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八十二章 闯执法堂

第六百八十二章 闯执法堂

  常一钊一案,果然与幽霖幽旻有关!

  “对,都统大人怎么知道?”宜生一惊。

  “叫我逸尘就行,接着说。”逸尘一摆手,都统的身份只能是特卫营兄弟们相互之间的称谓。

  没有特殊情况,尽可能的不要透露在特卫营中的身份,以防‘隔墙有耳’。

  “是,就是一只白色的小狐狸……”

  虽然修为比秦长老低了许多,但是,宜生受过特殊训练,对于隐藏自己非常在意。

  加上秦长老并没有想到有人盯梢,只顾着为执法长老办事,根本没有发现宜生的踪迹。

  经过宜生小心翼翼的跟踪,掌握了秦长老的行踪情况。

  秦长老将幽霖幽旻交给自己的小狐狸,拿到宠物市场,寄放在一个店铺中。

  几天之后,炼器大师常一钊无聊中来到宠物市场,溜达了几圈,并没有找到喜欢的宠物。

  正是郁闷的时候,白色小狐狸出现了,常一钊欣喜之下,连还价都省略了,直接买下小狐狸。

  其实,在常一钊踏入宠物市场之前不到一个时辰,有人吩咐,将所有驯服过的小魔兽,全部带到市场管理处,进行例行体检。

  唯独那只白色小狐狸,被店铺老板藏起来,及时被常一钊看中。

  “这是有预谋的陷害。”逸尘终于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幽霖幽旻将驯服过,甚至是通过某种方式,能够完全控制的小狐狸,交给秦长老。

  然后,看似不经意的落到常一钊手中,利用常一钊对宠物的喜爱,一步一步的把常一钊引到王宫外院。

  “可惜的是,常一钊买走小狐狸之后不久,那个店铺老板,就急匆匆的离开宠物市场。”

  宜生一脸遗憾,满是愧疚的说道:“我一个人不能同时跟踪常一钊和店铺老板,觉得店铺老板和幽阴门的关系更为密切,所以就放弃了对常一钊的跟踪。”

  宜生并不知道,常一钊因此被安上了刺客的罪名,至今还呆在地牢的监舍之内。

  但是,店铺老板的死,却被他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秦长老亲手杀了店铺老板?”

  店铺老板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只要白色小狐狸顺利到了常一钊的受伤,他的任务就已经完成。

  为了保证阴谋的成功,店铺老板的结局只能是死路一条。

  “不是秦长老所杀……”

  然而,宜生却否定了逸尘的推测。

  小狐狸脱手之后,店铺老板兴冲冲的,找到秦长老指定的地方。

  没有拿到赏钱,也没有见到秦长老,却遭到了一股黑风的袭击。

  躲在一旁的宜生,由于要隐藏气息,不敢展现修为,竟然没有看清那股黑风,究竟从何而来。

  只见黑风呼啸而过,店铺老板便横尸当场,身上连血迹都没有。

  让宜生到现在还心惊肉跳的是,店铺老板的尸体,不过十息的时间,就莫名其妙的化为一滩血水。

  甚至一刻钟以后,那滩血水也离奇的不见了。

  仿佛这里从未有人来过,更没有死过人,一点血腥都感觉不到。

  “宜生,今天就到这儿,我要尽快赶到幽冥阴山大裂谷。”

  逸尘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把握,但只有见到幽霖幽旻,只能搞清楚一切。

  “幽冥阴山大裂谷?那儿是幽阴门的总部,太危险了……”

  一听逸尘要独闯幽阴门总部,宜生惊骇莫名。

  “再危险,我也要会一会幽霖幽旻!”逸尘的态度非常坚决,即使困难再大,也不可能阻止逸尘的步伐。

  “幽霖幽旻兄弟二人,一直都在通幽镇的执法堂分部,而不是总部……”

  宜生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原来逸尘要找的是幽氏兄弟,还好,不用去幽冥阴山大裂谷。

  由于幽阴门势力庞大,弟子众多,而九幽城面积又大,管理起来颇有难度。

  为了便于管理,幽阴门在通幽镇设置了执法堂分部,专门处置一些违反门规,或者是渎职的幽阴门成员。

  从阴无法死后,幽阴门的总护法一职空缺,所有的执法长老,都觊觎总护法之位。

  幽氏兄弟被暂时兼管执法事务的辛不仁副门主,分配到通幽镇执法堂分部,主管执法事务。

  这是幽阴门正常的人事调动,说起来幽氏兄弟的地位,有一定程度上的提高,权力也大了不少。

  但是,幽氏兄弟却没有一点欣喜,反而深感憋屈,对辛不仁此举颇有意见。

  距离总部越远,竞争力越小,长期见不到幽阴门的高层,沟通自然不太顺畅。

  如果没有特别的成绩,想要从分部调回总部都非常困难,更别说竞争总护法之位了。

  幽氏兄弟不甘心处于劣势,便想方设法的表现自己,以求得到阴无为的青睐。

  “也就是说,幽氏兄弟设计这件事,可能不是阴无为授意的……”

  逸尘想了想,问道:“通幽镇还有多远?”

