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幽氏兄弟

第六百八十八章 幽氏兄弟

  “哦,说说看。”

  对于胡莱的猜测,逸尘不置可否。

  来萨特王国这么长时间,杀金七,斗辛不仁,初探鬼域,勇闯辛戈杀气试练场,甚至大闹幽阴门执法堂分部。

  算起来,逸尘也干了不少事情,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在逸尘面前,揣测过他的真正目的。

  胡莱虽是幽阴门长老,却也是逸尘的朋友,从他的感觉中,或许能够让逸尘对今后的行动,做到更妥善的安排。

  “我是一个粗人,没有什么心机。不过,以你在落英王国的成就,根本没有必要冒着生命危险,为了几株五阶灵草,跑到辛戈沙漠闯关。

  历年来,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六道关卡,从未有人全部通过,如果没有一定的倚仗,你是不可能独闯六关的。特别是击败圣姑之后,你没有见好就收,我就怀疑你另有目的。”

  看到逸尘充满鼓励的眼光,胡莱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我在囚室的这些天,经常打听外面的情况,给我送饭的执法堂弟子,是我大哥的徒弟,他把你要加入幽阴门的事情,以及从袁长老那里听到的一些消息,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

  如果我不认识你,一定会完全相信那些传言,但是,以我对你的感觉,你绝不会加入幽阴门,即使表面上加入,也只是为了得到你所需要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极有可能是为了对付幽阴门的……”

  或许是自我感觉不错,胡莱滔滔不竭,把自己的猜测和盘托出,至于对错则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逸尘在山脚边,找到一块平坦的石头坐下,静静地听着胡莱的各种推测,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尽管胡莱的判断未必正确,但逸尘很需要了解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一个人进入萨特王国,现在又处在九幽城内,除了宜生这些特卫营的兄弟们,也就只有胡莱这个和自己有过一段交往的朋友了。

  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自己的事,相对比较客观,胡莱的观点不管对错,对逸尘都有一定的警醒作用。

  “老胡,谢谢你能够毫无顾忌的跟我说这些,不过,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逸尘虽然相信胡莱对自己没有恶意,但自己所做的事情,无法预知的危机太多,胡莱少知道一点,就会多一份安全。

  “你是做大事的人,没必要告诉我……你救我的命,我唯一能够为你做的,就是回到幽阴门。”

  胡莱一脸正色,并无矫揉做作之态:“我是幽阴门的长老,接触到的东西比你多,而且他们不会对我有太多的防范,我可以把打听到的消息传递给你。”

  “可是……你从囚室里出来,并不是执法堂的决定,只怕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

  逸尘深为胡莱的处境担忧,原本想通过这件事,接触到幽霖幽旻,以便查出陷害常一钊的人。

  但胡莱主动要求回到幽阴门,让逸尘有些为难。

  “哈哈,你大闹执法堂分部,他们的目标应该是针对你。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长老,根本不会引起他们的重视。”

  胡莱坦然一笑,缓解了二人之间略显紧张的气氛:“你放心,大不了我再回囚室,你再救我一次。”

  “也好。”胡莱的态度,让逸尘非常感动:“你多加小心,一切以安全为重。”

  一个幽阴门的长老,居然主动要求为敌对阵营的逸尘传递消息。

  尽管胡莱可以利用职务之便,挖掘出更多有用的情报,但这样做的风险极大。

  一旦事情败露,胡莱恐怕难逃一死,就连逸尘,也未必救得了。

  “没事,我还等着你帮我找回大哥呢。”胡莱一脸轻松的说道。

  打探消息不容易,身为幽阴门的普通长老,胡莱毕竟不是位高权重,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小心谨慎。

  主意已定,能为逸尘做些有意义的事,是胡莱唯一可以报答逸尘的地方。

  风险再大,困难再多,也改变不了胡莱那一颗感恩之心。

  “保重!”

  “保重!”

  过多的劝说,反而会让胡莱觉得,逸尘是在看不起他。

  话已至此,逸尘不再纠结,当下与胡莱拱手告别。

  月底的下半夜,淡淡的云层中偶尔有些亮光,却看不见头顶的下弦月。

  夜风寒冷刺骨,劳碌了一天的人们,早已经进入了梦乡。

  街面冷冷清清,连行人都没有,平时喜欢吠叫的野狗,也躲到背风的屋檐下蜷缩起来。

  通幽镇南面的一座庄园内,只有二楼朝南的房间,还有灯光。

  “幽霖,你说那些流言是不是针对咱俩的。”

  两张椅子,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不会吧,这件事没有外人知道啊……对了,幽旻,秦长老会不会说漏嘴了?”

