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寒冰疗伤

第六百四十五章 寒冰疗伤

  逸尘说话随意,让水映月的心情,瞬间经历了悲喜两重天的跳跃。

  见水映月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逸尘便把青帝出现在回势龙脉上空,并询问逸尘有关水映月的经过,仔仔细细的跟水映月讲了一遍。

  讲完之后,偷偷地瞄了水映月一眼。

  发现水映月静静的听着,脸色不断变化,最终恢复了正常状态。

  吁~~

  逸尘伸手抹了抹额上的汗珠,小心翼翼的等待着水映月的反应。

  “怪不得金收会栽在你的手里,我今天也被你吓得够呛。”

  平复了心情的水映月,脸上现出红晕,略带羞赧的说道。

  没有理由责怪逸尘,是她自己过于执着,万年的思念,经不住半点意外。

  “水姐姐,青帝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一旦有了结果,就会去玄冰王国找你,希望你不要……”

  见证了柳哥莺妹的圆满,逸尘对爱情有了新的认识,希望每一对有情人,都能够得到幸福。

  仅凭水映月刚才的惊慌失措,以及青帝当时的心情迫切,逸尘就可以猜出,这二位一定是那种真心相爱,却又遭遇波折的痴心情侣。

  若是自己能够做点什么,最终成全他们一段美满的姻缘,不失为一件乐事。

  “我知道,我以后不会离开玄冰王国,一万年都熬过来了,也不在乎继续等上三年五载。”

  确认了青帝尚在人间之后,水映月不禁心花怒放。

  一改往日的矜持,急匆匆的打断逸尘的话,满脸笑意的说道:

  “我这就带青儿回去,静等青帝哥哥……对了,逸尘,碧寒宫是我的地盘,若有为难之事,用碧寒牌传个讯即可。”

  顺手拿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牌子,递到逸尘手上。

  手掌大小,玉一般的透亮,却有氤氲着一层暗色光华。

  不知什么材料做成,逸尘拿在手上,顿觉寒气四溢。

  “多谢水姐姐!”迎着水映月充满善意的目光,逸尘没有矫情的推辞,大大方方的接受了碧寒牌。

  深感欣慰的水映月,正欲离去,却被一个声音阻止。

  “水姐姐请留步,静静冒昧,有一事相求……”

  静静款款来到水映月面前,说话的同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有话就说,不必如此多礼。”

  水映月略皱眉头,轻抬玉臂,做出一个虚扶的动作。

  静静硕大的身躯,在一股柔和的微风中,不自禁的缓缓站起。

  “我大哥命在旦夕,求水姐姐施以援手。”

  亲眼见到水映月将逸尘的胳膊掐出许多伤口,却又在不经意间修复。

  水过无痕的疗伤手段,让静静叹为观止。

  祥将军被阴无为重创,浑身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经草儿竭力救治,依然尚未脱离险境。

  尽管对祥将军的一些作为非常不齿,但静静却不愿看到,一直疼爱自己的大哥就此离开人世。

  “他咎由自取,值得救助么?”

  水映月并没有答应静静,而是冷冷地反问道。

  与金收在虚空之中交战,水映月其实也在关注着逸尘,阴无为和祥将军的事情,基本都被她看在眼里。

  坑害梦剑文,嫁祸逸尘,当时就差点让水映月出手对祥将军进行惩戒。

  但逸尘及时祭出幻影镜,让阴无为在不知不觉中,对祥将军产生了反感,以至于一怒之下重创祥将军。

  后来,逸尘遇到危机,辛不仁屡次劝解无效,在阴无为痛下杀手之前,水映月和金收才释放出雷鸣,吓走了阴无为和辛不仁,让逸尘顺利脱险。

  逸尘吩咐草儿为祥将军疗伤,出乎水映月的预料,同时,她也对逸尘有了更多的赞赏。

  也正是因为赞赏,水映月才主动说出七星拱斗大阵的事情,并赠以碧寒牌。

  当然,能够和青帝哥哥称兄道弟,在水映月眼里,自然不会是一般角色。

  “水姐姐,他虽然曾经谋害过我,但我相信他必有苦衷,请你……”

  梦剑文抢在静静之前,为祥将军求情。

  “请求水前辈救救阿祥!”

