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八十九章 隔墙有耳

第六百八十九章 隔墙有耳

  毕竟,阴无为让执法堂囚禁胡莱,尽管只是一个发泄的途径,多关几天少关几天都不要紧。

  但是逸尘居然不把幽阴门门主当回事,很轻松的就把胡莱救出来,相当于在阴无为的脸上扇了一个耳光。

  堂堂幽阴门门主,岂容一个毛头小子在幽阴门放肆,况且逸尘还在辛戈杀气试练场,踹过阴元广一脚。

  尽管阴无为从不轻易杀人,但不代表他可以纵容别人对自己的无视。

  就算把逸尘抓起来痛揍一顿,甚至一怒之下将他斩杀,也不会遭到诟病。

  但是,逸尘得到辛不仁力挺,不许幽阴门弟子实施伤害,要说逸尘是辛不仁的人,估计没有人提出质疑。

  如果阴无为觉得脸上挂不住,要追杀逸尘,势必会遭到辛不仁的阻拦;不追究逸尘的话,阴无为又觉得窝囊。

  一次很小的‘劫狱’事件,却引发了幽阴门正副门主之间的矛盾。

  当然,身为幽阴门正副门主的双方,会以大局为重,应该不会为这点事大动干戈。

  无论哪一方最后选择妥协,心里难免都有些不痛快,那么泄愤的目标,自然是造成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执法堂分部。

  袁长老作为当事人,或许会受到一定的处罚,但执法堂分部的堂主,更是脱不了干系。

  “袁胖子……竟然有如此险恶用心,我倒是低估了他。”

  “他启动幽阴毒气阵,我给阴门主一个交代,意思是自己已经尽力了,让巨蟒落败,却又是向辛副门主献媚,因为他并没有对逸尘痛下杀手。

  这一招,两面讨好,简直是刀切豆腐两面光,不仅给自己留好了后路,而且还把咱俩置于不尴不尬的位置。”

  “可咱们不在现场,能有什么过错?”

  “没有过错,即使有,也是袁胖子的过错。但是,如果阴门主让我们抓捕逸尘和胡莱,我们抓还是不抓呢?”

  “抓啊,阴门主的命令,谁敢不从,好在那个逸尘的修为是战帅巅峰级别,以咱俩联手应对,应该不成问题。”

  “那么,万一辛副门主要我们对逸尘网开一面,该怎么办?”

  “啊……这……”

  兄弟俩琢磨来琢磨去,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却把袁长老的八辈祖宗,一个不漏的亲切问候了一遍。

  袁长老把事情做到这个份上,在阴无为和辛不仁面前,都能够说得过去,即使无功也不会有过。

  就连逸尘和胡莱,都对他大为感激,估计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袁长老那张珠圆玉润的脸上,一直都会堆满了得意的笑容。

  既然人家尽了一个副职的责任,那么由此产生的善后工作,自然毫无争议的落到了幽氏兄弟的身上。

  对于逸尘和胡莱,幽氏兄弟无论是抓还是放,都不可能做到两全。

  当两位最高领导意见出现分歧,又各持己见的时候,最难受的不是他们自己,而是那些操作具体事务的下属。

  谁也不敢得罪,又不能两面讨好,稍有闪失,就变成了钻进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

  唯一的办法,似乎只是拖延时间,等正副门主意见统一了再作打算。

  但是,这样一来,万一时间过长,又显示出幽氏兄弟办事不力,不堪重任。

  “还有一个办法,咱俩推掉抓捕任务,就不会顾此失彼了。”

  “你傻呀,正副门主交待的任务,不接受就等于自寻死路……”

  “不,不,我们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可以置身事外,又能够博得阴门主的信任。”

  “什么办法?”

  不要说博得阴无为的信任,只要不被责罚,就已经是烧高香了。

  虽然一直对幽阴门总护法的位置念念不忘,但幽氏兄弟首先要考虑的,是怎样才能渡过眼前的危机。

  一点点的疏忽,就会造成执法堂分部堂主的位置不保,甚至遭受更为严厉的处罚。

  “常一钊的事情啊……我们顺利的给常一钊安上了刺客的罪名,地牢中的生活,一定让他有着度日如年的感觉,对自由简直就是望眼欲穿。

  一旦阴门主回到九幽城,我们就可以找个机会禀报此事,当然具体何时禀报,就要根据实际情况了。”

  “那……要是辛副门主先给我们交代任务呢?”

  “废话,辛副门主希望逸尘不要被抓,但根本就没有人去抓逸尘,又怎么会有释放的可能呢?”

  “也对,不过,我们什么时候,跟阴门主说常一钊的事才算合适?”

  “阴门主一回来,我们先去探探口风,然后择机禀报,毕竟对于阴门主来说,一件由常一钊亲手打造的中级王兵,远比那个什么逸尘重要得多!”

