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九十章 补救措施

第六百九十章 补救措施

  幽氏兄弟设计陷害常一钊,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任凭莫飞将军如何调查,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小狐狸,宠物店老板,甚至是参与谋划的秦长老,都被清除干净。

  除了幽氏兄弟之外,不可能再有其他人知道。

  当然,眼前的阴无为,是必须要知道的,否则兄弟俩的功劳,怎么能转化为具有实际意义的奖励呢。

  作为下属,能够帮助阴无为达成多年的愿望,幽氏兄弟觉得自己取得了巨大成就。

  静静地等着阴无为的夸赞,说不定一高兴,把幽阴门总护法的宝座,就赏给兄弟俩了。

  然而,阴无为的一声怒骂,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就把幽氏兄弟给炸晕了。

  “门主大人,您这是……”

  晕归晕,事情还得弄清楚,明明是大功一件,怎么就成蠢货了。

  难道阴无为忘记自己对中级王兵的渴望了,不会呀,前些天好像还提起过。

  幽氏兄弟脑子迅速转动,将这些天的点点滴滴重新整理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哪儿存在漏洞。

  战战兢兢的匍匐于地,连头也不敢抬,只是希望阴无为能说个明白。

  “你们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玩这种低级幼稚的小把戏,坏了本门主的大事!”

  阴无为怒气冲冲,言语中带着阴森杀气,几乎要把幽氏兄弟冻僵在小楼中。

  “小的愚昧,斗胆请门主大人明示。”

  满腔热忱没有换来半句褒奖,反而招来一阵臭骂。

  被阴无为斥责,虽然不敢顶撞,但幽氏兄弟心里不服。

  毕竟自己兄弟俩是执法堂分部的堂主,达不到高层级别,至少也是中层级别的佼佼者。

  即使幽阴门的太上长老,也得给兄弟俩三分薄面,现在却遭到阴无为的无情责骂,难免觉得冤枉。

  “好,本座就让你们死个明白。”阴无为见幽氏兄弟似有不服之意,便将王者威压稍稍增加了几分。

  幽氏兄弟虽处在黑暗之中,但透过窗户,阴无为依然清晰的看到,他们的额上已经是冷汗淋漓。

  没有一丝同情,阴无为仍是余怒未消,兀自气咻咻的说道:

  “本门主正在处理要事,却接到密报,说幽阴门有人造反,原来居然是你们两个混帐东西……”

  传言这个东西,一经传开,往往都脱离了原来的版本。

  添油加醋,夸大其辞,很快演变成造反,甚至篡夺萨特王国的王位,传得是越来越让人惊骇。

  “门主大人,要说造反,倒是有一点缘由,关在囚室之中的胡莱长老,被一个叫逸尘的救走,而且,执法堂分部遭到严重破坏,有十一位执法堂弟子丧命。”

  幽氏兄弟诚惶诚恐,但依然竭力为自己辩解:“当时我们不再执法堂分部,袁长老擅自做主,才造成了恶劣后果,但还是谈不上造反……

  至于篡夺王位一说,更是子虚乌有,真是冤枉啊,请门主大人明鉴。”

  说到后来,声泪俱下,大有含冤莫名之势。

  严格说起来,逸尘救走胡莱,与幽氏兄弟设计陷害常一钊并无关联。

  即使要追究责任,也应该从袁长老开始,幽氏兄弟挖苦心思,好不容易将常一钊送进地牢,就算没有功劳,至少也是一片赤诚之心吧。

  “放屁!”阴无为怒喝一声,引得整栋小楼微微震颤。

  见幽氏兄弟不能领会,又恨铁不成钢的教训起来:

  “常一钊乃炼器大师,被你陷害入狱,本门主若是请陛下放人,表面上看,确是施恩于他,但实际上,却坐实了篡夺王位的罪名!”

  阴无为平时做事谨慎,绝不会轻易插手江湖之事,除非早有预谋。

  如果威逼萨特王国国王,释放天罗大陆技艺最好的炼器大师,明摆着是要炼制打造兵器,否则以阴无为的做派,根本不屑过问此事。

  正值流言四起之际,阴无为想避开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沾上炼器大师这样的敏感事件呢。

  以阴无为的修为实力,放眼整个天罗大陆,又有几人能够抗衡。

  即使没有中级王兵,基本上也能横行几大王国了,更何况,幽阴门门主的心思,又岂是幽氏兄弟可以猜测的。

  幽氏兄弟为了讨好阴无为,却把阴无为弄得骑虎难下,稍有不慎,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更为重要的是,阴无为的野心,绝不是萨特王国国王那么简单。

  在一切还没有完全掌握之前,必须低调谨慎,切忌招惹是非。

  “小的该死,只想着为门主大人效力,却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

  幽氏兄弟并非愚笨之人,经过阴无为的一番指点,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确实,阴无为志在整个天罗大陆,又怎么会在意区区一件中级王兵呢?

