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假冒无为

第六百九十三章 假冒无为

  幽氏兄弟自首的事情,发生不到三个时辰,一经恢复自由,常一钊便急匆匆赶回名剑坊,中间并未停留。

  而逸尘又不在现场,莫飞将军应该没有必要传信于逸尘,按理说逸尘不会得到这些消息。

  但听铁盛津的口气,似乎逸尘提前就已经知道,这怎么可能呢?

  “师尊,今天一早,逸尘兄弟就跟我说,他让幽氏兄弟去投案自首,而且你很快就会恢复自由。”

  铁盛津面带惭愧之色,但还是显得很兴奋:

  “我当时以为,逸尘兄弟道听途说,或者是自己束手无策,便拿话蒙我,没想到……”

  便将逸尘之前所说,一字不漏的跟常一钊说出,甚至有的地方还稍微加了点工。

  就连吩咐商掌柜弄些好酒好菜,都详细做了一番说明。

  “哦,还有这等事,逸尘兄弟,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跟我们说说吧。”

  原本就没有弄清楚的常一钊,此刻的心情比铁盛津还要激动。

  “不错,我昨天晚上去了一趟堂主府,见到了幽氏兄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了解清楚,自断一臂,主动自首,都是我让他们做的……”

  逸尘不慌不忙的说道。

  发生在堂主府二楼的事,是逸尘所为,所谓的阴无为并不存在,一切都由逸尘一手操办。

  为了弄清楚真相,逸尘半夜潜入堂主府,听见了幽氏兄弟的对话。

  如果当时直接将幽氏兄弟斩杀,对逸尘来说轻而易举,但是这样做,就无法让莫飞将军以及常一钊完全相信事实。

  于是逸尘灵机一动,启动幻影镜,将自己的身体以阴无为的形象出现。

  黑暗的夜色之中,原本就难以分清真假,何况幽氏兄弟心里有鬼,又惧怕阴无为,一时之间,连逸尘模仿阴无为的声音,都没有发现破绽。

  除了阴无为的形象是假的,其余的包括王者之气,以及穿墙越壁,都是逸尘亲历亲为。

  在王者之气的威压之下,幽氏兄弟不得不接受自断一臂的命运。

  这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幽氏兄弟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敬畏有加的阴无为,却是逸尘装扮的。

  当然,逸尘只能把大概的情况,粗略的跟铁盛津和常一钊说了一遍。

  有些不宜透露的东西,逸尘一概略过不做解释。

  “原来是这样……”铁盛津听的是心潮澎湃,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逸尘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手段,无论是胆识还是心机,绝非常人可比。

  更重要的一点,逸尘这样做,直接受益者,就是炼器大师常一钊。

  “逸尘兄弟,你让我如何才能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与铁盛津不同,常一钊更多的是考虑到逸尘的安危。

  尽管目前的困境已经解除,但幽氏兄弟和阴无为迟早会碰面。

  一旦阴无为深入调查,通过搜魂术,将昨晚发生在幽氏兄弟身上的事情,重新显现一遍。

  就算不能立刻查找到逸尘的破绽,也可以利用那个假阴无为的修为,言语,甚至行为动作,慢慢调查。

  以阴无为战王中阶强者的手段,相信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够把逸尘找出来。

  如此一来,逸尘极有可能会成为整个幽阴门的敌人,遭到追捕是必然的。

  在常一钊心里,逸尘这样做,就是舍命救自己,没有什么恩情比这还大。

  “我说过,一定要把你救出来,而且是堂堂正正的走出地牢监舍,不留下一点非议。”

  逸尘表情平静,没有半点得意之色,淡然说道:

  “就算不救你,我和阴无为之间,也不可能成为朋友……只不过,常大师今后恐怕不能在九幽城出现了。”

  幽阴门一直都在打着常一钊的主意,此番由于常一钊,将两位执法堂分部的堂主,各自废去了一只手臂。

  无论是幽氏兄弟,还是阴无为,都不会善罢甘休,常一钊的处境,并不会因为恢复自由而改善。

  尽管常一钊是受害者,完全属于无辜,但毕竟此事因他而起,想逃脱干系是不可能的事。

  “离开九幽城没什么大不了,不过,你说的……逸尘兄弟,你是战王强者?”

  常一钊一脸震撼的神色,像看怪物似的紧紧盯着逸尘。

  能够将战帅巅峰级别的幽氏兄弟随意碾压,绝非同级修为的对手可以做到。

  况且,幽氏兄弟对阴无为有过接触,至少可以分辨出战王强者和战帅巅峰强者之间的区别。

  王者之气,就是这两个阶别最基本的检验方法,哪怕你修为无限接近于战王强者,只要没有突破成功,就无法释放王者之气。

  而幽氏兄弟甘愿自断一臂,虽然出自于惧怕阴无为的淫威,但遭到王者之气的无情碾压,才是真正促使他们认命的原因。

  如果逸尘没有达到战王强者的级别,就算胜过幽氏兄弟,差距也极其有限,幽氏兄弟逃跑的机会还是存在的。

  “是,不过,知道的人不多……常大师,你怎么了?”

