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四十六章 不堪往事

第六百四十六章 不堪往事

  挂着泪水的笑脸,是静静此刻的真情流露。

  纵然有千般过错,但在静静眼里,祥将军仍然是一位最值得尊敬的兄长。

  只要祥将军活着,哪怕让静静伺候一辈子,她也甘之如饴。

  “唉,可怜的孩子。”龟氏六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尽管对祥将军充满不屑,可龟氏六雄对静静的疼爱,却丝毫没有一点杂质。

  见到静静喜极而泣,他们内心的担忧,也算散去了不少。

  以祥将军目前的状况,即使身体恢复,修为也大大降低,日后能够提升到战将高手的级别,估计都十分困难。

  按照萨特王国的将领管理制度,祥将军已经没有资格继续当人镇东将军一职。

  如此一来,就算祥将军还有什么花花肠子,也不会对大家产生危害。

  “呃……嘶……”

  被静静庞大的身躯压在身上,祥将军强忍着疼痛,却仍然禁不住龇牙咧嘴。

  在逸尘和草儿的共同努力下,又加上碧寒牌的暗色雾气,祥将军的身体恢复得很快。

  被阴无为摧残的躯体,寸断的筋骨,撕裂的肌肉,都在迅速的康复。

  但是,修为却无法回到之前的级别,祥将军目前的修为,充其量也就是战督五品。

  “对不起,大哥……”

  静静赶紧爬起来,离开祥将军的身体,羞赧的说道。

  原本对祥将军的身体状况,已经不抱太大希望,惟求活着而已。

  一时情急,差点把正在恢复的祥将军,又打回了原形。

  “逸尘,大恩不言谢,我也应该恳求,不知道……”

  祥将军慢慢的从地上坐起来,看了逸尘一眼,又垂下脑袋,欲言又止。

  “说吧。”逸尘冷着脸,毫无表情的说道。

  被阴无为重创之后,祥将军就想和逸尘解释一番,只不过,那时候逸尘的心里挂念着田涛兄妹,根本没有心思听这些。

  现在青儿已经成为水映月的弟子,摆脱了幽阴门的控制,田涛也完全恢复了体力,逸尘无需太过担忧。

  其实,逸尘也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祥将军变成了一个双重性格的人。

  “我所做的一切,在你们眼里看来罪无可恕,但是,除了对不起义父和文文之外,我没有愧对任何人……”

  尽管身体还非常虚弱,但祥将军说话的时候,依然昂首挺胸,保持着将军的威严。

  出于对龟氏六雄的嫉妒,年轻气盛的祥将军,暗中向朝廷打了小报告。

  希望借用萨特王国的律法,褫去龟氏六雄在将军府的职务,为自己的提升奠定基础。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祥将军的行为,直接导致了性情刚烈的腾啸将军,一怒之下命丧黄泉。

  腾啸将军虽然只是祥将军的义父,但一直视祥将军如己出,不仅把自己的一身本领,尽数传授给祥将军,而且还不断地给祥将军机会,参加各种历练。

  可以说,祥将军的成长,绝大部分功劳要归到腾啸将军头上。

  若不是腾啸将军的收留和大力提携,祥将军可能还是一位流落街头的流浪汉。

  腾啸将军的死,让祥将军痛苦不已,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倒把责任归咎于龟氏六雄。

  由于愧疚,祥将军把静静当成自己的亲妹妹,对她宠溺有加百般疼爱。

  同时,又对龟氏六雄恨之入骨,认为一切祸端都是因他们而起,不杀不足以泄愤。

  祥将军曾经设法找到龟氏六雄的藏身之处,想要亲手将他们斩杀,替冤死的义父‘报仇’。

  但是,目睹了龟氏六雄对静静的疼爱呵护,祥将军怕惹得静静伤心,只好改变了主意,让龟氏六雄活到现在。

  慢慢地,随着阅历的增加,祥将军逐渐意识到,腾啸将军的意外死亡,完全是自己一手造成。

  腾啸将军提拔龟氏六雄,纯粹是看中他们的能力,为了扩充将军府的实力,也避免了龟氏六雄重操旧业,给百姓带来灾难。

  尽管触犯了萨特王国的律法,却并没有伤害到其他人,腾啸将军此举完全出于公心,不存在私欲。

  是祥将军的举报,引发了朝廷的严查,才造成了腾啸将军一念难平撒手人寰。

  巨大的负罪感,让祥将军痛不欲生。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祥将军在生活上尽最大可能,满足静静的任何要求。

