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地牢监舍

第六百七十六章 地牢监舍

  “这……”

  身为王宫侍卫的首领,一切均已保卫王宫安全为重,莫飞将军当然希望擒住逸尘。

  至于是不是刺客,相信总能查个清楚明白,只要不屈打成招,也不会遭人诟病。

  但是,从内心的感觉来说,他又不愿相信,逸尘的刺客身份。

  所以,这么长时间过去,眼见着侍卫们束手无策,莫飞将军也没有伸出援手。

  如果逸尘有心摆脱围攻逃之夭夭,在场的人估计谁也无法阻拦。

  耿直的莫飞将军,想不到自己也有纠结的时候。

  面对逸尘撤去结界,甘愿就擒,莫飞将军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我再给你三天时间,对常一钊大师一个交代。如果到时候,还是无法定案,你必须带我面见国王陛下。”

  与莫飞将军的紧张情绪不同,逸尘此刻显得格外轻松,根本没有一丝即将被关入大牢的恐惧。

  “三天……有点急,不过,我可以保证,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被逸尘占据了主动,莫飞将军更显局促。

  倒不是怕逸尘对他实施攻击,主要是考虑到,常一钊一案进展缓慢,三天的时间不可能结案。

  经过半个月的调查,莫飞将军隐约觉得,常一钊确有被人陷害的嫌疑。

  虽然生性固执办事死板,但莫飞将军并不是一位刚愎自用的人,在寻找小狐狸的同时,他曾经想过提前释放常一钊。

  不过,他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查出缘由,了却内心的歉疚。

  “只能三天,现在你可以押我去大牢了。”

  好像对萨特王国的大牢特别期待,逸尘一脸急不可耐的神情,出乎了所有侍卫的预料。

  “好既然如此,请吧。”

  莫飞将军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抛开常一钊的事情不谈,就拿逸尘夜潜王宫外院来说,本身就是杀头的大罪。

  但逸尘却更在意常一钊,把自己这一茬忘到了脑后。

  不仅逸尘这样,就连莫飞将军,也用自己的行动默认了逸尘的举动。

  这场面,丝毫没有侍卫抓刺客那般你死我活惊险异常,反而有一种老友重逢的感觉。

  只不过,逸尘在靠近莫飞将军身边时,暗中传音道:“幽阴门有一位秦长老,知道常一钊大师被抓的消息。”

  不等莫飞将军有所反应,逸尘便随着众侍卫,辗转几番,终于来到了一处位于地面之下,类似于山洞的地方。

  吱嘎嘎——

  一扇与周围灰黄色地面融为一体的大门,缓缓启动,朝着逸尘的左侧方向嵌入山洞。

  一股寒气迎面扑来,让人忍不住发出一阵颤抖。

  随着寒气一起涌出的,还有一种因潮湿而形成的霉味,令人作呕。

  莫飞将军头前引路,众侍卫拥簇着逸尘,紧随其后。

  这是萨特王国王宫附近的一处地牢,空旷阴森,可以容纳数百名囚犯。

  已是夜晚时分,地牢内的各个转角处,都放置了用来照明的火把。

  光线虽然不太明亮,但一间间彼此隔开的监舍,还是很清晰的出现在逸尘面前。

  “莫飞将军,你抓错人了!”

  “我冤枉啊……”

  “放我出去,我要报仇!”

  “饶命啊……”

  走在两边监舍中间留出的狭窄通道上,监舍内的囚犯们,争先恐后的趴在钢铁做成的囚门边。

  声嘶力竭的叫喊着,有的还把手镣使劲的砸在囚门上,发出刺耳的金属交鸣声。

  监舍周围,并没有看见守监的狱卒,大门的钥匙也由侍卫保管着。

  “别吵!别吵!”

  “嘭——”

  “啪!”

  侍卫们一边呵斥着,一边靠近囚门,对着那些情绪激动的囚犯们,拳打脚踢。

  经过侍卫们的强烈镇压,喊冤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哀嚎声。

  约莫走了两三里路的样子,莫飞将军忽然停住了脚步。

  主动把头伸到旁边监舍的囚门前,轻轻的说道:

  “常一钊,再过几天,本将军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逸尘顺眼看去,监舍内的一块铺垫了枯草的‘床’上,端坐着一位瘦削的老人。

  跟其他的囚犯呼天喊地不同,老人似乎很平静,坐姿也很端正。

  即使听了莫飞将军的话,也没有转过头来,做出一点回应。

  虽然没有看清面容,但逸尘从莫飞将军的话中,知道这位老人就是炼器大师常一钊。

  或许这半个月来,莫飞将军不止一次的,向常一钊重复着同样的话,已经激不起常一钊的兴趣了。

  不过,莫飞将军说话的时候,脸上流露出一丝羞愧的表情。

  尽管是稍纵即逝,但还是被逸尘敏锐的捕捉到了。

  “逸尘,这间是你住的,我会尽快查明事实……”

