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感恩骗局

第六百七十九章 感恩骗局

  十几年前,常一钊已经是名满江湖的炼器大师。

  天罗大陆的修武者,以拥有一件常一钊打造的兵器为荣。

  但常一钊对炼器的追求几近痴迷,并不在意出产的数量,而是在质量上精益求精。

  对于慕名而来的求购者,常一钊往往是穷于应付,甚至耽误了自己对炼器的研究。

  为了摆脱这样的局面,常一钊只好隐居深山老林,专心致志的力求提高技艺。

  然而,林逾静而风不止,江湖上的各门各派,不惜派出暗叹,四处找寻常一钊的下落。

  一旦有人发现蛛丝马迹,便通知自己的主子,前往常一钊所在之处,携重金求购兵器。

  而其他门派的弟子,也会暗中尾随,希望达成所愿。

  如此一来,络绎不绝的求购者,几乎踏平了常一钊的门槛。

  疲于应付的常一钊,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地方暂住。

  期间,身为幽阴门门主的阴无为,也曾经找常一钊求购王兵。

  虽然出手阔绰,且许以天价酬金,却并未遂愿。

  究其原因,是常一钊对幽阴门的作派颇为抵触,加上他的弟子曾遭到幽阴门的劫杀。

  致使常一钊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给,就一口回绝了阴无为的请求。

  当时,阴无为似乎并不在意,甚至在临走时还有意无意的,留下部分炼器所需的辅料,包括一块品相极佳的如意石胆。

  尽管后来常一钊特意派两名弟子,将辅料送到幽阴门,但阴无为硬说是送给常一钊的见面礼,不肯收回。

  两名弟子离开九幽城之后,在一处山林旁遇到了劫匪,力战之下,常一钊的弟子一死一重伤。

  等常一钊赶到现场,那位重伤的弟子,仅仅把此行的大概情况汇报完,就伤重不治撒手西去。

  而那颗如意石胆,却被劫匪抢走,再也没有找到。

  不仅如此,那些挖苦心思寻觅常一钊的修武者,只要发现了常一钊的落脚之地,就会莫名其妙的死于非命。

  死者一般被随意的丢弃,路旁水边,经常可以见到,但他们身上所携带的财物,则被洗劫一空。

  虽然此事与常一钊并无瓜葛,但江湖传言,常一钊刻意在自己住处附近,设下埋伏。

  等求购兵器的修武者踏入,便残忍将其斩杀,并拿走他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

  常一钊打造的兵器,质量上乘,数量较少,原本的售价就比较高。

  那些求购者,为了得到一件趁手的兵器,自然会携带大量的财物,以确保出得起价钱。

  常一钊杀人劫财,不仅是敛财聚物,更重要的是,在死者身上,偶尔会得到一些极其昂贵,且数量稀少的炼器材料。

  利用这些平时在拍卖行根本买不到的炼器材料,常一钊可以打造级别品相俱佳的兵器,甚至王兵。

  刚开始的时候,常一钊本人并不知道这些传言,只是一门心思研究炼制打造的技巧和方法。

  一旦有所感悟,便离开付诸行动,尝试着把自己的技艺,通过实践加以提高。

  直到有一天,外出采购炼器材料的弟子,被求购兵器的修武者击杀,常一钊才发现,自己陷入了深深的困境。

  那些求购兵器的修武者,惧怕落入常一钊的伏击圈,不敢靠得太近。

  只是游弋于外围一带,等常一钊弟子出来,便突然出手,毫不留情的斩杀,并窃取钱财。

  常一钊深感不安,曾经试图出面澄清,却无凭无据,难以洗脱杀人劫财的嫌疑。

  加上常一钊对斩杀自己弟子的凶手十分痛恨,言辞激烈,更加激发了双方的矛盾。

  发展到后来,一大批纠集起来的修武者,将常一钊的落脚处团团围住。

  扬言要将常一钊以及所有弟子,全部斩杀殆尽,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尽管常一钊竭力退让,却仍然不能平息风波,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凭实力,对方人数在己方的五倍以上,整体修为也相对高出一些。

  常一钊或许有脱逃之机,但所有弟子将会命丧当场。

  倔强的常一钊,不顾弟子的催促,坚持留下来,和众弟子一起,与对方决一死战。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阴无为率幽阴门百名弟子赶到。

  “斩杀求购者的并非常一钊大师,而是另有其人。”

