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七十八章 不可理喻

第六百七十八章 不可理喻

  看着眼前的逸尘,常一钊觉得脑子有点乱。

  名剑坊价值连城,在神兵街炙手可热,多少人想投入重金入股,都没有得到应允。

  但逸尘居然毫不在意的推掉,甚至铁盛津送上的一百万晶币活动金,也被逸尘婉拒。

  连名剑坊都看不上眼,其他的企图,唯一可能的,就是要全面控制常一钊和铁盛津师徒二人。

  这样一来,即使名剑坊仍在铁盛津名下,实际掌控者却无形中变成了逸尘。

  想到这里,常一钊不禁紧张起来。

  “见到你之前,我确有企图,但现在,我愿意无条件的救你出去。”

  逸尘这句话说得很实际,也很真实。

  去神兵街的目的,就是想打听常一钊大师的行踪,否则逸尘就不会去名剑坊了。

  如果能够结识常一钊,让他为自己打造优质兵器,是逸尘的最大企图。

  拒绝铁盛津送上门来的名剑坊,逸尘就是希望能够让常一钊师徒,心甘情愿的帮助自己。

  但是,经过刚才对常一钊的试探之后,逸尘改变了主意。

  师徒之间,在遇到危机之时,彼此想着的都是对方,反而把自己放到了一边。

  这样的情谊,让逸尘大为感动,即使没有任何承诺,逸尘也愿意营救常一钊。

  不是客套,也没有做作,更没有阴谋。

  “没有任何条件?”

  “没有!”

  “那好,你可以走了,我还要继续修练。”

  出乎意料,在确认了逸尘的答复后,常一钊并没有一点配合的意思,反而催促逸尘离开。

  “你是说……你愿意做一名囚犯?”

  逸尘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短路,吃惊的看着常一钊。

  如果说受到某种胁迫,或者是觉得铁盛津付出的代价太大,常一钊放弃逃离地牢,也算是人之常情。

  但是,根本不要任何报答,甚至连一个口头的承诺都没有提及,常一钊还愿意继续留守监舍,实在令人费解。

  “你才愿意做囚犯呢,我就不出去,你又能怎样?”

  似乎对囚犯二字比较敏感,常一钊气呼呼的说道。

  那口气,简直就像是一只,被逸尘踩了尾巴的猫,怒目而视,就差没有张牙舞爪了。

  “好吧,只要你乐意,就慢慢呆着,算我白来……”

  常一钊的态度,让逸尘哭笑不得。

  尽管对常一钊的秉性有过一些了解,但逸尘还是觉得难以理解。

  既然人家不领情,多说无益,逸尘从枯草上站起身,准备离去。

  “等等……你真的不是幽阴门的人?”

  见逸尘真要离开,常一钊又出言阻止。

  “是又怎么样,跟你没关系,小爷我不伺候了!”

  逸尘实在弄不懂,闻名整个天罗大陆的炼器大师,怎么搞得跟一个婆娘似的。

  其实还是一头倔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不可理喻。

  “嘿嘿,我知道你不是。”

  看到逸尘的一脸鄙夷,常一钊也不气恼,‘嗖’的一声,从‘床’上一跃而起。

  一双枯枝般,干巴巴,皮包骨的瘦手,伸出来,不等逸尘反应过来,就一把抓住逸尘的手臂。

  常一钊满是皱褶的脸上,堆起了笑容,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而眼角挤压出的鱼尾纹,如同刀劈斧刻,深达半寸。

  有点凹瘪的脸腮,等嘴张口后,依然还保留着两个酒窝,尽管里面根本就没有酒。

  “你拉着我干什么……放开!”

  不久前,在山洞中被西方大帝金收痛打,使得逸尘对别人靠近自己特别敏感。

  何况,长瘦长瘦的常一钊站在面前,比逸尘高出半个脑袋,摇头晃脑的,让逸尘有些压抑。

  逸尘刚一开口,就被常一钊头发上抖落下来的几根枯草,以及扬起的灰尘,弄得满嘴都是沙嘎嘎的。

  阿嚏~~

  半截草秆被吸到喉咙口,痒得难受,逸尘忍无可忍之下,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

  “你听我说,呃……”

  常一钊收起了之前的一脸镇定,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略带猥琐的神情。

  或许是觉得刚才对逸尘太过冷淡,想刻意表现得热情一些。

  却不料,被逸尘突如其来的喷嚏,打了一头一脸。

  好在逸尘向来斯文,即使是打喷嚏,也比较委婉,只打出了战帅巅峰级别,并没有将王者之气释放出来。

  否则,只怕从今往后,常一钊的脸上将会生出一大片的麻点了。

  不过,兴奋中的常一钊,根本不在乎这些,只是腾出一只手,象征性的往脸上抹了一把。

  “干嘛要听你说,没兴趣!”