  又走了大约百米,莫飞将军让侍卫打开一间监舍的囚门,然后对逸尘说道:

  “条件简陋,但吃喝会按时送到。”

  言语之中,并无将军威严,倒似唯恐招待不周一般。

  “三天,就三天,不管结果如何,三天后,我都会离开这里。”

  逸尘微微一笑,自己走进监舍,顺手把囚门关上。

  一路走来,逸尘见到的囚犯,好像只有常一钊一人,没有被手镣脚铐困住。

  莫飞将军也没有让侍卫给逸尘戴上,只是在侍卫锁好囚门之后,朝逸尘淡淡的一点头,就带着众侍卫离去。

  监舍不大,除了枯草铺垫的‘床铺’之外,基本没有多余的空地。

  地下的潮湿,让枯草散发出霉味,有些刺鼻。

  好在逸尘不准备常住,忍耐三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呼~~

  逸尘手掌伸出,一股能量自掌心泻出。

  监舍内顿时传出一阵热风,将地上的枯草微微掀起。

  不过几息时间,霉味消除,枯草不再潮湿,地面也显得洁净了许多。

  一个时辰后,有狱卒在侍卫的陪同下,给囚犯们送来晚饭。

  临走时,侍卫顺便吹灭了,插在墙上的大部分火把。

  只留下三两枝分散在拐角处,距离很远,摇曳着昏暗的光芒。

  监舍内的光线更加昏暗,即使抬头看向对面,也是模糊一片。

  逸尘躺在枯草上,稍微打了个盹,快到半夜的时候就醒了。

  嘭~~

  轻抬手臂,将一束战帅巅峰强者级别的战气释放。

  对着囚门的锁链,缓缓击出。

  只听见一声闷响,声音不大,囚门上却闪烁出一道暗色光芒。

  逸尘在试探地牢囚门的坚固度,看看能够承受多大力度的攻击。

  虽然没有动用王者之气,但按照逸尘的判断,这一束战气能量,足以打开囚门。

  然而,让逸尘意外的是,囚门依然完好无损,连一点颤动都没有。

  不仅如此,随着暗色光芒的闪烁,逸尘释放出的战气能量,如同泥牛入海一般。

  竟然悄无声息的不知所终,似乎根本就不曾有过。

  这是战帅巅峰强者级别的战气能量,即使面对铜墙铁壁,至少也会轰出一个洞来。

  结界阵法!

  逸尘心里一凛,连忙收回战气,换以结界沟通大法,去探知萦绕在囚门周围的暗色光芒。

  果然,逸尘的猜测是正确的。

  整个地牢中所有的监舍,都被笼罩在一个巨大的结界阵法之中。

  任意攻击监舍的某一处,如果战气能量不够强悍,自然无法打开囚门。

  一旦释放出的能量,强度超过了囚门承受力,就会引发结界阵法的维护屏障。

  逸尘探知到,笼罩地牢的结界阵法,被输入了一定量的王者之气。

  即使以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全力出击,也难以撼动分毫。

  怪不得,这么一大片监舍,居然没有安排一位巡逻的狱卒,原来人家早已设置了最强的防御系统。

  一般而言,地牢是不会关押战王强者级别的囚犯,而且以莫飞将军的实力,也不可能擒住战王强者。

  所以,莫飞将军基本不用担心,地牢的囚犯存在越狱的机会。

  “还好只是试一试……”

  逸尘既然是主动进入地牢,就不会轻易想到越狱。

  而且,以逸尘战王初阶的实力,即便不能完全摧毁地牢的结界阵法,也完全有能力逃离监舍。

  再不济,还可以施展大五行诀中的土遁之术,便能轻而易举的来去自由。

  刻意试探,一来想看看地牢的防御措施,是否能够真正的困住,像炼器大师常一钊这样的战帅巅峰强者。

  再者,逸尘在考虑通过什么方式,与常一钊进行试探性的接触。

  心念电动之下,逸尘拿定主意,将身体融入周围昏暗的环境之中。

  “什么人?”

  另一间监舍内,常一钊略显单薄的身体,依然端坐在枯草铺垫的‘床’上。

  心无旁骛的静心修练,对周围一切似乎没有一点感觉。

  数十年的修练生涯,让常一钊练就了一副淡然心态,尽管身处地牢监舍,也不忘潜心修练。

  不虽然对周围环境中的一些干扰,常一钊可以充耳不闻。

  但是,一股悄然而至的凌厉战气,把监舍笼罩起来,还是给常一钊带来了一些不安的感觉。

  半个月的囚禁生活,从未遇到这样的危机,本能的反应,让常一钊警觉起来。

  “常大师身在监舍,依然安之若素,这份心境值得敬佩。”

  说话间,逸尘的身形,出现在常一钊对面,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丈余。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