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将错就错

第六百六十二章 将错就错

  “我也就是好奇而已,其实请不请常一钊,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逸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有心打听飘遥的情况,却又怕引起王祥的警觉。

  如果不是把自己当成唐狼,估计王祥是不可能说出这些的。

  “唐爷,少府主可是专门提到您的,我们几个能不能成功,全在唐爷手上……”

  王祥见逸尘漠不关心,心里非常焦急,只得抬出少府主来。

  毕竟,唐狼是少府主秋叶落的人,而秋不凡一直认为秋叶落,只知玩乐不思进取,是地地道道的纨绔。

  为此,秋叶落特意成立了一个御兽队,由唐狼领衔,专门演练各种兽阵,以期博得秋不凡的欢喜。

  王祥等人想找唐狼,正是秋叶落的主意,如果唐狼顺利请到常一钊,对于秋叶落来说是大功一件。

  到时候论功行赏,秋叶落自然可以大大的风光一回。

  为了防止唐狼推脱,秋叶落还将自己的一块玉佩,交由王祥带给唐狼。

  “哦……拿来看看。”逸尘一伸手,似信非信的说道。

  看来,这个唐狼在秋叶落的心里,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尽管逸尘曾经以一人之力,击溃过唐狼的八兽阵,但当时是主动出击先声夺人,才勉强占得优势。

  如果唐狼把八兽阵演练得更加纯熟一些,逸尘就很难讨得便宜了。

  “请唐爷过目。”王祥双手奉上一块玉佩,交到逸尘手上。

  一块精致的玉佩,火红色,很厚实,中间还有字,正面看上去,是一个熠熠生辉的‘秋’字,反面一看,却又显示出‘叶落’二字。

  凭感觉,这三个字是用内力强行深入玉佩,以战气能量写成,却没有伤及外表,其功力深厚可见一斑。

  即使驭兽府少府主身份的象征,也说明了秋不凡对秋叶落的宠爱。

  或许,平日里秋不凡的所有不满,都是爱子心切,对他有所苛求,才会有纨绔一说。

  “唐爷,这……”

  逸尘欣赏完玉佩,随手往怀里一揣,却吓坏了一旁的王祥。

  玉佩乃随身之物,轻易不会脱手,何况这块玉佩还留有秋叶落的名字。

  王祥带着少府主的玉佩,给逸尘看看,无非是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但逸尘将玉佩留下,似乎并不符合常规。

  “有什么不妥吗?”逸尘懒洋洋的伸了伸懒腰,并没有将玉佩交还王祥,反而露出不满的神色。

  “少府主说过,玉佩是信物,您查验过后……由小的保管,回到驭兽府,我还要亲手还给少府主。”

  王祥赶紧解释,语气依然卑谦,但态度比较坚决。

  少府主交代的事,王祥不敢儿戏,万一出现什么意外,自己的脑袋可就得搬家。

  “哼!王祥,你老实告诉我,这块玉佩是不是你偷来的?”

  逸尘眼睛一瞪,声色俱厉:“你假借少府主的玉佩,骗取我的信任,是何居心?”

  说完,伸出一掌,似要对王祥动手。

  “唐爷饶命!小的只是奉命行事,玉佩是少府主亲手给的……”

  虽然王祥不知道‘唐狼’的修为实力,到底在什么层次,但是,唐狼御兽的本领,他早就有所耳闻。

  何况‘唐狼’的身份,远远高出自己一大截,就算不能一掌劈死自己,只要唤出兽阵,自己这几位恐怕加起来,也不够那些猛兽塞牙缝的。

  王祥的心里恨得痒痒的,嘴上却不敢造次。

  好汉不吃眼前亏,王祥两腿一软,整个人就跪了下去。

  “算了,开个玩笑而已,起来吧。”

  王祥的心思,逸尘岂能不知,这些人大多都是欺软怕硬之辈。

  如果不是把逸尘错认为唐狼,估计早就动手杀人了。

  “谢谢唐爷,那玉佩……”

  王祥战战兢兢的站起,低眉顺眼,可怜巴巴的看着逸尘。

  “玉佩由我保管!”

  逸尘以毋庸置疑的口气说道:“你们找我,府主并不知道。如果事成之后,少府主兴奋之下,把我忘记了,我不就白忙活了……

  你放心,我不要玉佩,只要到时候府主给我一份奖赏,我自然会将玉佩还给少府主的。”

  玉佩既然已经到手,逸尘一定要物尽其用,怎么可能再还回去。

  对于唐狼,逸尘还记得,在天云城城主府的时候,飘遥曾经说过飘然和夏侯王子的‘婚事’。

  经逸尘和公孙宏分析,王子求亲乃是子虚乌有,八成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

  而飘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唐狼在捣鬼。

  同为驭兽府的驭兽师,飘遥的实力明显超过唐狼,但唐狼深受少府主的器重,飘遥却被排除在演练兽阵的阵容之外。

  唐狼和飘遥之间,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但飘遥为人正直心不藏私,唐狼却溜须拍马心机深重。

  逸尘可以不在意驭兽府,但不能忽略处处和自己未来岳父作对的唐狼。

  有秋叶落的玉佩在手,对付唐狼应该更加方便。

  “这,唐爷是答应和我们一起去找常一钊大师了?”

