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六十三章 软硬兼施

第六百六十三章 软硬兼施

  “那好,既然我答应了你们,这件事就得听我的,你们可有意见?”

  逸尘看在眼里,心下有了主意。

  “唐爷,这恐怕不行。”

  王祥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逸尘。

  同时,又把目光投向其他几位同伴。

  “对,唐爷,这件事毕竟是府主的命令,由王大哥负责。”

  “唐爷的功劳,到时候一定会记在少府主的账上,我们是抢不走的。”

  另几位接到王祥的示意,在一旁附和着。

  王祥则下意识的紧了紧衣襟,表情不太自然。

  “王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唐爷面前装疯卖傻。”

  逸尘剑眉一竖,严厉的说道:“你身上明明有府主的信物,却只拿出少府主的玉佩,想让我白白的帮你们干活,可恶!”

  嗡~~

  一股战帅中阶强者的战气能量,从逸尘身上渲泄而出。

  瞬间便把王祥等五人笼罩起来,巨大的威压使得他们胸闷气短。

  “唐爷好强的实力……可惜,你终究是少府主的人,怎么可能会得到府主的信物呢?”

  身处重压之下,王祥面露狰狞之色,说话的口气反而变得强硬起来:

  “请唐爷收回战气,否则,只要我捏碎手里的传信玉,恐怕少府主也保不了你。”

  王祥等五人,修为都达到了战帅初阶级别,尽管不能对‘战帅中阶’的‘唐狼’构成威胁。

  但是,他们完全有机会,在‘唐狼’下手之际,用传信玉通知驭兽府的管家。

  就算王祥等人被杀,逸尘也无法逃脱驭兽府的追捕。

  “谢谢你的提醒,你现在就可以捏碎传信玉了。”

  逸尘淡淡的一笑,又将威压加强了二成。

  王祥的头上,开始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身体也逐渐颤抖起来。

  “好,唐狼,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王祥一咬牙,手上暗暗用力,准备捏碎传信玉,通知驭兽府。

  他可以交权给‘唐狼’,但交了权就等于把自己的功劳,一大半送给了‘唐狼’。

  好不容易让有了这样级别的任务,一旦顺利完成,王祥觉得自己在驭兽府的地位,应该能够超过‘唐狼’。

  权衡得失,王祥即使破釜沉舟,也不可能把主动权交到‘唐狼’的手上。

  当然,王祥赌的是‘唐狼’不敢斩杀驭兽府的人,只要自己再坚持一会儿,估计就不会有危险了。

  “等等……”逸尘大喝一声,手掌往回一收,似乎要解除威压。

  “唐爷果然识时务……啊……”

  王祥以为,自己的恐吓取得了成效,心下大喜。

  这‘唐狼’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自己所料不差。

  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庆幸,王祥就发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遭到了禁锢!

  不仅如此,与王祥同行的其他几位,也受到了同等待遇。

  五个人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除了可以开口说话以外,啥都干不了。

  就连王祥捏碎传信玉的力气,都被逸尘实施的空间禁锢,给封得死死的。

  “哈哈,识时务,好!”

  王祥的情绪变化,以及对空间禁锢产生的恐惧,让逸尘忍不住哈哈大笑。

  先前仅以战帅中阶级别的威压,对他们进行压制,是想继续以‘唐狼’的身份,迫使王祥就范。

  而王祥身上有驭兽府的传信玉,给逸尘带来了一定的危机感。

  虽然逸尘的修为已经达到王者级别,未必会怕了驭兽府,但是轻易招惹驭兽府这样的一流势力,好像没有必要。

  倒不如……

  “王祥,你现在根本没有力气捏碎传信玉,还是老老实实的听话,我保证不会杀你。”

  逸尘收起笑容,目光在对方五个人的脸上,慢慢的扫视一遍,很随意的说道:

  “你可以不说,但如果你的同伴先说,你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用战王强者的空间禁锢,震慑住王祥等人,再软硬兼施,逸尘觉得这个办法挺好。

  “战王强者……你不是唐爷,你到底是谁?”

  王祥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开始就认错人了。

  尽管从未与唐狼碰过面,但王祥知道,唐狼拿手的本领是驭兽,而不是自身的修为。

  就算实力不差,也不会超过战帅中阶的级别,与眼前这位出手就实施空间禁锢的年轻人相比,唐狼简直就是一只蝼蚁。

  “嗯,聪明……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该怎么做!”