  “应该不会,他不可能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将他灭口了。”

  “嗯,暗中积蓄力量,这句话好像不关咱俩的事。”

  这兄弟俩,就是幽阴门执法堂分部的幽霖幽旻二人。

  双胞胎,记不清谁大谁小,也没有哥哥和弟弟之分,反正彼此都是直呼其名,不存在客套二字。

  “听袁胖子说,击败巨蟒的家伙名叫逸尘,应该就是辛副门主让我们留意的那个人。”

  除了自己兄弟二人,其他的人几乎没有办法,把他们哥俩分清楚。

  就连执法堂分部成立以后,辛不仁物色主管日常事务人选的时候,直接让他们二位一起上任。

  没有正副堂主之分,不管是幽霖还是幽旻,大家都恭称一声幽堂主,谁也不得罪。

  这二位,听到一些传言,说幽阴门有人意图不轨,而且还是中层人员。

  虽然没有人指名道姓,但幽氏兄弟有点做贼心虚,潜意识里就已经对号入座了。

  又加上逸尘几乎凭一人之力,将执法堂大院掀了个底朝天,连房子都塌了一大半。

  袁长老只说逸尘是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战胜巨蟒或许是碰巧,因为巨蟒本来就属于出工不出力的那种。

  救出胡莱,对执法堂分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儿,至少也是幽阴门内部的事情,与外界无关。

  但逸尘不一样,虽然辛不仁曾经吩咐过,不能轻易伤害,但人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正式加入幽阴门。

  说到底,逸尘还是外人,独闯执法堂分部,造成了十数名执法堂弟子丧命,给幽霖幽旻兄弟二位狠狠地抽了一个大耳刮子。

  “这袁胖子真是无能,逸尘那小子,不就是战帅巅峰么,就算袁胖子打不过,还有幽阴毒气阵和巨蟒呢……”

  “有弟子说,袁胖子压根就没对逸尘动手!”

  幽霖幽旻都流露出愤慨的神色,似乎造成执法堂分部损失惨重的,肇事者并非逸尘,而是那位长得滴滚溜圆的袁长老。

  “哼,我怀疑袁胖子是故意针对我们的,别看他表面上恭恭敬敬,说不定早就盼望着咱俩倒霉……”

  “这点我知道,不过,跟逸尘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当然有,你想想看,袁胖子为什么不出手,巨蟒是六阶魔兽,怎么会输给战帅巅峰级别的逸尘……其中必有猫腻!”

  “你是说,袁胖子想通过逸尘这件事,对我们施加压力,可是,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那是你笨,明摆着的事情,你竟然……”

  “证据呢?”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就出现了分歧。

  虽然知道袁长老,因为被兄弟俩抢了堂主位置,心里一直郁闷着。

  但是,逸尘大闹执法堂的时候,兄弟俩不在现场,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也是袁长老的责任,似乎扯不到兄弟俩的身上。

  怀疑也好猜测也罢,总得有个令人信服的理由或者证据吧。

  “好,给你证据。咱俩出任堂主,是辛不仁副门主的决定,袁胖子失去了堂主的位置,恨我们也恨辛副门主,这是第一点。

  逸尘得到辛副门主的眷顾,袁胖子自然不敢拿他怎样,他完全可以一推了之,或者通过传信玉,与我们取得联系,这样的话,无论结果如何,至少袁胖子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但是,他没有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处理方式,反而擅自启动幽阴毒气阵,甚至把巨蟒都用上了……这非常不符合袁胖子一贯的谨慎作风,正是这一点,让我想到了,他此举是另有深意。

  袁胖子一脸和善,却心机深重,其实他哪怕在逸尘的胁迫下,直接释放胡莱,也不会受到严厉的处罚,最多就是罚点钱而已……”

  “说重点!”

  一位说得是长篇大论,另一位听得是头晕脑胀。

  虽然听起来有点道理,但绕得太远了,没看出来和自己有什么利害关系。

  “重点就是,袁胖子故意让巨蟒输给逸尘,目的在于挑起阴门主和辛副门主的矛盾,我们就成了倒霉蛋。”

  逸尘主动闯入执法堂分部,打伤幽阴门弟子,强行打开囚室大门,放出被囚禁的胡莱。

  在这中间,袁长老的一些令人不解的举动,把执法堂推向了尴尬的境地。

  释放胡莱,和胡莱被逸尘救出,结果一样,但性质截然不同。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