  王祥哪里知道逸尘的心思,只道逸尘留下少府主的玉佩,是为了在府主面前邀功。

  以他对秋叶落的了解,逸尘的顾虑确实存在。

  秋叶落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让别人为他办事,但只要有了功劳,基本上都被秋叶落笑纳。

  那些办事的人,功劳小的,秋叶落会给予微薄的奖励,若是立下大功,反而会遭到秋叶落的打压。

  运气好的,被驱除出府,运气差的,就有可能会遭到斩杀的命运。

  嫉妒心强,不允许别人超过自己,又怕自己的功劳被抢,手段毒辣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

  好在王祥是奉府主秋不凡之命,找逸尘只是附带,若成则锦上添花,即使失败,也不会遭到责罚。

  逸尘的借口歪打正着,引起了王祥的共鸣,玉佩一事便暂且放下。

  “我是看在你们几位兄弟的份上……不过,据说常一钊对炼器的报酬要求极高,你们就这样赤手空拳,似乎……”

  逸尘对王祥的询问不置可否,反倒关心起常一钊的报酬问题。

  拿驯化了的魔兽当敲门砖,是秋叶落的主意,而且还是私下里叫人吩咐王祥的。

  而秋不凡让管家传令,不可能要王祥等人空手套白狼,至少也得带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去打动常一钊吧。

  “回唐爷,府主只给了我一个储物戒指,说是给常大师的见面礼和定金。”

  见逸尘松口,王祥喜出望外,连忙从怀里掏出一枚储物戒指,在手里扬了扬,却不敢递给逸尘。

  由于自己的疏忽,少府主的玉佩变成了肉包子,到了逸尘的手里,王祥已经是追悔莫及。

  又岂肯再一次重蹈覆辙,把如此贵重的储物戒指,拱手交出去呢?

  怕逸尘怪罪,王祥还特意补充一句:“府主在这个储物戒指上,设了禁制,只有交到常一钊大师手中,才能顺利打开……至于其他人,除非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级别,否则没有人能够强行将它开启。”

  言下之意,你唐爷就算杀了咱们几个,抢去储物戒指,也没有办法开启。

  如果不小心,触动了储物戒指上的禁制机关,还会引起秋不凡的注意。

  以‘唐狼’的实力,恐怕连府主的一根手指头,也应付不了。

  “哦……是吗。”

  逸尘丝毫没有抢夺储物戒指的意思,只是用手一指傻猫,漫不经心的说道:

  “如果我把这只小猫送给常一钊,你说他会不会喜欢?”

  “不行,我就跟老大后面,哪儿也不去。”

  不等王祥说话,傻猫第一个跳起来反对。

  一跃而起,傻猫坐到了树兜上面,几根胡须翘起,挤眉弄眼,可怜兮兮的看着逸尘。

  “傻猫乖,只不过陪常大师一段时间,只要常大师到了驭兽府,我就把你接走。”

  逸尘‘慈爱’的轻抚着傻猫的脑袋,无限宠溺的样子。

  其实早就和傻猫有过交流,就当傻猫是一只被驯化了的低阶魔兽,随时都可以拱手送出。

  “对,唐爷说得对,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常一钊大师请到驭兽府,其余的跟我们无关。”

  见傻猫不乐意,王祥忙不迭的帮着逸尘安抚。

  ‘唐狼’是否愿意出力,那是少府主的事,和王祥没有直接关系。

  但是,如果‘唐狼’真的舍得傻猫,万一打动了常一钊,王祥可就跟着获益了。

  王祥不是少府主的人,自然不怕秋叶落使坏,只要顺利完成任务,府主一高兴,赏赐绝不会少。

  至于逸尘和傻猫,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则不在王祥的考虑范围之内。

  “去,你们完成任务,凭什么让豹爷受委屈?”

  傻猫生气的样子,也显得十分可爱。

  “别闹!”逸尘拍了拍傻猫的脑袋,转过身,对着王祥说道:

  “王祥,除了储物戒指以外,府主可有什么交代?”

  秋不凡并不知道有‘唐狼’参与其中,仅凭王祥几位,和一个储物戒指,似乎并不能引起常一钊的兴趣。

  “有……其实也没什么。”

  王祥支支吾吾,先是说有,又赶紧否认。

  这样的欲盖弥彰,连王祥自己都觉得太过明显,神色变得很不自然。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王祥心里有鬼。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