  阴无为没有指挥幽阴门弟子参与战斗,也没有指责双方。

  只是命幽阴门弟子,押上数十名衣衫褴褛,浑身伤痕累累的精壮汉子。

  阴无为声称,这些人是祁连山脉深处的杀手强盗团,杀人越货罪恶滔天。

  所有失踪或者死去的求购者,都是被这些强盗杀死,财物也全部落入他们手中。

  幽阴门为了给江湖上各位好汉,一个和平的空间,也为了不让常一钊大师蒙受不白之冤。

  不惜派遣数百位弟子,深入调查,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终于剿灭了杀手强盗团。

  大家看到的,数十名精壮汉子,虽然伤重被擒,却依然从两眼之中流露出凶残的目光。

  当做双方的面,阴无为命令手下,将这些罪无可赦的杀手强盗,尽数斩杀永绝后患。

  自此,江湖传言的真相被揭开,常一钊名声得以恢复。

  侥幸躲过一劫的常一钊,尽管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高看幽阴门。

  但是,面对救自己师徒数十人于危难的阴无为,常一钊还是充满了感激之情。

  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这是常一钊的做人信条。

  哪怕阴无为是幽阴门的门主,不在常一钊敬重之列,也不会妨碍常一钊的感恩之心。

  于是,常一钊精心打造了一件,符合战王初阶强者修为的王兵,双手奉送给阴无为,算作谢礼。

  而阴无为也非常慷慨,不仅以千万晶币,和若干五阶灵草作为酬劳,而且还让幽阴门弟子,给常一钊送去五十车优质矿石,外加如意石胆等炼器辅料。

  即使常一钊把王兵拿去拍卖,也未必会达到这个价钱,阴无为付出的,其实比王兵的价格更高。

  想起以前曾经拒绝过阴无为,人家不但不记仇,反而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为自己解除困境。

  即便是为了感恩才送出去的王兵,也收到了高额回报,常一钊不禁心生愧疚。

  阴无为越是客气,常一钊越是觉得对不起他,未能报答旧恩,反倒添了新情。

  几番思索,常一钊决定闭关一年,将阴无为送来的炼器材料,炼制打造成品质优秀的王兵,并择机奉献给阴无为。

  然而,不等常一钊闭关,远在九幽城神兵街的铁盛津,带来了一个令常一钊无法相信的消息。

  那些踏入常一钊落脚处附近,惨遭杀害的求购者们,根本不是什么杀手强盗团所杀,而是幽阴门的长老所为!

  而所谓的杀手强盗团,原本就是子虚乌有,全是幽阴门弟子捏造之词。

  被推到常一钊和修武者面前,斩杀的数十位精壮汉子,也不是什么强盗,而是本份的庄稼汉。

  幽阴门长老将这些庄稼汉,打得遍体鳞伤,并封住了穴道,无法开口说话,最终沦为替罪羊。

  这是一位幽阴门长老,好不容易从名剑坊购得一件趁手兵器,得意之下,请商掌柜喝酒。

  在感谢商掌柜提供便利的同时,无意中说出了当时曾参与过常一钊解围一事。

  商掌柜由于曾经受到过铁盛津的巨大恩惠,甘愿在名剑坊做一名掌柜,对铁盛津自然是忠心耿耿。

  便一边劝酒,一边打探,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这件事,自始自终,都是由幽阴门几位长老一手操办,事后得到了一笔可观的奖励。

  这位长老就是用得到的奖励,购买了名剑坊的兵器。

  常一钊得知后,大发雷霆,欲去九幽城,找阴无为当面质问,遭到铁盛津拼死拦截,此事才算作罢。

  “虽然没有办法证明,阴无为曾经直接过问,或者是有过暗示,但是斩杀这些庄稼汉,却是阴无为亲自下达的命令。”

  常一钊双眼释放出仇恨的光芒,咬牙切齿的说道:“阴无为身为幽阴门门主,当然脱不了干系,可我还傻乎乎的,尊他为恩人……”

  “你的最大弱点,就是不愿欠人情,所以才会被人利用。”

  听到这里,逸尘已经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常一钊知恩图报,哪怕对方是十恶不赦之徒,这一点,恰恰容易被人利用。

  阴无为想得到常一钊亲手打造的王兵,上门求购遭到拒绝,便设计施恩于常一钊。

  而常一钊为了感恩,精心打造的王兵,质量自然更佳,但阴无为并没有心安理得的接受,而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

  这样做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将常一钊紧紧控制在自己手中。

  如果不是商掌柜无意中揭开真相,恐怕常一钊会不断的,把自己辛辛苦苦打造的优质兵器,一件件的双手奉上。

  而且,被蒙在鼓里的常一钊,还会一辈子记住阴无为的大恩大德。

  “这一次,极有可能也是幽阴门设置的圈套。”

  常一钊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

  “所以,我必须等着,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