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八十四章 烈焰之威

第六百八十四章 烈焰之威

  按照幽阴门的规矩,胡莱的失误,是超出本人能力之外,即使尽力也不可逆转,所以渎职之罪并不算很严重。

  关上个三五七天,最多半个月,也就放了,大不了扣罚薪水,降职留用。

  可涉及到阴门主家公子性命,袁长老自然不敢擅自放人了。

  “我如果强行带走呢?”逸尘轻摇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袁长老。

  其实,胡莱呆在囚室,根本不会受到一点点虐待,毕竟人家是阴无为的人,哪怕犯错也不是一般长老级别可以欺负的。

  逸尘也不是非要在今天带走胡莱,但幽氏兄弟一直没有出现,总得再惹点什么事才行。

  袁长老一副慈眉善目,逸尘都不好意思为难他,可是,不折腾的话,自己又觉得憋屈。

  “逸尘兄弟,你一定要让我为难么……能不能明天再来,估计幽霖幽旻今晚就会回来。”

  袁长老的笑容开始有些僵化,脸上的肌肉也有了一丝颤动。

  如果换着别人,闯入执法堂分部,就是死罪,即使袁长老一人实力不够,也可以招出整个执法堂弟子,甚至还有其他办法,将闯入者生擒活拿。

  退一步讲,就算不能生擒活拿,围攻斩杀也是不错的选择。

  然而,闯入者是逸尘,袁长老有些难办。

  辛不仁曾经传过话,不到迫不得已,不允许幽阴门弟子以及长老伤害逸尘。

  一方面,胡莱是阴无为下令囚禁的,一方面,逸尘受到辛不仁的善待。

  门主和副门主,袁长老哪个也得罪不起。

  唯一的希望,就是逸尘愿意通融一下,等幽氏兄弟回来,袁长老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这个烫手山芋,抛给幽氏兄弟。

  “人我带走,有什么事,找我就是。”逸尘淡淡的说道。

  见袁长老的额头上,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逸尘心里一阵窃喜。

  上次在山顶上,辛不仁为了帮助逸尘,差点和阴无为吵了起来,这一点逸尘不可能不知道。

  尽管还弄不清楚辛不仁的真实意图,但是看着幽阴门的门主和副门主发生争执,逸尘打心眼里高兴。

  刻意逼迫袁长老,实际上也是给幽阴门造成混乱的一个机会。

  “人都被你带走了,剩下来的事就必须由我兜着,嘿嘿……你觉得这样公平吗?”

  逸尘的坚持,迫使袁长老做出应对。

  是为了阴无为得罪逸尘,从而招惹辛不仁,还是站在辛不仁的角度,成全逸尘而招惹阴无为,让袁长老难以决断。

  “公平,这世上有公平的事么……如果不是辛副门主交待过,你会忍到现在不动手吗?”

  从袁长老脸色的变化,逸尘看出了他的纠结,便再添一把火,激怒袁长老。

  “也对,你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袁长老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脸一沉,似乎做出了决定: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来个痛快吧!”

  不管辛不仁和阴无为之间,是否有纠葛,毕竟袁长老长期受阴无法的领导,从心理上还是偏向阴无为的。

  何况,降职一事,也是由辛不仁亲手安排的,既然必须选择,那就站在阴无为这一边吧。

  “你不是我的对手。”逸尘端坐椅上,二郎腿不再摇晃,却也没有放下来。

  “我也有同感。”袁长老将身体从椅子里往外拔了拔,老老实实的承认。

  “拿出对付我的手段吧。”逸尘轻轻的放下二郎腿,眉角一扬,像是聊天一般轻松。

  “好!囚室在前面的山坡上,距离这里不到两里,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个时辰内,只要打开囚室放出胡莱,所有责任由我承担。”

  袁长老站起来推开椅子,慢慢走到门口,指了指正前方的一个山坡,说道:

  “如果你没有做到,我会把你交给阴门主处置……你觉得怎么样?”

  说完,袁长老一脸笑意,两手一摊,做出一个有请的姿势。

  很显然,他没有打算自己动手,而且,有一种尽在掌握的自信。

  尽管确定了自己的立场,但袁长老还是选择了谨慎的态度。

  不亲自动手,至少不会与逸尘发生正面冲突,即使出现意外,也有缓和的余地。

  “我一定会做到!”

