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兄弟小妹

第六百五十九章 兄弟小妹

  经过短暂的酝酿,被植入的能量,散发出一股强劲的威压。

  以多对寡,向戾气发起猛烈的攻击,欲将对方驱除出境。

  然而,戾气虽然只有一丝,却蕴含了怨灵在枉死城,憋了无数年才凝聚起来的能量。

  一经释放,便以滔天威势,在宫一鸣的肌肉中迅速散开,以碾压之势向对方席卷而去。

  嘣!

  宫一鸣的身体,毫无预兆的一弹而起,就像是被电击一般。

  直挺挺的弹起,又直挺挺的落下。

  伴随而来的,还有身体的表面,明显可以看见鼓起的肌肉疙瘩。

  如同一粒粒圆豆,在皮肤下的肌肉中运行,时而变大时而缩小。

  而粒粒圆豆之间,往往还交织着撕咬着,正在进行惨烈的搏杀。

  “一鸣……”

  被逸尘推开的灰影,时刻关注着逸尘疗伤的进展状况。

  见到宫一鸣的身体不断的弹起落下,灰影的心也随之起伏不定。

  好在逸尘看不清灰影的面容,否则可能又要受到干扰了。

  吁……

  一个多时辰过去,逸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轻轻的嘘出了一口气。

  六阶魔核的能量,加上挟裹着王者之气的一丝戾气,在宫一鸣的体内,与被种植的能量,做一番拼死争斗。

  随着时间的推移,宫一鸣身体的变化逐渐趋于平稳。

  布满肌肉组织的圆豆,在相互之间的倾轧下,数量急剧降少,对身体的刺激也越来越小。

  除了本能的刺激之外,宫一鸣如同睡着了一样,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似乎已经可以承受,几股能量在体内激烈的较量所产生的涟漪。

  “咦?”

  逸尘停止了行动,让宫一鸣平躺于地面,观察着他身体的变化。

  灰影心中焦急,也闪至近前,伸手触碰宫一鸣的身体,忽然发出惊喜的声音。

  原来直挺挺的身体,现在微微蜷缩着,灰影惊奇的发现,宫一鸣躯体不再僵硬。

  尽管还没有恢复常态,但逐渐柔软的感觉非常明显。

  灰影甚至用手指按了按宫一鸣身体表面,肌肉显示出一定的弹性。

  “宫一鸣体内的那股能量,基本上清除完毕,即使还有微量残留,也不会对他造成伤害。”

  观察了一会儿,逸尘面露微笑,胸有成竹的说道:

  “有了六阶魔核的帮助,宫一鸣不仅不会降低修为,反而有可能在两年之内冲破瓶颈,步入战王强者的行列。”

  “太好了!太好了……他什么时候会醒来……真的两年就可以冲王……这……”

  得到逸尘如此肯定的答复,灰影喜出望外,激动得手舞足蹈语无伦次。

  看灰影的样子,比自己冲王成功还要高兴,一把抓住逸尘的手,却见到逸尘尴尬的目光,又赶紧撤回来。

  “我是说有可能,但并不能确定具体时间。不过,宫一鸣暂时还不会醒来……至少要两个时辰以后吧。”

  逸尘清楚,经历过激烈拼搏过后,宫一鸣的身体,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才能完全恢复正常。

  若是强行将他唤醒,身体没有调整到位,某些机能势必受到影响,恐怕会阻碍宫一鸣今后的修为提升。

  “两个时辰?那么久……没关系,只要他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灰影搓着双手,喃喃自语道。

  虽然曾经贸然袭击笑面虎,给自己带来了巨大威胁,但六阶魔核对宫一鸣的救治,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灰影感觉,能够救活宫一鸣,哪怕自己遭受更大的危机,也在所不惜。

  “灰影,把灵草放好,说说呗……”

  等灰影的情绪稳定下来,逸尘挤眉弄眼,促狭的说道。

  “老大,你让我说啥?”与逸尘的目光一接触,灰影忽然有了一丝忸怩。

  没有了杀手的冷峻,反倒多了一份羞怯,和试练通道内那个杀气十足的灰影,简直天差地隔。

  “想说啥就说啥,不想说的话,我也不勉强。”

  逸尘哈哈一笑,接着问了一句:“我是该叫你兄弟呢,还是小妹?”

  “原来你都知道了……我……没有故意要隐瞒你。”

  被逸尘戳穿身份,灰影愣了愣神,用充满内疚的语气说道。

  “不要说老大,俺豹爷都知道了,你明明是小姑娘,干嘛要弄成男不男女不女的模样?”

