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四十八章 兴隆酒楼

第六百四十八章 兴隆酒楼

  “阿祥,我们龟氏六雄错怪你了。”

  龟氏六雄感激腾啸将军的知遇之恩,才接受将军府的官职,却害得腾啸将军英年早逝。

  得知告密者的身份之后,龟氏六雄曾经对祥将军恨之入骨,若不是看在静静的面子上,恐怕他们早已施展龟寿齐天,与祥将军决一死战了。

  祥将军的旧事重提,让龟氏六雄改变了看法。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年轻气盛一时犯错,为了赎罪,祥将军算得上是忍辱负重。

  尽管屡次谋害梦剑文,甚至把逸尘牵扯进来,但是,就凭他对将军府的态度,就值得龟氏六雄一拜了。

  “羊羊,你这是何苦呢?”

  梦剑文还不能完全体会到祥将军的感受,不过,一声羊羊就足以表明,他已经不再介意祥将军对他的所作所为了。

  时至今日,祥将军的行为,仍然无法逃脱叛将失节的罪名,镇东将军一职,实际上已经与他无缘了。

  然而,他为了保全将军府,所承受的一切骂名,却又让人在感觉到悲壮的同时,不免产生了一丝尊敬。

  为国为民,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固然是英雄,但有的人为了家族或者心爱的人,委曲求全,牺牲自己保全对方,也同样值得尊敬。

  如果抛开投靠幽阴门陷害梦剑文不谈,祥将军能够对将军府的兄弟们这样,也算得上是一条好汉。

  “文文,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求得大家的原谅。”

  祥将军的表情恢复了冷峻,语气也变得淡然:“我不配做你的兄弟,也不会奢求逸尘的宽恕……我想请求二位,无论如何,一定要设法保全将军府,特别是腾啸将军的老部下。

  我虽然还活着,但已经没有资格再担任镇东将军了,甚至连为将军府出力的机会都不复存在……一切就拜托你们了。”

  不求原谅自己,但求保全将军府。

  按理说,祥将军根本就没有资格,向梦剑文和逸尘提出任何要求。

  不过,将军府的存亡,让祥将军放弃自己的尊严,去争取一丝没有把握的希望。

  “乱世之中,从来就没有万无一失的保全。无论是实力还是处境,将军府都只能在战争中求生存。”

  见祥将军言辞恳切,逸尘也坦然相告:“如有可能,我会设法让文文得到镇东将军一职,或许会使得将军府少一些隐患……但是,那些死心塌地为幽阴门卖命的将士,必须彻底清除,否则,将军府永无保全的可能。”

  一旦祥将军修为跌落的事实传出去,萨特王国必然会另派官员,去祁连镇担任新一任的镇东将军。

  如果梦剑文失去这个机会,就等于把将军府完全交到一个陌生人手里。

  效忠宇文则也好,投靠幽阴门也罢,将军府都会处在风口浪尖的险境。

  “不行!”逸尘的话音刚落,梦剑文就第一个反对:“我愿意帮助将军府,但镇东将军一职,最佳人选是逸尘。”

  梦剑文和静静两情相悦,迟早会成为腾啸将军的女婿,自然有责任为将军府出力。

  不过,梦剑文生性淡泊名利,又缺乏官场之中应有的圆滑,掌控整个将军府,确实有点勉为其难。

  “落英王国国王陛下曾经封逸尘为国师,结果逸尘连上任都不愿意,区区一个镇东将军,岂是他能够看得中的。”

  得到逸尘的许诺,祥将军顿时来了精神,他生怕梦剑文推脱,赶紧出言相劝:

  “文文,你的修为目前是战帅巅峰级别,如果动用将军府的修练资源,两年之内晋升王者的希望非常大……另外,你拥有王兵,一旦冲王成功,一般的战王初阶,基本不能对你构成威胁。

  还有,只要你公开和静静的关系,腾啸将军女婿的身份,更有助于管理将军府,那些老部下对腾啸将军忠心耿耿,绝不会有人为难与你。

  将军府地下,还有一柄黄剑王兵,你可以从将领中选出一位实力修为俱佳,为人忠诚可靠的,将王兵送给他。这样一来,几年以后,将军府就有两位战王强者和两柄王兵,无论遇上什么样的敌对势力,你们都有取胜的希望。

  至于采取什么方式保全将军府,你自己拿主意便是,我以后不再参与将军府的管理事务。”

  “最多一年,我有办法让文文冲王成功。”

  逸尘接口道:“至于黄剑王兵么……总之,我可以为将军府提供助力。”

  逸尘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保全将军府,与对抗幽阴门没有任何冲突,相反,如果运用得当,将军府将是阻止幽阴门势力扩张的一道屏障。