  但事情已经发生,所能做的就是尽力挽救,或者是弥补损失:

  “门主大人,除了我们三个以外,没有人知道常一钊是被陷害的,只要您不介入,让常一钊一直呆在地牢,传言迟早会终止。”

  既然释放常一钊,会引发一连串的变故,那么听之任之,坚持不予理会,就当这件事与幽阴门毫无关联,不失为置身事外的好办法。

  如果幽阴门近期不和炼器大师这一类人接触,打造兵器,造反,篡夺王位这样的流言,就没有了事实支撑。

  “说得轻巧,无风不起浪,一定是你俩走漏了风声,传言才会出现。莫非虽然固执,却极有韧劲,比你们想象的要强多了,怎么可能不会往这方面想?

  一旦查出这件事与本门主有关,就算没有人敢对本门主怎样,但是人言可畏!为了这点事,阻碍了幽阴门的发展,岂不是得不偿失?

  如今,唯一的办法只能是……”

  阴无为冷眼扫过幽氏兄弟,凌厉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刺得幽氏兄弟抬不起头来。

  不过,当说道办法的时候,阴无为稍稍停顿了一下,暂时没有继续说下去。

  “只要能够补救,小的愿意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深知犯了大错的幽氏兄弟,此刻最想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弥补过失。

  尽管曾经非常自信的认为,陷阱设置得毫无破绽,但被阴无为一分析,幽氏兄弟心里也开始怀疑起来。

  但不管怎样,阴无为没有痛下杀手,而是留给兄弟俩一个机会,已经让他们感激涕零了。

  “其实本门主想过,将你们俩杀人灭口,让这件事永远成为秘密。”

  阴无为顿了顿,阴恻恻的说道:

  “不过,将你们斩杀只是永绝后患,虽然能够保证秘密不会再泄漏,却不是最好的补救方式。对于本门主来说,一切行动都要以幽阴门的利益为重。

  考虑到你俩忠心耿耿,好心办了错事,本门主网开一面,给你们一个改过的机会……

  明天去找莫飞将军,将你俩设计陷害的过程如实告诉他,记住,是如实,不能有半句谎言。

  本门主回来只是为了解决此事,并没有外人知道,你们不可将今夜之事透露给任何人,否则定杀不饶!”

  怕幽氏兄弟不明白,阴无为这一次颇有耐心,非常细致的叮呤嘱咐。

  意思很简单,就是要幽氏兄弟全部承担责任,千万不能牵扯到阴无为头上。

  “这……请门主大人饶命!”

  丢车保帅,这个道理幽氏兄弟自然懂得,毕竟这件事确实是自己所为,并没有提前禀告阴无为。

  但是,一旦承认下来,小狐狸是一只魔兽,杀了就杀了,无需追究,而宠物店老本和秦长老是两条人命,还是要承担罪名的。

  以莫飞将军的脾气,以及萨特王国的律法,即使幽氏兄弟侥幸逃脱死罪,却难以免除牢狱之苦。

  阴无为原本就要置身事外,又对幽氏兄弟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万一不愿施以援手,兄弟俩可就麻烦大了。

  且不说永远失去竞争幽阴门总护法的职位,就连执法堂分部的堂主,恐怕也得拱手交出来。

  “饶命?本门主不是已经不追究了吗?”

  阴无为身形一闪,在没有损坏小楼任何设施的情况下,就出现在幽氏兄弟的面前。

  一扬手,之前被熄灭的灯火,忽的一下又燃了起来。

  “谢谢门主大人!”

  阴无为冷峻的面容,如同往常遇到不顺之事,显示出的阴沉一样,让幽氏兄弟一见,便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和将来的前途,他们不得不鼓起勇气,直面阴无为的犀利目光,怯怯的说道:

  “我们落入莫飞将军之手,就没有办法全身而退,请门主大人看在我兄弟二人一片忠心的份上,让莫飞将军饶我们不死,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说完,兄弟二人又是以头抢地,惶恐至极。

  “哦……这个好说,只要按照本门主的要求去做,谅莫飞也不敢对你们怎么样,最多不过暂时囚禁,等本门主办完事回来,即可恢复你们的自由。”

  阴无为轻描淡写,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身兼幽阴门门主和萨特王国相爷双重身份,阴无为确实有翻云覆雨的实力。

  即使幽氏兄弟犯了死罪,只要阴无为发话,就能留下他们的性命。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