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八十三章 恐怕不行

第六百八十三章 恐怕不行

  大门口晃悠的几位幽阴门弟子,冷不丁见到一个人影,风驰电掣般的过来。

  还没有看到面容,就已经听见了一声暴喝。

  咣当~~

  暴喝声之后,执法堂分部黑黢黢的大门,在来人猛地一踹之下,应声而倒!

  “什么人?”

  长期闲散惯了的幽阴门弟子,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寻常百姓,几乎没有人光临此处,偶尔有外来人员,一看到‘执法堂分部’的招牌,立马就掉头离开。

  哪怕是幽阴门的长老,见到象征着铁面无私的黑黢黢大门,都要畏惧避开。

  就算有事必须入内,也得等在门外,请守卫弟子代为通报,根本没有人敢擅自进入。

  正因为如此,守卫弟子觉得自己当班的时候,无非就是养骨头,想怎么放松就怎么放松,只要不离开大门附近就行。

  人一懒散,反应就会迟钝,这不,人家都把门给踹了,那几位守卫弟子才勉强反应过来。

  “滚!”

  一股战气能量,从来人身上激荡而出。

  将急匆匆追近的守卫弟子,猛地掀飞出去。

  这几位守卫弟子,虽然成天晃悠,却并不是无能之辈,好歹都有战帅级别的修为。

  平日里仗着是执法堂分部的弟子,凌驾于其他幽阴门弟子之上,感觉很惬意。

  却不料,一遇到事情,就被人家来了个下马威。

  噗通、噗通……

  哇~~

  哎哟~~

  猝不及防的守卫弟子,突遭能量涟漪的袭击,一个个的被轰出了大门之外。

  这股战气非常诡异,将他们的身体高高的抛到空中,却又忽然消失,不留一丝痕迹。

  于是,守卫弟子们坠石一般,狠狠地栽落地面,发出阵阵哀嚎。

  胳膊着地的骨折,脑袋着地的开花,有两个运气好点的,整个人横着摔倒地上,看看没受伤,庆幸之余准备爬起来,却发现已经无法动弹。

  用手一摸,腰部没有知觉,脚也不听使唤,还好,可以张嘴,那就使命的叫唤吧。

  还别说,这一叫唤效果很明显,从执法堂里面慢腾腾的出来一位。

  先远远的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守卫弟子,皱了皱眉头,一副鄙夷的样子。

  然后,缓缓扭转有点肥胖的身躯,朝着破门而入的那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

  “我说……这门是你踢的?”

  没有呵斥,没有责骂,似乎还带有一丝欣赏的意味,红光满面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说话的时候,一咧嘴,脸上肌肉往上一挤,差点没把眼睛遮没了:

  “这门年久失修破烂不堪,一脚踢碎不足为奇,不过,敢出脚倒是够胆量,不知道是真有能耐呢,还是脑子坏了。”

  “袁长老,就是那小子干的,不但踹了门,还打伤我们几个。”

  胳膊着地的守卫弟子,见到胖乎乎的袁长老除出来,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也顾不得半个胳膊吊着,一甩一甩的用不上劲,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指着那个刚刚露出身形的闯入者,向袁长老告状。

  “你们几个成天吊儿郎当,是该让人松松骨头了,看到把他们几个弄走,太丢人现眼……”

  袁长老骂人的时候,都显得很和善,根本没有一点领导的架子。

  等守卫弟子哼哼唧唧,踉踉跄跄,彼此搀扶着离开之后,袁长老才收回目光,笑嘻嘻的看着闯入者。

  “你是执法堂的长老?”闯入者疑惑的问道。

  “怎么,不像吗?”袁长老伸出面团般的手,在油光锃亮的脑门上摸了一把。

  像是自我解嘲,又像是和对方解释:“我也觉得不像,只不过,在幽霖幽旻二位进入通幽镇之前,我可是这里的老大。”

  “既然你现在不是老大,跟你说不着,让幽霖幽旻出来,我有事找他们。”

  闯入者觉得袁长老的本身分量足够,但在执法堂的地位还差了点,便点明要找幽氏兄弟。

  “不好意思,你来得不巧,幽堂主暂时不在分部,有什么事情的话,好像只能跟我说。”

  袁长老并不在意对方的态度,依然不紧不慢,笑容可掬的说道。

  仿佛生来就不会生气,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也不问闯入者什么身份,更没有招出执法堂弟子,将擅自闯入的不速之客拿下。

  “那好,立刻释放胡莱长老……恐怕你没有这个权力。”

  闯入者面带讥笑,似乎并不把袁长老放在眼里。

  “胡莱长老,哦,好说,跟我来。”

  袁长老平静的说道,朝闯入者看了一眼,转身便往院内的一扇大门走去。

  “你们全给我出去,没命令不准进来。”

