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九十二章 一钊出狱

第六百九十二章 一钊出狱

  说这话的时候,逸尘没有在意铁盛津的反应,只是喝了一口茶,又把茶杯放回桌上。

  “你说什么,幽氏兄弟会听你的指挥?”

  铁盛津两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脸上的神经剧烈的抽动着。

  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按在逸尘的额头上,喃喃自语道:“没发烧啊,脑子怎么就坏了呢……”

  铁盛津呆呆的看着逸尘,心里一阵抽搐,前几天觉得逸尘非常聪明,分析起事情来头头是道。

  可现在,越说越离谱,简直是满口胡诌,关键是他一点都没有看出来,逸尘的脸上有一点点红晕。

  睁着眼睛说瞎话,吹牛不打草稿,跟前几天简直是天差地别,这逸尘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你脑子才坏了呢,真是打铁打多了,满脑子里全是铁锈!”

  逸尘一把拨开铁盛津的手,没好气的说道:

  “不仅是自首,幽氏兄弟还要自断一臂,以示悔改之意……”

  这样说不要紧,铁盛津忽然两眼一黑,打了一个趔趄,差点就栽倒在地上。

  幽氏兄弟乃是幽阴门执法堂分部的堂主,虽然没有阴无为和辛不仁那么威风,但好歹人家也是通幽镇的风云人物。

  几乎整个九幽城的幽阴门弟子,一旦违反门规,都要交由执法堂分部处置。

  定罪量刑,力度松紧,是否罚没财产……只要是不明显出现偏差,幽氏兄弟就可以直接宣布结果。

  一松一紧之间,犯错弟子的命运,基本上都由幽氏兄弟掌控。

  于是乎,说情的,辩解的,凡是为了减轻处罚求助的,都免不了到堂主府送礼打点。

  幽氏兄弟在拿到手软的同时,面子也挣了,底气自然也就足了。

  整个通幽镇,比幽氏兄弟更风光的,似乎还没有发现。

  这样的人物,即使是萨特王国官府,也得给上几分面子,官员们和幽氏兄弟见面时,至少表面上要客气一番。

  让幽氏兄弟自首,还要废掉一臂,这话也就逸尘敢说,要换着其他人,铁盛津恐怕跑上去就是两个大耳刮子。

  “哎,老哥,咱俩谁跟谁呀,你就别行大礼了,起来起来。”

  见铁盛津站立不稳,逸尘连忙站起,一手拉住铁盛津的胳膊,把他摁到旁边的椅子上。

  “是,我脑子坏了,逸尘兄弟,你有空到门口溜达溜达,让我静一会儿……”

  铁盛津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窝在椅子里面蜷缩着。

  正如他自己所说,脑子没法转过弯来,必须得静静,否则立马就会发疯。

  “好,你顺便把脑袋里的铁锈给清理一下,说不定以后会聪明点。”

  逸尘也不生气,慢慢悠悠的从二楼一步一步的踱下来,又晃悠到名剑坊的门口。

  经过商掌柜身边的时候,悄悄吩咐了一句:

  “老哥说了,让你去安排安排,弄点好酒好菜,常一钊大师一会儿就回来了。”

  “真的……我这就去,东家呢?”商掌柜欣喜归欣喜,却也没有忘记,名剑坊的东家是铁盛津。

  “他太激动了,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你不用管他。”

  逸尘说完,也不管商掌柜会不会照办,自己已经到了外面的大街上。

  快到正午,铁盛津依然窝在二楼的椅子里,半睡半醒的样子。

  “东家,厨子已经把酒菜都准备好了,您看是端到这儿,还是在……”

  商掌柜悄悄走到铁盛津身边,轻声问道。

  “什么酒菜,我怎么不知道?”

  铁盛津迷迷瞪瞪的睁开眼,莫名其妙的看着商掌柜。

  铁盛津外号铁公鸡,平时比较节省,连吃饭也经常和伙计们打成一片,去食堂大厅用餐。

  只是遇到有客人,或者节日之类,才吩咐厨子另外备些酒菜,在二楼客厅慢慢享用。

  “是逸尘吩咐我的,他说您需要休息,这才没有打扰您。”

  商掌柜陪着笑说着,心里暗暗叫屈,万一逸尘是谎报军情,这顿饭得自己掏腰包请客。

  虽然名剑坊给商掌柜的薪水不少,但这么大一个人,被逸尘忽悠了,面子上总有点过不去。

  “哦,对了,逸尘兄弟这几天为了营救师尊,弄得神魂颠倒,估计都要崩溃了……请他吃顿好的,也是应该的。”

  没有救出常一钊,可逸尘奔波得也够辛苦,这一点,铁盛津倒是很大方。

  还生怕商掌柜的说错话,铁盛津刻意吩咐道:“你见到逸尘,不要乱说话,他的脑子好像有点问题。”

  逸尘为了常一钊,忙得心力交瘁,铁盛津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东家是说……逸尘变神经病了?”商掌柜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铁盛津。

  “你才神经病呢,你们都是神经病!”