  逸尘帮宫一鸣驱除戾气时,一直在山崖旁溜达的傻猫,也冷不丁的窜过来凑热闹。

  从笑面虎爪下救出灰影,傻猫就知道了灰影的女儿身,甚至偷偷传音给逸尘,却遭到逸尘的白眼。

  “灰影,我知道你一定有难以言明的隐衷,还是别说了。”

  灰影欲言又止,让逸尘收回了好奇心,并出言安慰:“你放心,我们不会对外透露出你的身份。”

  不管灰影有何隐衷,人家女扮男装,都没有妨碍到自己,一味的打听别人的隐私,好像不太厚道。

  只是在帮灰影疗伤的时候,偶然发现灰影是位姑娘,这让逸尘有些意外。

  转念一想,江湖太大也太乱,一个女孩子家抛头露面,会引起诸多不必要的麻烦,乔装改扮也属人之常情。

  不过,灰影那张脸总给人一种扑朔迷离的感觉,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老大,我说……”灰影抬起头,扬了扬模糊不清的脸,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说出自己的秘密:

  “你救过我,今天又救了一鸣,我没有理由不相信的……不过,请你们千万不要告诉一鸣,我不想让他知道。”

  灰影曾经是宫一鸣的未婚妻,两人青梅竹马,情根早种。

  虽然两家地位悬殊,也经历了一些波折,但宫一鸣的坚持终究取得了成效。

  经过一系列繁琐的准备,宫家总算接受了灰影和宫一鸣的恋情,并在五年前正式订婚。

  本以为多年相恋,终于修成正果,灰影沉浸于甜蜜的喜悦之中,憧憬着幸福的未来。

  只等宫一鸣安排好一切,便可欢天喜地的和心上人厮守终生。

  然而,订婚喜炮的硝烟还没有散尽,厄运便已经降临。

  除了灰影本人以外,全家上下六十余人,被不明身份的强者在一夜之间斩杀殆尽,就连猫狗牲畜之类,也没留活口。

  宫一鸣动用一切关系,四处寻找灰影的下落,并以重金悬赏,以期抓到凶手。

  “但时至今日,一鸣也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反而由于长时间的忧虑成疾,性情大变……”

  灰影的言语中充满了哀怨,啜泣声越来越大。

  “抱歉……我挑起了你的伤心事。”

  只不过寥寥数语,就已经把灰影和宫一鸣的伤心往事,大致说了个七七八八。

  逸尘虽然想过这二人之间,可能有些隐情,却也没有想到,灰影一家竟然几乎被灭门。

  可是……

  “那为什么还要瞒着宫一鸣?”

  傻猫尽管对人类的爱情,并没有什么深切的体会,不过,灰影和宫一鸣的遭遇,还是引起了他的感慨。

  或许,所谓的灭门之祸,只是一个巧合而已,根本就不是因为二人订婚所致。

  既然宫一鸣发疯般的寻找灰影,早在试练通道的时候,灰影就应该与他相认才对。

  两个如此相爱的人,怎么可能做到相见不相认呢,难道人类的世界与众不同?

  “不行,我不能害了一鸣!”

  被傻猫一问,灰影如避蛇蝎般的一跃而起。

  “你是怕这张脸,会吓到宫一鸣?”逸尘指着灰影的脸,疑惑的问道。

  很明显,这张脸根本就不是灰影的原本面目。

  虽然逸尘听说过,一个经验老到的杀手,尽可能将自己的面容隐匿,以防被仇家发现。

  或者通过一定的手段,易容改扮,让人难以发现杀手的真面目。

  更有甚者,不惜使用一些遭到禁忌的秘术,把自己的面容弄得模模糊糊,让人无从分辨。

  但是,从灰影的修为实力,以及试练通道内的举动,逸尘推测出,灰影不是自己主动易容的。

  “脸只是一个方面,我可以不介意,但只要我出现在一鸣的身边,他就会面临各种危机。”

  灰影忧心忡忡的说道:“有人会利用我,牵制甚至控制一鸣……我不能成为那个害他的人!”

  订婚前的灰影,清纯秀丽,温婉贤淑,惹得宫一鸣为之倾心,顶住来自各方的压力,坚持要娶灰影为妻。

  从灭门之祸中侥幸逃脱之后,灰影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事实上,灰影并没有经历灭门之祸,她只是事后才知道这件事。

  事情的经过,是‘师尊’向她转述的,不等灰影从伤心欲绝中走出来,‘师尊’又告诉她一个消息。

  据说,灰影一家被灭门,是有人要对付宫一鸣,初衷可能是为了控制灰影,但灰影意外的不在现场,才使得全家罹难。

  说白了,灰影是对方真正要找的人,全家六十余人,都是因为灰影不在现场而无辜丧命。

  在宫一鸣寻找灰影的同时,还有一帮身份不明的人也在四处打听她的下落。

  一旦灰影露面,即使宫一鸣想要保护,恐怕也力不从心。

  宫一鸣根本没有足够的实力,与这样的敌人,进行任何意义上的抗衡。

  因为,与宫一鸣敌对的势力,实力之强,远远超出了想象!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