  逸尘闯入执法堂分部,虽然让阴无为面子上过不去,但也仅限于面子而已,并没有实质性的损失。

  而中级王兵,则是阴无为在冲击战王中阶之前,就曾经想要得到的。

  为此,还让幽氏兄弟去找过炼器大师常一钊,希望以重金求购一件中级王兵。

  可惜的是,常一钊避而不见,幽氏兄弟败兴而归。

  “说的是,只要咱俩把这件事办妥了,幽阴门总护法之位,就有了七成把握。”

  “虽然贵为幽阴门门主,又是萨特王国相爷,但阴门主同样也有自己的欲望,嘿嘿,我们何不利用……”

  兄弟俩坐在房间内,想到即将到手的总护法之位,不禁心花怒放。

  却不料,猛地一阵阴风刮过,房间内灯火一闪即灭,兄弟俩身处黑暗之中。

  “哼,好大的狗胆!”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窗外飘入,房外的夜空中,闪过两道凌厉的寒光,穿透墙壁,直刺到幽氏兄弟面前。

  “阴门主,饶命……”

  幽氏兄弟闻听此言,大惊失色,连忙从椅子上滚下来,齐齐跪在地上,浑身颤抖如同筛糠。

  尽管没有见到房外来人的面目,但幽氏兄弟听声音,就知道是阴无为到了。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幽氏兄弟说道,利用阴无为欲望达到自己目的时,悄然出现。

  正所谓隔墙有耳,防不胜防!

  “中级王兵是怎么回事?”

  阴无为的声音中透露出一股威严,隐约蕴含了些许王者威压。

  虽然隔着窗户,幽氏兄弟却依然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在战王强者的威压面前,幽氏兄弟更是胆战心惊,好在这句话,给他们一丝侥幸心理。

  背后议论门主,而且有不敬之言,按照幽阴门门规,可以死罪论处。

  但是,阴无为并没有过多斥责,甚至出手惩治,反而问起了中级王兵。

  “门主大人容禀,中级王兵一事,乃是……”

  看来,幽氏兄弟的推测非常正确,阴无为的地位再高,也摆脱不了欲望的纠缠。

  一听到中级王兵,就把下属对自己的不敬抛到了一边。

  幽氏兄弟心中暗喜,一边磕头如捣蒜,一边把这段时间的行踪以及计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自从吃了常一钊的闭门羹,幽氏兄弟从阴无为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遗憾。

  兄弟俩愧疚的同时,暗下决心,一定要帮阴无为达成心愿。

  经过了解,他们知道,常一钊脾气古怪软硬不吃,却是知恩必报,平时的爱好,就只有遛逗宠物。

  便趁着常一钊进入九幽城,添置炼器材料的时候,设置了一个陷阱。

  先是将有如意石胆的拍卖行控制起来,让常一钊求购无门。

  然后,通过幽阴门的秦长老,把早已驯化,并植入神魂控制的白色小狐狸,送到宠物市场。

  等闲极无聊的常一钊逛到宠物市场的时候,通知市场管理处,弄走除了小狐狸之外的所有宠物。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多了,常一钊和小狐狸嬉戏,受到控制的小狐狸,看似无意的一路嬉闹,逐渐到了王宫外院的后院附近。

  隐藏在暗处的幽氏兄弟,施展秘技迷心雾障,在常一钊和暗哨之间,形成了一道近乎透明的屏障,使得常一钊从容进入后院。

  而后,被莫飞将军率众侍卫拿下,囚禁于地牢之中,常一钊稀里糊涂的落入圈套,除了鸣冤叫屈以外,一点办法都没有。

  得知莫飞将军在调查小狐狸的下落,兄弟俩一不做二不休,不仅将小狐狸和那个宠物店的老板斩杀灭口,而且还击杀了整个行动中的关键人物秦长老,杜绝了引发变故的可能。

  “门主大人,常一钊在地牢憋了这些天,就等您回来解救了。”

  幽氏兄弟感觉到阴无为听得很仔细,没有一点发火的迹象,甚至连王者的威压,都撤去了大半。

  想来阴无为是被兄弟俩的一腔热忱所感动,说不定正在考虑赏点什么呢。

  想到这里,幽氏兄弟的心里更加有底了。

  既然没有受到责骂,那就干脆再添柴加火,促成此事:

  “莫飞将军固执倔强,在没有查明真相的情况下,也只有国王陛下,才可以让他释放常一钊……门主大人出面,陛下自然应允,等常一钊出狱之后,再由小的放出风声,让常一钊‘无意中’发现救他的人是阴门主……”

  常一钊知恩必报,阴无为的中级王兵将唾手可得。

  “蠢货,该死!”窗外飘来的声音,让幽氏兄弟一阵寒颤。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