  进入一间高大而又宽敞的大厅,袁长老一摆手,将厅内的幽阴门弟子全部赶了出去。

  然后,自己迈着方步,走进大厅左侧的一扇偏门。

  见闯入者已经跟进,便将自己的身体,窝进一张宽大的藤椅中,稍微调整一下角度,感觉舒适了,才抬起头示意闯入者自个儿找位置坐下。

  “嗯,这里好清静。”

  闯入者扫了一眼房间内的环境,拉开桌子旁剩下的唯一一张藤椅,坐在袁长老对面的位置上。

  “这是我的办公室……呃,按理说,早就应该释放胡莱了,只不过幽堂主这几天有点忙,没顾得上。”

  袁长老和闯入者拉家常般的聊着,气氛很轻松。

  “我也忙,今天正好有空,就想起了胡莱长老。”

  闯入者微微一笑,伸手理了理衣襟,顺便翘起了二郎腿。

  “知道你会来九幽城,也知道你会来幽阴门,只是没想到,你最先到的地方,却是执法堂。”

  袁长老有点意外,又略带歉意的说道:“而幽霖幽旻二位,偏偏又不在……你是等他们,还是……”

  “原来,袁长老早就知道逸尘了……”

  踹开大门,闯入执法堂的正是逸尘,本来想闹点动静,看看幽氏兄弟的反应。

  不曾想,幽氏兄弟不在,却引出了一脸淡定的袁长老。

  逸尘听宜生说过,在辛不仁派幽氏兄弟掌管执法堂分部之前,通幽镇的执法堂堂主就是袁长老。

  袁长老性子慢,办事缺乏激情,又常年呆在通幽镇,对属下的管理比较宽松。

  一般遇到幽阴门弟子犯事,袁长老大多时候,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处理方式。

  甚至有时候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上面不追究,能放过就放过。

  这样的管理方式,让幽阴门总部不太满意,便趁着执法堂分部建立之时,从总部委派幽氏兄弟掌管,将袁长老降为副职。

  通幽镇执法堂,原本只是幽阴门的一个极小的机构,所管理的也就是通幽镇的幽阴门弟子。

  而执法堂分部,则是总部直属的特别机构,整个九幽城的幽阴门弟子,皆在其管理范围。

  即便降为副职,袁长老的级别也比原来的堂主,高出一大截。

  但是,副职的权力有限,反而不如以前那样大权独揽。

  逸尘看着眼前的硕大身躯,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跟幽霖幽旻不熟,再说,他们也不够资格让我等,胡莱长老呢?”

  “胡莱在囚室,不过……”确认了逸尘的身份,袁长老脸上的笑容隐去了不少。

  尽管早就听说过,逸尘在辛戈杀气试练场的‘事迹’,也曾经得到辛不仁的暗示,说是逸尘会于近日抵达九幽城。

  但是,在执法堂分部的门口看见逸尘,却是让他大吃一惊。

  如果幽氏兄弟在场,袁长老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任凭逸尘如何跟幽氏兄弟交涉,自己一旁看戏即可。

  偏偏今天一早,幽氏兄弟一同外出,不知道啥时候回来。

  逸尘踹门的时候,袁长老已经猜测到闯入者的身份,本想做一次缩头乌龟,装傻充愣避而不见。

  却又怕万一被逸尘把事情闹大,自己难以收场,在幽氏兄弟面前更是抬不起头来。

  几番挣扎之后,袁长老还是硬着头皮,出来应付逸尘。

  “不过你没有资格,是不是……从堂主的位置,跌落到分部副职,权力应该小了不少吧。”

  逸尘斜乜了袁长老一眼,先是调侃一句,然后收回眼神,正色道:

  “我不管你有没有权力,反正胡莱长老我必须带走!”

  “恐怕不行!”袁长老脸上依然保留着笑容,但态度却很强硬。

  似乎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直接拒绝了。

  见逸尘不置可否的眯起眼,袁长老不禁心里有些发虚。

  干咳两声,袁长老陪着笑脸说道:

  “不是我的权力不够,即使是幽霖幽旻回来,也不能释放胡莱,因为囚禁胡莱,是阴门主的意思。”

  前几年,阴元广支走胡莱,和温特斯一起跑到落英山脉,差点命丧彩魅之手。

  阴无为一怒之下,曾经囚禁过胡莱,后因阴元广和温特斯求情,胡莱得以释放。

  而这一次不同,阴元广已经被杀,而且是在胡莱的眼皮底下,渎职之罪实难逃脱。

  虽然大家都知道,凭胡莱的实力,当时没有任何机会救出阴元广,但是阴无为先是经历了失弟之苦,后又惨遭丧子之痛。

  双重打击,让阴无为大为悲愤,下令囚禁胡莱,更多的是寻找发泄之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