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六十七章 装傻试探

第六百六十七章 装傻试探

  逸尘出道以来,多以拳脚应敌,偶尔使用兵器,确实只是用剑。

  遇到强敌,苍木剑是最佳选择,有时遭遇实力相当,或者略低的对手,逸尘也会随意夺过敌人的佩剑。

  至于其他兵器,好像从未试过。

  商掌柜一眼就能看出,足以说明他眼光独到。

  “这个不难,公子看起来孔武有力,实则心思细腻,寻常兵器不屑一顾。”

  商掌柜站在逸尘面前,笑容可掬,话语之中,虽有卖弄之意,却并无炫耀之色:

  “看得出来,公子乃谦谦君子,唯有兵器中的君子——剑,才配得上,不如由商某为公子推荐一二,公子意下如何?”

  “我……看看也好。”

  商掌柜的咬文嚼字,让逸尘鸡皮疙瘩爬了一身,有心拔腿就走,却又想到自己来此的目的,只得暂时与之周旋。

  趁着商掌柜吩咐小厮取剑的时候,逸尘试探性的问道:“商掌柜,不知贵店老板铁大师可在?”

  “公子认识铁大师?”商掌柜笑呵呵的,看似和蔼可亲,但脸上一闪即逝的疑惑,却被逸尘看在眼里。

  “听朋友说过,铁大师技艺精湛,好像是常一钊大师的弟子。”

  逸尘不露声色,像是拉家常一样,漫不经心。

  常一钊行踪不定,直接遇上的可能性不大,但铁盛津是名剑坊的老板,应该不会走远,何况老者前几天还见到过。

  “公子,敝店欢迎每一位客人,但商某只是小小的掌柜,不知道也不敢过问铁大师的行踪。”

  商掌柜两手一摊,似是十分为难的说道。

  “哦……铁大师和常大师都是著名的炼器大师,我慕名而来,就是想见见他们二位。”

  一脸无辜的逸尘,被商掌柜一口回绝,情绪有些激动:“难道堂堂的炼器大师,只是徒有虚名,竟然不敢出来见客?”

  眼前这位商掌柜,面目和善,能言会道,确是一位称职的职员。

  想要说服商掌柜,带自己去见铁盛津,估计不太容易。

  “公子言重了,实不相瞒,铁大师近日不在九幽城,自然无法见客,还请公子见谅。”

  商掌柜回答得滴水不漏,反而让逸尘觉得,铁盛津根本就没有外出。

  虽然商掌柜镇定沉稳,但隐约露出的一丝焦虑,并没有瞒过逸尘的眼睛。

  正要再次询问,却见小厮捧着几个剑合,轻轻放到逸尘身边的桌子上,然后垂手退后。

  “公子,这四柄剑质量和品级都属上乘,虽不及王兵,却也是战帅高阶强者适合的兵器。”

  商掌柜很轻易的就岔开了话题,拿出其中的一柄剑,介绍道:

  “这是清风剑,精钢制成,加入适量的如意石胆,轻重适宜,正好符合公子的修为。”

  “符合我的修为?”

  先前的老者,判断逸尘是战帅中阶的修为,已经算是独具慧眼了。

  而商掌柜直接把逸尘的修为,定格在战帅高阶,仅凭这一点,他就远远超出老者不少。

  逸尘隐匿战王强者的气息,一般人无法窥透,多以自身修为,来推测逸尘的修为。

  商掌柜能够看出战帅高阶,就说明他本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战帅中阶以上。

  一个店铺的掌柜,以做买卖为主,几乎不参与打打杀杀,修为高低并不重要。

  如果放在江湖上,战帅中阶以上的修为,基本上可以担任二流势力的中高层职务。

  无论是级别,还是待遇,甚至权力,都比名剑坊的掌柜,要强出十倍有余。

  “对不起!商某并非有意窥探,只不过在商言商,必须依照客户的修为,来推荐合适的兵器。”

  话虽如此,商掌柜脸上却毫无歉意,好像自己的身份,本来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探知别人的修为。

  “算了,这柄剑怎么卖?”逸尘顺口问道。

  尽管商掌柜为自己的判断沾沾自喜,但逸尘心里却不以为然。

  把战王强者的气息,压制到战帅高阶,并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的。

  一般修武者,在没有特别技能的情况下,不能隐藏自己的修为,同时,也只能看出比自己高一个境界的其他人。

  一旦超出两个境界,就只有凭感觉去胡乱猜测,其结果自然没有价值。

  商掌柜以战帅中阶以上的实力,屈居于名剑坊做一名掌柜,逸尘觉得其中可能有隐情。

  明里打探铁盛津有点够呛,还是一边应付一边再想办法吧。

  “清风剑,战帅高阶称手兵器,售价八万晶币,外加五阶灵草三株。”

  商掌柜无需思考,便将价格报出,末了,还添上一句:

  “若无五阶灵草,可以用其他修练资源折价替换。”

  “商掌柜,果然是上涨……贵!”

