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六十五章 仗义出手

第六百六十五章 仗义出手

  “没问你卖不卖,我也没准备买,我是问你什么价!”

  络腮胡子白了老者一眼,很不耐烦的样子。

  “那就好,这柄精钢剑的价格,是八百晶币和一株五阶灵草。”

  老者总算缓了一口气,听络腮胡子的意思,并没有打算买剑,可能只是了解一下行情而已。

  在神兵街,经常会有一些只问价,却不买兵器的修武者,老者也见过不少。

  只要不把镇店之宝卖掉,其他的都好说。

  “什么……八百晶币,还要加五阶灵草,你打劫啊?”

  老者的话,让络腮胡子非常不满,一双大眼立刻就瞪圆了。

  “大爷说笑了,此剑乃上好精钢炼制,其中还添加了少量的如意石胆……”

  老者脸上赔笑,去暗自腹诽,你不买我不卖,这价格也就是说说而已,何况这柄精钢剑的价值确实不低。

  “是吗?”

  络腮胡子又把剑抽出来,仔细的查验着,脸上逐渐露出笑容。

  嚓~~

  剑入鞘,络腮胡子顺手把剑递给旁边一位同伴,然后对老者说道:

  “老头,一口价,一百晶币,我要了!”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扔到店堂的桌子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大爷,小老儿说过不卖的,你也说过不买……”

  老者被络腮胡子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紧跨两步,想要拿回精钢剑。

  “废话!老子当然不买,给你一百晶币,是看你送我一柄精钢剑的份上,还不赶紧磕头谢恩!”

  络腮胡子说话的同时,一甩手,把老者推了个趔趄。

  “大爷,小老儿做的是正经生意,你可不能强取豪夺啊。”

  老者晃了晃,才稳住了身形,心里着急,又要冲上前去,却被络腮胡子一个嘴巴子打过来。

  啪!

  老者的脸庞应声肿了起来,伸手一摸,嘴角已经流出鲜血。

  “抢!老不死的,这么难听的话,你也好意思说出来……对了,我还就告诉你,一百晶币也不给了,就抢你了,怎么样?”

  打了老者,络腮胡子还显得不解气,伸手就要去拿桌上的袋子。

  既然是抢,当然不会付钱,虽然一百晶币不算太多,但够哥们几个好好吃上几顿的。

  啪——

  更大的响声传来,络腮胡子不自禁的放开桌子上的袋子,赶紧捂住自己的脸。

  “谁……噗……”

  一张嘴,络腮胡子嘴里突然喷出一口血,里面还夹杂着好几颗牙齿。

  这一巴掌比他刚才打老者的厉害多了,络腮胡子的半边脸瞬间就变成了猪头,褪了一半毛的那种。

  眼珠凸出,鼻子嘴巴都流着血,连讲话也不利索了。

  “我,怎么样?”话音未落,逸尘闪至近前,一把夺过精钢剑,一脚踹翻络腮胡子。

  并不理会这群人,逸尘把剑挂回墙上,又扶着老者坐到椅子上。

  “你是……谁?”络腮胡子躺在地上,捂着脸,也没有爬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问道。

  “你没资格知道,赶紧的,再拿出一千晶币走人。”

  逸尘把桌上的袋子递到老者怀里,然后一撸袖子,沉声说道:

  “刚才那一百晶币是给老人家疗伤用,不在一千晶币之内……”

  “大胆!居然敢太岁头上动土,简直是不想活了……”

  不等逸尘说完,和络腮胡子一起来的人,有一位沉不住气了。

  见逸尘随意之间,就把络腮胡子掀翻在地,不由得怒火上升。

  可话说到一半,忽然感觉不对,倒在地上的是络腮胡子,实力是自己几个人中间最强的。

  心虚之下,又连忙补上一句:“你可知道,我们三爷是谁?”

  “太岁头上动土……这个主意不错,下次见到太岁可以试试。”

  逸尘被那家伙说得一愣,虽然和太岁有些交情,可从来没想过‘动土’的结果是什么。

  都说会倒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过,眼前的几位,逸尘还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

  “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入室抢劫,杀头之罪……看在我今天心情好,就罚你们一千晶币,小惩大诫,作为对老人家的赔偿。”

  “哪里来的愣头青,口气不小,咱们三爷是你惹得起的么?”

  随着说话的声音,进来一位跟络腮胡子年龄相仿,虎背熊腰的男子。

  “苟爷,您来了……”其他几位一见来人,立刻侧身让出一条路。

  苟爷走到络腮胡子身前,看了看,一脸怒气,冲着逸尘吼道:“小子,认识苟爷吗?听说过三爷吗?”

  说话的同时,拧了拧脖子,缓缓伸出双手,十指弯曲之间,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

  一股威压随即释放,向逸尘笼罩而来,却是苟爷先声夺人,给逸尘一个下马威。

  “狗爷……你们三爷可是姓猪?”

