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七十一章 莫名刺客

第六百七十一章 莫名刺客

  这一人一兽,从宠物市场外的路旁,一直跑到九幽城的中心地带,常一钊嬉笑声不断,小狐狸则吱吱呀呀的又叫又跳,玩得是不亦乐乎。

  几个时辰下来,常一钊觉得该回去了,便伸手一招,想要小狐狸乖乖回到自己身边。

  但是,调皮的小狐狸,却是一纵身,又往前蹿出了一段,似乎还意犹未尽,眨巴着灵动的小眼睛,朝着常一钊直乐呵。

  常一钊也不生气,轻提一口气,身体呈半悬空状态,如同飞鸟滑翔一般,瞬间就到了小狐狸身边。

  吱吱~~

  小狐狸好像被突兀而至的常一钊吓了一跳,惊叫一声,沿着围墙边的一个小门,就蹿了进去。

  咦?

  常一钊随后而来,却已不见小狐狸的踪影。

  这里是大户人家的后院,很空旷也很洁净,院内看不见一根杂草,连人影都没有一个。

  已是傍晚时分,估计人家正在吃饭,自然不会出现在后院之中。

  常一钊出没于荒山野岭已有多年,并不在意那些繁文缛节,在后院中四下寻找,还时不时的叫唤小狐狸。

  意外的是,偌大的后院,并没有太多杂物阻隔,常一钊翻遍了各处,依然看不见小狐狸的身影。

  扫兴至极的常一钊,只能暗叹自己倒霉,好不容易看中一个宠物,偏偏又不经意间让它跑了。

  悻悻然的转过身,正要离开后院,却听到一声轻微的吱叫。

  围墙之上,小狐狸的白色身影一闪而逝。

  “嘿,小东西居然翻墙过去了,亏我还在地面的犄角旮旯寻找了半天。”

  小狐狸的调皮,让常一钊更觉有趣。

  当下沿着小狐狸消失的方向,常一钊掠过墙头,进入了内院。

  吱吱~~

  等常一钊停下,又发现小狐狸纵身跃上另一堵墙头。

  追追躲躲之间,常一钊隐约记得,自己已经翻阅了四五道围墙。

  “有刺客!”

  常一钊刚一落地,就被一群手执兵器的壮汉包围。

  虽未完全天黑,院内却是灯火通明,一干壮汉不由分说,便凶猛的扑将过来。

  常一钊知道,自己无意中闯到了大户人家的内院,冲上来的这些人,一定是护院家丁。

  尽管明知失礼,但随意惯了的常一钊,却没有想过跟人家解释。

  只想着抓到小狐狸之后,再去和东家打个招呼,这事也就过了。

  于是,常一钊一边继续追赶小狐狸,一边顺手就撂倒了几位家丁。

  自然没有痛下杀手,只是阻止对方的进攻而已,并没有一位家丁受伤。

  “大胆反贼,居然敢夜闯王宫,拿下!”

  随着一声断喝,常一钊面前出现了一队身着朝廷官府的官兵。

  为首一人,龙行虎步器宇轩昂,却是萨特王国的莫飞将军。

  常一钊虽然与莫飞将军并不熟识,但经常游走于九幽城,好歹也远远见过几次。

  “莫飞将军,误会了。”

  常一钊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之下,竟然进入了萨特王国的王宫内地。

  按照萨特王国的律法,擅闯王宫视同谋反,乃死罪一条。

  但常一钊却并不紧张,因为他遇到的是莫飞将军。

  常到九幽城的人,都知道莫飞是一位刚正不阿的将军,从不徇私枉法。

  每每遇到棘手之事,莫飞将军都会亲历亲为,查明事实,力求做到不枉不纵。

  所以,常一钊一抱拳,对莫飞将军行以以江湖之礼。

  “误会?你翻墙而进,又不顾内廷侍卫阻拦,甚至出手打退侍卫,竟然还大言不惭!”

  莫飞将军不为所动,声色俱厉,只把常一钊当成刺杀国王陛下的逆贼。

  “莫飞将军,鄙人常一钊,因追宠物小狐狸,误入王宫,却绝无谋反刺杀之意。”

  常一钊深知理亏,便和颜悦色,好言相告。

  “胡说!这里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小狐狸。”

  莫飞将军剑眉一竖,不接受常一钊的解释,朗声说道:

  “此处乃国王陛下寝宫外院,四周侍卫不下百余人,若有如何异常,必然第一时间报警。不要说狐狸,就是一只小老鼠跑过,也躲不过侍卫们的眼睛。”

  居然是国王陛下的寝宫外院,如果不是从后院翻墙而入,恐怕早就在大门之外被拿下了。

  刺杀国王陛下的罪名可不能随便承认的,常一钊可不愿意莫名其妙的背负这样的死罪。

  “莫飞将军,常一钊若是刺客,刚才被我打退的侍卫,岂有活命之理。”