  逸尘一甩手,没好气的说道。

  想想这个常一钊也很奇怪,要救他出去的时候,爱理不理,好像逸尘欠了他的一样。

  等逸尘不理他了,却又像蚂蟥般的缠住不放,还贼忒兮兮的一脸谄媚。

  被喷嚏一打,常一钊撤回了一只手,逸尘又猛地一甩,总算将双手从常一钊的枯爪中解救出来。

  “别,是我不好,可我得试探了才知道啊,不然的话,又要掉进陷阱了。”

  常一钊面对着监舍的囚门,迎着墙角处火把忽闪过来的微弱亮光,脸上没有擦干净的星星点点,都闪耀着暗绿色的光芒。

  “陷阱不陷阱的,与我没什么关系,再见……”

  曾经幻想着,堂堂炼器大师常一钊,就算不够伟岸威猛,至少也得清矍脱俗吧。

  可眼前的这位,就是一个干巴巴的破老头,除了脸色乌黑,还有点炼器师的特色之外,其余的随便哪方面,根本就没办法把他和炼器师联系在一起。

  逸尘从崇敬到鄙视,估计只花了不到十息的时间,而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趁早溜之大吉。

  “有关系,你不是来救我的吗,来,坐下听我说完。”

  常一钊双手一空,发现逸尘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抽回了手。

  便张开双臂,作势要把逸尘围拢起来。

  “住手!我,坐下便是。”

  逸尘知道,常一钊不是要抱住自己,只不过是怕自己施展土遁之术逃离监舍,才弄得这么夸张的。

  尽管如此,逸尘还是不习惯常一钊的这种方式,赶紧坐回枯草上。

  如果逸尘真要走,随时都可以开溜,就算有三个常一钊也是阻拦不住的。

  但逸尘故意进入地牢,一大半的目的就是为了常一钊,既然常一钊有话说,逸尘自然会听完再走了。

  “唉,我想走,但暂时还不能走……”

  常一钊叹了一口气,缓缓坐到‘床’上,跟逸尘说出来自己心里的想法。

  主动配合莫飞将军,常一钊进入地牢监舍,是不愿意背负刺客的恶名。

  刚开始,还没有想到小狐狸身上,只当作是一次意外,既然莫飞将军亲自出马调查,估计最多也就三五天,必然会水落石出。

  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莫飞将军的调查却从未取得进展。

  不要说找出那个惹祸的小狐狸,就连宠物市场卖狐狸的人,都没有一个露面。

  没有线索,没有证人,好像从来就没有什么小狐狸。

  莫飞将军的徒劳无功,让常一钊慢慢的琢磨开了。

  难道说,这原本就是一个圈套?

  一只看起来不到四阶的小魔兽,居然把修为达到战帅巅峰级别的常一钊,耍得团团转。

  尽管这其中,有着常一钊宠溺小狐狸的成份,但不可否认的是,小狐狸一路跑跑停停,路线以及方向极为明确。

  及至进入后院,小狐狸开始行踪不定,与常一钊捉起了迷藏。

  无论是从小狐狸的灵智,还是敏捷程度,都没有理由避开常一钊的搜寻。

  而实际上,却是常一钊几番追随小狐狸,唯一的依据就是,小狐狸时不时的微露破绽。

  等到王宫外院的侍卫们出现,与常一钊纠缠的时候,小狐狸就再无消息。

  按照莫飞将军的说法,傍晚时分,一只毛色纯白的小狐狸,经由土灰色的围墙之外进入后院,应该是非常醒目的。

  就算那些暗哨一时不察,没有及时发现小狐狸的身影,而翻越好几道围墙,不可能每一次都那么巧,正好躲开暗哨的巡查。

  更为离奇的是,常一钊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相反,还曾经一边寻找一边呼唤着小狐狸。

  那么多道暗哨,哪怕再无能,也不可能没有察觉到常一钊的动静吧。

  一人一狐狸,在暗哨们的眼皮底下,折腾了很长时间,居然毫无阻碍的进入王宫外院。

  但是,王宫外院的侍卫们,却可以在常一钊翻墙而入的第一时间,就发现并将他围困起来。

  仅仅是隔了一座墙头,就有如此大的差别,实在太过反常。

  冷静下来的常一钊,怎么想怎么觉得蹊跷。

  一定是有人故意设置陷阱,利用自己对宠物的喜爱,失去应有的警惕,才导致背上刺客的恶名。

  “可是,你怎么会怀疑幽阴门呢,难道……”

  在江湖上混了一辈子,谁也不敢担保,自己没有一个冤家对头。

  逸尘作为局外人,又听秦长老说起并未对外公布的消息,才分析是幽阴门干的。

  但常一钊身陷地牢,几乎与外界隔绝,能怀疑到幽阴门头上,很有可能是想到了什么。

  “不错,我与阴无为有隙。”常一钊苦笑着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