  虽然心里有准备,名剑坊的价格很高,但逸尘还是没有想到,区区一柄战帅高阶兵器,居然会卖到八万晶币。

  与之前老者精钢剑的开价,相差了一百倍之多,还外加三株五阶灵草。

  在天罗大陆,一株六阶灵草的拍卖价,一般也只在十万晶币左右,竟然还不如一柄战帅高阶的兵器。

  如此看来,名剑坊的价格不是一般的高,而是高得离谱,高得让人望而却步。

  “贵……公子,你来的是名剑坊,不是街边小摊,每一件名剑坊售出的兵器,都有特定的标记。”

  商掌柜并不奇怪逸尘的震撼,他见到的客人太多,出洋相的也不在少数。

  有的客人,看到兵器是爱不释手,可一询问价格,就显得浑身发颤,话都说不出来了。

  相对而言,逸尘这样的反应,已经让商掌柜另眼相待了。

  “这又不是王兵,怎么比王兵的价格还高……”

  逸尘似乎在喃喃自语:“按照这个价格,名剑坊的王兵,岂不是要卖到百万晶币?”

  逸尘没有买过王兵,甚至都没有见过王兵的拍卖。

  但是,在他看来,一件王兵能够卖到三五十万晶币,就已经不错了。

  想想自己曾经送出去的黄剑王兵,以及战斧王兵,要是放到名剑坊,那不是要引起整个萨特王国的震动。

  “不要说名剑坊,就算其他兵器铺的王兵,哪怕是最低等的,价格也在千万晶币以上,即使是定金,都不得低于五百万!

  要知道,炼制王兵的材料不仅贵重,而且数量稀少,就连辅料如意石胆,一斤都要卖到二十万晶币……公子,你怎么了?”

  商掌柜终于流露出一丝不屑了,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以为一百万晶币就是天价了,简直是太低估了王兵。

  本来还准备以炫耀的口气,教训逸尘几句,却忽然发现逸尘一脸呆滞,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会是吓傻了吧,这可是名剑坊,做生意的地方,千万不能出事。

  商掌柜顾不得耻笑,赶紧叫来几个小厮,捏鼻子的捏鼻子,掐人中的掐人中。

  “啊……这是怎么回事?”一番折腾,逸尘总算悠悠‘醒转’。

  一脸错愕的盯着商掌柜,一只手还在怀里寻找着什么。

  “哦,公子是看到清风剑太激动了,以至于有点晕。”

  商掌柜生怕惹出意外,便息事宁人,闭口不谈王兵之事。

  “八万晶币,外加三株五阶灵草,不还价?”逸尘问道。

  “名剑坊价格公道,从不还价!”商掌柜回答得很干脆。

  “不对,你好像说一斤如意石胆能卖二十万晶币,那么清风剑的售价八万,岂不是亏大了?”

  逸尘揉了揉脑袋,懵懵懂懂的问道。

  逸尘知道如意石胆价格昂贵,孙铁为了给义兵团筹集资金,不惜以身犯险,潜入将军府矿区,差点被杀。

  而祥将军和梦剑文,也为如意石胆费尽了心血,却给逸尘做了嫁衣。

  只不过,一斤二十万晶币的价格,还是让逸尘不敢相信。

  “咳,原来公子惦记的是这个。”

  商掌柜一听,如释重负,当下松了一口气:

  “不错,如意石胆的价格极高,但一柄清风剑所需的如意石胆,也就不到半两之数,和其他辅料的成本加起来,要一万多晶币。

  还有矿石之类的主料,以及……呃,你在套我的话?”

  本想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让逸尘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掏钱买剑,完成自己的生意。

  却没想到,看似傻不拉唧的逸尘,装疯卖傻的几句话,反倒把商掌柜被套进去了。

  感觉上当的商掌柜,偌大的一张脸,瞬间红得发紫,如同猪肝一般。

  闯荡江湖数十年,阅历丰富,经验老到,怎么就……

  “商掌柜,既然炼制上乘兵器需要如意石胆,不如我考虑卖点如意石胆给你们。”

  逸尘的手依然插在怀里,迟迟不肯拿出来。

  “什么……你要卖如意石胆?”逸尘的话,差点没把商掌柜噎死。

  这里是名剑坊,神兵街赫赫有名的大店铺,向来都是客商慕名前来,求购自己所需的兵器。

  至于炼制兵器所用的材料,并不会在名剑坊交易,而是有人专门负责去各地收集或者采购。

  购销分开,各负其责,是名剑坊的规矩,也是诸多店铺的规矩,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明白。

  商掌柜既然是名剑坊的掌柜,主要的职责,当然是销售,而不是采购。

  可现在被逸尘一搅和,商掌柜感觉有点晕。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