  龟氏六雄也齐齐开口,只是不敢直接叫出水姐姐,生怕引得水映月不快。

  “水姐姐,大哥哥,草儿已经尽力,却总感觉还差那么一点……”

  草儿见水映月不理会众人,只把目光投向逸尘。

  似乎只有逸尘表态,才能得到应允。

  草儿心性单纯,在说明自己力有不逮的同时,张开清澈的双眸,看向逸尘。

  “哈哈,草儿仙子谦虚了,有你和逸尘在,祥将军死不了……我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水映月从逸尘的眼神中,早已明白了他的想法。

  身形一闪,水映月携着青儿,眨眼便随着一道白光,飘出了洞口。

  只是用蚊蝇般的细声,传音与逸尘:“碧寒牌由万年寒冰凝聚而成,用于疗伤事半功倍……”

  “水姐姐……”

  “水前辈……”

  水映月的突然离去,让静静等人大失所望。

  大家都看见水映月对逸尘是笑容可掬,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

  却不料,她会见死不救,匆匆离开。

  “文文,静静,水姐姐已经把疗伤之法告诉我,祥将军应该有救。”

  逸尘冲着一脸失望的梦剑文和静静,淡淡说道。

  “真的?”静静由悲转喜,急促的问道。

  逸尘的实力与水映月天差地隔,但却比水映月靠谱得多。

  得到逸尘的肯定答复,一干人等又开始了新的期待。

  嗡~~

  在大家热切的目光中,逸尘祭出了由万年寒冰做成的碧寒牌。

  空气一阵氤氲,碧寒牌悬浮于空中,四周隐约萦绕着淡淡的雾气。

  彻骨的寒冷随之发散开来,山洞内的温度急剧下降。

  众人中,修为实力最弱的静静,也达到了战帅强者级别,一般的寒冷根本不会对她造成困扰。

  然而,碧寒牌释放出的严寒,不仅让静静冻得瑟瑟发抖,就连梦剑文和龟氏六雄这样的战帅巅峰强者,也感觉到刺骨的寒意。

  只有逸尘和草儿,似乎不受影响,依然从容为祥将军疗伤。

  嘶嘶~~

  暗色的雾气越来越浓郁,充斥了整个山洞。

  平躺于地的祥将军,被笼罩在雾气之中,面容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

  而他的身边,萦绕着碧寒牌释放出的暗色雾气,层层叠叠。

  忽然,雾气中出现了一丝丝半透明的线状物,有点像春日的濛濛细雨。

  若有若无,却又绵延不断,沿着祥将军的正面身体,缓缓渗透。

  草儿依然端坐着,继续施展疗伤之法,并慢慢增加了力度。

  唰——

  青光一闪,一道生机之力从逸尘身上激射而出。

  穿行于暗色雾气之中,及至祥将军身旁,便由他头顶没入。

  水映月告诉逸尘,以草儿和逸尘合力,施展疗伤圣手,基本上可以确保祥将军能够活命。

  但是,祥将军的苏醒速度,将变得十分缓慢。

  一个月,半年,甚至十年八载,没有人能准确的预测,祥将军醒来的具体时间。

  而且,即便祥将军醒来,也只能是‘醒着’而已,几乎不能动弹。

  破碎的肌体,寸断的骨骼,宣判了祥将军今后的生活,仅限于活着。

  除了眼睛还能四下张望,嘴巴可以被动的吞食一些无需咀嚼的食物,其他的一切行动,都无法进行。

  也就是说,一日三餐,吃喝拉撒,都必须有人伺候,否则,祥将军就有可能会饿死,或者被体内无法排出的废物憋死。

  但有了碧寒牌的帮助,效果就大不相同了。

  碧寒牌虽然不如玄木精那样被称为至宝,却也有着非常高的级别。

  属于北方特有的稀世珍宝,世人难得一见,自然就不知道使用的方法和功效了。

  五行之中,北方属水,水系宝物中尤以寒冰类为佳。

  碧寒牌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疗伤宝物,但却有着极好的恢复功能。

  倏倏~~

  暗色雾气凝聚成的丝丝细雨,不断的洒向祥将军的身体。

  洒落之际悄无声息,只是在渗至体内的时候,发出轻微的声音。

  如此情景延续了半个多时辰,暗色雾气才逐渐淡去。

  啪!

  碧寒牌如同长了眼睛一样,从空中一窜而下,稳稳当当的落在逸尘的掌心。

  完成了使命的碧寒牌,似乎没有一丁点的磨损。

  表面依旧萦绕着淡淡的雾气,寒冰还是那么晶莹剔透。

  逸尘和草儿凝神静气,非常专注的为祥将军疗伤。

  静静和梦剑文,则神情紧张的在一旁观望着,并随时准备听候逸尘的调遣。

  龟氏六雄一动不动,甚至闭上眼睛,暗暗地为祥将军祈祷。

  一个算不上英雄,还有颇多劣迹的祥将军,做梦也不会想到,在自己生死攸关的时刻,居然会有这般待遇。

  算计来算计去,祥将军不仅没有顺利的达成自己心愿,反而差点命丧阴无为之手。

  而心中必杀的逸尘,却变成了拯救祥将军生命的关键人物。

  “唉……”

  又经过半个时辰焦急的等待,躺在地上的祥将军,总算发出了一声叹息。

  “大哥!”

  虽然只有一个时辰,静静却像是等待了十年之久。

  终于见到祥将军悠悠醒转,静静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奔过来扑到祥将军的身上。

  泪水如同开闸的洪流,肆意流淌,静静的脸上却又露出欣喜的笑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