  不等铁盛津回答,逸尘却从楼下店堂,一步步走上楼梯。

  骂完之后,又大声说道:“你们睁开眼睛看看,谁回来了。”

  “师尊……”

  “常大师……”

  铁盛津和商掌柜,顺着声音一看,和逸尘一同走上楼梯的,正是被囚禁在地牢监舍的常一钊。

  虽然有些消受,脸色似乎也略显苍白,但炼器大师常一钊的精神,却格外的饱满,走路的声音沉稳有力。

  “嗯,我回来了。”

  常一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上楼之后便坐在桌旁的椅子上。

  并没有过多理会铁盛津和商掌柜,常一钊对逸尘说道:

  “逸尘兄弟,今天我得和你多干几杯,虽然没有把我救出地牢,但你的仗义,我会铭记在心。”

  “好说,好说。”逸尘不置可否的打着哈哈,也坐回到桌边。

  “赶紧上菜,再去多弄点,越多越好,快!”

  铁盛津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又偷偷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这才相信,常一钊是真的回来了。

  “师尊,徒儿无能,让您受苦了。”

  很快,二楼客厅内的桌上,就摆满了酒菜。

  常一钊师徒和逸尘三人坐在桌旁,商掌柜则识趣的离开了。

  铁盛津双手捧起酒杯,面露羞赧之色,对着常一钊说道。

  “盛津,你为了营救为师,不惜拱手让出名剑坊,让为师很是感动。”

  常一钊眼里有些湿润,话语中带着哽咽:“你号称铁公鸡……这次却如此豪爽,真是患难见真情啊。”

  逸尘静静地坐着,也不说话,只是面露微笑的看着,这师徒俩一边喝酒一边感慨。

  “这次多亏了逸尘兄弟,提醒莫飞将军调查幽阴门的秦长老,总算还给我清白。”

  常一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先干为敬,多谢了!”

  逸尘提供给莫飞将军的消息,早就因为幽氏兄弟将秦长老杀人灭口,而失去了作用,只不过这些,常一钊并不知道。

  “师尊,秦长老是幕后黑手?”铁盛津抢在逸尘说话之前,好奇的向常一钊问道。

  先前逸尘明明说过,是幽氏兄弟主动自首,并自断一臂,才让常一钊顺利回来。

  但常一钊却说到秦长老,这和逸尘的话明显有出入。

  “秦长老设计陷害,却是受执法堂分部的幽氏兄弟指派,到最后连命都搭进去了。”

  常一钊顿了顿,整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今天一早,幽霖幽旻兄弟俩就去莫飞将军那里自首,不仅承认陷害我,而且还把陷害的过程,说得清清楚楚。

  利用小狐狸,引我进入王宫外院,被莫飞将军率领侍卫们围攻,被扣上刺客的罪名,囚禁于地牢监舍……

  本来准备过上十天半个月,幽氏兄弟再禀告阴无为,希望阴无为通过国王陛下,命令莫飞将军将我释放,这样一来,我就无可避免的接受了阴无为的恩情。

  ……我不明白的是,幽氏兄弟花了那么多心思,我也确实上当了,一切尽在他们的掌控中,秦长老,宠物店老板,甚至小狐狸,都被灭口,可是,他们为什么又要把自己的阴谋和盘托出呢?”

  马上就要成功的计谋,没有遭到别人的揭穿,却由自己坦白,根本不合常理,但事实却是发生了。

  当然,让常一钊百思不得其解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他们是不是自断一臂?”铁盛津心里一动,急忙问道。

  一直以为,逸尘是在胡言乱语,道听途说,却没有想到,幽氏兄弟真的肯放弃自己的面子,去自首一个并不太容易败露的阴谋。

  “是啊,你怎么知道?”

  常一钊先是一愣,稍微定了定神,有些不解的说道:“幽氏兄弟主动投案,已经出乎我的预料,而自断一臂,说是证明他们的悔改之心,我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

  如果说赔些钱财,或者修练资源,甚至炼器材料,我都觉得正常,但断臂明志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就连莫飞将军,也不知道幽氏兄弟到底是处于什么目的。

  好在,既然他们完全承认设计的阴谋,并没有牵扯到其他人,加上他们的身份又是堂主,此事也就到此为止了,莫飞将军依照萨特王国的律法,将幽氏兄弟收监。”

  “果然和逸尘兄弟之前说的一样。”

  铁盛津猛地一拍大腿,站起身来,对着逸尘深鞠一躬:“逸尘兄弟,我错了,你的脑子没坏,坏的是我的脑子。”

  “什么脑子坏没坏的……怎么回事?”

  看着铁盛津情绪激动,常一钊不明就里。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