  逸尘淡淡的看着苟爷,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

  “是啊,你既然听过三爷的名头,赶紧把自己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拿出来,然后磕头赔罪,否则的话,嘿嘿。”

  苟爷以为逸尘被自己的威压,给震慑住了,心里一阵得意。

  又拿眼瞟了瞟络腮胡子,才昂首挺胸,一副尽在掌控的样子。

  “没听过,不过,狗配猪挺不错,你叫狗爷,你的主子又是三爷,嗯,应该叫猪头三吧。”逸尘一本正经的说道。

  “猪头三……你找死!”

  苟爷膀大腰圆看似愚钝,脑子却转的很快,稍一琢磨,就知道逸尘不仅把自己骂了,还连带三爷受辱。

  嗡~~

  钵大的拳头,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卷起劲风,呼啸着朝逸尘砸了过来。

  “你们还傻呆着干什么,上啊!”

  一见苟爷动手,络腮胡子自己是没法上去帮忙了,便赶紧招呼同伴一起上。

  他尝过逸尘的厉害,一巴掌就把络腮胡子扇得不知道东南西北,到现在还是晕晕乎乎的。

  “对,一起上!”

  若是苟爷取得胜利,自己没有上去帮忙,一定会被苟爷胖揍一顿。

  反正己方人多,跟在后面混混,助助威也是好的。

  噼噼啪啪……

  一群人在面积不算太大的店铺里,根本展不开身。

  除了苟爷冲在最前面之外,其余的喽啰们,都是你退我我挤你,谁也不愿意上去挨揍。

  毕竟,络腮胡子的实力不弱,都被逸尘打得躺在地上找牙……

  刚想到找牙,有的喽啰就感觉自己的腮帮子一麻,嘴里一甜,顿时有了一种不想的预感。

  坏了,自己的牙……好几颗啊!

  不过还好,掉牙的只有一位,就是刚才骂过逸尘大胆的家伙。

  惊魂未定的喽啰们一抬头,看见逸尘依然站在原处,没有动过的痕迹。

  但冲锋陷阵的苟爷,却不见了身影。

  “哇!救命啊……”

  一声惨叫,从络腮胡子嘴里发出。

  顺着声音,大家才算看明白了,苟爷硕大的身躯,正趴在络腮胡子的身上。

  隐约听见‘嘎巴’的骨头脆裂声,仅露出脑袋的络腮胡子,一脸痛苦的表情。

  “你小子,怎么回事?”

  苟爷挣扎着从络腮胡子身上爬起来,晃了晃身体,对着逸尘说道。

  明明是自己倾力一拳,要把逸尘打趴的,怎么就变成自己趴下去了。

  苟爷揉了揉脑袋,感觉还行,脑子没坏,只不过店铺有点转悠。

  “那个什么狗爷……现在是两千晶币,快拿出来!”

  逸尘啪啪手,看猴子一样的看着苟爷,又朝着被打掉牙的那位一指:

  “打一次一千,他的算是优惠,白送了。”

  “你打我,还要问我要一千晶币?”

  苟爷晃着大脑袋,仔细的想了想,觉得不太公平。

  他还是没有弄清楚,自己堂堂战帅初阶级别的强者,甚至都没见到逸尘动手,就莫名其妙的倒在络腮胡子的身上。

  “没错,你不懂规矩,我教你,一千晶币是学费。明白了吗?”

  逸尘不急不躁,一副笃定的样子,目光之中,却透露出一丝威压,让苟爷看了心惊胆颤。

  “不……我明白了。”

  苟爷刚想破口大骂,被逸尘的威压一逼,顿时泄了气:“可我身上没钱,能不能让我回去拿?”

  尽管心里不服,但打是肯定打不过的,一千晶币也是拿不出的,倒不如先稳住逸尘,自己回去讨救兵。

  你小子再厉害,也就一个人,我就不信没办法治你。

  就怕逸尘不肯,非得拿钱放人,那可就麻烦了。

  “行!”出乎苟爷的意料,逸尘很爽快的答应了。

  “好,我这就去,你等着。”

  苟爷如蒙大赦,也不管络腮胡子等人,自己先溜了再说。

  其余几位,眼见逸尘不再追究苟爷,赶紧转身准备溜之大吉。

  “等等!”不料,逸尘等苟爷走了,却开口说道:

  “你们几个,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拿出来,否则谁也别想离开!”

  “这……”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愣在那里。

  “快,按照这位……爷的吩咐,麻利点。”

  躺在地上的络腮胡子,一看势头不对,带头从怀里掏出一些东西。

  爬起来,双手捧到逸尘跟前,可怜兮兮的说道:“爷,我就这些了,您大人大量,饶了小的吧……我给您磕头了。”

  说完,真的弯下腰,准备磕头求饶。

  “磕头就算了,晶币是一点都不能少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