  梦剑文本来还想推辞,见静静投来鼓励的眼神,犹豫了一下,接受了逸尘和祥将军的建议。

  “我们龟氏六雄愿意以江湖人的身份,暗中协助梦剑文。”

  出于对腾啸将军的感激,龟氏六雄也想为将军府出一份力。

  一日为盗,终身不能为官,龟氏六雄不可能在将军府担任任何官职,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行动。

  “看来,我要提前会会宇文则了……”

  梦剑文和静静,以及龟氏六雄,准备带祥将军一起,立即返回祁连镇的将军府。

  在祥将军伤势被公开之前,他们还要竭力稳定将士们的情绪,而且,祥将军也需要更多的休养生息,才会恢复得更好。

  田涛在妹妹青儿跟随水映月离开后,成了‘孤家寡人’,想和逸尘一起去萨特王国王宫,被逸尘阻止了。

  虽然独自寻找青儿多年,与三英佣兵团失去了联系,但是,田涛的身份,依然是三位团长之一。

  逸尘让田涛先去石锦镇,与夏夜先生会合,然后根据夏夜先生的安排,再做下一步打算。

  “逸尘,你一个人独闯宇文则王宫,危机重重,我的修为不高,可至少和你有个照应……”

  田涛担心逸尘的安全,再一次提出与逸尘同行。

  逸尘目前的修为,已经是战王初阶级别,对外显露的却是战帅巅峰级别。

  田涛自问实力太弱,未必能为逸尘保驾护航,但是,兄弟之间的那份挂念,却促使田涛不愿让逸尘涉险。

  “田大哥不用担心,我早有万全之策,宇文则不能拿我怎么样。”

  逸尘哈哈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不出意外,三个月后,我会去石锦镇的义兵团看你……对了,那时候,你的修为应该有所提升了。”

  “好吧,兄弟多保重,我们三个月后再见。”逸尘的笃定,让田涛放下心来。

  九幽城外,兴隆酒楼。

  “小二,二十个酱肘子,十五只卤兔腿,一壶酒,再随便弄几碟小菜。”

  一个满脸灰土土的汉子,急匆匆的走进酒楼,还没落脚,就冲着跑堂的伙计叫道。

  “好嘞!客官里面请……就您一位?”

  小二屁颠的跑过来,把汉子领到二楼的一张靠窗的桌子旁。

  尽管桌椅都很干净,但小二还是手脚麻利的重新擦了一遍。

  然后回过头,请汉子坐下,却又疑惑的问了一句。

  兴隆酒楼在九幽城附近,名气不小,经常有达官贵人富商巨贾光顾。

  跑堂的伙计也算得上见过世面,一掷千金胡吃海喝的场面,偶尔也会碰到。

  但是,像汉子这样,一个人居然点了十个人也吃不完的东西,小二还是第一次遇见。

  “是两位。”汉子转身坐下,淡淡的说道。

  “这不就一位吗……呃,果然是两位。”

  小二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和汉子同行。

  刚刚嘀咕了一句,却看见一只小猫‘嗖’的一声,不知道从哪儿一下子就蹿到了桌子上,还眨巴着眼睛,朝小二瞄了一眼。

  一人一猫,两位客官。

  九幽城附近,强者众多,有些人带着被驯化的魔兽出没,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只不过,像小猫这样的宠物,倒是难得一见。

  “二位请稍等,我这就去告诉厨房。”

  小二看了看汉子,又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小猫,笑了笑,就转身忙去了。

  二楼的面积很大,有十几张桌子,中间还留有足够宽敞的通道。

  已近中午时分,有几张桌子旁,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食客。

  人不多,也很清静,空余的那些桌子,靠近楼中立柱,其中有三张,上面铺了一层洁白的桌布,正中还放了一个花瓶,里面插着几朵鲜艳欲滴的红花。

  “小二,赶紧准备一下,柳庄主随后就到。”

  “管家大人,请上二楼就座……三张桌子够不够?”

  “差不多吧,先把点心什么的送上去,我们就在门口等候柳庄主。”

  “好嘞——”

  就在汉子和小猫等着上菜的时候,楼下传来一阵喧哗。

  想必是预订了二楼三张桌子的客人,就是他们嘴里的柳庄主,估计来的人数不少。

  “客官,酱肘子来了,余下的要稍微再等一会儿,您二位请慢用。”

  小二放下托盘,先端出八盘酱肘子,然后取出三碟小菜,又拿出一壶酒。

  摆放好,跟汉子打了个招呼,又转身去应付其他的客人了。

  “柳叶庄的柳轩,赶紧出来!”

  一个雷鸣般的吼声,在兴隆酒楼的大门口响起。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