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八十一章 特卫宜生

第六百八十一章 特卫宜生

  营救常一钊,并非是逸尘心血来潮一时冲动。

  在天云城的时候,公孙宏就曾经感叹过,天罗王国兵多将广,却缺乏趁手的兵器。

  尽管也经常去萨特王国的神兵街,求购一些优质兵器,但所获甚少。

  拿城主府来说,明面上号称三十万兵力,实际经过公孙宏的暗中扩张,早有了近百万雄兵。

  抛开普通兵士不说,单单是接近战将高阶接近战帅修为的将士,就有五千人左右。

  达到战帅强者级别的,算起来也有近百位之多。

  这些将士的修为实力,以及作战经验,都不会输给同级别的萨特王国将士,甚至略有超出。

  但是,如果真的和萨特王国将士实战,恐怕没有几个能够取得胜利。

  原因有两点,第一是杀气,萨特王国地处西方属金,杀气充盈,将士们即使没有刻意凝聚,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杀气渗透。

  同样修为实力的双方,谁的杀气更足,谁的胜算更大,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天云城地处中央属土,与地相接耐力持久,即便处于劣势,也可以力求坚持。

  一旦对方消耗过大,就有反败为胜之机,虽不如杀气那般凌厉,却得益于稳扎稳打。

  两相比较,基本上是平分秋色,各有利弊,胜负均在毫厘之间。

  另一个原因,则是萨特王国的将士,大多拥有与自己修为实力匹配的优质兵器。

  战斗中,不仅可以完全发挥将士的自身实力,还能够利用兵器提升攻击力,给己方带来更大的取胜机会。

  而天云城战帅级别的将士,八成以上没有和自己匹配的兵器,只能以自己晋升帅级之前的兵器,与敌方抗衡。

  就像两位莽汉,一位拿着枯枝,另一位却手执铁枪,如果撇开修为上的差距,胜负根本就没有悬念。

  如果单纯打造将士们趁手的兵器,逸尘可以在萨特王国,随意聘请一些炼器师,到天云城帮助公孙宏即可。

  但是,逸尘想过,一旦幽阴门设计成功,通过施恩的方式,搞定常一钊,就等于把炼器大师的半壁江山,掌控在阴无为的手中。

  如此一来,即使天云城的将士们,拥有相对匹配的兵器,依然无法与幽阴门对抗。

  逸尘营救常一钊,并不是觊觎炼器大师打造的王兵,而是希望在翦除幽阴门助力的同时,增强天云城的实力。

  若是进展顺利,此消彼长,得到的就有可能是双倍的便宜。

  经过接触,逸尘发现,不管是铁盛津还是常一钊,都不愿意和幽阴门同流合污。

  但如果幽阴门在常一钊长期被囚禁之后,设法帮其‘洗脱’罪名,让他恢复自由。

  只要事先不让常一钊知道是幽阴门所为,等离开地牢之后,再慢慢告诉他,就算常一钊不愿意,也无法摆脱受人恩惠的现实。

  所以,逸尘必须在幽阴门实施‘营救’之前,通过自己的办法,让常一钊坦坦荡荡的脱离地牢监舍。

  不仅如此,还要解开常一钊心中的谜团,将幽阴门的阴谋戳穿。

  而这一切,必须从幽霖幽旻身上打开缺口。

  幽阴门的总部,设在幽冥阴山大裂谷附近,虽然同处九幽城,却与萨特王国的王宫相距数千里。

  逸尘出得地牢,在九幽城稍做休息,便启程直奔幽阴门总部。

  由于不知道执法堂的具体位置,逸尘不想过早惊动幽阴门高层,并没有施展战王强者的修为。

  只是和一般修武者一样,徒步赶路,希望沿途打听一下有关幽阴门的情况。

  “逸尘,逸尘。”

  时值中午,逸尘刚刚到一处小树林旁歇足,就听到有人叫自己。

  回头一看,路旁疾步赶来一位黄脸汉子,正是在辛戈沙漠与胡莱一起的宜生。

  “宜生……”

  虽然谈不上是朋友,但好歹也有过几次接触,逸尘对宜生的印象不错。

  每当阴元广和逸尘过不去的时候,都是宜生出面缓解矛盾,而胡莱似乎也比较喜欢宜生。

  “就我一个人。”宜生见逸尘四下张望,便开口说道:

  “胡莱长老被关押在执法堂分部,温特斯已经回到天罗王国的都城。”

  一直以来,胡莱和宜生,还有温特斯,阴元广,几乎是形影不离。

  自阴元广被陶书遥一脚踢死,另外三人也被迫分开。

  温特斯接到温特家主的通知,早已离开萨特王国。

  而作为幽阴门长老,又是阴无为指定专门保护阴元广的人,胡莱眼睁睁的看着阴元广丧命,却毫无解救之法。

  尽管已经将辛戈杀气试练场当时的情况,如实汇报给阴无为,但是,胡莱还是被加上了保护不力的罪名。

  “以陶书遥的实力,就算是阴无为在场,也未必救得了阴元广。”