  常一钊凌厉的目光刺过来,让逸尘很不自在。

  “你是为了王兵才救我的?”

  素不相识毫无渊源,逸尘不辞劳苦,甚至甘冒与幽阴门为敌,却又不屑于铁盛津奉上的名剑坊。

  常一钊实在想不出,除了王兵之外,逸尘还有什么理由这样做。

  从那一次被幽阴门蒙骗,心甘情愿为阴无为送上王兵之后,常一钊就对别人的示好特别敏感。

  原本对逸尘救命之恩的感激,也因为逸尘是战王强者,而多了一份说不出的感觉。

  “是,也不是。”逸尘坦然说道。

  “此话怎讲?”常一钊愈加疑惑。

  逸尘已经成功的施恩与常一钊,即使提出王兵的要求,常一钊也不会拒绝。

  但如果是这样,逸尘在常一钊心目中的形象,恐怕是一落千丈,不再是高高在上了。

  “说不是,是因为我根本就不需要王兵,说是,则是由于我需要更多的优质兵器,王兵只是其中之一。”

  见常一钊不解,逸尘不急不缓的解释起来:

  “我曾经得到过王兵,还不止一件,但对我没什么用,所以都送给朋友了……”

  斩杀杀金帮帮主金七,夺得战斧王兵,逸尘送给了梦剑文。

  而祥将军府地下的黄剑王兵,则归夏夜先生所有。

  到目前为止,逸尘身上确实没有一件王兵,似乎降低了战王强者的身份。

  但是,逸尘拥有比王兵更为高级的兵器,就是皇者之器苍木剑,远比王兵的作用大得多。

  即使是天罗大陆第一炼器大师常一钊,最多也只能炼制打造中级王兵,成功率还极低。

  所以,以逸尘个人的需求,王兵根本没有一**.惑,更何况,一旦日月空间提升完成,日月壶本身就可以炼制王兵,而且几乎没有失误和损耗。

  辛辛苦苦营救常一钊,要说逸尘没有一点私心,那也是不可能的。

  大劫将至,幽阴门的实力强大,根本就没有哪一股势力,能够单独与幽阴门一较短长。

  即使是第一名门正派玄天宗,现在都不是幽阴门的对手。

  整体的修为实力是一方面,兵器的强弱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因素。

  王者毕竟是少数,哪怕没有王兵在手,他们依然强大。

  更多处于战帅级别的强者,一时半会儿就晋升王者并不现实,想要提高实战能力,优质兵器必不可少。

  玄天宗,城主府,义兵团……凡是愿意对抗幽阴门的势力,都急缺优质兵器。

  能否拥有王兵,只是少数战王强者纠结的问题,逸尘自然不在意。

  但优质兵器的多寡,将会影响到大劫之战的胜负,这一点,逸尘才是最关心的。

  常一钊,铁盛津都是炼器行业的泰斗,不仅拥有令人艳羡的绝技,还在炼器界享有极好的名声。

  如果能够争取到常一钊师徒,帮这些正义之师打造兵器,逸尘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又多了一份取胜的把握。

  但常一钊性格怪异,若是以重金收买,恐怕会伤了他的自尊,威逼利诱,基本也是徒劳无功。

  当然,像驭兽府少府主那样,希望以低阶的魔兽宠物,博取常一钊好感,以便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不算是卑鄙下流。

  可惜的是,逸尘连这种办法都不想用,何况傻猫是自己的朋友,岂能被当作宠物送人。

  正好遇上常一钊被坑入狱,逸尘便想到了施恩不强迫的办法。

  “好一个施恩不强迫,你要不要说得更好听点……你觉得我会愿意吗?”

  常一钊向来是知恩必报,并不是很在意对方是谁。

  逸尘所说的这些,常一钊一时半会儿还消化不了,但有一点他知道,逸尘不会强人所难。

  一直以来,常一钊游离于幽阴门和官府的势力之外,尽可能的过着平淡的炼器生活。

  打造兵器出售,不管别人买去干什么,都与炼器师无关。

  如果按照逸尘所希望的那样,为对抗幽阴门的那些势力,打造优质兵器,必然会卷入残酷的战争之中。

  放在以前,常一钊可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逸尘,可现在……

  “我相信,你一定愿意。”

  逸尘很干脆的说道,并拿出一个锦囊,递给常一钊。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33.html