  而对于那些忠于腾啸将军的将士,祥将军是礼让三分,一有机会便多加提拔。

  他心里暗暗发誓,无论遇到怎样的险境,都必须保证将军府将士们的安全。

  因为,这些将士都是腾啸将军的部下,也是自己的兄弟。

  最近几年,幽阴门活动猖獗,对于萨特王国的官方势力,是四下分化瓦解,威逼利诱软硬兼施。

  祥将军为将军府的生存而担忧,便到处活动,了解局势,希望在大战爆发之际,通过适当的方式尽可能的保存实力。

  将军府属于萨特王国的官方势力,由于地处偏远之地,朝廷难以顾及,使得幽阴门很快就盯上了祥将军。

  被逸尘击杀的左副将,便是幽阴门安插在祥将军身边的奸细。

  数年的相处,左副将把祥将军的脾气秉性,摸得是一清二楚。

  更为重要的是,祥将军对腾啸将军老部下的重视,也被左副将看在眼里。

  于是,抓住了祥将军心理的左副将,就开始了他的劝降之旅。

  先是剖析了天罗大陆的大势,直言幽阴门最终将统一整个大陆,阴无为则是独一无二的最高统治者。

  萨特王国国王宇文则,一方面不甘心被阴无为控制,另一方面又不敢得罪幽阴门。

  患得患失,前怕狼后怕虎,宇文则的优柔寡断,造成了萨特王国的部分官员忧心忡忡。

  在幽阴门的不断渗透下,有不少官员接受了阴无为的条件,成为幽阴门安插在朝廷的眼线。

  也有一部分官员,公然跳出来与幽阴门作对,甚至向宇文则提出,趁着幽阴门未成气候,倾一国之力围剿幽阴门,将隐患扼杀于摇篮之中。

  宇文则迟迟没有表态,但那些与幽阴门作对的官员,却在一段时间内,陆续离奇失踪,或者莫名身亡。

  这样一来,整个朝廷就被笼罩在一片阴沉恐怖的气氛之中,官员们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

  而已经投靠幽阴门的官员,却趁机四下散布谣言,极力追捧幽阴门的势力,并设法排除异己。

  阴无为在很多关键部门,布置了自己的亲信,不仅担任要职,还致使他们窥视并调查,其他官员对幽阴门的态度。

  这还不算,幽阴门还派出数以千计的弟子,行走于天罗大陆的各个势力,争取得到更多的助力。

  即使是其他几大王国的官员之中,也有一定数量的幽阴门弟子,不断地进行着游说和策反工作。

  祥将军通过各种途径,打听到朝廷中的一些情况,对宇文则的不作为深感痛心。

  左副将看在眼里记在心头,瞅准机会,在祥将军面前游说。

  贬低宇文则的同时,拔高幽阴门的形象,让祥将军逐渐对幽阴门有了一丝幻想。

  见祥将军有了反应,左副将更是在其他副将以及参将面前,以三寸不烂之舌,‘力陈’大势,并许以各种好处,拉拢他们加盟幽阴门。

  这些年,将军府的势力有所扩张,吸收进来的将士们,虽然修为实力都不错,但没有经过大战的洗礼,与原有将士的融合不是十分顺利。

  新老将士之间,缺乏足够的信任,凝聚力也有待加强。

  在左副将坚持不懈的忽悠下,部分将士的态度出现了动摇。

  “义父的老部下,绝大多数还是忠于萨特王国,不屑与幽阴门同流合污,不过,也有几位老将,由于不满当年的朝廷严查,将义父的死归罪到陛下身上……”

  说起这些,祥将军颇感无奈。

  祥将军接任镇东将军一职,在将军府的将士们眼里,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并没有人对此提出质疑,毕竟祥将军是腾啸将军的义子,也算是少年英雄,有胜任将军的资格。

  至于当年的举报,祥将军也没有违反律法,腾啸将军虽因此而死,将士们倒也没有责怪过祥将军。

  但是,对于朝廷的做法,将士们颇有微辞,宇文则的形象,在他们心里大打折扣。

  特别是在幽阴门的压制下,宇文则的不作为,更是伤透了将士们的心。

  军队是为了保护王权,以及守护百姓而存在,而国王陛下自己却先行退缩,却把危势交由军队处理,于理于法都有失偏颇。

  好在将军府的将士们,大多接受了腾啸将军灌输的,为国为民的信念,才没有闹出事端。

  “都说民为上君为轻,可一个昏庸无能的国君,又怎么能够治理好国家呢……推翻现有的朝廷,改建崭新的政权,于国于民都是有益无害。”

  左副将摸透了将士们的心理,抛出一套套看似无懈可击的理论,蛊惑人心。

  将军府何去何从,该如何抉择?

  如果祥将军挺身而出,粉碎左副将的阴谋,一切依然可以掌控。

  但是,祥将军并没有这样做,相反,还在背后推波助澜。

  把原本铁板一块的那些老将士,弄得是人心涣散。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