  胡莱的遭遇,让逸尘有点忿忿不平:“胡莱只不过是一位战帅强者……”

  胡莱虽然是幽阴门长老,却对幽阴门高层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怨恨,特别是副门主辛不仁,被胡莱视为仇家。

  而胡莱的大哥胡幽,也是因为竞选副门主输给辛不仁,才离开幽阴门。

  后来以落英王国相爷东方昱的身份出现,被逸尘和穆梓打得魂灵脱逃。

  与贾本国一战,胡幽又潜入池康躯体,杀死了犬养二宝。

  现在听宜生说,胡莱遭到了执法堂的处置,逸尘不禁深感同情。

  “我找你,不仅仅是为了胡莱长老,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宜生走近几步,对着逸尘,双膝跪下:“特卫营队长宜生,拜见都统大人!”

  说完,双手碰上一块黄灿灿的铜牌,交由逸尘查验。

  “哦……请起。”

  逸尘将宜生的铜牌拿过来,只是用眼一瞄,一个闪亮的‘特’字,就映入眼帘。

  根本不需要再行查验,逸尘把铜牌交还给宜生,并将他扶起。

  “都统大人恕罪,在辛戈杀气试练场,我见到过你发出的暗号,可当时我和胡莱温特斯在一起,不敢轻易现身。”

  宜生藏好铜牌,一抱拳,低头说道。

  进入辛戈杀气试练场之后,逸尘曾经取出过自己的令牌,以特卫营特有的方式,留下过一些标记。

  是想提醒特卫营的兄弟,不要参与试练,以免发生不必要的伤亡。

  “那一次,只是提醒而已,并不需要回复。”

  逸尘知道,即使身边的试练者中,存在特卫营的兄弟,也绝不能在那种环境下,现身相见。

  但是,根据特卫营的制度,一旦得知上级身份,身为属下的特卫营兄弟,必须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设法和上级取得联系。

  宜生离开第五关试练通道的时候,龅牙老者的第一批炸药,已经提前爆炸,而陶书遥的抢夺,让龅牙老者没有机会,再一次引爆炸药。

  一来二去,宜生和胡莱温特斯三人,恰巧趁着空档离开了辛戈杀气试练场,没有受到大爆炸的直接伤害。

  虽然受到了一些波及,三人被气浪冲出了好远,皮肉之苦吃了不少,却没有遭到重创。

  由于逸尘被卷入枉死城,又进入黄泉裂阴阳隙,耽误了不少时间,外界甚至以为逸尘已遭不测。

  宜生也是前几天,才打听到逸尘还活着的消息,于是在九幽城沿途,隔三差五的做了一些暗记。

  逸尘正是看到了特卫营的暗记,才在小树林稍事歇息,以便和兄弟们联系。

  因为还没有来得及把自己的标记发出,就听到了宜生的叫喊,所以逸尘并不敢确认宜生的身份。

  “阴无为最近不在幽阴门,而幽阴门的执法长老幽霖幽旻,似乎在做一件非常隐秘,却又很重要的事情。”

  宜生已经提前知道了逸尘的身份,自然不需要等逸尘暗记的再一次出现了。

  见礼查验过后,宜生开始向逸尘汇报,自己在幽阴门所得到的各种消息。

  胡莱被关,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说是保护不力,实际上谁都知道,当时的胡莱,根本没有能力阻止悲剧的发生。

  除了象征性的询问之外,胡莱也就是在囚室内,老老实实的待上些日子,走走过场而已,并不会受到什么惩罚。

  但是,自阴无为离开萨特王国之后,幽霖幽旻两位执法长老,连例行的程序都减免了,甚至就没有出现在胡莱身边。

  经过谨慎而仔细的打探,宜生发现,幽霖幽旻兄弟二人,经常跑去执法堂分部外面的小村庄。

  小村庄在半年前遭到强盗团的一次洗劫,不仅抢走了村民们赖以生存的粮食,而且还斩杀了几位青壮年男人。

  侥幸生还的村民,等强盗团大摇大摆的离开之后,赶紧携妻带子,投奔他乡。

  只剩下几间破烂不堪的农舍,零星的洒落在村庄之中。

  “他们是不是和秦长老联系?”

  逸尘心里一凛,莫飞将军找到秦长老,正是在破旧的农舍中,与宜生所说非常吻合。

  “我只见过一次,幽霖幽旻两兄弟,和等待多时的秦长老碰头。”

  宜生回忆着当时的情景,生怕漏过一个细节:

  “前后不到一刻钟时间,幽霖幽旻先走,秦长老又在农舍内呆了一段时间。出来时,秦长老的怀里却抱了一个白色的东西……”

  “白色的东西?一只白色的小狐狸吗?”逸尘打断宜生的话,急急的问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