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七十五章 谈笑风生

第六百七十五章 谈笑风生

  呼啦啦——

  被莫飞将军一吼,众侍卫如梦方醒。

  大家都是训练有素的王宫侍卫,无论逸尘和莫飞将军有何交情,也不管逸尘是不是刺客,服从命令绝不含糊。

  刀剑齐出,拳脚舞动,数十位战帅强者级别的侍卫,瞬间组成围攻的态势,将逸尘困在中心。

  战气凛冽,杀声阵阵,仿佛身处两军对垒的前沿阵地,逸尘耳边肆虐的能量涟漪,狂暴而阴森。

  “慢着!”

  逸尘双手一挥,一道透明的隐形结界立刻形成。

  任凭侍卫跃跃欲试摩拳擦掌,被结界笼罩的逸尘,竟自岿然不动。

  “你有何话说?”

  莫飞将军并没有让众侍卫停止攻击,虽然逸尘暂时受结界保护,但时间长了,侍卫们必将赢得胜利。

  自觉胜券在握,不妨听听逸尘有何诉求,若是放弃抵抗,减少侍卫们的伤亡,也是可以考虑的。

  “莫飞将军,我找你有事相商,并非刺客。”

  逸尘不理会结界外面,侍卫们的轮番攻击,也没有采取对抗,只是淡定的立于虚空,缓缓说道。

  不还击,也是一种示好的态度。

  逸尘知道,莫飞将军死脑筋,凡事喜欢追根究底,要是与侍卫们的冲突过大,或者失手伤了侍卫,更会引起对方的误会。

  “夜潜禁地,居心叵测,本将军乃侍卫首领,自要捉拿与你,岂有‘相商’的余地?”

  原以为,逸尘迫于双方力量悬殊,主动投降,但逸尘话说出口,莫飞将军就误以为他是要谈条件。

  刺客与侍卫,本就是敌我双方,何来相商一说。

  “哈哈,莫飞将军,你以为这些人能抓住我吗……真是可笑至极。”

  逸尘也不气恼,依然神情自若,侃侃而谈:

  “我潜入外院,遭到侍卫围攻,但是,我没有伤过他们任何一位;如果我是刺客,根本没有必要和这些侍卫纠缠,而实际上,我一直在等你。

  顺便告诉你,半个月前的常一钊,同样不是刺客,只不过遭人陷害,落入你的手中,这一点,你应该心里有数。

  我今天找你的目的,就是要你放了常一钊……”

  跟莫飞将军讲话,得慢慢来,这家伙脑子反应慢,办事教条,必须耐着性子,一点一点的解释。

  否则,即使他相信常一钊是无辜的,在没有确凿证据时,莫飞将军也不会轻易释放常一钊。

  “胡说,常一钊是不是刺客,你说了不算,除非你找到那只白色的小狐狸,以及小狐狸的主人,说出实情的真相。”

  逸尘的解释并没有被接受,莫飞将军的固执性格再一次显露无遗:

  “如果办不到,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国王陛下亲口让我放人……相信你更做不到。”

  在数十位王宫侍卫的围攻下,逸尘面无惧色,倒让莫飞将军有些动容。

  哪怕是炼器大师常一钊,忽然面对如此众多侍卫的时候,目光中也流露出一丝恐惧。

  虽是主动放弃抵抗,但常一钊的态度并没有逸尘这般强硬。

  不仅否认自己是刺客,还要把常一钊从大牢之中救出,逸尘的口气够大。

  奇怪的是,莫飞将军没有因为逸尘的态度而生气。

  可能在莫飞将军眼里,逸尘这样做无论对错,都有一些英雄气概。

  正所谓,英雄惜英雄,莫飞将军认为自己算得上英雄,而逸尘勇闯辛戈杀气试练场,自然也在英雄之列。

  给逸尘提供两个选择,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至于能不能办到,或者怎么去办,那就不是莫飞将军所在意的了。

  当然,逸尘本身夜潜王宫禁地,以及刺客身份的嫌疑,还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

  “小狐狸和它的主人,恐怕我找不到,因为范围太大,但是,你说的第二种办法,倒可以试一试。”

  对于这两个选择,逸尘无疑偏向后一种。

  即使怀疑是幽阴门设计陷害常一钊,逸尘也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准确无误的找到隐藏着暗处的幕后黑手。

  而萨特王国的国王陛下,却是有名有姓,隔三差五的还要上朝议政,自然不会离开王宫太远。

  找一个具体的目标,远比大海捞针要轻松得多。

  “哼,逸尘,年轻人有想法很好,但也要切合实际,国王陛下乃九五之尊,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莫飞将军说话的同时,还在关注侍卫们围攻逸尘的战局变化。