  常一钊苦笑着辩解道:“他们虽然倒地,却没有一位受伤,足以证明我并无杀人之心。”

  如果真是刺客,确实没有理由对侍卫手下留情,这一点莫飞将军也深有同感。

  亲自查验了每一位倒地的侍卫,莫飞将军的脸色稍有缓和。

  但面对常一钊散发出的战帅巅峰强者气息,还是保持着戒备,说话语气也十分强硬:

  “即便如此,也没有人能够证明,你是误入王宫外院。识相的话,乖乖束手就擒,是否刺客,本将军自会查明。”

  莫飞将军的话说得在理,毕竟涉及到国王陛下的安全,仅凭常一钊自己一句‘误入’,理由过于勉强。

  可要是就这样被囚禁起来,常一钊又觉得窝囊。

  “莫飞将军,我并未破坏王宫外院的任何东西,更没有行凶,不如我即刻离去,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大家岂不省事?”

  常一钊准备息事宁人,便想趁机溜走。

  “王宫禁地,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把国家律法放在什么地方?”

  莫飞将军严词拒绝,正气凛然:

  “就算你有本事离开,也无法逃脱萨特王国官兵的追捕。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无辜,又有什么可怕的?”

  一旦常一钊逃离王宫,便坐实了刺杀国王的罪名,只要活着一天,都没有办法摆脱追杀。

  常一钊自认为自己是坦荡君子,当然不愿背负骂名。

  于是哈哈一笑,说道:“真要逃离,你未必拦得住,不过那样一来,我就百口莫辩了。也罢,我就随你走一遭,莫飞将军,我相信你一定会弄清事实,还我一个公道。”

  常一钊不做任何抵抗,任由莫飞将军手下的官兵,将自己捆绑起来。

  “好,就凭你这句话,本将军信你!但一切讲究证据,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给你一个真相。”

  莫飞将军对常一钊的配合大为赞赏,心里已经不把常一钊当成罪犯了。

  然而,莫飞将军又是一个固执的人,凡事喜欢较真,必须弄个水落石出才行。

  所以,常一钊还是被抓去囚禁,而莫飞将军则着手调查此案。

  “这么简单的事,半个月还没有查清楚吗?”逸尘皱了皱眉头说道。

  莫飞将军的为人,逸尘曾经见识过,正如铁盛津所说,固执较真,还古板迂腐。

  不过,只要莫飞将军能够找到那只白色的小狐狸,常一钊的刺杀罪名就不会存在。

  莫飞将军亲自过问,区区一只小狐狸,怎么可能在王宫外院呆上半个月呢。

  按理说,常一钊被抓之前,小狐狸一定还在附近,否则不可能会引导常一钊进入。

  而莫飞将军囚禁常一钊后,就会即刻展开调查,小狐狸是重要证据,当然不会轻易忽略。

  “前两天,我托人打探,被告知不准探监,只是听说至今都没有找到小狐狸。”

  铁盛津愁眉苦脸忧心忡忡,又压低声音,对逸尘说道:

  “我总感觉有人要故意陷害师尊,可不知从何下手,那个卖小狐狸的店主,也忽然间消失了……”

  常一钊被囚禁,小狐狸不见踪影,卖主也人间蒸发,这一切好像是一个连环套。

  虽然不知道陷害常一钊的目的,但一日不查明真相,常一钊就一日没有自由。

  这件事如果是萨特王国的其他官员经手,或许还有通融的机会。

  可偏偏又是莫飞将军这个一根筋,坚持要继续调查,事情弄清楚之前,吩咐手下官差,常一钊被抓之事不得外传,甚至连探监的权利,都被剥夺掉。

  除了当今萨特王国的国王之外,估计没有第二个人,能够从莫飞将军手里,把常一钊救出来。

  这件事,名剑坊一直封锁消息,外界也并不清楚,但是,幽阴门的秦长老,似乎早就知道常一钊被抓的事实。

  甚至以此来威慑名剑坊,想要从中捞点好处。

  “有没有想过,是幽阴门设的圈套呢?”逸尘试探性的问道。

  炼器大师常一钊,酷爱养宠物,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谈不上什么秘密。

  但是,以他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实力,却被区区一只低阶魔兽小狐狸,玩弄于鼓掌之中,实在令人费解。

  即使是换成五阶甚至六阶魔兽,也未必有这样的心智和手段。

  “不会吧,一次意外而已。”对于逸尘的提问,铁盛津有些错愕。

  师尊被抓,铁盛津知道是冤枉的,一心就想设法找到小狐狸,证明常一钊的清白。

  却从未想过,这其中会有什么圈套。

  被逸尘这么一说,铁盛津意外之余,觉得逸尘是小题大作。

  一个炼器师而已,从不参与门派争斗,也没有不共戴天的仇家,谁会设计圈套对付常一钊呢?

  “小狐狸突然消失,绝非意外!”

  逸尘很坚定自己的判断。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