  逸尘看着眼前并不崎岖的山路,目光中透露出坚毅的神色。

  一旦自己输了,交给谁处置都不重要,但既然来了,就必须成功,不给袁长老任何机会。

  两里的山路,一个时辰的时间,就算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慢慢爬过去也是绰绰有余。

  看起来,山路还算宽阔,除了偶尔有些衰败的杂草以外,几乎没有什么障碍物。

  一眼望去,囚室就在眼前,但逸尘并没有一掠而至。

  袁长老胸有成竹,让逸尘感觉到,这短短的两里山路,绝不是平坦大道,其中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危机。

  有点枯黄的杂草上,零星的点缀着几朵黄花,微风吹过,隐约闻到丝丝花香。

  逸尘对周围环境不熟,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行进的速度比较慢,却也在不知不觉中,毫无危险的行进了二百米的路程。

  没有幽阴门弟子出来干扰,也没有发现机关设置,但越是这样,逸尘越是小心谨慎。

  花香慢慢浓郁起来,枯草在微风中摇曳着身姿,逸尘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枯草不足以阻拦他前进的步伐。

  袁长老依然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枯草之中的逸尘,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见逸尘所处的位置,距离自己已经有半里了,又看了看逸尘四周的景象,袁长老目光之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幽阴毒气阵——”袁长老暗暗攥了攥拳头,嘴角掀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嗡~~

  看似东倒西歪衰败不堪,随时都会随风飘散的枯草,冷不丁的改变了懒散的身姿。

  不管是歪着的,倒着的,还是竖着的,在袁长老攥紧拳头的同时,像是接收到某种指令一般,齐刷刷的挺立起来。

  虽然还是灰黄色,却绝不再是一簇簇枯草,一棵棵草心之中,突兀的现出一支支利剑。

  剑尖朝上,闪耀着阴森恐怖的寒光,在逸尘的身体周围,至少有几百支蕴含杀气的利剑。

  唰唰唰~~~

  刺眼寒光,在一瞬间向逸尘身上直刺过来。

  草心中的利剑,如同握在手中,从四面八方的各个位置,由下而上,刺向逸尘的下盘。

  身处杂草之中,没有一处空地,逸尘瞬间被一阵寒光笼罩。

  与此同时,浓郁的花香中,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刺鼻味道。

  明明那些黄色小花,不过离地二尺,但逸尘闻到的味道,却是从上空飘来。

  地面利剑,空中毒气,前后左右,又是‘枯草’环绕,把逸尘的活动范围限制到最小。

  一共两里的路程,却在半里处设置了,一个直径长达一里的幽阴毒气阵。

  逸尘虽然处处谨慎,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但是,幽阴毒气阵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发难,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一般想到的,是执法堂分部派出修为实力高强的幽阴门弟子,以武力强行阻止。

  或者,布置一些陷阱,引诱逸尘上当,趁机擒住逸尘。

  而实际上,人家仅仅是设置了一个小小阵法,而且纯粹是以枯草作为隐藏以及进攻的主要载体。

  枯草没有气息,只有利剑,毒气同样没有气息,却蕴含杀机。

  地面和空中的立体攻势,容不得逸尘多想,及时化解危机,才是最为重要的。

  火之烈焰——

  逸尘意念一动,掌心窜出一团火焰。

  说是一团,其实也就是细细的一小撮火光而已。

  这还是火儿设法留在逸尘体内的,现在事态紧急,逸尘也管不了许多。

  哗……

  看似不起眼的一小撮火光,一经离手,瞬间变成一大片火焰。

  沿着逸尘的身体周围往外扩散,如同一条火龙,四下肆掠而去。

  哔哔啵啵~~

  数百支利剑,连同无数株枯草,在火之烈焰的吞噬下,眨眼之间,只剩下一缕缕飘洒于空中的烟雾。

  火之烈焰,并非一般意义上的火焰,而是五行中凝聚了赤暑炎炎,蕴含了南方所特有的精纯之火。

  任凭百剑同发,万草缠身,都在火之烈焰的威能面前化为灰烬。

  以逸尘身体为中心,周围半里地的范围之内,转眼间寸草不生,露出灰黄色的土地,以及被熏烤得偏黄褐色的山石。

  噼啪……

  里逸尘距离较近的一块山石,在火之烈焰的灼热光芒炙烤下,爆开一丝丝裂纹。

  转而变成一条条裂缝,在脆裂的声响中,很快碎成一堆粉末。

  “哎哟,我的个娘啊,赶紧跑……”

  “这是什么火,太厉害了!”

  被袁长老从办公室赶出去的执法堂弟子,闲来无事,在大院内溜达。

  见逸尘独自走向山路,都禁不住拥簇在围墙边观望。

  还没有看出什么名堂,弟子们就发现一道火光直冲自己而来。

  虽然只是吞噬了利剑枯草余下的一丝残焰,却依然挟裹着令人恐惧的威势。

  执法堂的弟子们,眼见不妙,立马掉转身体,往相反的方向死命的狂奔。

  危险已至,逃命要紧!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