  让他感觉到诧异的是,逸尘一边轻松随意的谈笑风生,一边还能若无其事的化解侍卫们的攻势。

  一次次的攻击,不仅没有给逸尘带来一点麻烦,而且那道透明的结界,似乎越来越厚实了。

  从气息上判断,逸尘的修为在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与第一次见面时并无太大差异。

  但是,数十位战帅强者修为的侍卫,其中还有好几位的修为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这么强大的阵容,竟然连逸尘随手布置的结界都破不开。

  这完全超出了莫飞将军的认知,以自己接近战王强者的实力,面对这些侍卫,最多也就能够坚持片刻,还必须是攻防有序。

  看来,逸尘的修为实力,绝不是表面上显示的那样平庸。

  现在,莫飞将军有点相信逸尘的话了,既然能够悠哉游哉的面对围攻,就一定可以在围攻中全身而退。

  不过,仅凭这一点,想要面见国王陛下,还是远远不够的。

  “这里是王宫外院,距离国王寝宫应该不远,我只要顺路找过去,估计不是什么难事。”

  逸尘淡淡的说道。

  如果莫飞将军倔脾气上来,自己又拿不出小狐狸,常一钊的自由还是得不到保障。

  但是,无论莫飞将军的性格如何,都是为萨特王国当差,只要国王宇文则发话,莫飞将军是断然不敢拒绝的。

  “可惜了,国王陛下近期都不会出现在这里……”莫飞将军似乎对抓捕逸尘的兴趣不大,反倒说出了本该保密的事情。

  “难道国王就不睡觉?”

  果然,逸尘立即打断了莫飞将军的话,急促的问道。

  既然是国王陛下的寝宫,哪怕宇文则再忙,总得回到这里睡觉吧。

  听莫飞将军的口气,联系到他的脾气秉性,不像是胡编乱造的。

  “国王陛下日理万机,经常忙到深夜,但再晚也有就寝的时候。”

  莫飞将军看起来耐心细致,生怕逸尘听不明白,又接着说道:

  “这里的寝宫,这是国王陛下十几处寝宫中的一个,只是偶尔过来,并非长期入住。”

  “原来是这样……”逸尘听了,心里有些失落。

  如果宇文则不在寝宫,要找起来或许会有很多困难。

  逸尘一介平民,除非国王召见,否则是没有资格进入王宫,面见国王的。

  按照萨特王国的律法,文官至少要达到城主级别,武将则从副将开始,才有进入王宫的资格。

  像梦剑文原来的官衔,只有参将级别,不要说晋见国王,就是王宫大殿,也是无法进去的。

  逸尘虽然有落英王国国师的身份,但从未上任,也没有朝廷颁发的任命书。

  况且,落英王国和萨特王国地处东西,互不相干,就算逸尘想以此作为理由,恐怕也是太过牵强。

  “逸尘,你还是先想想自己吧。”

  莫飞将军觉得自己告诉逸尘的够多了,虽然是英雄惜英雄,可身为王宫侍卫首领,职责所在,在逸尘没有摆脱刺客嫌疑之前,捉拿归案是莫飞将军必须要做的事。

  “那个……我想知道,国王陛下会不会上朝?”

  逸尘想过,如果此刻展示自己的战王强者实力,逼迫莫飞将军释放常一钊,有可能会激起莫飞将军的怒火。

  即使解救成功,常一钊也难洗刷刺客之名,终身都要面临萨特王国官方的追杀。

  既然要救人,就必须让常一钊堂堂正正的从大牢走出来,消除一切隐患,才是最佳结果。

  如此一来,见到宇文则,就成了逸尘急需完成的事了。

  “你就是见到了国王陛下,也未必有用。”

  莫飞将军说到这里,忽然有了一种意气风发的感觉。

  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更加自信:

  “如果你放弃逃跑的念头,束手就擒,我或许会告诉你,国王陛下的一些情况。”

  强行擒获逸尘,已经不太可能,但逸尘为救常一钊而来,国王陛下的消息,对他极为重要。

  若是引得逸尘投降,不费一兵一卒,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莫飞将军,你确认我是刺客?”逸尘避开莫飞将军提出的条件,反而质问一句。

  “有嫌疑,不确定。在没有确凿的证据面前,我不会随意给一个人定罪。”

  莫飞将军坦然答道:“即使你投降,被关进大牢,我也会尽力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是非曲直,必然给你一个说法。”

  常一钊被关押了半个月,尽管一直没有找到相关证据,但莫飞将军还在努力。

  迄今为止,对于常一钊的罪名,莫飞将军还没有定论,只是吩咐狱卒,善待常一钊,静等最后结果。

  “好,我跟你走,不过,你得告诉我,国王陛下经常在什么地方出现。”

  逸尘撤去透明结界,一闪身来到莫飞将军面前。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