想起自己的屈辱,青儿又抹去眼泪,俏目圆睁,满脸涨红,似乎在做一项重要的决定。

  “这就好,还是丫头明事理,赶紧拜师吧。”

  被田涛拒绝了几次,弄得金收有些心灰意冷。

  却忽然看到泪眼婆娑的青儿,似有犹豫之意,金收想趁热打铁,把师徒名分先定下来。

  “但是……”又一次迎上金收的目光,青儿有些胆怯,欲言又止。

  “但是,像你这样的长舌婆,根本不配做青儿的师傅!”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洞外响起。

  话音未落,洞口闪过一道白光,身着白色衣裙的水映月,笑吟吟的站在青儿的身边,对金收流露出一丝不屑。

  “水丫头,咱俩已经休战,你跑到这里捣什么鬼?”

  金收一见水映月,就气不打一处来,嘴里叫嚣着,苍白的脸上怒意顿现。

  “哈哈,堂堂西方大帝,竟然和一个女人抢徒弟,真是老不知羞!”

  水映月的脸上,依旧挂满了笑容,但言语中却充满了火药味。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