  “往西不到二百里地,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

  宜生混迹幽阴门多年,不仅修为已经达到了战帅强者级别,还在幽阴门弟子中,有一定的人脉和信任度。

  万一逸尘遇到什么不顺,或许宜生能有办法解决,同行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不用了……宜生,你可以召集多少特卫营的兄弟?”

  逸尘在拒绝宜生同行的同时,又有了新的想法。

  “大概三十人左右,我的小队就这些人,都潜伏在幽阴门,必要的话,当天就可以聚齐。”

  宜生说的大概,是因为兄弟们身处幽阴门,经常会接受一些任务,不是每个人都在传唤的范围之内。

  似乎觉得人手少了一点,宜生稍经犹豫,还是开口说道:“如果用你的都统令牌传唤,应该会有更多的人手。”

  特卫营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机构,平时并不联系,更不会暴露身份。

  只有在遇到紧急情况,或者重大事务,才会由头领传唤。

  宜生只是小队长,最多只能管五十位特卫营的兄弟,一次性能够传唤三十人,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但逸尘是都统,严格意义上说,是特卫营的最高长官,只要是特卫营成员,都必须服从逸尘的指挥。

  这些年,在公孙宏的大力发展下,从开始的不到两千人,壮大到近万人的规模。

  如果拿逸尘的令牌传唤,那么只要是特卫营成员,无论是潜伏在幽阴门的,还是萨特王国其他部门,都必须在置顶的时间内,赶到指定的地点集合。

  “三十人应该差不多了。”

  逸尘没有接受宜生的建议,毕竟还不是重大事件,若是一下子召集太多兄弟,恐怕会引起各方不必要的关注。

  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对宜生说道:

  “你赶紧传唤,让兄弟们散布一些风声。就说幽阴门有人对高层不满,正在暗中积蓄力量,准备伺机犯上作乱……”

  “散布风声……幽阴门还是九幽城?”尽管暂时还不明白逸尘的意图,但宜生绝不会提出质疑,只是对任务的地点,做了一些询问。

  “整个九幽城,重点位置,是幽阴门的执法堂分部,和萨特王国王宫周围。”

  逸尘把自己的要求,详尽的告诉了宜生,并嘱咐他小心从事:

  “可以有不同的说法,大概意思差不多就行……一天的时间足够了,有的地方只要一两句话,记住,一定不能暴露身份!”

  流言要有神秘感,越是说得云里雾里,或者是版本不一,越是勾起人们的兴趣。

  一旦流传开来,始作俑者就得隐于幕后,偶尔助威即可,切忌抛头露面。

  “好的,我这就去办……逸尘,我觉得胡莱长老,应该对我们有用,是不是……”

  临走之际,宜生欲言又止,在得知了逸尘特卫营的身份之后,有些话就不能和以前一样,想说就说,根本不需要考虑后果。

  “你说得对,如果有机会,我设法把胡莱弄出来。”

  尽管胡莱是幽阴门的长老,却没有一点幽阴门的特有做派,除了闲极无聊,喜欢打听一下八卦之内的消息,绝大多数时候,还算正派。

  从杀金帮帮主金七掌下,把逸尘救出来,初衷或许只是想探知阴元广的糗事,可实际上,真正受益的人却是逸尘。

  在辛戈沙漠,莫飞将军和逸尘对峙僵持的时候,胡莱同样主动帮逸尘解围。

  当然,逸尘也把胡莱从刺背魔蜥的毒液中抢回性命,并告知胡幽的一些情况。

  凭逸尘的感觉,胡莱并非十恶不赦之人,而是仗义之辈,这样的人即使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不至于为敌。

  更何况,长期担任长老的职务,胡莱多少会了解一些幽阴门的秘密,其中或许就有自己需要的信息。

  和宜生分开之后,逸尘一边赶路,一边思考自己下一步的具体行动方案。

  通幽镇是九幽城西部的一个小镇,看起来并不繁华。

  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但街面商铺却没有几家像样的,让人感觉有些萧条。

  执法堂分部,也只是由一大圈围墙,围成的一个大院子。

  不威严,不气派,有些冷清,还有些阴森。

  几位幽阴门弟子,无所事事的在大门口晃悠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幽霖幽旻,给我滚出来!”

  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给执法堂分部注入了一丝活力。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