  逸尘坐在石块上,倚靠着树兜,架起二郎腿,悠哉悠哉。

  表明上看起来镇定自若,实际上逸尘也在想着,怎样才是处置王祥等人的最佳方式。

  毕竟这些人与自己无冤无仇,也没见过他们干啥为非作歹的事情,不甘就范实属常情。

  相对而言,反倒是逸尘不对,抢了秋叶落的玉佩不说,还觊觎人家储物戒指,难逃剪径之嫌。

  “我们只不过是驭兽府的低等差役,奉命办事而已……”

  置身于空间禁锢之下,王祥等人深知自己的命运,已经在逸尘的掌控之中。

  对于逸尘的身份,他们不再关心,但自己的生死,却需要仔细斟酌的。

  不交出身上的东西,看样子是没有活命的希望,在战王强者面前,自己这几个刚刚踏入战帅级别的小喽啰,还不够人家热身的。

  如果乖乖的听话,或许可以暂时全身而退,但驭兽府不可能放过自己。

  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恐怕也无法逃脱驭兽府的追杀,迟早得身首异处。

  横竖都是个死,干脆,来个痛快的:“反正怎么做都没有活路……你动手吧。”

  “不要……王大哥,你赶紧把储物戒指,和府主的亲笔信拿出来,我们还有一条活路。”

  老五见王祥倔强,不禁大为恐慌,在劝说王祥的同时,也把己方的底给露出来了。

  “王大哥,你不能把我们四个拉着陪葬……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不能死啊。”

  这几位一直畏畏缩缩的跟在王祥后面,见王祥的眼色行事,从未有过僭越。

  但王祥的坚持,涉及到自己的性命,如果继续沉默下去,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当差糊口,不值得丢命,大不了以后找个地方,偷偷躲起来。

  “蠢货!交出东西,人家就会放过我们吗?”

  骂过之后,王祥又苦笑着说道:“即便是战王强者,也不敢得罪驭兽府,拿到东西之后,必然杀人灭口永绝后患……我们已经没有活路了。”

  “啊……”

  老五等人没有想到这一点,被王祥一提醒,顿时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在王祥提到传信玉的时候实施空间禁锢,摆明了是怕惊动驭兽府,杀人抢东西,应该是逸尘的唯一选择。

  “你才蠢货呢,难道就没有想过,交出东西,再捏碎传信玉么?”

  傻猫见逸尘眉头紧锁,知道他不忍斩杀王祥等人,便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傻猫真的不傻……”

  逸尘脑子一转,忽然有了主意:“王祥,我有办法保证你们不会死。”

  “真的?”

  本无侥幸之心的王祥等人,闻听此言,一个个眼睛一亮,就像溺水濒死的人,遇到一块浮木,求胜欲望立马就强了起来。

  “难道……让我们跟着你混?”

  “不行!”逸尘断然拒绝。

  这些人虽然有战帅级别的实力,但办事鲁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跟在自己身边,说不定哪天被驭兽府的人碰上,就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了。

  “还是死……”

  王祥等人的眼光‘唰’的一下,又黯淡下去,面如死灰。

  “我完全可以直接从你身上,搜出我想要的东西,然后把你们统统杀灭。”

  逸尘直言不讳的说道:“不过,我念你多少还有点骨气,所以才饶过你们,这样……”

  如此这般,逸尘吩咐完毕,伸手将王祥怀里的储物戒指和一个锦囊取出。

  然后,不经意的一挥手,一道若有若无的光芒闪过。

  王祥等人身体微微一颤,逸尘便在五人的惊讶中解除了空间禁锢。

  啪……

  王祥的手里,一直都握着一块传信玉,被禁锢之前,就已经准备发力捏碎。

  现在禁锢解除,力道自然而然的传输到传信玉上。

  一声脆响,传信玉碎为齑粉!

  “王祥,你就把遇到的一切,原原本本的报告给驭兽府,不需要有任何的隐瞒。”

  逸尘总算找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拿到东西,又使王祥等人免于一死。

  “王大哥,我们……真的可以不死?”

  逸尘走后,老五还是惊魂未定,揉了揉眼睛,看着同样有些恍惚的王祥,疑惑的问道。

  他们彼此之间,都能看得到对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好像被人狠狠地打过一般。

  只不过,身体上的疼痛早已麻痹,大家惦记的是任务的失败,以及如何向驭兽府交待。

  “嗯,唐爷……唐狼背叛驭兽府,抢走了储物戒指和锦囊,还有少府主的玉佩,可是,我怎么记不起来唐狼的长相了?”

  王祥努力的回忆着,却完全想不起来‘唐狼’的面容长相。

  老五和另外几位,都和王祥一样,记忆中‘唐狼’的容貌很模糊,即使此刻正面相遇,也断然无法认出来。

  虽然觉得奇怪,但他们也没什么深究的意思。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